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异度 > 第二四五节 故人?

异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四五节 故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战斗?”玛莎抬起头望向远方,却什么也没看到。又闭上眼睛感知了会才点点头。“有隐约的能量波动,不注意根本察觉不出来。”

“是野兽吗?或者自然现象?”

“是战斗……而且不是野兽。”陈岩微笑摇头,竖起手指摇了遥“而且最重要的是,其中似乎有一个我们的熟人。”

“熟人?”玛莎更奇怪了,传令下去。“加快速度,我们到前面看看。”

“明白1工作人员接到命令,立即提升档位。巨大的螺舟履带碾过黄沙,带起层层沙尘,就如同一只只披挂着沙尘铠甲的怪兽冲向事发地点。只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就抵达了目标……

一片满是血肉和尸骸的战场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什么情况?”刚刚爬出螺舟的吉尔斯两眼有点发晕,没想到前一刻还在女孩肚皮上体验美好,下一刻就要面对这样惨烈的景象。只见战场上的血迹被阳光照射的有些干涸了,但尸体仍然新鲜。隐约可见是一群类似蜥蜴的生物。

“巴比克人。”一个探险队员说道,看了看随身管家的信息检索。“一种有着蜥蜴特征的类人生物,有一定的智慧并且懂得使用武器。生活在沙漠深处,性格残暴且嗜血。他们没有生产,最主要的资源获取方式就是劫掠,也是沙漠航道上的主要劫匪。”

“但他们已经死光了,到底谁才是劫匪?”玛莎冷笑一声,走下螺舟。

身处于遍地的尸骸之中,阵阵恶臭传入鼻腔,玛莎的表情却仿佛什么也没感觉到似的,很自然的翻动着一具具尸体,过了一会才站起身。“利器斩断,凶手的力量很大,甚至没用第二刀。看这个家伙的铠甲和武器都被一起砍断了,这样的力量恐怕只有我能做到。”

“战斗的时间很短,我想这些家伙一定毫无痛苦。”吉尔斯补充道,表情有些作呕。“见鬼,我们看这些干什么?不管是劫匪还是什么和我们有丝毫关系吗?有这个时间不如去和女孩子亲热的好。”

“吉尔斯,你早晚死在女孩肚皮上。”玛莎狠狠瞪了吉尔斯一眼,吓的对方一缩脖子。这才转身望向陈岩。“你确定凶手是我们的熟人?如果是的话我只知道有一个人有这种力量,而他……应该已经死了。”

“风告诉我的信息是不会错的。”陈岩叹了口气,目光也露出些许回忆。“尽管我不想说,但那个人恐怕正如你所料。”

“那个该死的虔信徒,脑筋死板的如同石块的***,乌迪亚斯……居然没死?”玛莎顿时咬牙切齿,眼中闪过一抹红光。“他怎么可能在那场战斗中活下来?”

没错,陈岩和玛莎判断的凶手,正是那个强大的男人,银座骑士乌迪亚斯。尽管和这个家伙交手的次数不多,但对方给陈岩和玛莎的记忆实在太深刻了。那巨大的双手剑,恐怖的横扫一切的怪力,对信仰的虔诚和钢铁般的自律,简直是骑士的教科书。这样一个男人无论何时都是放光的,哪怕在最黑暗最黑暗的黎明,最绝望最绝望的地狱,他的存在也一定如同那耀眼的星辰,无可遮挡。

但他不是已经被恶魔淹没了吗?那场慧流域最关键的战斗,玛莎是亲眼看到他的身影消失的……如何能活下来?

“也许我们要见到一个老朋友了。只希望他现在过的还好。”陈岩又仔细观察了一会现场,轻声说道。“这里的战斗并没有结束多久,如果现在启程,我们还能赶上他。”

“要过去看看吗?”他问玛莎。

队伍中,玛莎是和乌迪亚斯最熟悉的人了,事实上在陈岩认识两人之前,她们就有过多次的配合和交互。所以说如果要见乌迪亚斯的话,玛莎可能是最感兴趣的。

果然,玛莎想也不想的点了点头。“好吧……如果不耽误行程的话。”

“没关系的,正好,我也想看看这个大骑士变什么样了。”陈岩微微一笑,示意车队启程。

只有玛莎在他身后奇怪的说道。“变什么样了?”

“是啊,有些变化……”陈岩深深吸了口气,也不知道在感慨还是叹息。“一种我也无法理解的……变化……”

车队缓缓加快速度,沙漠地表又升起了烟龙。但这一次有了陈岩的指向,车队的目的鲜明了许多。在螺舟那庞大动力的驱动下,车队很快靠近了目标。

只见遥远的地平线上,一个绿洲缓缓升起,上空飘荡着笔直的浓烟。

“又一场杀戮。”玛莎的瞳孔微微收缩,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难道又是乌迪亚斯干的?这可不是他的教义。”

“不知道,我们过去看看就清楚了。”陈岩回答。

事实上已经不用看了,既然掌控着风的力量,陈岩如何不知道现场是什么样的?那里可以说已经变成了地狱。

一个风景秀美的绿洲,沙漠中的明珠。如果放在平时一定是所有旅行者的梦中天堂。但此刻已然被尸骸和鲜血所填满。一座座帐篷倒塌燃烧,鲜血浸满了黄沙。流入了湖泊。一个个尸体横七竖八的躺着,武器散落了一地。这些尸体有男人有老人,也有小孩妇女。而在这些尸体的中间,一个魁梧的身影巍然耸立,手中一柄巨大的双手剑插入地面,仰面向天。

陈岩等人赶到的时候,正看到这副景象。

“乌迪亚斯?”玛莎轻声讶道。

尽管早已经猜测,可亲眼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她仍然难以相信,那个如同魔神一样伫立在尸骸中央的男人,就是那个曾经虔诚仁慈的大骑士。那个连老婆婆跌倒都会扶起来的虔信徒。那柄曾经护卫了无数弱者的巨剑,此刻却沾满了鲜血,甚至连老人和孩子也不放过。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乌迪亚斯变成这样?

似乎感觉到车队的到来,场中的人影终于有了动作,只见他徐徐转身,足具踩碎了一个巴比克人的头颅。鲜红的披风在他背后随风舒展,他仰起头,目光与陈岩等人对视在了一起。

“又见面了……陈岩……以及……玛莎……”

“你们,还没死掉吗?”


异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