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异度 > 第一节 苏醒

异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节 苏醒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readx 1

你做梦吗?如果你做过,是否觉得那才是一个世界?

一个真实的世界?

……………………

“快点!他们回来了!打开大门1

“来人搬运!见鬼,感觉有些不对,应该有人受伤,医师!快点喊医师1

“快看,他们的车辆在起火,准备灭火器。”

一声声叫喊在哈基姆镇口响起,密集的脚步前后接踵。远远看到一支车队疯狂的冲进了镇门,然后撞到了一边的装甲隔离带上!车门刚打开司机就一头摔了出来,抽搐几下就不动了。鲜血从他的身下蔓延,很快染红的***的地面。后面的车辆有的燃烧有的破损,都不断从中爬出人影。

人群从四面八方涌来,焦急的从车队中拉出一个个伤者,与此同时镇门上方的炮塔也升起装甲,开始缓缓的转动起来。探照灯来回扫射着,警戒任何出现在视界内的身影。

“比克不行了,他被刺穿了大动脉,流血过多。”

“弗兰克也完了。他的心脏被穿透,是靠着灵能硬挺过来的。这次吉斯小队可是损失惨重。”

“不过幸好货物没事。”

“有了这批药剂我们就能挺过这个雨季了。他们救了哈基姆。救了我们大家……”

“快把幸存者运往抢救室,我们要他们活下来!更多的人活下来1

镇门口乱成一团,而与此同时,距离镇门有一段距离的一座高塔上。陈岩刚刚放下笔,打开了窗户。从他这个角度可以看到镇门口的混乱,也能看到那一具具尸体,一滩滩血迹。在他身后的桌上铺满了羊皮纸,上面画着复杂且诡异的线条与符号。

吱呀,房门打开,一个女孩走了进来。

这是一个很瘦弱的女孩,有着一头乌黑顺滑的长发,脸色却苍白的令人心疼。她提着一个笨重的食盒,将它放在陈岩旁边的桌上。

“吃饭了。”她轻声的说道,收走已经写满了符号的羊皮纸,又换上新的一批。

女孩名叫莉亚。是一位旅者的孙女。

三年之前,这位旅者在野外发现了昏迷的陈岩,于是将他救了回来。三年的时间说长不长不长,说短不短,却也足够陈岩渐渐适应这个世界。有时候陈岩在想他的神经还是很大条的,居然到现在还没有疯。因为当他看到曾经被视为虚幻的生物活生生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也成为了虚幻。

这是一个残酷的世界。由恶魔主导,多种生物共存。在这里人类处于一个非常弱势的地位。一个你不会喜欢,却不得不接受的地位。

恶魔是一个统称。实际上泛指一切超自然生物。他们因主物质界的思想而生,却在这里成为了现实。他们拥有强大的力量,无法理解的恶魔科技。轻易就可以摧毁一切抵抗者。他们的文明高度发达,建设了庞大而数量众多的恶魔都市。并且将一切弱势种族视为奴隶。因为需求原因,他们允许人类在这个世界繁衍生存,就如同蓄养的‘家畜’。

相对的,人类的生存条件却极其恶劣。

每年长达五个月的酸雨季严重遏制了农作物的生长。而人类擅长的科技在这里效果很差,除了***以外,许多主物质界常见的技术在这里几乎发挥不出什么效果。没有石油,也就没有一切依赖于石油的科技与机械。人类只能用城墙来抵御外界的威胁,而城镇外面的荒野则充满了危机,缺乏药品,矿产,资源,食物,一切的一切,都将人类从主物质面的主人地位打落尘埃。

在这样的情况下,人类的***生产活动受到极大遏制。只能逆来顺受。不过幸运的是人类也并非毫无抵抗之力。在与恶魔的漫长接触中学习了恶魔的技术,发展出一套适合人类的生存模式。于是猎魔人出现了。他们擅长与恶魔交涉,战斗。从恶魔手中抢夺生存资源,同时擅长使用一种名为‘类装置’的武器,对恶魔造成有效伤害。

旅者就是专门在野外收集资源,勘察恶魔遗迹,研究恶魔文化的人。他们地位不高,却是人类向外伸展的‘触角’,因此也是一种常见职业。

陈岩立于窗前,看着下方忙碌一团的人群,过了一会才回头看了一眼瘦弱的小女孩。微微皱眉。“你又去给他们洗衣服了……刷那些臭鞋?”

“我没有……”女孩似乎要辩驳,但注意到陈岩清澈的目光,声音渐渐低了下来。“我只是想多赚一点钱。我们……我们需要。”

“这些我会搞定。”陈岩走过去,拉过女孩的双手。那细嫩的小手有些冰冷,隐见一些泡的发白的伤口。虽然现在是夏天,但哈基姆小镇的地下水却是冰冷刺骨的,更何况那些男人穿过的破鞋又臭又硬。

陈岩从旁边的抽屉中拿出药膏,熟练的给女孩涂抹。他的手指很柔,很轻。

“不要再做了。莉亚,如果要赚钱,出卖**显然更容易。但你会吗?”

