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异度 > 第十七节 认同

异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七节 认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readx 斯特尔哨所最近很热闹,因为黑潮过后野外资源大量丰富,又到了佣兵和旅者发财的时刻了。大量的人流从四面八方赶来,都打算趁着机会大干一常哨所中每天都人声鼎沸,武器交易和任务发布所人们为患。一个个身穿战斗服的佣兵或者旅者进进出出,忙碌的恨不得脚下装着轮子。

这是一个现实的世界,虽然人类并不占据优势。但并不代表人类无法发展。旅者和佣兵就是人类的触手,在不断的冒险与开拓中扩张版图。

“听说了么?猎魔小屋好像来了个新人。”酒吧中,一个醉意醺醺的壮汉说道,

“不是应聘佣兵的吧?每年这种事还少了?猎魔小屋不接待一般来客的,想要找工作还是来佣兵这边靠谱。”另一个胡子男回答。双眼一眨不眨的望着舞台上扭动***的小妞。

“但这次不一样,听说那个家伙要应聘猎魔人。”

“什么?他疯了?”胡子男吓了一跳,目光也不往女孩身上溜了。“猎魔人需要觉醒魔纹。他能做到吗?再说猎魔小屋的考核你是知道的,那只巨魔督军当初可是干掉了咱们一百三十多人。没有足够的战斗经验和实力,恐怕活都活不下来。”

胡子男有些好奇,这也难怪,虽然猎魔人的数量并不多,但是他们的依靠。一个应聘猎魔人的家伙,受点关注也是应该的。

反倒是之前的醉汉,随意的耸了耸肩膀。“谁知道呢?小屋还没有发布消息。不过那个家伙的身份却是弄清了,一个旅者的学徒。没什么战斗记录。唯一出彩的地方是他在前段时间的黑潮里活了下来。还带着一群人穿过了星光丛林,逃难到这里。”

“这么说,他应该有点实力吧。”胡子男有些希冀的说道。星光丛林不是那么好通过的,别说一般人,就算是他们这些佣兵都感到棘手。每年都有人迷失在丛林之中。

“希望吧。”醉汉说道,一头扎在桌子上睡着了。在他手边的酒瓶倒下,咣当当的滑落桌下。

胡子男看了他一眼,又将注意力投到舞台的小妞身上……

一个新来的猎魔人?

听起来不错哦……

醉汉佣兵并不是最先得到消息的人,事实上随着陈岩通过考核。猎魔小屋要增加一个新成员的消息已经悄悄在斯特尔哨所流传开了。虽然还没有最后确定,但人们都低声议论着,报以希望。

无它,随着狩猎季的展开,斯特尔的猎魔人已经非常稀有了。大部分猎魔人都接受了这样那样的任务走出哨所,现在的哨所空虚的令人发慌。一个新的猎魔人毫无疑问就是一剂强心剂,给这个哨所添加许多活力和底气。而换一个角度,新猎魔人又是一个极好的投资对象,不少人都眼巴巴的等着加入顺风车。

要知道猎魔人也不都是独行侠的。他们也需要吃饭,享乐,生活。猎魔人无分正邪,也不会管势力划分。他们在意的是得到与付出。在人类的版图里,被猎魔人灭亡的国家也不在少数,不都是**惹的祸?

只要傍上一条猎魔人的大腿,再不济也能混的不错。这是所有人的常识。

不过人们不知道的是,作为事件的主人公,陈岩却依旧在密室里。

面前的桌子已经空荡荡了,只有一双手套。

黑色的手套。

“他这个样子多少时间了?”猎魔小屋主管,胖女人艾米丽皱着眉头问道。

“三天零十二小时五十二分。”监控负责人认真的回答。

“三天,他就这样不眠不动?”

“是。毫无变化,甚至连一丝坐姿都未改变。如果不是生命体征依旧,属下甚至以为他已经成为一具雕像。”

“该死,他在钻牛角尖?”艾米丽要疯了。要知道猎魔人可是很少受执念驱使的生物。他们的**只是**,绝不会影响本人的进化。这世间谁都有**,满足不就是了?犯得着为一点**想不开么?更何况自己只是考验陈岩,武库早晚要对陈岩敞开的。他用这样拼命么?

归根到底,不过是一个试验,哦不,熟悉用的类装置碍…

艾米西搞不懂,想不开。

而与此同时,位于密室中的陈岩,也搞不懂,想不开。

他的目光就落在面前的黑色手套上。平凡,毫无特点的手套。七八天了,陈岩已经用尽一切办法想要弄清这双手套的秘密,却无论如何也弄不清楚。他所学习的旅者知识,猎魔人的资料,在这双手套前黯然失色。其实陈岩知道,它就是卓洛当初所戴的那双手套,可问题在于,没有人知道它是不是类装置。

它就摆在库雷多的藏室墙壁上,堂而皇之。

千年以降,无人使用。

那血一样的杀戮,没有在它的上面留下任何颜色。以至于今天,人们甚至无法辨别它的本来。

密室中,陈岩默默的凝视着,终失去了耐心。在桌面上用一根手指轻轻的敲动着,毫无道理的说道。

“其实,你我都知道,这是一个命运的邂逅。”

“不是我配不上你,就是你配不上我。”

“很搞笑不是么?”陈岩微笑,气度优雅的宛如那白衣公子。“但这就是现实,你已经在这里沉寂很长时间了,如果没有我还要继续沉寂下去。没有战斗,也没有鲜血,就如同周围的那些***点点落灰。这对于一个骄傲的战士来说,是不是悲哀?”

与此同时小屋的上层,艾米丽皱着眉头看着光幕。“他在做什么?”

“不知道。”莉亚摇摇头,肩头上的花精在自顾自的梳理妆容。“也许,只是自言自语吧。”

“自言自语要这样长的时间?”艾米丽显然不信。

不过这时候。光幕中的陈岩正将手伸向那双手套。

“现在,我给你这个机会……”陈岩微笑着,仿佛一位正在向女孩开屏的孔雀,哦不,绅士。“我是陈岩,所以我是独一无二的,我不会在意你的背负,也不会在意你的罪恶与丑陋。如果你渴求鲜血,那么我给你鲜血,如果你渴求死亡,而你只要做一个选择题。”

“是在寂寞中归于灰烬,还是重回那血色的战常”

陈岩的手指停留在手套前的一分之处。

下一刻,毫无征兆的,密室中所有的类装置突然分解崩碎!!那黑色的手套悬空浮起,宛如毁灭一切的王者。无数黑色的丝线从中放射而出,插入陈岩的手臂吱吱作响,就如那吸血的蚂蝗。

陈岩微皱眉头,感受着那刺入骨髓的剧痛,脸上却泛起淡淡的笑容。

“痛苦,哀嚎……”

“杀戮,嗜血……”

“多么丰富的调味剂啊,也许我们会有一个美好的旅程了。”

“欢迎成为我的同伴。”


异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