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手残默示录 > 第三章 心好累

手残默示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章 心好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夜晚的白皇学院一片寂静,但是附近竟然没有老师或者保安的巡逻,显得非常的不正常。

    但是知晓此地曾经可能为天王州雅典娜曾居住过的王族之庭城,穆修也就觉得很正常了,这片土地上恐怕本来就非常的神秘,学园里的建筑甚至还分为新校舍和旧校舍。其中旧校舍虽说和新校舍在同一学院内,但一走到旧校舍附近,天气情况会陡然转变,乌云密布,给人以不祥之感。

     据说旧校舍被废弃,原因就是因为里面有鬼魂游荡……

    在这么一个设定的学校里,白天也许还没有什么,但是到了晚上估计就会略微有些危险了,不安排人巡逻的原因,恐怕就是生怕有人不小心在夜间的广袤校园里迷失道路,结果走到了旧校舍或者***的地方去,遭遇到了不测吧要知道附近甚至有着热带雨林那样的生态环境。

    高耸的峡谷地形也有出现,以至于需要吊桥链接在一起。

    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熟悉内情的警卫们在夜间巡逻,就有可能会走进的确有着恶灵的旧校舍,或者一个不小心掉进悬崖下方去……

    “总感觉夜间的学校莫名的阴森啊……”

    穆修躲在草丛里小心翼翼的侦察着周围的动静,注意着有可能出现的暗哨或者摄像头什么的,因为是翻墙进来的缘故,所以他现在是直接进入了学院的茂密丛林之中。幽深的黑色覆盖下来,面目狰狞的树木在暗处发出冰冷的笑声,森林的远处,还有着的动静。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阴森」一词可以形容的了,他总觉得这黑夜笼罩着的森林,有种可怕的感觉,让人打颤。穆修下意识的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显示屏的科技冷光清晰无误的照亮了他的脸,同时无情的显示着眼下的时间:

     22:52……

     任务触发的时候恰好是晚上十点,这么一来的话就代表着现在已经过去了接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了,自己必须在凌晨零点之前进入教职员办公室,翻看到自己的学生档案,否则的话估计就得死在这草丛之中,直到发臭都没有人能够发现了如果能够留下尸体的话。

    一个多小时后将会死亡……

    这样切实的威胁驱散了森林的可怕,他咬咬牙蹑手蹑脚的移动了起来,因为不清楚具体方位的缘故,所以他是向着高耸入云的钟楼的方向移动的,只有先去到了那里,才能够搞清楚自己到底应该如何调整方向。因为不觉得森林之中也会有人监视什么的,所以他移动速度很快,只是小心的注意着不要发出太大的动静而已。

    很快的,穆修就离开了丛林,重新回到了校园的主干道上。

     乌云将月亮遮住,在进行最后的酝酿,整片大地被笼罩在黑暗之中。少年隐藏在道路旁边的丛林里,既没有深入到林子深处里去,但是也没有傻到直接走在路上。通过对比周围的建筑物,他想了好一会儿才搞明白具体的方位,然后确认自己前行的方向没有错误,于是继续向前移动。

    毕竟已经是十二月了,夜晚的寒意非常人,幸好他身上的夜行套装是「主神」出品,御寒功能还算不错,再加上底下还套着一身校服,而且心情紧张的缘故,所以他也不觉得有多冷。

     大约在夜晚十一点整的时候,他回到了中庭,看见了自己上课的教学楼与不远处的一楼值班室。值班室里面亮起灯光,在黑夜之中非常的显眼……

    对了,好像是因为桂雪路付不起房租,所以一直都在担任值班老师的责任,并且住在学校的值班室里什么的?!

    “……”总感觉,有种吐槽就输了的感觉。

    穆修露出一个干巴巴的笑容,他突然想起来了,自己还需要钥匙才有可能不被任何人觉察的进入教职员办公室,这就意味着他还得去值班室里面走上一遭,拿走钥匙才行。

    为什么我一定要做这样的事情啊!?

    我能不能不做?我能不能以后再做?我能不能让别人去做?……

    陷入了「吾日三省吾身」的状态之中去的穆修,眼神剧烈的动摇着。这就是理想与现实,乃至是想象力与行动力的区别了,一般人可能会幻想过自己如同特工那样具有神乎其神的技能,精通潜行,闪避及偷袭技巧。

    可以灵活的在夜间潜行,利落无比兔起鹘落的打晕各处守卫,闯进守卫森严的地方,潜入铁锁重重的宝库、毫发无损地通过致命机关,盗取***……真是想想就觉得真心帅气啊!

    只可惜,如果真的到自己去做的时候,就会开始忍不住被各种负面情绪所拖累了。

     深呼吸一口气,他下定决心,以收敛气息的缓慢潜行姿态,蹑手蹑脚的接近了值班室。他一直在贴着墙角边缘来行走着,同时注意着四周变化的地形环境,躲避着摄像头至少不让自己被拍到正面的同时,还能够随时一个战术翻滚动作就避开可能会推门出来的桂雪路。

    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的他,终于是从侧边靠近了值班室的打开的窗户,然后……他闻到了一阵非常浓郁的酒味。

    “……”

     有神地通过打开的窗户,看着屋子里那个四仰八叉的女教师一手一个空着的酒瓶,躺在地板上呼呼大睡,还在打着呼噜的场景,穆修突然觉得心好累。他一撑窗沿灵活的翻进了值班室里,然后嫌弃的看着四周杂乱的各种东西,一时间感觉无处落脚。

