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异度 > 第八十七节 别动我的玩具

异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十七节 别动我的玩具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瓦索的身体陡然化作黑雾,紧跟着一道闪亮的刀光就划破了房间的昏暗,那刀光极快,快的连薇丽都无法看清它的样子,陈岩却仿佛早有准备似的上身后仰,正好躲过刀光的弧线,一根发丝从他的额前飘落,他的手指已然竖起轻弹。

叮的一声,刀光好像断饮一样翻滚出去,瓦索的身影再一次出现在陈岩眼前。

只见他身体隐匿在一团浓郁的黑雾中,仿佛失去了实质,只一瞬就从一堆家具的缝隙中急冲而过,来到陈岩的身后。黑雾涌动间膨胀了数倍,眼看就要将陈岩吞噬进去。

薇丽的眼睛一下瞪得老大,被黑雾吞噬的结果她是亲眼看到的,那简直是个绞肉机。

不过陈岩却没有丝毫惊慌之色,几乎就在瓦索近身的同时已然一个大旋身,变得面冲对方,双手在胸前虚合,仿佛抱着一个看不见的圆球,然后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一合,一推。

“给你的礼物”

“这是大气的欢呼。”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就仿佛在房间中爆发了一颗***。然后一股强大的冲击波就从陈岩和瓦索中间宣泄出来,带着难以想象的力量与冲击将一切撕扯的粉碎。家具,尸骸,墙壁,甚至是天花板。一切有形之物都在这暴风的撕扯下变得脆弱如纸。瓦索的黑雾只坚持了不过几秒钟就被冲击波吹飞,好似一张画饼样贴在了对面的墙壁上

冲击波迅速汇集成一根直径半米的暴风之柱,将那面墙壁洞穿后宣泄出去,将外面搅的一塌糊涂。

巨响不断,等到一切都平静下来之后人们看到了一幅恐怖的场面。只见不大的房间中已是一片狼藉,再也没有完整的物体,墙壁上多出一个大洞,透过大洞可以看到外面的街道与建筑。以及一条洞穿了七八个屋顶的笔直隧道。

“天碍…”后面的温克敦了一声,不可思议的说道。“这是何等能级的破坏力?”

“他不是苏醒级下位,绝对不是”

当然不是,事实上自从那个雨夜之后陈岩就已经达到了苏醒级中位,并且不断成长中。那支筑魔药剂仿佛一把钥匙,打开了他体内某扇神秘的门。如果说之前他仅仅是个异能者,那么此刻他已经摆脱了上帝赋予人类的枷锁,品尝到禁忌的自由。

那是恶魔的力量碍…

是真正属于陈岩自己的,心底的恶魔。

房间中,陈岩微笑静立着,甚至连衣服都没有多出一丝褶皱。礼帽的下方是一双清澈的眸子。他看了看躲到墙角的薇丽和门罗一眼,轻声说道。

“看好那三个***。”

说着他就如微风似的穿过那个墙壁上的大洞。来到外面的街道上。此时街道已经乱作一团。行人都被猎魔小屋射出的暴风惊呆了。看到陈岩出现先是一呆,随后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

显然他们都认出了陈岩。。

陈岩对他们微笑致意,随后就来到那片被洞穿的屋顶尽头,瓦索正好像一个大字被贴在这里,拼命扭动着身体。他现在的样子就好像一个怪物,只有一半身体的正常的,其余部分则不断重复着雾气和实体形态。

看到陈岩的到来,他眼中射出浓浓的恨意。

“你这个该死的家伙……我发誓会吃掉你,等你变成粪便的时候就会知道你犯了多么巨大的错误。”

“那就要看你有么有那个实力了。”陈岩耸了耸肩膀,猛的一拳贯进了瓦索的小腹,打的他好像虾米一样蜷缩起来。可下一刻他就感觉有些不对,身体如电急退。

但来不及了,就在他急退的同时瓦索突然爆炸开来,将陈岩如弹丸般推射出去,身体还在半空,更多的黑雾就从下方升起,仿佛活物般缠上了陈岩的腿。

剧烈的疼痛传来,哪怕不用看陈岩就知道自己的腿部肯定被灼伤。

这个瓦索的黑雾,居然具有强烈的腐蚀性?

“哈哈……我看你还能往哪跑”

屋顶上空黑雾涌动,变成瓦索狰狞的脸。他狞笑着说道。“没有了速度,你在我眼中不值一提”

没错,之前的瓦索只是陷阱,只要陈岩靠近一点就会爆炸,让雾气从而侵入陈岩的体内。说起来瓦索的黑雾也并非是一般人想象的气体,而是无数微小如灰尘的颗粒。瓦索的能力就是将意识缠绕在这些颗粒之上当颗粒足够渺小,他的类装置又运转正常的时候,他就能化身为一团不定形态的黑雾,给敌人造成恐慌与毁灭。

现在他们正钻入陈岩的体内,侵入他的血管,肌腱,骨骼……就仿佛病毒一样疯狂的破坏着。阴魂的守夜人,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死在他手下的人从未有痛快的,每个人都要经受如同凌迟的折磨。那微小的颗粒在他们体内穿梭,会比地狱更加恐怖。

陈岩也不会例外……

身体悬浮于空中,他已被黑雾抓住,再也动弹不了半分。而瓦索则在黑雾中一点点浮起,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鲜活的食材碍…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品尝你的味道了。不过让我们再耐心一些,再耐心一些。让我听听你的惨叫,你的哀鸣。”

“让兴奋来的更猛烈些吧”

他狂笑道,黑雾再次膨胀,彻底将陈岩包裹在其中。下一刻就有更多的颗粒从四面八方钻入陈岩的身体,欢呼着,雀跃着。就仿佛奔赴一场盛宴。

而陈岩却只是微皱眉头,紧闭双眼。

黑雾已经吞噬了他的身体,四肢,然后一点点蔓延到他的头脸。可他却没有丝毫的恐惧与慌乱,不,事实上,他正在品味这种感觉,这种被侵入,然后被撕碎的感觉。

疼痛吗?

不,与脑瘤相比,这只是微不足道的……***。

“你的类装置是空气流动吧?”

沉闷中,陈岩突然说道,瓦索微微一愣,奇怪的问道。“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陈岩咧了咧嘴,对瓦索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然后张开了双手。“可惜没有人告诉过你,不要在我面前玩弄空气吗?”

“因为……”

“那是我的领域。”


异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