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异度 > 第二六六节 为了甘甜

异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六六节 为了甘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车阵隆隆的进入了黑金废墟……或者说,这个被称之为‘黑金’的前***城市。

随着第一座建筑映入人们的眼帘,频道中响起成片的惊叹声。所有人,不管是上层指挥官还是下层士兵都贪婪的观望着,毕竟他们距离前***太久了,哪怕有着资料的记述他们也难以在想象中勾勒出前***的景象。对那个曾经人类占据绝对主导,贯穿了整个***的伟大,他们并没有清晰的认识。哪怕他们现在还享受着前***前辈的恩泽。

人类就是一个如此狭隘而浅视的种族。短短的‘百年’寿命虽然***他们爆发出***种族无法比拟的闪光,也局限了他们的视野。能够刺穿这生命迷雾的目光只有伟人。

很显然,这个世界或者有伟人,但绝对不会在这个车阵中。

嗡嗡嗡……螺舟运行的噪音传入耳膜,车厢内的洛肯负手立于窗前。“进展如何?”

“已进入黑金废墟,恶魔布置的感应体杆以消除。我们应该脱离了他们的感知。”

“很好。”洛肯点点头,感应体杆就是他之前看到的那些黑色金属棍。经过采集和分析已经确认了用途。那就是作为恶魔的思感延伸体进行广域的能力扩张。不要小看这种扩张,其对某些能力的增幅比例是几何级的。最终达到的恐怖效能他也亲身体验过了。

那场足以蔓延整个战场的巨大幻境。差点让他们全军覆没的瘟疫病毒。

幸运的是,这种感应体杆具有很大的局限性,也没有攻击力和防御力。只要拔除它们,或者躲开它们的作用范围。它们就会如同真正的铁棍一样失去效能。只是一想到这些感应体杆所带来的恶果,洛肯就觉得遍体发寒。

那个恶魔……那个可怕的幻境,这一切都不是偶然,而是一场阴谋,一场针对人类的陷阱。自己这边的贵族和掌权者都想错了。恶魔并没有因为上个***的战争而颓废下去,相反,他们隐藏着力量,等待着时机。就如同一只沙漠腹蛇,只在捕猎时才露出毒牙。

现在……他们已经不再隐忍了……捕猎的时机已然到来。

“也许我们对任务的难度预期过低。向总部发信息,我们需要更多的支援。”

“是,洛肯大人。”属下应和道,立即忙碌起来。

为了这次任务,人类势力已然尽力团结在了一起,要人给人,要钱给钱。可以说除了强势的战斗型猎魔人无法补充之外,洛肯的任何需求都会得到满足。经过数百年的积累,如今风浊域的人类可谓富得流油,根本不在意千八百亿的损失。

对盛产技术型猎魔人的风浊域人类来说,钱这玩意,就和沙漠里的沙子一样多。

洛肯的请求被发送出去,但他眼中的担忧却没有稍减半分。他负手立于窗前,望着那不断放大的巨型城市。

“他们并没有退去,与我们相比,他们占据了时间的优势。上一次冲突也并不能让他们彻底放弃。我们的前方……仍然艰难。”

“大人……”

“命令车阵,停止前进,就地宿营。”洛肯毫不犹豫的下令。“既然我们已经失去了时间,那么就不怕再失去一点。与其这样匆忙的进入废墟,更不如养足精神再进入。经过上次战争***的士气也需要转化为战斗意志。士兵的伤势需要医治。时间对我们是不公平的,那么就再不公平一点好了。”

说到这里洛肯眼中闪过一丝精芒。“我相信,我们的士兵,会找到丢失的东西。”

“它的名字……叫做坚韧。”

……………………………………

人类车阵缓缓停了下来,逐渐形成了宿营的圆环。而在另一边,一座高高的沙丘之上,帕兹斯抱臂冷冷的看着,身后的翅膀一张一合,微微扇动。在他身后,狄俄尼索斯静静的站着,身上滴淌着绚丽的颜料。他原本的身体就涂满了各色的油彩,眼下滴淌下来,看上去整个人都仿佛模糊了许多,略显狼狈。

“你的身体,要融化了……”帕兹斯头也不回的说道。“看来那场幻境对你的伤害很大。”

“毕竟不是能恶魔。”狄俄尼索斯平静的回答,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就仿佛身体的痛苦与他无关一样。“不管是谁,人类或者恶魔,都要为超出位阶的力量付出代价。我已经算好的了。”

“…………”帕兹斯沉默。他知道狄俄尼索斯为这场战争付出的牺牲很大,大的,甚至超乎了他的想象。那场超大范围覆盖战场的幻景,或者说是狄俄尼索斯伟大神力的展现,更不如说是他生命的辉煌。

狄俄尼索斯,毕竟只是酒神,而不是破坏神。

“如果……”想到这里帕兹斯停顿了下,过了许久才继续说道。“你会死吗?”

“没有人,没有生命是不会死亡的。我们也不会例外。”狄俄尼索斯回答,目光已经平静的如同湖水。“区别只在于,死亡的有没有意义。在这荒芜的风浊域,我已经受够了没有素材的痛苦。我的酒汁充满了酸涩,就如同生命的旅程。那饮下我酒汁的生命碍…不能欢笑……就是我的罪孽。”

“这是不对的,酒神不应该只带来苦涩,而应该带来多彩多姿的梦。”

狄俄尼索斯抬起头,平静的望着帕兹斯。“你能理解这种痛苦吗?那超乎生命,乃至灵魂不得安宁的痛楚?”

“我能理解……”帕兹斯想了想,又摇摇头。“或者不能。”

“这不重要。”狄俄尼索斯微微一笑。“我并没有向你要求什么,只是想告诉你,我的生命并不重要。死亡与否对于我只是个过程,但没有酿造出甘美的酒汁,才是我无法忍受的事情。”

“所以,帕兹斯,尽管我没有破坏神的力量,但只要你坚持,我都会支持你……我的生命所剩不多了……但我想已经足够你接下来的计划。”

说到这里狄俄尼索斯上前一步,与帕兹斯站在了一起。

“如果,我的死亡能换来甘甜的美酒,那为什么不呢?”

“这个世间,每个生命都有品尝甘甜的权力。”

异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