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异度 > 第二三二节 悲剧的吉尔斯

异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三二节 悲剧的吉尔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请输入正文经过了解陈岩才知道,吉尔斯遇到的不仅仅是问题,而是麻烦。

一个可以让他头疼死的***烦。

“我被关注了。”绿雨生态圈的一个赌场中,正在酗酒的吉尔斯这样说道,一脸的颓废。“因为过度接触。”

“什么意思?”陈岩做到吉尔斯身边,拿过他的酒杯给自己倒了点。“关注?”

“你可以理解为一种神秘的至高。”吉尔斯说话含含糊糊的,但头脑还算清楚。“就是我常常挂在嘴边上的那些。”

“我知道。”陈岩点头。吉尔斯是一个赌徒,他最喜欢的当然是运气,所以幸运女神什么的就是他的口头禅了。不仅如此,陈岩还知道吉尔斯偶尔也会挂出厄运女神的名字吓唬人。他一直以为这只是吉尔斯的玩笑,但现在看起来似乎不是那么回事。

“神秘学。我的力量来源于神秘学。”吉尔斯晃了晃头,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些。“所以我会经常接触一些无法理解的范畴。”

“我明白。”陈岩的眼睛闪了下。这是吉尔斯第一次向他描述神秘学的内容,也让他对这个以神秘著称的能力学派感到好奇。在这个世界,神秘学的力量不是最强的,却绝对是最诡异最难防的。因为没有谁能知道自己会碰到什么无法免疫,无法抵抗,无法拒绝的困境。

“神秘学也有许多分支。”昏暗的角落中,吉尔斯的声音很低,被淹没在赌场的吵杂中。“我所选取的分支被称为维萨的面纱,一种与异类共存的派系。我们的训练方式就是利用神秘触觉去搜索浩瀚虚空中的伟大存在,并与其建立联系。通过交换与契约来获得相应的力量。”

“所以,你力量的本质就是交换与契约?与……一种无法言语的存在?”陈岩问道。

“是这样的……”吉尔斯眼睛有些朦胧,似乎醉意上头了。“其实在我们的派系……这种交换也是很模糊的,你甚至不知道签订契约的是什么,它也不会知道你。如果非要说交换,其实我觉得更好像一种偷窃。”

说到这里吉尔斯露出一丝贱笑,要多猥琐有多猥琐。“你明白的,就好像***一样,掀起女神的裙角……”

刚说到这里陈岩就听见头顶传来哗啦一声,一个水管爆裂了。强力的水流直接越过自己撞击到吉尔斯的脸上。立时将他推射了出去。一阵乱七八糟的响声之后,吉尔斯被成大字贴在了对面的墙上,顺着衣角向下滴水。整个人都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看着他凄惨的样子,陈岩的嘴角抽搐了下,然后很自然的拿起吉尔斯的酒杯。“看来我懂得一些了。”

“这就是我的痛苦碍…”吉尔斯眼泪哗哗的,瘸着腿挪回到陈岩的身边,还要应付那些急忙赶来的工作人员。乱了好久才平静下来。

“自从我得到新的类装置之后,这样的麻烦就一直跟上我了。不管***什么都可能引发意外,我已经要崩溃了……”吉尔斯眼泪巴巴的望着陈岩,一脸委屈。“就连上厕所都会没纸碍…我生不如死……”

“好了好了,没事,会没事的……”陈岩安慰的拍了拍吉尔斯的肩膀。心头也是发凉。

这种事实在是太诡异,太难防了。就刚才那突然的水管爆裂,就连自己强大的直感都未察觉。任由它将吉尔斯贴在了墙上。足可见它出现的是多么诡异。如果说这是什么偶然的意外陈岩是不信的。尤其是在吉尔斯说出那般贱的话之后。

“你说你被关注了?”

“没错,就因为它。”吉尔斯痛苦的揉了揉脸,将个小玩意扔到了桌面上。陈岩看了一眼,好像是个骰子?

“赌徒的六面骰。”吉尔斯介绍道。“这就是我新得的类装置。”

“有什么用?”陈岩默默的把玩着这个骰子,脸色一片平静。

“放大我的力量。”吉尔斯的眼睛发呆,声音小的如蚊呐。“基于我每次扔出的系数,对我的能力进行修饰。有放大,有减弱……还有……”

“还有什么?”陈岩觉得吉尔斯的表情像在便秘。

“还有……”吉尔斯犹豫了一会才艰难说道。“还有反拉…”

“反馈?”

“就是同步作用在我自己身上,这是坑爹碍…”吉尔斯终于忍不住了。“***就是说我给敌人用什么,自己就可能遭受什么。还有比这更倒霉的事情吗?假如我给敌人用个置换,没准敌人没过来,我过去了,这和找死有什么区别?见鬼的,这是哪个***设计的类装置,这不是要钱,是要命碍…”

一时间吉尔斯简直是声泪欲下,痛不欲生。望着那桌面上的骰子更好像在看着一个鬼怪,恶魔。反而是陈岩默默的把玩着这个骰子,左手揉着下巴。

“能力的修饰?这也许不是一件坏事。你不是一直说幸运女神关爱着你吗?你遇到好事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问题就在这里碍…”吉尔斯简直要疯掉了,眼泪哗哗的说道。“它所谓的好事就是让我的能力放大,可我过去都是偷着用的,就好像一只蚊子咬你你不知道。偷偷摸摸的就把血吸走了。可眼下经过它的一放大,那蚊子长成大象了,你说一只大象咬你你还能不知道?”

“所以……”听到吉尔斯这一解释陈岩终于明白了,也对他露出怜悯的目光。

“所以,我就被关注了……再也不能偷偷摸摸的捞好处了。”吉尔斯低下了头,一脸悲催。

“过去用点能力,影响不大的我可以赖账,现在我别说赖账了……就是不用都要欠账……”吉尔斯望着陈岩的眼睛,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

“你说,这不是要我的命么……”

“不会这么严重吧……”陈岩吓了一跳,这才知道原来吉尔斯还有‘赖账’这一说。再一联想到他使用能力的代价,不禁也心中暗凛。

每次都要用寿命做价码,赖账……似乎也不错碍…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


异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