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密语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密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唉……”

猛烈的白色光芒闪过,伴随着一声无奈的女声叹息……

天闲感觉到周围事物稳定下来,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睡房中,雪和凌依偎在身边,如果不是确定刚才的一切不是梦幻,那么现在这个景象还真是有些让人心神荡漾。

“醒了?”柔软的女声轻轻问道。

天闲一怔,这才意识到睡房里多了一个人,这情景的转换好似世界在旋转,自己的感应能力居然也变弱了许多,一个人出现在这么近的距离竟然没有察觉的到。

“母亲1

凌忽然惊呼了一声,同时不自觉抓住了天闲的袖子,一脸紧张。

天闲和雪也这才发现,睡房里的不是别人,正是伊芙。

显得有些诡异的是,伊芙静静的站在黑暗中,浑身却冒着丝丝缕缕的虚白光丝,好像才从一片浓烟中走出来的一般,那双平时柔和妩媚的眼亮的惊人。

“凌,我不是对你说过,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将它解开吗。”伊芙口气依旧柔柔软软,但是却带着往日没有的威严,凉丝丝的让人一听身体就会为之轻轻一抖。

凌好像做错事被发现的小孩子,脸上更显不安,身子不由往天闲背后缩去,“我……我,我……”

天闲轻轻握住了凌的小手,沉声说道:“伊芙姐姐,是我不好,我很好奇那到底是什么,凌熬不过我恳求,这才解下来让我看一看的。”

伊芙的目光由始至终都落在天闲身上,虽然刚才其实是在和凌说话,天闲一开口,她的眼神变得更加明亮起来。

望着自己的一双女儿小鸟依人的依偎在这个少年身边,即使自己这个母亲出现也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亲近,反而……有些淡淡的抗拒,伊芙心中顿感无力。

“女人碍…总是为了男人烦恼,这难道就是命运。”伊芙叹了口气,“算了,你们记住,今天的事不要声张,更不要去问东问西,知道了吗?”

伊芙的口气又变回了平日里的温和柔软,透着一股无奈的味道,这让天闲反闷婀至恕?p> “伊芙姐姐!等等1伊芙后退一步,就要离开的时候天闲连忙叫住了她。

伊芙瞄了天闲一下,“贸然闯进来,是姐姐不好,打搅你们了,你不会怪姐姐吧?”

天闲跳下床来,整理一下身上的睡衣,恭恭敬敬的先对自己的丈母娘大人行个礼,然后郑重的说道:“姐姐如果不忙的话,能不能留下来说说话,我已经通过了前辈的考核,很多事他也已经准备对我解释,所以……您是不是也能对我们透露一些消息呢。”

说着天闲看了看也已经起身的雪和凌,“我想,作为女儿,她们也有权力知道一些关乎自己未来的事。”

伊芙却果断的摇摇头,“这件事不会有什么影响,你们大可不必担心,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好吗?”

对于这种半恳求的话语,天闲无法要求什么,但是今天机会难得,天闲有一种感觉,现在伊芙离开了这里,那么再见面的时候就绝对不会开口了。

天闲轻轻拉开胸前的衣衫,“伊芙姐姐,不知道您能不能认出这个伤痕。”

说着天闲拆到了胸口的绷带,露出了愈合的七七八八的伤口。

伊芙顿时微微吸了口气,神色慢慢绷紧,美丽的脸上开始失去血色。

“是……是他留下的。”伊芙艰难的呼吸了几下,眼中流露出无奈的痛苦。

“是的,当时他在睡觉,我差点被一剑杀掉,我想这完全不是什么不关乎我们的事情。”天闲说完,拉好衣衫,等待伊芙的反应。

对于这位巧笑嫣兮,总是笑眯眯的岳母大人,天闲自然也没办法强求,这个时候也只能看她自己的意思了。

伊芙苦笑一下,“我们……终究只是普通人,百年岁月一过就只是一副枯骨,那种千年的仇恨和痛苦,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折磨,或许我们真的不懂……”

说着,伊芙慢慢走到桌旁,缓缓坐下,“过来吧,这件事你们或许真的应该知道,但一定要保密,知道吗?”

