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异度 > 第八十八节 风隙

异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十八节 风隙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微风

不知何时……轻柔的微风刮起了……它环绕在陈岩周围,就如同顽皮的孩子,撩起两人的发丝,触动瓦索的黑雾。瓦索惊讶的睁大眼睛,他感觉自己的黑雾似乎不大灵活了,因为空气的流动受到干扰。

这也正常,谁叫他的黑雾实质是微小颗粒呢?虽然看起来诡异难防,可一切都依赖类装置的运作,当类装置受到干扰,它的状态自然也会波动。

空气流动……是的,空气流动在改变。

就因为这些微风?

“风……是空气的舞蹈……”

半个身躯被黑雾纠缠,陈岩的脸上依旧洋溢起淡淡的微笑。他睁开眼睛,仿佛看到了一场盛大的舞会,无数精灵在起舞,在欢歌。哪怕身体被黑雾撕裂,他也能感觉到欢愉与自由。

浑身的血都在雀跃,是在与风相合么?

“你听见了吗?”陈岩呢喃道。

“听见什么?”瓦索奇怪的问道。心中却泛起不好的预感。

“风的声音。”陈岩回答,表情更加轻松了。“也许是空气的声音。”

“毫无价值的臆想。”瓦索有些烦怒了,他讨厌这种失去控制的感觉。虽然此刻陈岩已经被他的黑雾缠绕,随时可能被撕碎,但他仍然觉得有一丝不安。风是领域?风有生命?这真是无稽之谈,对于他来说风就是空气流动,是类装置提供的助力

黑雾才是他的源泉,只要黑雾渗入陈岩的体内,就算慧流域最好的医师都别想救回来

“体验四分五裂的痛苦吧”

瓦索叫道,身体重新融入黑雾,在这个状态他会失去实质,成为一个无数颗粒的意识***体,黑雾就是他的身体,他的武器。他能感觉到陈岩体内的活性,那鲜活的细胞与肌肉,那美味的血液与肝脏。

无数颗粒陡然变形成更加锋利的棱形,下一刻就要刺入到陈岩体内的深处

可是……风停了

远处的街道上两个行人似乎在交谈,但嘴唇停止了蠕动。一个女孩正在弯腰整理裙子,手指停在裙子的褶皱上,更远的地方几个佣兵似乎正向这里赶来,他们的表情焦急。但却再也迈不出一步。

瓦索睁大了眼睛,惊讶的发现整个世界都停止了,就仿佛这一刻时间被隔断,命运被中止。

只有他,只有他的意识还流动,还能感觉到这一切

这让他发疯,让他恐惧的一切

“这……这是怎么回事?”黑雾中,瓦索断断续续的问道。声音隐见惊惶。

“是风停了。”陈岩回答。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它们说……看到了你的失败。”

“这不可能”瓦索愤怒的狂叫,可还没等说完就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力量在身边爆发开来,天空在旋转,大地在远离。他的黑雾一瞬间四分五裂,被无可抵御的力量送往四面八方整个世界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混乱与狂暴。

狂风

到处都是狂暴的空气,到处都是流动的愤怒瓦索发现自己已经处于风暴的中心,被狂暴的气流所撕扯。他所依赖的助力变成了刑具,疯狂的切割着他的一切。颗粒被分散了,黑雾被割离了。他的意识也变得四分五裂,整个人再也无法形成一个完整的意识流。只不过瞬息,他的存在就被风暴所抹去,送往世界未知的角落。

这简直是末日

当然这一切只是瓦索的感受,而在外人看来却是另一回事了。根本没有时间的停止,也没有世界的凝滞,一切都是那么自然。瓦索的黑雾抓住了陈岩,随后就发生了巨大的风暴。强劲的气流直接撕碎了黑雾本体,然后将其驱散的无影无踪。

“我觉得,四分五裂这件事还是交给你自己。”

半空中陈岩缓缓降落,身边围绕着剧烈的风旋。一颗树木被风旋沾了片角,立即折断着倒塌下去,断口处平滑如镜。

“天碍…刚才发生了什么?”行人们惊讶万分,根本无法理解刚才的一切。

“他怎么可能操纵天气?”小屋中的温克敦也目瞪口呆,感觉自己仿佛做了一场噩梦。

只有在他身后的雷托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清醒说道。“不是天气,而是空气流动”

“他可以小范围的控制空气流动,制造有利自己的环境。不,也许不仅仅是流动,还有***什么东西。不过我分辨不出来。”

“可这不是苏醒级下位的实力”温克敦抓狂了。瓦索是他的保镖,此刻都***掉,他哪里还有安全感?再一联想到自己似乎还对莉亚发生了兴趣,温克敦只觉得自己的处境更加危险了。

“不行,我们要离开这里。”

温克敦咬牙切齿的说道,就向门外走去。身后两人对视了一眼,也默不作声的跟上。

这时候已经不需要考虑面子问题了,陈岩太过危险,正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他们可不想在这里莫名其妙的死掉。之前的强势只是建立在家族势力的基础上,当自身安全都无法保证的时候家族势力又能做什么呢?

只是他们只走出几步就被薇丽拦住了。女孩眼中闪着讥讽的笑意。“对不起,你们哪里也不能去。”

“不要阻挡我们。”温克敦恶狠狠的威胁。“这不是你能参与的游戏,女孩,你最好懂得让步。”

虽然失去了瓦索,但他们还有两个猎魔人可以依靠,倒也不至于惊慌失措。

只可惜薇丽可不会在意这些,她是陈岩的直属,可以说生命与命运都被绑定在陈岩身上了。哪里还会畏惧威胁?

“请原谅我的冒犯……但如果你们打开那扇门,也许出去的只有尸体。”

薇丽笑眯眯的说道,手指上闪烁起淡淡的绿光。看到这一幕雷托三人顿变,果然不再上前半步。

虽然只是医疗佣兵,但薇丽的实力也不是他们这些普通人能够抵抗的。

三人一下***入了死角。


异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