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异度 > 第二二四节 撤离

异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二四节 撤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嘶……’一声撕裂耳膜的尖啸刺破了天空,肉眼可见的,整个广场的黑暗都被一条白色的轨迹贯穿,就仿佛凭空分割成了两半。剧烈的风压在千分之一秒后爆发开来,如海潮推过沙滩。坚固的地表被层层叠叠的掀起,碎石横飞……

那景象真是太惊人了。震惊的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没有人相信,如此可怕的风暴居然来自一个人类的手指,那连看一眼都觉得浪费时间的小小弹丸。

恐怖的气浪平推前行,维塔拉连出一声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淹没在风暴之中,而最致命的是那一抹横切黑暗的白线,将他的身体凭空抹去了一半。待到一切平息之后场中又哪里有维塔拉的原型?只有一个骷髅的脑袋悬浮在半空,眼眶中的红光几近熄灭。

“好可怕……”申特呆呆的望着一片狼藉的现场,几乎不敢相信这就是陈岩造成的。那一道切割黑暗的白线几乎摧毁了他的意志,如鬼神降临。而在他身后,吉尔斯也是一脸呆滞的模样,连指缝间的纸牌掉了都不知道。

“这是……你真正的实力?”他勉强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如铁锈。

“不,这是维塔拉的力量。”陈岩轻声回答,目光复杂。他没有撒谎。因为这根本不是他所拥有的能量,而是维塔拉那召唤出的风暴能源。他只是作为空气的掌控者,改变了这场风暴的走向和表现方式而已。正如他之前所言,风是流动的空气,也需要秩序才能更加自由。

他用维塔拉自己的能量攻击了维塔拉,谈不上多么自豪。而如果没有这股能量,陈岩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给维塔拉造成伤害。

甚至于现在他也在怀疑,维塔拉真的被抹掉了吗?

空气中弥漫着焦热的味道,那是粉尘微粒在高速摩擦后的产物。一道深深的沟壑将广场切成两半,一端在陈岩的脚下,另一端刺入漆黑。遥远的尽头,广场的墙壁似乎也被这股力量洞穿了,大量的‘棺材’被摧毁,出现一个大洞。

维塔拉的半边骷髅还漂浮在空中,眼中的红光若隐若现。但几秒钟后,那熟悉的恐怖气息就再次降临,他的躯体在骷髅下方凭空呈现出现。

“他还没死?”申特吓了一跳。那么可怕的攻击,居然还没杀掉维塔拉?他难道是不死之身吗?对了。他的灵体,天生就对物理攻击免疫的。可陈岩那一击也并不仅仅是物理力量啊,还包含着来自维塔拉的精神能量和灵力熔炉的灵力。为何连伤害对方都做不到?

申特百思不得其解,不过维塔拉已然在空中徐徐完整了。苍白的骨骼和黑色的肌腱再次显现,眼眶的红光也渐渐明亮起来。在所有人震撼的目光中他咧了咧嘴,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齿。

“很不错……看来我大意了。”

“但你们还是要死……”

“为什么?”陈岩出声问道,语气平静。“你不是我们的同伴吗?为什么要这样……”

“同伴……”维塔拉眼中的红光闪烁了下,似乎被这个词汇影响了,可转瞬又恢复了正常。对陈岩露出一丝狞笑。“我怎么可能……会有同伴……我可是维塔拉……死灵的国王1

“不对……”陈岩的眉头皱了起来,感觉到维塔拉现在状态的诡异。这种暴戾的感觉哪里有之前的半分理智?更别说对同伴的责任和关照了。“他一定被什么东西影响。”

“你说什么?”吉尔斯插嘴。可还没等追问下去,就看到对面的维塔拉已经张开了双手。眼中红光大盛。“我从黑暗中醒来,那深深的罪孽,如同醇酒。我的国度在脚下延伸……我的子民,何时才会醒来?”

“不好1吉尔斯大吃一惊。“他在召唤仆从1

“是什么?之前的legion吗?”

“不是……是……”

吉尔斯的声音戛然而止,随后一股腐臭的气息从就广场的中心爆发开来,仿佛引爆了一个万年的坟墓。与此同时整个广场都开始剧烈的颤抖,大地在摇晃,穹顶出现龟裂。大量的碎片从上方落下,整个灵力熔炉都仿佛来到了末日。肉眼可见的,广场周围那密密麻麻的墓地突然爆裂,无数‘棺木’的盖子被炸上了半空……

碎片横飞中,密密麻麻的黑影从棺木从伸出了手臂。

“是素材1一个探险队员心胆欲裂,拼命的尖叫道。“那些……那些棺木中的素材,又活了1

“天碍…他爬出来了1

“见鬼,放开我,放开我……”

一时间陈岩的身边响起众多哀嚎,探险队员一边叫着,一边向他靠拢,躲避着周围不断炸碎的棺木,而在那些碎片之中,果然有一个个身影正活动手脚,试图抓住每一个靠近的活物。

“他竟然复活了整个灵力熔炉的人?”陈岩的脸色顿时难看无比,感觉匪夷所思。

要知道恶魔的力量是有限的,就算是超自然生物也有必须遵守的规则。这不仅仅是能量问题,还涉及到构成他们存在的本源,也就是思想之力。他们从主物质界的思想中诞生,就不可能超脱主物质界的思想之外。换个简单的说法,主物质界的神话中某个恶魔不能做到什么,他就一定不能做到什么。

维塔拉是强恶魔不假,能召唤死灵也是真。可一下复活这么多人,难道他以为自己是大天使长吗?

不,不对!那不是复活,那是召唤!是寄身!!

陈岩猛然想到这一点,同时看到一个探险队员被一具刚刚爬出棺木的素材抓到了脚踝。不由自主的喝道。“离那个东西远点1

可是来不及了,只见那探险队员刚伸出手想要喊救命,下一秒就停滞了下来,目光从清澈变得浑浊,然后露出了凶相。

“撤退1陈岩毫不犹豫的下令道,一把抓住肯迪克领队的后颈。拖着他就向后方跑去。

“吉尔斯,申特1

“明白1两人同时答应,横身拦在了队伍最后。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异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