天闲大喜,连忙走过去一***坐下,雪和凌也快步走过来,在天闲两边坐定,眼巴巴的望着自己的母亲。

如果不是要说的事情严肃而且沉重,这个景象到像是一家人坐在着边聊天,其乐融融。

伊芙溺爱的望着雪和凌,虽然她一直想让自己的女儿有一个平凡幸福的人生,但世事难料,谁想最后居然双双被一个少年牵走了心,而且还是一个注定没有办法平凡的少年。

但相比起从前,冷漠如冰的雪,沉寂如灰的凌,她们的身上都有了属于自己的色彩,眼神明亮,浑身活力,犹如一场猛烈的新生。

作为母亲,伊芙还是感到很幸福的。

“那是诸神大战的时候,应该是到了末期。”伊芙用一种感伤的口气开始叙述。

“你们的父亲,不要皱眉……他无论如何都是你们的父亲!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是人类之中的佼佼者,普通的人称他为支配者。”

天闲三人都是目露了然,支配者这个名号现在大家都已经很熟悉了。

“诸神大战的末尾时期,这个世界已经支离破碎,人类流离失所,无法自己生存下去,必须要依靠神灵的庇护才能在恶劣的环境下生存,而诸神的战争愈演愈烈,对人类的索取也变得毫无节制。”

“他们需要大量的宝石、金属,成型的木料和优质的泥土,要人类在几乎不可能的条件下建造神殿,塑造雕像,要求人类不断的祈祷,甚至要求献出人类的血肉。”

伊芙轻轻的感叹,“那个时候,活祭十分普遍,当时一个神仆对统御下的人类都拥有绝对的生杀大权,一次活祭的时候,那个神仆杀了一个女人。”

伊芙顿了顿,“就像踢开路上碍眼的石块一样杀掉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是他的妻子。”

天闲早有猜测,听伊芙说出倒也不感到惊讶,雪和凌的神色倒是一下变得古怪起来,白的妻子!自己父亲的妻子,另一个妻子!

伊芙淡淡一笑,“傻孩子,那都是两千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他可不知道两千年后还有一个天眼族的女人叫作伊芙,而他还会有两个女儿,名叫雪和凌。”

雪倒是还好,但凌早耐不住性子,脱口说道:“那个神仆杀了他的女人,可是我们看到的似乎……”

说到这,凌猛的愣住,一下意识到了什么。

伊芙露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笑容,“是的,你们看到的并不是真正的事实,那是我以虚灵之力伪造的梦境,实际上……当时他也在场,但他没有出手救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已经怀孕的妻子死去了。”

“什么1凌脸色一变,“你是说……那个***他1

“凌1伊芙眉头一皱。

凌怒色不减,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坐下,不自觉的往天闲那边挨了挨,“眼睁睁的看着……他,他不是男人!要是我被抓到的话,那……”

看了天闲一眼,凌没有再说,只是哼了一声。

伊芙沉声说道:“当时整个人类都掌握在诸神手中,一个过失就可能有千万人流血,一时冲动就会害死所有人!你以为只有自己才有勇气吗?”

凌被训的默不作声,索性抱了天闲的手臂,气鼓鼓的望着伊芙。

伊芙瞪了她一眼,叹气的说道:“他没有动手,那天意外死去的也只有一个女人而已,但是这件事在他心中留下了深深的伤痕,这也是后来他开始辗转反对诸神的一个原因,到了现在,两千多年过去了,他还是没有办法解脱,没有办法解脱……”

凌体会不到伊芙的那种惆怅,小声嘀咕着,“那种男人,说不定这些都是假的,专门骗你这样不韵世事的女人,这才让你死心塌地,否则怎么会让你知道。”

天闲这次也不由瞪了伊芙一眼,凌努努嘴巴,这次真的不吭声了。

伊芙倒是被凌气笑了,没想到有一天居然会被自己的女儿说是不韵世事的女人。

轻抚心口,伊芙微微一笑,“我知道……是因为这里也有一个伤口。”

