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异度 > 第一百二十七节 加入

异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二十七节 加入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鲜血从胸前狂喷,恐熊露出不敢相信的目光。嘴唇蠕动了几下……

“为……什么……”

噗!

十字镖从他的身体上拔出,飞到玛莎身边悬停。从头到尾玛莎都没有说话,甚至回头看一眼的兴趣都欠奉。她就那样痴痴的望着远方,双手紧紧抱着蜷缩的双腿,仿佛在憧憬另一个世界。

鲜血,少女,悬空的十字镖和濒死的壮汉。整个景象就仿佛一幅末日的油画。

恐熊的力量渐渐消失了,他的目光终于失去神采。他没有得到想要的***,死人也不需要***。

不过对于陈岩和吉尔斯两人却是另一种感觉了。

“好快,好可怕的力量。”吉尔斯脸色微微白。回想刚才那一闪即逝的黑光,心中暗算自己能否躲开。

而陈岩则望着玛莎的背影,久久不言。

孤独……寂寞……以及被人孤立的痛苦。

陈岩能感觉到玛莎的心情,那是一种灰色的,没有亮光的世界。自己曾经在现实中也是如此,还是成为教师后才稍微好转。那些孩子们天真的笑脸和善意的玩笑抚慰了自己的心,自己才不会疯。

到底是孩子需要他,还是他需要那些孩子们。这是个问题……不,或许,这不是个问题。

陈栾就是他在成为教师前分离出的人格,代表着疯狂暴戾以及自我毁灭的倾向。也代表着在脑瘤折磨下陈岩的心理阴暗面。也许在那个时候死亡并非是一种恐惧,而是一种解脱。

起风了……微凉的晚风吹过崖顶,撩起了陈岩的丝。

他一步步的走到玛莎身旁,然后坐了下来。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燃烧群山的连绵山脉,以及那天际暗红的云彩。微微的血腥气在身后蔓延,笼罩了两人。

“你说,是不是人生下来就要受苦的?”

耳边传来玛莎的声音,小女孩的声音很小,很虚弱。

陈岩仰起头,眯起了眼睛。 “如果不是受苦。为什么我们要来到世间呢?”

“可是,为什么他们不需要受苦?为什么他们可以有母亲疼爱,可以有父亲保护?为什么每当他们做出点成绩的时候大家都会赞赏,而我拼命努力。却只能换来一次又一次的嘲笑与剥削?”玛莎轻轻的述说着,仿佛在梦呓。

“是我太讨厌了吗?“

“…………”陈岩沉默,似乎能感觉到小女孩内心的脆弱与自责。他不了解玛莎的过去,也不知道作为一个私生女在大家族中的排挤。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感觉到玛莎的痛苦。

一个看不到未来与希望的孩子,不管外表多么坚强。也不过是孩子而已。

“也许,应该被讨厌的不是我们,而是这个世界。”

他这样说道,起身脱下白色礼服,披在玛莎身上。“我不知道你这次回去遇到了什么,但如果我们注定是敌人,我也不希望你这样颓废。毕竟干掉一个***的感觉实在太糟糕了。”

说完陈岩转身向吉尔斯走去。他就这样将背影留给了玛莎,就仿佛好不在意对方会偷袭一样。而玛莎也没有动静,依旧抱着双腿蜷缩着望向远望。那天边渐渐黯淡的云彩就如同她的心情。

“也许,应该被讨厌的并非是我们。而是这个世界?”

她低声呢喃着,重复着陈岩的话。眼睛却一点点亮了起来。“这就是你玩世不恭的原因吗?那样的肆无忌惮,自由自在?”

晚风中,她的背脊一点点挺直起来,仿佛找到了一个继续坚强的理由。如果孤独是一种悲哀,为什么是我的错?

“等一下。”

玛莎突然出声道,让陈岩停下了脚步。

只见她从岩石上跳下,一点点捡起角落的铠甲。黑色的黑甲上还留着陈岩的抓痕,看上去并没有得到修理。但玛莎仍毫不在意的穿戴起来。又变成了那个彪悍的暴力女。等到一切都穿戴完毕后她伸出右手,十字镖呼的一声飞入她的手中。

“我不想再回去了。那个该死的家族不需要我。只是需要一个可以随意驱使的武器而已。”

玛莎清冷的说道,眼中目光凝聚。“所以,这一次我也不会再执行他们的任务。”

“谢天谢地。”吉尔斯松了口气,伸手拍了拍胸口。“我还以为要打架了呢……”

“不过我也不会放过你们。”玛莎下一句话就让吉尔斯变了脸色。

“是你让我第一次品尝到失败的滋味。也是你让我被家族侮辱。我要跟着你,战胜你。如果有一天你被我杀死,我会提着你的脑袋回到家族,再将所有侮辱我的人碾成粉末1

说完玛莎再也不看两人一眼,当先向崖下走去。

在她身后,吉尔斯的目光有些直。他捅了捅陈岩。

“我的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她说要跟着你,干掉你?”

“我也希望如此。”陈岩一脑袋黑线。“可惜不是。”

“哦,我的幸运女神。”吉尔斯一捂额头。“她就直接说找个长期饭票得了。还说的这么理所当然,到底你欠了她什么?你搞大了她母亲的肚子还是弄到了她的**权?”

“…………”陈岩无语,转头看了吉尔斯一会才低声说道。“你早晚会被这张嘴害死。”

“切……谁在意呢?”吉尔斯耸了耸肩膀。跟着玛莎跑了下去。

“喂,大小姐,你走错路了。是这边,这边……”

“什么,你问我爱丽丝在哪?拜托,她又不是我亲妈。好吧好吧,不要拿那个十字镖,她在陈岩的车上。”

“我们要去哪里?见鬼,我怎么知道,我也是顺路搭车的。对,没错,我不是他的队友,是被绑上来的。你看,我是受害者,如果有一天你要干掉他的话记得别误伤。还有如果你需要帮忙的话我不介意,只要你能弄回来那张契约。”

“啊,我说错了,那张契约真的不是我愿意签的,我是受害者。没错,受害者。”

“什么,就是因为我是非自愿才要打我?嘿,嘿嘿……幸运女神在上,今天真是个好天气碍…”

两人的声音渐渐远去,崖顶只留下陈岩伫立在风中。

他露出淡淡的苦笑,目光望向远方。

又多了一个新同伴,这是命运的指引吗?

在那名为人生的岔路上,有多少人走在一起,又有多少人分开?未完待续。


异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