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异度 > 第二四六节 改变

异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四六节 改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陈岩沉默了片刻,上前一步。“这句话,我也想问你……那场启明之战……玛莎亲眼看到你被恶魔淹没,根本不可能活下来……”

“不可能活下来?”乌迪亚斯仰起头,头盔阴影下的目光似乎有些迷茫,又似乎在回忆。他并没有直接回答陈岩,而是陷入久久的沉思。背后的披风在微风下飘动,宛如那鲜红的旗帜。

“是碍…我的同伴,我的属下都死了……我为什么没死?”

“那场战斗,尸体和鲜血铺满了广场,生命无意义的消耗。我为什么没死?”

“这个问题,我也一直想问自己。也曾经在无数次的午夜梦回,觉得自己已经死了。”

“但今天,就在这里,看到你之后我才知道***。”

说到这里乌迪亚斯转过身,正面对视陈岩,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既然没死,我如何会死?”

“你在说什么?”陈岩讶然,同时感觉一种毛骨悚然的意味传递脊椎,仿佛自己被什么东西盯上了一样。那种诡异的,无法描述的味道,甚至让他觉得仿佛掉进了冰渊。

但这种冰寒转瞬就消失的无影无踪,陈岩的眼前依旧阳光强烈,高温升腾。

“我说的……你会明白的……”乌迪亚斯直视着陈岩,轻声说道。“其实我也是刚明白这个道理,在那场战斗我陷入了无尽的黑暗,我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再醒来。可是我错了,我的主并不允许我懦弱,也不允许我逃避那无尽的罪孽。在我不能赎罪之前,我永远也不可能获得解脱。”

阳光下,乌迪亚斯却仿佛笼罩在黑暗之中,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如果不是那一身铠甲银亮依旧,陈岩几乎以为自己面对的是一只野兽,一只地狱爬出的凶兽。

“吾有罪……”乌迪亚斯的声音缓缓响起,转过身去。“必赎罪。”

“主给与了我这个机会,我也将不再辜负。”

“你……”陈岩欲言又止。以他的眼光,当然可以看出现在的乌迪亚斯有些诡异,不再是当初那个充满正义的大骑士。但那身银亮的铠甲之下仍然有旺盛的灵魂在燃烧,如同那永不熄灭的火焰。

那种即纯粹,又混乱的感觉是如此的矛盾,矛盾到陈岩都为止皱眉。

他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乌迪亚斯,于是只能沉默。反而是身边的玛莎上前一步,大声对乌迪亚斯喝到。“别说那些没用的,乌迪亚斯,你在这里干什么?你为什么要***这里的平民?”

“平民?”乌迪亚斯一声冷笑。目光落在脚下的尸骸上。鲜血沾染了他的足具,在地上留下一个个褐色的脚樱

“你是说,这些手持武器,劫掠不休的生物吗?”

“玛莎姬,我记得以前你不是这样的,如果论起残忍,你才更习惯使用暴力。这些家伙如果是你也会斩杀干净吧?”

“那是我的事,但他们并没有惹到我1玛莎毫不客气的回答。这也是她的原则,不问对错,只问亲疏。说白了就是帮亲不帮理。所以说尽管这些巴比克人真是沙漠中的渣滓,但不惹玛莎的话还真会没事。

自从和陈岩在一起,玛莎的暴戾性格已经收敛许多了,尤其是在大量使用月华花萃取剂的情况下。这种高纯度魔能补充剂不仅促进了玛莎的进化,摧毁着她的健康,也有强烈的镇静作用。或者……迷幻作用。

但乌迪亚斯并不知道这一点,依旧以过去的了解评估着玛莎,听到这句话后沉默了一会,就再次开口。

“也许,你在改变,就如同我一样。”

“乌迪亚斯,你到底怎么了!这不像你1玛莎突然发怒。“过去的你从不这样优柔寡断!从不这样语气迷茫,你有自己的正义,自己的理想与追求!你不是说过要让主的光辉照耀大地吗?你不是说要让所有弱者有所依靠吗?那为了保护而挥出去的剑,那些跟随你从不退缩的骑士,你难道要放弃他们!?”

“玛莎……”陈岩轻声呢喃。他还很少看到玛莎如此的暴怒,不,不是那种单纯意义的情绪,而是一种对美好事物被摧毁的惋惜与仇恨。再联想到之前玛莎与乌迪亚斯的关系,陈岩不禁有所明悟。

原来玛莎尽管过去暴戾残忍,但心中却一直对坚持正义与原则的乌迪亚斯很是尊敬。最起码在她看来,正是有乌迪亚斯这样的人,才让慧流域那黑暗的世界有那么一抹光彩。而如今乌迪亚斯的改变虽然还未清晰,却也让玛莎心头的那个形象玷污了,所以她才会如此愤怒。

如果不是陈岩在这里,如果不是玛莎的性格已经有所收敛。也许现在,她就该挥出那血腥的钢铁十字,给自己的记忆与单纯画上一个句号。

只可惜,对面的乌迪亚斯并没有什么触动,甚至连影子都未摇曳一下。

面对玛莎气势汹汹的指责,他只是沉默,沉默的,如同那万年不动的雕像。脚下的鲜血与尸骸与他融合在了一起,看上去仿佛一幕鲜活的抽象画。

也许,那幅画的名字应该叫做‘审判’。

“我在做,曾经无法去做的事。不是因为我变了,也不是因为我放弃。”

也不知道沉默了多久,乌迪亚斯再次开口,声音沙哑的如同铁锈。但语气却依旧那么平静。“只是经过这次沉沦,我明白了许多道理。明白了过去那些审判团里的骑士不理解,却仍要执行的道理。”

“正义不会用嘴说的,是要做的……如果我不能,那么别人也不能。”

“吾只是在主的注视下,行使主的权力。”

钢铁包裹的手掌,缓缓的持握在巨剑的剑柄上,乌迪亚斯的身影一瞬变得挺拔,锋芒毕露。

“没人可以阻挡我,不管是敌人,还是我自己。”

“你……”玛莎也沉默下来。因为这一刻她赫然觉得,其实乌迪亚斯没有变,变的是这个世界。那个银座骑士仍然在坚持着自己的道,但那身原本银亮的铠甲,渐渐沾染了些许血丝。

这样,也许更亮眼一些……

异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