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异度 > 第二五九节 魔人与恶魔的区别

异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五九节 魔人与恶魔的区别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阴暗……阴暗的天空……

雷电在雷声中交织,不断落下。

整个世界都仿佛来到末日。大地剧烈的颤抖着,沙砾从地下翻出,又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入。空气中涌动着焦躁的能量,似乎每一刻都渴望着宣泄,又似乎每一刻都等待着毁灭。它们过于淤积在一起,以至于连光线都被扭曲了,光怪陆离的仿佛鬼蜮。

黑金废墟,地下大空洞。

这个庞大的,近乎无限的空间已然与陈岩离去的时候不一样了。强大的灵能熔炉被激活,每时每刻都带来澎湃的能量,而这些能量却没有无法传输到原本应去的地方。于是就在这大空洞里积累下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哪怕有广阔空间的大空洞也无法容纳这些能量,开始出现饱和紊乱现象。

灵能熔炉的能量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它的本质是思想,而并非普通意义的能源。所以当它们累积在一起的时候,就会产生异变。

思想不可控,思想无所不在……

“主人……”灵能熔炉的一侧,一处空间扭曲变幻,维塔拉的身影走了出来,直接单膝跪倒行礼。“您的意志已经得到了……贯彻……人类的车队将会……晚些到达这里……”

“桀桀……很好……”如同铁锈摩擦的声音响起,地狱骑士的身影在维塔拉面前放大,眼眶中燃烧着炽热的火焰。“你做的……很好……维塔拉……我喜欢……懂事的部下……”

“一切都依照您的意志。”维塔拉再次行礼,然后站了起来。

说起来以他三米多的身高,足以俯视地狱骑士,但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两人站在一起,却是地狱骑士给人以高大的感觉。维塔拉的身影被他无限弱化了。一阵愤怒与仇怨的吼声从维塔拉的体内传出,他的目光变得扭曲。

“你又控制不住自己了吗?”魔人地狱骑士转过头,看了维塔拉一眼,眼眶中的火焰跳跃。“是否需要……我为你解决?”

“不,属下自己可以办到。”维塔拉低下头。适时表现出自己的臣服。没错,曾经刚进化到新位阶的他以为自己可以和眼前的这位魔人相抗衡,但事实告诉了他,恶魔与魔人是完全不在一个层面的。也许高等级的恶魔可以与魔人交流,但他显然还达不到。

魔人,天生就是异位面的强者,他们的强大简直匪夷所思。

“桀桀桀桀……”地狱骑士的怪笑再次响起,似乎没有感觉到维塔拉心头的忤逆。那两团燃烧在眼眶中的火焰跳跃不休,带着轻蔑问道。“你知道……我们……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吗?”

“属下不知。”维塔拉回答。

“是依赖……”地狱骑士沙哑着声音回答,燃烧着火焰的骨手落在维塔拉的肩膀。

“是对思想……或者信仰的依赖……”

“桀桀桀桀……你们恶魔……听起来很强大,或者可怕……可到底是主物质界思想的产物……你们的本质……你们的……超自然的具象……就算高高再上的统治着异位面……其实……仍然脆弱……”

“…………”维塔拉沉默,却知道地狱骑士说的没有错。

恶魔的存在太特殊了,在这个世界,恶魔就是一切的主宰。可越是随着进化到高阶,维塔拉就越接触到恶魔的本质。仍然是主物质界或者一切非异界的思想投射。宇宙的原始生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创造了他们,成长了他们,却也同样束缚了他们。就比如他维塔拉,就是主物质界印度神话中的一位鬼神,有无数人畏惧着他,也信仰着他。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恐惧与信仰都是一样的东西,属于思想的活动。他维塔拉,也是寄生在思想上的生物……但如果没有这种思想或者信仰,他……还会存在吗?

“可是……您……又有何不同?”

“我?桀桀……桀桀桀桀……”地狱骑士突然怪笑起来,浑身火焰大作。“我……当然不同1

“因为我是魔人……异世界,主物质界……乃至所有世界的原始生灵,是高于一切的存在……我们的出现……并非是思想的投射,也并非是孕育的产物!我们是伟大的,至高的,情绪的再生1

“情感?负面情感?”

“没错,仇恨,恐惧,嫉妒,怨念……一切的一切,只要有生命的存在……他们的情绪就会滋生,就会蔓延。也就会有我们……桀桀桀桀……”地狱骑士低下头,双手的火焰砰然扩散,如冲击波般蔓延到地下大空洞的每个角落,所有空间都被这炽热的火焰填满,如同那燃烧的地狱。

“这就是我们……伟大的魔人……只要这个世界还有一个生灵在,我们就永不死亡……永不消逝……”

“不朽……对于你们只是一个幻想……但对于我们……却是正常。”

说到这里地狱骑士张开双手,任由火焰流淌到维塔拉的身上,燃烧着他的肌肉与发丝。眼中的火焰却更加的炽热与狂妄。

“这样……你还不明白吗?”

“是,主人。”维塔拉急忙低下头,表示自己的臣服。就这么会功夫火焰已经烧入了他的体内,以至于他那腐烂与灵能构建的身躯都即将崩溃了。地狱骑士的力量从未这么恐怖,简直在第一时间就摧毁了他的心灵。维塔拉这才认识到,原来魔人是这么的强大……与他的差别何止天地?

“那么……陈岩呢?”火焰中,他的声音轻轻传来,仿佛飘渺的如同烟云。“陈岩,又有什么不同?为什么主人对他会如此特殊,哪怕亲手布置了这一切?”

“陈岩?”听到这个名字,地狱骑士似乎错愕了一下,火焰也逐渐熄灭。他转过身,望向下方庞大的灵能熔炉,以及周围那密密麻麻的‘棺枢’。

“陈岩……不一样……”

“他很特殊……真的非常……非常的特殊……对于我……对于你……对于……整个世界……”

轰,远处的天际传来一声巨响,打断了地狱骑士的话。随后一股思感就传入进来,小心的探测着地下大空洞的一切。

“桀桀桀桀……”地狱骑士怪笑起来,得意的仰起头。“他们……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异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