天闲三人顿时一呆。

“姐姐和你的体质不同,伤虽然痊愈了,但是伤痕一直留了下来,这或许就是一种命运的痕迹。”

“那个伤……”凌忽然想起,小时候和伊芙一起洗澡的时候还问起过为什么她的胸口会有一道伤痕,但是并没有得到***。

“其实……我是死过一次的。”伊芙轻轻的丢出一颗重磅***,让天闲三人一阵目瞪口呆。

“那天,在极北之地游荡了很久,精疲力竭的他发现了天眼一族的村庄,我们让他暂时留宿,并给了足够的食物和水。”

说着,伊芙莞尔一笑,“那时候我的好奇心很重,没见过外来人,晚上就带着食物偷偷跑过去,想听听外面的故事,结果……被睡着的他一剑杀死了。”

“咚1凌拿着水杯,听了这话水杯直接掉在了桌子上。

伊芙不由咯咯娇笑起来,“但他以自己的神力把我就活了,呵呵……普通的手段可是救不了心脏被刺穿的人的,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天闲在惊愕之余,怎么听怎么觉得,伊芙这话语间,洋溢着淡淡的甜蜜。

这或许真的就是一种命运的相遇。

原来白不仅会喝酒杀人,竟然也会救人!

天闲不得不怀疑,不会是这个家伙看人家是个美丽的姑娘才救的吧,在火叶城这么久,就不知道他竟然还会救人。

“后来,我知道了他的事,再后来,他就成了我的丈夫,虽然……族人们都不认可。”说起自己从前的事情,伊芙笑眯眯的,看起来表情倒也自然,但脸颊上还是泛出淡淡的红晕。

“再之后,我就以虚灵之力制作了这样的绳结,在他被从前的噩梦困扰时……可以迅速安静下来,但是他拒绝了,他说这件事永远也不能忘记,这是他要背负的罪孽。”

“所以……我把它给了你们。”伊芙看了看雪和凌,“这算是以防万一,虽然他极为克制,几乎不会出现睡着伤人的情况,同时……也是一种希望,希望你们能找到像他那样的好男人。”

说着伊芙掩口一下,“看来这个还真是很灵的。”

雪没什么表情,凌倒是有些不自然,瞄了天闲一眼,索性当做没听见,拿起刚刚掉了的杯子喝水。

天闲倒是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原来,在诸神大战末期,那个奇妙的时间里,白曾经的妻子和即将出世的孩子竟然就那样蝼蚁般被杀死,而且还是就在他的眼前,眼睁睁的看着被杀死……

两千多年依旧没有忘记那个场景吗……

天闲心中不由微微一酸,第一次有些同情起白来,两千多年来碍…人类无法理解的岁月,他一直不曾忘记这件事!难怪一心想要对抗诸神,这其中有身为人类的立场,但更多的,恐怕是两千年中越来越浓郁的仇恨。

这边天闲正思索着,伊芙忽然说道:“现在知道这个绳结的意义了吧,知道的话,雪,凌,你们两个出去,我有话要单独对他说。”

天闲为难的一笑,“伊芙姐姐,你也知道……我不会瞒她们的。”

伊芙却很坚持,对雪和凌点点头。

天闲无奈,“算了,我们出去聊吧,她们两个这样子怎么好出去。”

雪和凌都是单薄的睡裙,行动间满眼春光,天闲可不想吃亏。

伊芙不由微微一笑,“也好,走吧。”

让两位小美人儿暂时等待一下,天闲抓了衣服过来简单套上,飞快的追出了门去。

屋顶的小花园里,伊芙望着漫天的星光,脸上一片笑容,似乎有什么沉重的事从心中卸掉。

天闲从屋里拿了凉茶来,好好放在桌上,眼巴巴的等着对方说话。

回过头来,伊芙挽了挽腮间的发丝,轻轻说道:“救救他吧,今天……这些话不要告诉雪和凌1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