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异度 > 第四十七节 雨中访客

异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十七节 雨中访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空中太阳高悬,炽热的阳光仿佛将一切都烤焦了。,空气微微扭曲着,隐约有焦糊的气味。一条蜿蜒漫长的大路上远远的的出现了一个人影,只见他骑着一匹构装战马,缓缓行进着,就仿佛可以永远走下去一样。

,几只黑盖甲虫在一块石子下探出了头,随后被一只碗大的足具踩的粉碎。构装战马停了下来,陈岩抬起头,用一只手搭了个凉棚望向前方。

“哎呀……一不小心跑出来这么远。这下回去可要辛苦了。”

“前天还下了暴雨,遇到了一次泥石流。眼下就出现了如此毒辣的太阳。慧流域的天气真是古怪。不过幸好我有准备……”罩帽的阴影下陈岩微微勾起嘴角,顺手拍了下马背。只听卡啦一声脆响,战马一侧的装甲张了开来,爆出一团白色雾气。冰凉的雾气消散后露出一排排的酒瓶。

砰的一声,陈岩拿出一瓶酒顶开瓶盖,然后仰头痛饮了一番,哈出了一口凉气。

“哈,大热天来上一杯冰镇葡萄酒实在太棒了。佩服我吧……”

“咿呀,咿呀咿呀……”小花精从罩帽下钻了出来,抓着陈岩的耳朵叫唤。

“你也要一杯?”陈岩笑着问道。

“咿呀呀1小花精理所当然的点头,然后摸出一个只有指甲盖大小的木杯递到陈岩面前,一脸你不给我就捣乱的表情。那副可爱的样子让陈岩哑然失笑。

小木杯很小,几滴酒汁就斟满了,小花精立即忘了陈岩,双手抱着木杯舒舒服服的喝了一口,也哈出了一口白气。

“咿呀咿呀……”她高兴的叫道,坐在陈岩的肩头踢踏着双脚。背后的翅膀快乐的扇动不休。

陈岩笑眯眯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又仰起头喝了一通,顺手将剩下的半瓶酒放回‘冷藏室’。

回家的路还很漫长,不过返回‘另一个家’的路倒是看得到摸得着。陈岩将剩下的半瓶酒放回‘冰箱’,就再次开始了旅途。炽热的阳光下他一摇一晃的前行着,肩膀上的小花精唱着欢快的歌。

如此走了半天,阳光突然变得不那么毒辣了,隐隐的天边飘来了一片云。

“又要下雨?”陈岩将罩帽拉了拉。嘟囔了一句。“你是小孩子的脸么?”

不过话虽如此,他还是要找个避难所。慧流域的天气诡异多变,他可不想被暴雨拍在半路上。不要以为大路有多么安全,如果遇到大暴雨随时可能变成泥沼。而且慧流域的雨水成分不定,有时候只是清澈的水滴,有时候么……哼哼。

陈岩四面张望了一会,运气不错。远处有个不大的山丘,后面是一片树林。虽然树林里指不定有什么危险的东西,不过那处山丘应该能找到不错的避雨地点了。于是陈岩向山丘奔去,到达之后他找到一个浅浅的洞穴,又找来了一些树枝搭建了一下,一个临时避难所就成形了。

这时候天空也正好乌云密布,第一滴雨水落了下来。很快,外面的世界就被雨幕所遮蔽。

避难所下,陈岩挖好排水沟,然后将捡来的树枝堆在一起,点燃篝火。

慧流域的自然环境很不好,温度变化剧烈。别看之前还烈日炎炎如同下火,但如果陈岩不预先做好准备,那么一会遭罪的就是他了。暴雨会迅速将大地降温,甚至可能带来冰雹。那时候他会感觉到大自然足够的恶意。

虽然这点温差不能危害到猎魔人,可谁都喜欢好过点不是么?

而且……躲在温暖干燥的环境中观赏雨景也是一件惬意的事情碍…陈岩忙碌了一番,将一切都弄好之后就躺在了一堆干草中,舒服的望着外面的世界。

雨水越来越大了,看起来今天不会停。渐渐的陈岩感觉有点困意,于是裹好大氅沉沉睡去……

时间一点点过去,陈岩是被一个焦急的声音吵醒。

“咿呀咿呀咿呀1

陈岩睁开眼睛,看到小花精胡乱飞舞。于是坐起身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咿呀咿……”小花精手舞足蹈了一会,让陈岩明白了她的意思。

“你是说,外面来了客人?”

“有危险的味道,不是客人?”

“是敌人?”

陈岩的手指抬了起来,将罩帽的前沿顶了顶。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好吧,你也不能确定,那就让我用双眼来观察吧。”

说着他拉开罩帽让小花精钻进去。起身掀开了避难所门口的遮蔽物。

这时外面的雨已经很大了,密集的雨幕让百米外的景色都变得模糊。一股狂风裹着雨水迎面而来,让陈岩皱了皱眉。

雨幕中,隐隐有一个很大的影子缓缓靠近……越来越近……最终,形成了一辆马车的轮廓。似乎发现了陈岩搭建的避难所,马车向这边行来,这时候陈岩才发现拉车的两匹马并非是一般的牲畜,而是和他所骑一样的构装战马。马匹的罩衣下是流线型的机械结构,雨水顺着金属外壳滑落。

猎魔人!?

陈岩的眼睛眯了起来,缝隙中隐见寒光。

猎魔人之间并非是友好的,事实上除了任务需求,大多数猎魔人之间并不存在阵营关系。这一点从他对乌迪亚斯出手就能看得出来。对处于慧流域食物链上层的他们来说,只有自身的强大和更好的生活才是重要的。所谓的友好交流,也只限于同伴或者熟人。

野外遇到一个陌生的猎魔人,绝对是一件需要警惕的事。

马车在雨幕中缓缓行进,最终在陈岩的避难所前停下。两匹构装战马踢了几下马蹄。后面的车厢中就传出一个曼妙的声音。

“请问,能够让我避避雨吗?”

………………………………

ps:呃……告诉大家一件事,10月下旬,本书可能会遭遇推荐二连击,小刀的存稿将遭受严厉打击,流血不止……更有甚者当场死亡。如果被读者票票堆叠成五层流血的话……/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异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