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异度 > 第一百一十八节 反制

异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一十八节 反制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声响起,申特和薇丽同时闪入旁边的掩体,陈岩和吉尔斯却已然消失不见。○与此同时远处的丛林响起第二声***响,修带着寒风退了出来。几下闪到一个魔动战车之后,顺手拉下***栓,换弹上膛。

“我给了他一下。”修低声说道,平复着剧烈的喘息。“但没有命中,他也对我开了一***。”

“你没事吧?”薇丽关心的问道,随后就看到修破开了一个大洞的肩部护甲。 “你运气不错,这一发要偏上半分你就要和我们说永别了。”

“不是运气,是他没准备好。”修吐了口唾沫。

也许是因为已经晋级,也许是因为这个猎魔人没想象中的那么强。反正修现在觉得与猎魔人战斗也没那么可怕了,最起码他也有了偷袭的机会。不过正面冲突仍会非常危险,因为他并没有类装置。

“大人呢?”

“没看到。”修冷着脸回答。“他们的速度太快了。”

寒风呼啸,陈岩和吉尔斯已经深入了树林。借着树林的掩护移动,同时用思感牢牢锁定住目标。也许是因为被发现的关系,目标明显放弃了继续攻击的打算,正在迅速撤退。

“你逃不掉的,在幸运女神的指引下,你的一举一动都如同灯火那般耀眼。”吉尔斯从一颗树顶高高跳起,好像大鸟一样滑入夜空。手指在怀中一掏一甩,数十张纸牌就飞射出去。

“它们会追你到世界的尽头1

嘶……纸牌发出刺耳的鸣音,仿佛蝴蝶般飞入丛林,一时间***的树木倒塌,碎片横飞,每一张纸牌都旋转着切割一切挡路的物体。前方身影没想到吉尔斯的声势会这样大,不禁吓了一跳,急忙划出一个漂亮的之字形躲避。

他的速度很快且诡异,要是一般人早就跟丢了。可吉尔斯的纸牌却仿佛拥有生命一般齐齐在空中一个转弯,又冲着他追去。

身影眼看逃不掉这些纸牌的追击,终于一咬牙。

“该死的命运1

砰!他的身体陡然收缩了一下。随后爆炸开来,化为无数细小碎片四散飞射。与此同时后方追击的纸牌也失去了目标,夺夺的钉在树上。

“怎么回事?”吉尔斯不禁瞪大了眼睛。“他怎么会***?”

“不是***,是***。”旁边传来陈岩淡淡的声音,随后就见他出现在前方的树林中。如果吉尔斯的纸牌没有逼到敌人自爆的话,此刻正好被他拦截上。

白色的礼服在夜幕下显得非常另类,陈岩闭上了眼睛。

“很多,很多的气息。它们在迅速逃离。”

“它是什么?”吉尔斯问道。

“那个。”陈岩突然伸手指向旁边,吉尔斯顺着他的手指望去。立时看到了一只小小的蝙蝠。

“是血族!?”吉尔斯吓了一跳。这种***成无数蝙蝠逃跑的手段可不正是血族的强项?据说***后每一只蝙蝠都是他的化身,只要一只不死就能复原。

可陈岩却摇了摇头。“不是。”

说话间他猛的冲那只蝙蝠一伸手,居然将其凭空摄了过来。蝙蝠发出刺耳的尖叫,却无论如何也不能摆脱他的手掌。等被陈岩抓住之后就砰的燃烧起来,化为一团灰烬。

陈岩摊开手掌,掌心是一小块三角形的合金。

“等等,我听说过这东西,这是月夜贵族。类装置。”吉尔斯的眼睛一下瞪大了,随后狠狠的骂道。 “该死。是那个***!他叫萨夫,可以将身体分散附着在类装置上的家伙,最擅长用一部分做诱饵引导敌人犯错。之前他的暴露一定是故意的,眼下他肯定准备伏击我们。”

“他做不到的。”陈岩微微一笑,眼中却是闪过妖异的寒光。

“因为空气告诉我,他在哪里。”

话音未落。就见陈岩突然向某个方向一推手,一股恐怖的空气冲击波就喷射出去。只见整个树林都仿佛掀起了暴风,强劲的气流将粗大的树木推倒,将巨大的岩石吹飞。几个微小的黑影在暴风中闪烁,只一下就被暴风撕扯的四分五裂。

吉尔斯清晰的看见。那些黑影赫然是一些蝙蝠,老鼠,以及飞鸟都生物。

被撕扯的粉碎后它们并未消失,反而化为颗粒结合起来,飞速凝聚成一个人影。

“你们两个都是***吗!?连老鼠都不放过?”人影刚一凝聚就破口大骂,同时向后急退。一点点鲜血从他的身上挥洒,明显收了轻伤。

吉尔斯嘿嘿一笑,右手抬起,指尖夹着一张纸牌。

“这个世界是公平的,我的幸运,就是敌人的噩梦。”

“置换1

卡牌消失,下一刻就贴在了那人的身后。那人还未反应过来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再清醒时已然来到了吉尔斯和陈岩的身前。而他刚才逃窜的位置却留下了一张闪烁金光的纸牌,代替他向前飞去。

置换,可以将一切范围内的物体与纸牌交换位置。消耗视目标质量而定。

这一下那人就再也跑不掉了,望着近在咫尺的吉尔斯和陈岩他后退了几步。挣扎着说道。“不要费劲了,你们杀不死我。这次算我失败,我放弃这个任务。”

“我问你答。”陈岩上前一步,平静的说道。

“休想,我绝不会透露任务的任何细节。”那人再次后退,脸色变了几变。

不管如何他都只是一个人,面对两个猎魔人没有压力是骗人的,就算他有最后的底牌,但陈岩和吉尔斯也表现出强大的追踪能力,他不能拿生命去赌。而且猎魔人之间也并非一定要见个生死,按照不成文的规矩,如果一方认输,可以缴纳赎金保命。

他自问和陈岩没什么生死之仇,大可以讨价还价一般。

只可惜他还是小看了陈岩的狠辣,几乎就在他话音出口的同时,陈岩的一根手指已然点在了他的胸前。然后轻松的收了回去。

“给你五分钟考虑。”陈岩微笑着说道,态度好的如同邻家的大哥。

“我是和平主义者,从不勉强人。”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异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