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异度 > 第五十九节 没有英雄

异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九节 没有英雄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数量类型”守备军官大声问道。

“巨甲魔,数量二十”

“还好,我们可以承受。”军官擦了把汗。

“但他们出动了战车”

“什么”军官的眼睛一下瞪得老大,吓了一跳。

在他旁边,陈岩奇怪的问道。“什么战车就是那些好像蜗牛一样的东西”

“就是那个,爆炎战车。”军官咬牙切齿的说道,脸色铁青。“我们有麻烦了。”

爆炎战车是慧流域恶魔常用的攻击车辆,外形类似一个蜗牛,但速度极快且具有厚重的装甲。背负的蜗牛壳也并非是战斗室,而是一个具有喷射装置的刀锋齿轮。战斗时可以脱体飞出,以齿轮上数以千计的倒钩锋刃进行攻击。

斯特尔哨所的一米厚的合金围墙根本无法抵抗它的伤害。

“必须将它们摧毁在围墙之外。”守备军官严肃的说道。“否则它会切入我们的街道,将所有人,包括建筑全部碾碎”

陈岩和三个手下对视了一眼。保持沉默。

这样一个危险的战车,靠人力显然是无法解决的,也只要同样大型的防御装置才能生效。不过斯特尔哨所有这样的装置吗

沉默中,远处的地平线上升起了滚滚烟尘。恶魔小队冲过来了。从围墙上可以清晰的看到几辆巨大的爆炎战车冲在前方,后面是沉默奔袭的巨甲魔。这队恶魔似乎根本没打算留活口,派出的全都是重型恶魔,打着毁灭一切的主意。

对恶魔来说,人类根本算不上什么,杀掉一些太过正常。

而斯特尔哨所的炮塔也开始开火,大量的炮弹如下雨般攻击在恶魔冲锋的道路上。一个爆炎战车被炮弹命中,却只是摇晃一下,表面溅射出***的火星和破片。

爆炎战车高达七米,宽度和长度都非常惊人,沉重坚固,一般的火力根本对其无效。

“用穿甲弹”军官大声喝道。

“已经在使用了,但穿不透它的装甲那是恶魔的类生物合金”岗哨上有人回答,声音焦急。

斯特尔哨所毕竟是边缘的小型哨所,就算有着不错的人流量,但装备还是比不上正规的人类城市。对付这种专门攻城的重装甲兵器太勉强了。他们只有在射入爆炎战车的弱点时才有可能摧毁对方。

可这又如何能做到

“让***。”修突然说道,转身攀上了一座炮台。将自己的观瞄系统链接入炮台的索敌器,然后一脚将原来的炮手踢了出来。冷声道。“穿甲弹”

“穿甲弹一发”装填手大声回应,将一发沉重的脱穿弹塞进炮膛。然后拍了下修的肩膀。

修毫不犹豫的开火,却距离疯狂突进的爆炎战车有两米的误差。打出一蓬烟尘。

“穿甲弹”

“穿甲弹第二发”又一发脱穿弹装弹入膛。

炮塔剧烈震颤了下,这一发炮击修不负众望,准确命中了爆炎战车的观测口,只见爆炎战车突然颤抖了下,里面溅射出大量的血花。但仍然毫不停留的突进。

“目测伤害到驾驶员但对方还有行动力”观测手迅速回报。“请求更多的火力覆盖”

“没用。”修冷声打断他。“再来一发,穿甲弹最大装药”

“穿甲弹,第三发最大装药”装填手狂吼,将第三发脱穿弹填入炮膛。健壮的肌肉上满是汗珠。脸上更因兴奋而扭曲。这是他的战斗,是他的荣耀。只要将他填装的炮弹射入敌人的躯壳,他的奋斗就要价值作为装填手,只要炮手还在渴求胜利,他就渴求胜利不死不退不退不休

修不是一个合格的炮手,但他却是哨所最好的***手。论精度他不逊于任何人

“我能做到。”修冷漠的锁,手指稳定的如同磐石。“我一定能做到”

“我会射穿他的蝴的灵魂,带走他生命”

“将他的尸体钉在墙上”

第三发炮击发射了,因为最大装药的关系炮尾猛力后座,将整个炮塔都给穿透。装填手一不小心被挂住左臂,整个左手脱体粉碎。

鲜血如喷泉溅射的一地都是他却不管不顾的狂吼。

“命中了”

没错,第三发炮弹准确的命中了第二发炮弹击中的位置,从头而入,从尾射出。最大装药的脱穿弹仿佛一柄锋利的利剑将爆炎战车贯穿。将其狠狠的钉在地上。战车的车体爆发出大量的火舌和殉爆,无数紫色的光芒从中泄露出来。

“小心魔能殉爆”

一个佣兵叫道。话音刚落,就看到那爆炎战车轰的一下模糊起来。澎湃的紫色能量将其笼罩,在几秒钟里化为飞灰。

但就在它消失的一刹那,那背负在上方的巨大刀锋齿轮却弹射而起,向着哨所飞来。

后方,更多的巨甲魔发出刺耳的咆哮,双肩弹出利刺,跟随齿轮冲来

“撞击防御”岗哨上传来声嘶力竭的呼喝。大家齐齐抓住了身边牢固的东西。

这时候已经没什么可以做的了,他们只能祈求那刀锋齿轮不能穿透围墙,不能滚入哨所

数千双眼睛都紧紧盯着那天空落下的齿轮,脸色扭曲。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齿轮划出一个完美的弧线砸在了围墙上,顿时碎片横飞。两个相邻的岗哨被撕碎,坚固的合金围墙更被生生切出一个大口子。大量的火花和碎片飞射,刀锋齿轮仍然高速旋转着向哨所内滚入。

钢铁与钢铁的摩擦发出尖锐的声音。令所有人都浑身发冷。

“挡住它”一个佣兵叫道,操起了盾牌

“拦住它”更多的佣兵叫道,向破口涌去。

经过第一轮撞击刀锋齿轮已失去了最大动能,人力确实可以拦下,可这意味着鲜血,意味着牺牲。没有人敢想象刀锋齿轮滚入哨所的景象,他们只能用人命去填

“滚开让我来”

就在这时,一声如雷的咆哮穿入耳膜,只见申特从哨所内部狂冲而出,好像蛮牛一样向刀锋齿轮冲去,他穿着一身斑痕处处的破旧装甲,每一步落下都沉重的如同重锤。而随着他的前冲之势更有一块块厚重的装甲板在身体各处合拢闭锁,将他化为一个魁梧的钢铁人形。众目睽睽下他加速,再加速,逐渐成为磐石,逐渐成为山峦,逐渐成为洪流

一个人的洪流

“你们的力量,就是我的力量”

“我的女人在鞭策着我,她的丑脸在呼喊胜利”

“我是要养三个孩子的男人”

怒吼声中,申特与刀锋齿轮撞击到了一起。

那一刻,地动山遥


异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