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异度 > 第二十八节 邪徒

异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八节 邪徒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readx 毛毡的阴影下,陈岩优雅的笑着,仿佛不知身后的女孩都变了脸色。

杰斯的提议非常不错。

但不要误会,他所说的祭品并非是这些人的生命或者血肉,而是灵魂。

作为一个猎魔人陈岩了解。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恶魔无法拒绝的***,那么灵魂,或者说智慧生命的灵魂绝对算得上其一。越是高等的智慧,越是心甘情愿的付出,越是心思纯净,就越发吸引恶魔。

杰斯的想法就是将这些人类的灵魂作为祭品吸引那个恶魔的注意。或者达成交涉,或者将其引出水道。虽然强制献祭并不能完美奉献灵魂,但只要有一点点灵魂碎屑产生,对于恶魔都是难以拒绝的***。

所以只考虑了一会,陈岩就笑着点点头。“我同意你的提议。只是这代价好像有点昂贵。”

“你放心。”杰斯大方的说道。“你的损失都会由我弥补。正好人类的金钱对我们没用,我的部族绝对会让你满意。”

“问题在于你并非部族的领袖。最起码现在还不是。”陈岩摇了摇头,打断了杰斯的话。“你希望用一张看不见的大饼来和我交易吗?或者说,你以为我很容易欺骗?”说着陈岩伸了个懒腰,向后靠入了一个女孩的怀抱。女孩的怀抱很软,还有一点……淡淡的颤栗。

是恐惧吧?

害怕成为祭品,连灵魂都吃掉的恐惧。

陈岩默默想着,按住女孩的手微微揉搓……很软,很冰冷。

但他对面的杰斯却不那么好过了,因为就在陈岩话音出口的同时,他就感觉有一种无形的压力降临到他的心头,让他束缚,让他窒息。难过的喘不过气来。

那是强者的气场,令人压抑。

杰斯没想到陈岩如此危险,但转瞬就痛快说道。“我可以签订契约。并且预付一半报酬。”

与主物质界不同,这个世界的契约效力很强,任何违背契约的人,哪怕是恶魔也不会好过。因为这可不是没有神灵的世界,所谓的神灵,其实从本质上也是一个强大的恶魔。

这样一来双方的信任问题就解决了。陈岩同意了杰斯的提议。

几分钟后,外面等待的旅者们发现魔化人突然变脸,用极快的速度剥夺了旅者的武装。可怜旅者那点力量本就不是魔化人的对手,只一会就被驱赶到空地中间,再次成为了俘虏。

只是这一次魔化人的首领换成了杰斯。而人类的救星却冷眼旁观。

“到底……为什么?”旅者首领摇摇晃晃的站起身,绝望问陈岩。“如果我欺骗了你,如果我做错了什么,你都可以斥责我,惩罚我……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要抛弃我们,站在魔化人那一边!?”

“你难道不是人类吗!?你难道不懂得怜悯吗?”

“回答我1

老者愤怒的大吼着,仿佛这样就能赶走恐惧,赶走绝望。

陈岩却只是淡淡的微笑着,如同一个月夜下的白衣公子。他低下头看了老者一会,然后轻声说道。“没有为什么。”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我从未说过要救你们。你们是不是领错了情?”

什么!?

这一下,所有旅者,再一回忆之前的种种,果然陈岩从未说过要救他们。可是……陈岩与魔化人战斗,杀掉那么多魔化人和他们的首领,难道不是为了救自己吗?什么叫领错了情?如果不是为了这个,又是为了什么?

“我只是在自卫。”陈岩叹息一声,声音轻柔的好似微风。“如果不是那个家伙想伤害我,其实我只想做个安静的宾客而已。而且我一直听说魔化人的血有毒,我只是想尝尝是不是真那么难吃。现在看起来还不错。”

“可……可是……你难道不是人类吗?你不是猎魔人?不是保护我们的?”

“那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陈岩回答,却是转身走向后面的阴凉处。“我讨厌弱者。尤其是毫无价值的弱者,更何况,你们从一开始就打着利用我的主意,更试图欺骗我。我觉得这样的同类,还是死掉了好。”

说着陈岩自顾自的走掉了,杰斯则挡住了所有旅者的目光。他双眼通红的看了众人一眼,然后说道。“嘿嘿,我可不像库克那样残暴。你们的血肉对我也没什么***力。我只要你们参加一次祭礼而已。所以听话的我可以保证你们活下来大半,不听话的人就去喂夜狼。”

“吼吼……杰斯老大,杰斯老大……”周围的魔化人欢呼起来,认同了杰斯的地位。

满足在众人的欢呼中,杰斯悄悄向后面看了一眼。

那个猎魔人,他到底在想什么?虽然早就听说猎魔人也有***之徒,可是这个人……好奇异……他的身上没有***的气息,也不故意凶恶,可为什么自己会害怕……那种恐惧,连心灵都被吸摄的恐惧……真的来自人类吗?

“美妙的恐惧滋味。如***般令人沉醉。”

陈岩走回阴凉处,将一个女孩的下巴抬起。在这个距离上他可以清晰的看到女孩的眼泪,以及瞳中的倒影。女孩很美,看得出她是旅团特意培养的,可能用来交易的‘筹码’。但此刻却只能在他手下瑟瑟发抖,如同寒风中的小鸟。

“你在害怕……”陈岩温柔的为女孩拭去泪珠。手指在女孩的耳垂边摩擦。“你的身体……在颤抖,你在害怕死亡,还是接下来的沉沦?”

“如果……”陈岩轻轻将女孩拉近,嘴唇靠近女孩的脸颊。“沉沦是一种解脱……你是不是不会再恐惧?如果死亡也并非是结束……你是否会期待?”

“我喜欢你现在的样子……亲爱的……因为恐惧……也是一种***。”

轻声的呢喃中,陈岩将女孩的身体放平,然后深深的吻了下去……

外面的欢呼声依旧。


异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