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异度 > 第十六节 凶器

异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六节 凶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readx 其实用语言来形容类装置是有些乏力的,因为就算是现实世界,也永远不会出现这种无法理喻的东西。它并没有固定形态,固定大小,威力与体积与质量无关,它被工匠的巧手结合恶魔科技制造出来。可以是巨大的炮台,也可以是一支笔,一只小鸟,一切都取决于使用者的选择。

类装置是神奇的,因为它能让你完成许多幻想中的事。同时类装置也是***的,因为从你接受它的那一刻起,你就不再是人类。

人类从恶魔那里学会了类装置的科技,发展它,扩充它,最后又使用它。却同样在过程中一点点迷失了自己。不断模拟恶魔血统的后果就是自身也被恶魔所同化。所以从某种角度上讲,猎魔人,也是恶魔。

“也许这样说很残酷,但我必须提醒你。小子,不要以为猎魔人有多光鲜,其实在他们光鲜的外表之下是血淋淋的代价。很少有猎魔人能活到寿命,他们最好的结局就是死在战常”讲解到这里,库雷多提醒道。

“那么不好的结局呢?”陈岩微笑问道。

“深度魔变。变***不人鬼不鬼的怪物。”库雷多严肃的回答。“相信我,如果你有那一天,一定觉得死都是一种幸福。”

“…………”

“好了。不说那些扫兴的话。我想你既然来到这里,肯定对这些都有了准备。”库雷多大手一挥,结束了介绍。“现在到你品尝果实的时刻了。你通过了猎魔人的考核,过段时间会对你开放武库,你可以先用这里的类装置熟悉一下。”

“别担心,虽然都是我的藏品,但也经过我的***。这里的类装置不会落后时代。至于能取用哪个,就要看你自己的适性和喜好了。”

一边说着,库雷多一边走向门口。看样子竟是打算将陈岩扔下不管了。

“你不留下吗?”陈岩问道。

“不了,小子,挑选类装置可不是一件马上就能完成的事。你需要考虑的东西很多。再加上对这玩意的适应时间。我觉得还是办自己事情的好。食物和饮水会有人送到这里,你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办的吗?”

“我的妹妹还在外面。”

“会有人安排的。”库雷多笑笑,有些炫耀。“难道你还不知道自己的价值吗?从你通过考核的那一刻起,你的身份就凌驾于这座哨所的大多数人之上。会有许多人为你工作。也会有许多人因为你的成功而成功,你的失败而失败。”

“好好挑选你的类装置吧。我等待你完成任务的那一天。”说着库雷多走了出去,顺手为陈岩将房门锁上。

房间里立即安静下来,只有一个个悬挂在墙上的类装置和光幕在闪光。陈岩站在这里,仿佛站在凝固的时间长河中。他拿起一个类装置看了看,放下,又拿起另一个,放下……

很难选择。

真的……很难。

不知不觉几天过去,陈岩始终在房间中没有露面。外面的人也不着急。除了送入食物和饮水以外再没有人进入那个房间。猎魔人对第一个类装置都是有感情的,对于猎魔人来说,类装置就是力量的具现。是新的一页,也是旧的结束。从他们植入类装置开始,他们就要和自己人类的身份告别了。

“他能成功么?”小屋上层,莉亚有些担心的看着一个光幕,上面是陈岩的影像。只见他静静的坐在桌前,面前摆满了类装置。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仿佛能看透凝聚在这些类装置上的过去。

“也许吧。”一个声音回答了莉亚,然后一个很胖的女人走了过来。轻轻拍了拍莉亚的肩膀。“他是一个不错的家伙,虽然我不喜欢他。但我希望他成功。”

“至于你,我亲爱的孩子,我觉得你有必要考虑一下自己。你太柔弱了,跟着这样一个男人不会有好下场的。如果愿意你可以跟着我,学习一下管理和器械维护。恶魔小屋会是你的新家。”

胖女人正是艾米丽。也就是库雷多口中的亲爱的,小可爱。在这几天中也是她一直在照顾莉亚。和莉亚聊的很投缘。其实就算没有陈岩,莉亚的能力也被小屋需要。她是旅者的孙女,对野外的熟悉和分析能力很对艾米丽的胃口。

当然,陈岩更加重要。

光幕中,陈岩依旧一动不动。这已经是第五天了。他也几乎将所有类装置看了一遍。却始终没有做出选择。

猎魔人的类装置种类很多。大体分为战斗,辅助,后勤三大块。库雷多的收藏虽然不是现役却也够得上精品了。可问题在于陈岩始终觉得没有感觉。类装置是猎魔人的一部分,如果没有感觉谈什么如臂使指?更何况陈岩是典型的近战类型,讲究爆发力,突然性。这里的类装置大多不合他的胃口。

除了……那一个。

陈岩的目光转到墙壁上的一双手套。

那是一双很很简单的全指手套。黑色,软皮质。和一般的手套没有多大区别,也没有类装置特有的能量波动。粗一看上去没有人会把它和类装置联系在一起。但它的名字叫做‘卓洛的指甲’。

这就足够了。

在很久很久以前,卓洛是一个***。因为女儿被恶魔猎食的关系发誓成为猎魔人。这个手套就是他当时所戴。卓洛非常强大且残忍。他的敌人不仅仅是恶魔也有人类。因为女儿是在城镇内遇害的关系,他认为人类佣兵并没有尽到保护的义务,所以疯狂的猎杀着当时一切有关的生命。他喜欢将一个个猎物肢解,听他们临死前惨叫的声音,也喜欢用猎物的血洗澡,来安慰心头的怨念。在他短暂的猎魔人生涯中足足有上千只恶魔死于他的手下,而人类数倍以上。

最终卓洛完成了复仇,将那个猎食他女儿的恶魔生生撕碎,然后一口口的吃掉。但在同时他也因深度魔变而永坠深渊。

这副手套就是他留下的唯一遗物。

卓洛的指甲,卓洛之后从未被人利用过的类装置,甚至没有人知道它是否是类装置。只有一件事大家都清楚,那就它一定染满了血腥。

在那黑色的皮质之上,不知纠缠了多少怨念与哀嚎,多少血腥与毛发。


异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