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异度 > 第一百一十一节 挣扎

异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一十一节 挣扎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玛莎含恨出手,威势何其霸道。可诺斯长老却连看一眼都兴趣都欠奉,玛莎在他身后扑来,却在半空中失去了全部力量,狼狈的跌落在地。

“卑贱的血脉永远是卑贱的。你敢对我出手,是不是忘记了自己身上的诅咒?”诺斯长老低下头,望着匍伏在自己脚下的玛莎,满眼讥讽。 “看来已经太久没给你教训了,你已经不懂的什么是尊重和服从。我该让你重新记住这一点。”

说着诺斯长老打了个响指,两个卫兵走了进来。

“带她下去抽五十鞭子,然后关进水牢饿五天。谁也不许给她送饭。”

“是,长老。”卫兵畏惧的行礼,然后将玛莎拖了出去。玛莎双眼恶狠狠的盯着诺斯长老,却一点力气也用不出来。

诅咒,是的,那该死的诅咒!她又一次败给了它。玛莎已经记不清多少次了,每当她对家族不满,每当她要反抗这个丑陋的世界时,这该死的诅咒就会夺走她的力量,她的意志。让她比初生的婴儿还要无力,任人宰割。

诺斯长老那张丑陋的脸越来越远,玛莎眼中的恨意却越来越浓。

“你等着,我会杀死你!一定会杀死你1

“你敢侮辱我的母亲,我会砍断你的四肢,把你的头栽进花盆。我要让一百个人天天照顾你,让你品尝日日夜夜的痛苦!我发誓1

恶毒的诅咒声渐渐远去,诺斯长老却懒得再看一眼。

“愚蠢的女孩碍…你永远不可能反抗我,反抗这个家族的。你不会知道从你出生的那一天起,你的脊髓就被我们注入了亚瑟尔子菌群。不管你进化到何等地步,只要你还活着,你就永远是罗兰家族的奴仆。永生永世,不得解脱。”

“这就是低贱之人的命运。你的母亲如此,你也一样1

自言自语中诺斯长老开始工作,渐渐忘记了这点不快。而与此同时玛莎被拖进了刑讯室,被足足抽了五十鞭子后扔进了地下水牢。

“诺斯长老吩咐。饿五天。”

门外传来卫兵的吩咐,然后脚步声渐渐远去。

水牢中很冷,很黑。腥臭的黑水淹到了玛莎的胸口。让她感觉一种令人窒息的孤独与寒冷。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努力爬到了水牢的一个角落。这里的地势稍微高一点,可以让她不至于那么难过。可和身体的痛苦相比,玛莎的心却更冷。

她已经讨厌这个地方了,这个被她称之为‘家’的地方。

这里没有温暖,只有无数的欺骗与侮辱。家族后裔的互相碾压。勾心斗角。家族长老对她的利用与无视。让她感觉生活在一个肮脏与丑陋的泥潭中。虽然她有着不错的力量,却也无法挣脱,只能在痛苦与恶心中挣扎。

多想……和鸟儿一样自由飞翔碍…

潮湿阴冷的水牢中,玛莎抱着膝盖坐下,只在水面露出半张脸。腥臭的黑水浸泡着她白皙的肌肤,让她仿佛一朵淤泥中的荷花。

不知不觉中,她想起了陈岩,那个曾经被她关注,给予她失败的男人。

他的***,他的癫狂。他的自立,他的坚强……

玛莎不得不承认,虽然自己有些瞧不起这个家伙,但他身上却有着自己缺少的品质。一种不依赖任何人,不祈求任何人的**品质。哪怕遇到再强的敌人,自己也未曾从他身上看到沮丧与绝望。哪怕再困难的局面,他也会微笑面对。

想起他面对乌迪亚斯时丢下的那句话,玛莎就想笑。 “家有事,先走一步……”

“真是个有趣的家伙,你是不是不懂得畏惧呢?不懂得……孤独?”

又想起陈岩的第二人格。玛莎微微皱了皱眉。“……也许,不是不懂得孤独,而是更习惯孤独吧……习惯到……学会了自己和自己说话。”

黑暗中,小女孩抱着双腿蜷缩在角落里。似乎痴了……

……………………………………

与此同时,慧流域的另一边。乌迪亚斯刚刚走出礼拜堂。魁梧的身躯挺拔的如同山峰,每一步踏下都引发沉重的震颤。几个骑士迎面走了过来,对他抚胸行礼。

“乌迪亚斯大人,裁判所请您去一趟。”

“裁判所?”乌迪亚斯皱了皱眉头,伸手接过侍从递来的巨剑挂于身后。带着铁手套的大手将披风展开。这才对他们说道。“吾与他们没什么好说的,叫他们别来烦吾。”

“这可不行。”一个骑士拦住乌迪亚斯的路。面色阴沉的说道。“这次是强制命令。裁判所认为您在上次任务中表现出对圣教法令的不满,需要您配合调查。”

“如果您拒绝,那么下一次就不是我们来请您了,相信裁判所的审判骑士会很乐意与你交流。”

骑士的语气充满了讥讽,乌迪亚斯的眉头皱了起来。他低下头冷冷的看了那骑士一会,沉声开口道。

“汝在威胁吾?”

“不,只是陈述一个事实。”感觉到乌迪亚斯那可怕的压迫力,骑士的脸色白了一下,急忙退后两步。他只是一个小骑士,仗着裁判所的亲戚才混到今天的地步,可不敢真正和乌迪亚斯对面。

如果乌迪亚斯在这里动手,就算他裁判所的哥哥也救不了他。

“信已带到,我就不多留了。”小骑士急忙说道,转身离开了礼拜堂。

望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乌迪亚斯的目光渐渐沉重。“圣教,也开始堕落了吗?”

“世俗的腐朽,肮脏,污染了这片纯净的土地,吾仿佛能听见无辜者的控诉。当权力凌驾于正义之上,那么谁又来维护正义?谁又来为弱者直言?”

乌迪亚斯抬起头,望着远处天际翻滚的乌云,瞳孔深处泛起丝丝痛苦。“伟大的主啊,您在天上的国充满了花草的香味,圣者的吟唱,子民的欢歌。可为什么不将目光关注在这片黑暗的土地上呢?这里有更多的弱者渴望您的救赎,就如同沙漠的旅者渴望水井。”

“不,一定不是这样的。一定不是您的意愿,是吾等太不虔诚了。是吾等没有自赎的心灵,任由虎狼横行。是吾等没有坚强的信念,任由腐朽蔓延。这黑暗的土碍…每一分都凝聚着弱者的哀鸣,恶者的狞笑。”

“吾必驱退那恶狼,让弱者得以保存羔羊。”

“愿您的意志照耀大地,就如同行于天上。”

乌迪亚斯低声呢喃着,五指握紧成拳。未完待续。


异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