    内侧的墙壁上有一个钥匙架,一排排的钥匙在上面整齐的挂着,下面还有着贴纸标签清楚明白的写明了钥匙对应的房间的门锁。

    “……”穆修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睡得如同死***那样的桂雪路,叹了口气小心翼翼的避开地上四仰八叉的她,走到了钥匙架前面,他仔细的看了一分钟的样子,然后找到了自己所需要的钥匙。

    没有立即就伸手将那串钥匙取下,他只是苦笑着自言自语道:“一点儿难度和阻碍都没有,看来「主神」其实根本就不想难为我这么一个初心者,就只是想要逼迫我改变只会想而没有行动力和果决心的性格吧……”

    可以想象的是,经过这一件事之后,他以后就将不会再只是那种只会空想而不会行动的性格了。凡事只要跨出了第一步,接下来就好办得多了……

    “姐姐,你又在晚上值班的时候喝酒!亏我还特意带东西来给你……呃?”

    就在他感叹着的时候,值班室的门把手突然自己扭动了一下,紧接着吱呀一声,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一个有着粉红色长发,穿着红色毛衣裙的少女一手抱着一袋食物,一手推开门抱怨着走了进来。

    下一刻两人就隔着四仰八叉的大龄女老师,视线在空气之中撞上了。

    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你就这样出现在我的世界里……

    “……”

    “……”

     “我×!「主神」!”

     在少女还反应不过来,愕然的呆立在原地的时候,感觉到自己满满的信任和稚嫩的心灵受到伤害的穆修,却已经泪目的大喊出声,然后向着旁边冲去并且奋起一个纵越,翻出了窗外。

    他在值班室外的地上一个漂亮的前翻滚,然后双手发力拔身而起,瞬间就冲进了夜色之中。这一连串没有丝毫停顿,也没有做过任何事先预习的动作,使得他只是两秒钟的时间就脱离了那种尴尬的情况。

    嗯,是的,非常尴尬

     他现在只庆幸自己还蒙着脸,否则的话想要死的心都有了。上一秒钟自己还在感叹大光球的良心,下一秒钟就发现有人推门进来了……等等,自己好像没有拿到钥匙!

     “喂!等、等等,给我站住!”桂雏菊这个时候也终于是反应过来了,学院里闯进了可疑人物!

    “谁会站住啊!”黑夜之中远远的传来这么一句。

    少女顿时气急,将怀里的袋子随手扔下,转身就又冲了出去。袋子里热气腾腾的烤红薯噼里啪啦的洒落一地,有几个直接拍在了桂雪路的脸上,她却只是用力的摇了摇头,挠了挠脸颊,转过身体又呼呼大睡了。没有关上门的值班室,夜间的寒意不住地渗透进来,她时不时的哆嗦几下,下意识的向着被炉的方向滚过去……

    ……

    ……

    被人追杀的时候,笔直的乱跑是最傻的,穆修几乎是一个闪身冲进夜色之中后,马上就折了一个方向,向着旁边的教学楼猛跑过去,然后躲在了墙角后面,迅速的开始了装木头人。

    呼吸调整着,同时也使得心跳缓缓的放慢,几秒钟的时间他的气息就开始收敛起来……

    他静静的倾听着附近的动静,想要等待着桂雏菊被误导了之后跑远了,自己再行动。如果是在平时的话,他倒是不介意和会长大人好好的正常交流一番,但是现在还是自己的小命要紧……时间就是生命!

    要知道现在已经是……他下意识的想要摸出手机来看一下,却突然感觉到一丝不妙。

    少女的脚步声的确是在走道上急促响起,可是怎么越来越近了?!难道说她竟然真的像是原剧情里口胡的那样,***剑道***到了「心眼」的程度,在修行锻炼中培养的洞察力可以没来由的锁定敌人的位置?

    泥煤的这不是作弊吗?!

     一瞬间穆修感觉到汗毛倒竖,他想也不想的转身就开始了向着旁边的楼梯口移动,尽可能的保持在气息遮蔽的状态里。他贴着墙向前移动,眼睛紧盯着自己之前所在的拐角,听着少女的急促脚步声快速地接近,感觉到心脏越跳越快,差点儿就要打破了敛息的状态。

     幸好,他趁着黑暗融入了楼梯口的阴影之中,并且向上一步一步的***而行的时候,少女的身影才刚刚冲过拐角。

    但是危机还没有解除。

     他迅速的移动上了二楼,然后沿着走廊悄无声息的在黑暗之中小跑过去,又从另一面的楼梯快速滑下来,紧接着绕了好几圈,又偷偷的回到了值班室之中。值班室里的桂雪路依然在呼呼大睡,不过与之前不同的就是她抱住了一张棉被,似乎感觉到了外面的寒意,但是的确还没有从睡梦与醉酒的双重状态之中苏醒过来。

    穆修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理论上来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自己应该可以松口气了吧。

    但是他却没有放松警惕,而是悄悄地接近了打开的窗户,紧紧的盯着大开的值班室的门外。毕竟虽然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但是以桂雏菊那种智商,肯定会逆向推理的,自己如果大意的话,怕不是就要交代在这里。

     果不其然的,很快外面就又有那个急促的脚步声接近了。

    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的穆修,悄无声息的掐着时间差,在桂雏菊刚刚小口地喘息着,冲进值班室的前一秒钟,他从窗边快速的滑了出去,这一次非常的完美,没有惊动任何人。
手残默示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