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异度 > 序章 第二节 在死亡中起舞

异度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序章 第二节 在死亡中起舞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readx 1

这个世界……什么是真实?

我经常这样问自己。

如果眼睛看到的就是真实,如果耳朵听见的就是真实,那么我看到的是什么?听到的是什么?

每一天我都在噩梦中度过,从未被惊醒。

我觉得,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

风,在耳边呼啸刮过……陈岩站在卡米尔酒店的楼顶平台上,脚下是蚂蚁般的车流。

他穿着一身雪白的礼服,黑色的发丝被微风吹起,略显零乱。这时候他完全没有平时上课的端正,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没有人会相信现在这个懒散的,有点吊儿郎当样子的年轻人会是一个教师,更不会相信在他光明的背后是深邃的黑暗。每当月亮高悬,陈岩的心就在躁动,渴望着那一丝绚丽的色彩,血的颜色。

陈岩斜倚在平台最靠外的一根钢柱上,手中端着一支酒杯,月色下杯中的酒汁散发出妖异的光泽,就如同他的眼。

“上帝赐予了我光明,但我却在寻找黑暗。”

这是陈岩常说的话。每当这个时候,他的眼睛都是那么的妖异,让人沉沦。

“少爷,舞会开始了。”一个须发洁白的老者不知何时来到陈岩的身后,他穿着一阵黑色的燕尾服,发丝梳理的一丝不苟。就如同一个称职的管家。

陈岩没有回头,只是仰望着天边的明月,嘴边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

“听见了吗?恶魔在低语,在欢笑。”

“今晚一定是个不错的祭礼。”

“如果您喜欢,任何一晚都是上帝的恩赐。”管家恭敬回答。但陈岩却竖起一根手指,在唇边做出一个嘘的动作,轻声呢喃道。

“不,不是上帝,是恶魔。”

“这是恶魔的午夜,死亡的舞者,接到了受害者的邀请函。那鲜红的门啊,在打开……冥河的乐团在等待。”

“如您所愿。”老管家恭敬的说道。然后引导陈岩走下楼梯。

酒店的大厅中,已经响起了舒缓的音乐,舞会早已开始了。不过陈岩却不是舞会的主人,只是一个宾客而已。今天是李克的生日,作为黑白两道的大佬,李克在东南亚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他的话,哪怕是一句微不足道的戏言,也足以引起黑白两道的重视。

舞会很热闹,一个个身着礼服的男女在舞池中翩翩起舞。旁边则是三三两两的人群。人们面带微笑的交谈着,似乎一切都很和谐。

陈岩在宾客中穿梭,手中依旧端着那支酒杯。他风度翩翩气质优雅,引起了不少女士的注意。不知不觉中,一个身穿红色晚礼服的女孩来到陈岩的身边,微笑的问道。

“一个人?”

陈岩回头望了她一眼,露出迷人的笑容。“哦,不,也许是两个人。”

“不想请我跳支舞吗?”

“那是我的荣幸。”陈岩回答,然后将酒杯放在一边,弯腰做出一个邀请动作,女孩微笑伸手,随陈岩滑入舞池。投入到舒缓的音乐之中。

两人的动作都很完美,翩翩起舞的如同一对金童玉女,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一曲作罢,女孩的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声音轻柔。“谢谢。”

“不客气。”陈岩微笑回答。感觉手中多出了一张纸条。

女孩在他的面前转了个圈,消失了人群之中……

…………………………

酒店的三十七层,李克正在和一群大佬交谈,今天是他的生日,不过作为主人李克却不得不离开现场,现在东南亚的局势很不稳定,他和几个大佬正在讨论对策,说白了就是站队问题。这种事百年难得一见,对他们的生意却有很大影响,弄不好自然血本无归,弄好了自然是一本万利。势力洗牌。

几个大佬正讨论中,李克却突然摆了摆手,抬起头望向房门。注意到李克的举动几个大佬也停止了交谈,互相对望了一眼。

“李老,发僧撒子丝喽?”一个大佬叼着雪茄笑道。

“不对劲,有点太安静了。”李克说道,眉头深深皱成一团。

“叫小崽去瞧瞧嘛。”那大佬使了个颜色。立即有一个彪悍的青年人走向房门。右手伸入怀中。

但他没有机会再把手拿出来了。因为就在他靠近房门的一刹那,一只手突然从门板中穿出,带着飞溅的碎片掠过了他的喉咙。青年的咽喉咕嘟嘟的冒着血泡,双眼圆瞪的连连后退,却怎么样也不能站稳脚步。喉咙的鲜血如喷泉溅射,瞬间染红了***的地毯。