“也许……”莉亚畏缩着躲避陈岩的目光,轻轻咬着嘴唇。“也许可以。”

“当然不行。”陈岩摇摇头,笑着摸了摸女孩的头发。女孩的发丝很顺滑。“不要尝试自己做不到的事,那不是勇气,而是愚蠢。你是个好女孩,莉亚,我希望看到你快快乐乐的生活,而不是每天在痛苦中煎熬。对了,给你的药都吃了吗?你最近感觉怎么样?”

莉亚有严重的心脏疾病,心肌缺血导致身体供氧不足。所以她的身体一直非常瘦弱,无法根治。

“我……我都吃了。”莉亚低下头,怯生生的回答。

房间里安静下来,陈岩沉默了一会,然后从旁边的抽屉中又拿出一小板药剂递给莉亚。他没有说话,但眼神却看出莉亚在撒谎。眼下小镇供给不足,药剂价格飞一样的疯长,连佣兵都得不到充足的补给,缺钱的莉亚如何能保证按时吃药?她肯定将那些买药的钱都用来买补给了,为了两人接下来的计划。

“要按时吃药。”陈岩再一次重复。他没有责怪莉亚,因为这就是现实。

“不要担心钱的问题,莉亚,等这批文卷翻译完我们就有钱了。”

“可……可是……”莉亚抬起头,第一次鼓足勇气反驳陈岩。“你不也患有严重的偏头痛吗?连你都不吃药,为什么我……”

“莉亚1陈岩打断女孩的话。语气变得有些严厉。于是女孩沉默下来,过了许久才接过陈岩递来的药剂。

“我会吃药的,但是……你也要。”

“好。”陈岩笑了起来,轻轻抚摸着女孩的后脑。女孩也乖巧的靠在他的怀里,脸上第一次露出微笑。似乎陈岩的怀抱是这个世界上最安全的港湾。

寂静中,女孩的声音响起。“陈岩,我想爷爷了。”

“我也想。”陈岩道。莉亚的爷爷在一年前病死,现在只有两人相依为命。

“你会离开我吗?”

“不会。”陈岩斩钉截铁的回答。于是女孩满足了,闭着眼睛沉沉睡去。

桌上的灯火在摇曳,陈岩的目光越过女孩的头顶望向窗外,天空有些阴沉。

快下雨了。

哈基姆小镇现在气氛紧张。因为酸雨季渐渐临近,同时遭遇黑潮的预警,他们需要大量的药剂来保证人员的生存。这是一个***小镇,武装力量很差,只有一个城镇守卫队是正规的防御主力,其余的就要依靠佣兵来维持了。而这样的防御力量显然不足。

除非,有足够的猎魔人在这里。他们的类装置将改变一切。

类装置是恶魔科技的产物。它被视为猎魔人的专属武装。拥有非常强大的效果。一个类装置可以是一把***,一把小刀,或者是一根毛发。但只有攻击的时候才会展现它的真面目。植入类装置需要魔纹做基础,所以只有猎魔人才能使用。

窗外起风了,撩起陈岩额前的发丝,他低下头给莉亚披了一件衣服,然后看了自己的左手一眼。

那里并无异常,但随着陈岩的目光,一道道灰色的纹路从肌肤下浮现出现,从五指的指尖一直延伸到他的心脏部位。纹路并非符号,而有点像集成电路的几何图案。其颜色渗入了手臂的最深处,洗都洗不掉。

这就是魔纹。类装置的‘基座’。

陈岩也不知道自己的魔纹是从哪里来的,从他苏醒那一刻就有了。不过他的魔纹有些特殊,别人的魔纹都是只觉醒了一点点,需要猎魔人的科技才能完善,而他的魔纹却是一开始就是完整的,只是没有任何效果。

有些时候,陈岩甚至怀疑它是否是魔纹。而只是一个普通的‘纹身’?

正在想着,陈岩突然感觉后脑一阵剧痛,不由自主的闷哼一声。又发作了……这该死的脑瘤。

他急忙将莉亚放到床上,然后一手捂着后脑,一手按在了墙上。剧痛一**的***着他的神经,他却咬牙不发出任何声音。不知不觉中手指深陷墙壁,他的视线也有点模糊。三年没有杀戮了,这脑瘤的发作也越来越频繁,越来越严重。陈岩不知道它何时会要了自己的命。但他却觉得那一天一定不会太远。

该是离开的时刻了吗?

宁静的生活……就这样奢侈?

剧痛中,陈岩模糊的想到……却不曾注意他左臂上的魔纹似乎又深了一些。

魔纹深邃,在房间的灯火摇曳下扭曲,仿佛一张狞笑的脸。


异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