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异度 > 第五节 律动

异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节 律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readx “救救我们!求你!1

“快帮帮我!请呼叫守备队1

被拖在劣魔后方的人群看大叫起来,虽然只看到陈岩和莉亚两个人,但在等待死亡的时间里任何一点希望都是那么奢侈。他们没考虑陈岩能不能救他们,只是固执的想要那一丝希望,固执到连陈岩的安危都顾不得。

“快啊!你这个***!你在干什么?没看到我们被抓住了吗?”

“这些该死的恶魔要杀了我们,你还等什么?快帮帮我1

“你这个懦夫,难道吓傻了吗?”

“天啊,救救我,我发誓会报答你。”

似乎注意到陈岩的迟疑,被俘虏的人们又大叫起来,有的辱骂有的哀求。人性的复杂在这一刻显露无疑,似乎没有谁在意陈岩的死活。

陈岩没有说话,只是眼看着莉亚跑到旁边的阴影下藏好,这才转过头。在他身上学徒袍浆洗的发白。随着微风飘动。对面的劣魔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就哇哇叫的冲了上来。

“快啊,干掉他!让他和我们一样!1

“哈哈,过来吧,我们这边还有一个位置。”

“哦不,也许是两个。”

后面的人们又大叫了,他们似乎很像看到陈岩被恶魔抓住的样子,反正他们已经够倒霉了,为什么不让倒霉的人更多一些?谁叫他不救我们?一些人恶意的想。

然后下一刻,他们就看到了一幕令他们永生难忘的场面。

只见月色下陈岩突然滑步,上前,身上的学徒袍同时爆碎,露出下面的白色礼服!碎片飞舞之中陈岩如鬼魅般在敌人中穿过,手指却如毒蛇般弹起,闪电般的掠过几个小劣魔的身体。弹,点,划,割……种种动作在一瞬间完成,竟是完全看不清个数。甚至在掠过一个小劣魔时还顺手抓住了它的脖颈,等到穿透敌阵的时候才将它扔了出去,身体在原地一个大旋身。

天空中碎片如雪花飘落,美丽如画。陈岩身后的小劣魔却同时愣住了,宛如木雕泥塑一般。学徒袍的碎片落于它们的肩头,它们的手上。就仿佛一只只美丽的蝴蝶……

灰色的冥蝶……

噗!鲜血激射,几个小劣魔的身体突然抖了下,然后就激射出大量的鲜血,一道道红色的线条渗出躯体,将它们分割成无数块,下一刻它们就在所有人的目光中粉碎,变成满地的血肉尸海

鲜血满地,陈岩就立于血泊之中,一身雪白的礼服宛如夜色下的舞者,头部低垂,双手在身体两侧微微张开,五指滴淌着鲜红的颜色。

指尖的舞蹈……蝴蝶。

“啊啊碍…”

“天啊1

“这不可能1

人群中顿时炸了窝,几乎所有人类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张大着嘴巴无意识的叫着,仿佛一个个疯子。反而是劣魔群反应的最快,在第一刻的惊愕之后紧跟着就冲出更多的劣魔。和之前的劣魔不同,它们身上多少披着怪异的护甲,手中拿着的也并非简陋狼牙棒,而是一柄柄粗大的战锤。

战锤之上,赫然闪烁着点点电光!

被动特质!!

“小心!它们有带电特质。攻击附加电击伤害1旁边传来莉亚的提醒。

恶魔的特质是非常麻烦的问题。主动特质的效果诡异难测不说,被动特质也极为棘手。带电特质只是最普通的一种,拥有该特质的恶魔就相当于一个高压带电体。不管是触摸还是命中都会发生剧烈电击。轻则麻痹重则死亡。厉害的恶魔还可以将电击扩散,从而杀伤大贰?p> 陈岩就算拥有异能,本身也是一个近战者。电特质对他的克制极大。

低垂的发丝下,陈岩的面孔微微扭曲,眼中闪烁着嗜血的寒光。

该死,好像又发作了……后脑好疼……这点鲜血……好疼……好想要……想要……

更多……

“哇哇哇哇……”就这么会功夫对面的小劣魔已经冲了过来。跳起来用战锤砸向陈岩的脑袋。别看它们个子小力量却大的惊人,普通小劣魔的体力就是常人的三到五倍。更何况它们这些小精英。如果陈岩不动,它们有充足的把握让陈岩变成一滩肉泥!

小劣魔兴奋的大叫着,几乎想象到陈岩血肉模糊的模样……

但与此同时,它也恰好看到陈岩的眼睛,以及陈岩刚刚抬起的双手。

手指环扣成圆!

那是什么?

小劣魔还没明白过来,就看到陈岩屈指连弹。同时耳边传来凌厉的尖啸。一股无可抵御的大力猛的撞击到它的前额,将它轰击出去。身体还在半空,更多的无形弹丸就如暴雨般击打在它的身上,击碎了它的骨骼,扭曲了它的四肢,击穿了它的身体,带走了它的生命……

夜幕之下,几个精英小劣魔如麻袋般空中翻滚,不断飙射出大量的鲜血。最终摔倒在陈岩之前。身上布满了不知多少个血洞,鲜血泉涌而出……

指***……气弹。

众目睽睽之下,陈岩放下双手,呼吸比之前略微急促了一些。但是眼中的厉色却越发骇人了。

如果说之前他还只是一个谦和有礼的旅者学徒,此刻哪里还有半分文质彬彬的样子?和夜色下的白色礼服,那染血的双手和扭曲的面孔,分明比恶魔更加恶魔。

“他从夜色下走来……带走卑微者的生命……

冥界的门碍…

在开启。

死者们伸开双手……拥抱生者,这是它们的节日。

冥土的引路者在微笑。

死亡的歌者在舞蹈。”

远处的天空中似乎传来阵阵音调,是歌声,还是幻觉?

没有人知道。

但那歌声却真的好美,好温柔。

剧烈的痛处中,陈岩弯下腰,用手指沾了沾劣魔的鲜血放入口中,然后他闭上眼睛,身体微微的颤抖着,仿佛愉悦,又仿佛痛苦。短暂的颤栗之后他拿出一顶白色礼帽戴上了头顶。转身滑入了劣魔群中……遥远的音声更加清晰了,似乎是一种呼唤,也似乎是他的伴舞。音声中陈岩滑步如弧,举手抬足都充满了妖异的嘻的手指在一只只劣魔的脖颈上跳舞,在一具具丑陋的身躯上作画。鲜血是他的颜料,指尖就是他的画笔。

没有惨叫……

只有舞步在回旋,在闪烁……

这是一场引导冥界的舞会碍…他就是舞会中唯一的表演者,月色之下,翩翩起舞。

一具具尸体倒下了,那是观众的赞赏。

脚尖溅起点点血花,那是死者的掌声。

最终,曲终人静之时,陈岩仰起头,目光痴迷的望着明月,夜幕之下白衣如雪。他将染血的手指抬于唇上,微微张口……

血线滑落……

那甘甜的鲜血滋味。

是我的酬劳。


异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