哗啦……房间中的***保镖立即拿出了***械,目光紧张的望着房门。

在他们的视线中,房门上的手臂摇了摇,然后弯向下方,打开了门锁。

陈岩面带微笑的出现在所有人面前。“大家晚上好。”

“你是谁?”李克制止了保镖开***的本能,作为通吃黑白的大佬,沉稳是必要条件。

“我?我是一个灵魂的工程师。”陈岩微笑着走了进来,仿佛看不见周围指着自己的***口,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一般。他绕过一个大佬来到酒柜前,拿出瓶酒看了看,然后打了个口哨。

“啊哦,八二年的拉菲。今天看起来是我的幸运日。”

“你想做什么?我外面的人呢?”李克眉头紧皱的问道。与此同时,旁边的几位大佬也暗使眼色,让保镖将陈岩围拢起来。陈岩的出现太诡异了,而且房门外的保镖没有传来一丝警告,这很不正常。

陈岩仰起头看了他们一眼,哑然失笑。“谁知道呢?也许他们在跳舞?”

他打开酒瓶,给自己倒了杯酒,然后轻松的走到了一边的吧台前点了一首歌。随着一声轻响,迈格尔杰克逊的‘***oothc日minal’响了起来,给周围添上了一丝狂乱的气氛。然后陈岩看了一眼房中的众人,居然就那样捏着酒杯,在音乐中翩翩起舞。

‘ashecameintothewindow他破窗而入

itwasthesoundofacrescendo声音渐渐增强。’

‘hecameintoherapartment他来到她的房间

heleftthebloodstainsonthecarpet他在地毯上遗留了一些血迹。’

陈岩白色的礼服在幽暗中旋转,如同一朵绽开的白莲。也穿梭与一个个手持***械的保镖中间。保镖们警惕的注视着他,却因大佬没有开口而不能动手。音乐的节奏感越来越强了,陈岩的眼中也出现了一丝异色。

‘sheranunderneaththetable她钻入桌底

hecould色eshewasunable他能看见她无助的样子。’

‘sosheranintothebedroom她又跑进了卧室

shewasstruckdown,itwasherdoom她被***,这是致命一击。’

酒杯在一名保镖的面前划过,杯中的酒汁却分毫未溅。陈岩旋转停滞,踢腿……提臂,滑步……流畅的身影宛如幻影,从保镖的间隙穿过,几个保镖眼前一花,发现陈岩居然越过了他们的包围,出现在众多大佬面前。他们急忙转身抓向陈岩,却发现陈岩的身影突然摇曳了一下,不知如何躲过了他们的双手。

音乐进入了**,陈岩在所有人的注视中摇摆着身躯。

‘you‘vebehitbyyou‘vebestruckby-a***oothc日mina,你被一个犯罪高手袭击了。’

‘police:okay,iwanteverybodytoclearthearea日ghtnow!,***说:“那么,我想让每一个人现在都来清理犯罪现常’

‘youwerestruckdown你被击倒

itwasyourdoom-annie!致命的一击,安妮/

音乐越来越激昂,越来越疯狂,陈岩突然在人群中高速旋转,宛如陀螺一般,待到音乐戛然而止时他也戛然而止,做出了迈克尔杰克逊那经典的举手动作。保镖们心中一跳,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一声清脆的响,酒杯在陈岩的手中崩碎。他们身上也出现了无数大大小小的伤口。鲜血一瞬间就从伤口中迸射出来,仿佛突然盛开了无数朵血红的烟花。血雾中一个个保镖捂着喉咙倒下,却至死都不知道自己是何时被伤害的。

血腥味弥漫,红色的液体浸透了房间的地毯,这时候陈岩才弯下腰,对每个大佬都出神经质的笑容。

“致命的一击,要报警吗?”

他的手指还在滴血,鲜血与酒杯的碎片汇集在一起,仿佛一幅艳丽的画,在所有人的注视中陈岩缓缓将手指放入口中,舔食着鲜血与碎片。脸上露出迷醉的表情。

“真是完美的夜晚……”

“疯子1李克不可遏制的大叫。


异度》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