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谋杀者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谋杀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证据?”

白用古怪的目光看着天闲,眼中很快就露出一丝戏虐来,把脚往桌子上一搭,哈哈笑道:“好,那你就说说是什么样的证据,我用了很长时间才确定会有一个能量高峰出现,为了确定这个位置一千多年来走遍了人类***,可是也没有完全确定那个位置,你这个小毛头,现在居然说有证据?”

天闲却是面色平静,“前辈,这个证据,可是最近几年才出现的,但是最近这几年,您似乎并没有四处走动。”

白歪歪头,“是啊,我这几年不是都呆在这里帮你守着这座城吗,自然没办法四处走动。”

天闲顿时在心中翻了个白眼儿,心想你哪是在这里守着火叶城,分明是好吃懒做,贪恋这里的美酒。”

“前辈,您不觉得,这个地方的状况,和人类***上***地步都不相同吗?”天闲再一次点了点自己画出来的***简图。

白瞄着天闲指点的地方,依旧一脸醉酒的慵懒,但是很快,他的笑容渐渐消失了,脱口惊叫一声,“北部高地!1

“不错,正是北部高地。”天闲斟酌着话语,轻轻的说:“要说证据的话,也并没有很多,但整个人类***,却只有高地上受到了诸神力量的强烈影响,我想这不会是偶然。”

用手指在高地上画出几个线条来,天闲皱起眉说道:“现在高地上上位世界的力量肆虐,大多数高地子民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上一次香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是那个样子了,如果把受到严重影响的部族大概位置画出来的话,其实……”

天闲又画了几下,而画出的线条,大多数位置都集中在高地的中心位置上。

白眯起了眼睛,“北部高地吗……我之前去那里的时候,还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况,是碍…最近这些年北部高地一直不太平。”

目光重新落到天闲脸上,白又露出怀疑之色,“但这会不会只是因为临近极北之地的缘故,极北之地封印着大量古代诸神散乱的力量。”

天闲摇头,“可是沙漠的北部也是极北之地,但沙漠子民却从未受到影响。”

白不作声了,静静的看着简略的***地图,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这件事,我已经让乌雅回去调查了。”天闲继续说,“关于高地上的黑角,现在完全可以确定是诸神残存的力量,也就是上位世界力量苏醒带来的后果,我想这说明高地向上位世界过度的速度比人类***任何地方都要快很多,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而且……”

天闲看了白一眼,“前辈,我也是根据您所说的高峰存在的情况才得出现在这个***的。”

白微微一怔,“哦?”

“能量流填满这个世界的时候,会出现一个惯性的高峰,但实际上,在能量注入***的时候,这个高峰就已经存在了,只是还没有达到绝对高度,并不那么明显而已。”

白听了不由身体微微一震,“已经存在1

天闲叹了口气,“乌雅已经开始行动了,如果她带回的消息显示,那些受到影响的部族在高地上的分布呈现一定的辐射状,那么几乎就可以肯定这个猜测了。”

略微沉吟,天闲又说道:“用该是东方的辐射长度更大一些。”

白眉梢一挑,有些意外的看了看天闲,“你已经发现了吗?”

天闲微微苦笑,“前辈,如果现在我还没有明白希波女皇被囚禁的陆地在人类***东侧的话,我就真的是***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们可还没有告诉你具体的位置。”白又露出了笑眯眯的表情,刚才的惊讶和严肃瞬间一扫而光,似乎这才是他真正感兴趣的事情。

天闲不由微微一笑,也眯起眼,两人看起来好像一大一小两条狐狸,“就和刚刚的猜猜测差不多,整个***上,上位世界的力量最先苏醒的,位置都十分特殊,北部高地四面都有陆地环绕,而只有本身出现上位世界的力量优先苏醒,这还可以推测为能量汇集的高峰所在,但是东部王国的话……”

眼中闪过一丝精锐光芒,天闲笃定的说:“我调查过整个东部王国的情况,精灵们也收集了很多消息,类似北部高地的情况十分普遍,可以说整个东部王国都在承受上位世界力量的冲击,不久前我还发现那里出现了巨型的活动云杉,那边的状况没有理由那么严重,除非……”

白咧嘴一笑,“除非东部大海有强大的上位世界力量侵袭,又有摩云山脉阻挡,那个地方受到能量回流的二次冲刷,才会变成那个鬼样子,是不是?”

见白露出笑容,天闲知道自己猜对了。

大笑两声,白懒洋洋缩在那里,悠哉悠哉的说:“不错,你猜的很对,当初他们谁也没有发觉,在东部大海不是很远的地方其实就存在陆地,于是我就近把希波藏到了那里,就此平息了圣灵殿的内乱,之后东部王国几乎和人类***割裂,再没人留意那边的情况,希波也就音讯全无,没想到……你这个小鬼能猜到。”

“不只是这样,前辈1

“还有?”白有些惊讶。

“没有确凿的证据,我可不敢在那么多国家面前信誓旦旦的说东部大海上存在着***。”

白这次倒是有些疑惑起来,“还有什么证据,你倒是说说看。”

天闲眼中闪过一抹促狭,“前辈,这条线索可是您提供的,这柳步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周围的能量流,在那边我可是使用过的,回到这边在仔细对比的话,虽然具***置是找不到的,但是方向还是可以确定的,黑色大海那边和这里的能量洪流完全不同,我可是注意到了。“

白不由失笑,“你竟然依靠这个做了判断?”

“当然不止1天闲多少有些得意,“这些只是推断,真正确定这个推断的,还是精灵们的消息,虽然精灵们离开了东部王国,但是最近这些年森林的变化却是了如指掌的,而且就算是现在,也可以通过一些秘法了解东部王国的情况,那里的许多种族也愿意帮助我们。”

“树木、花草生长的变化,魔兽的迁徙,土壤的变化和水分的流向,还有黑潮发生的频率和方向,汇集很多情报之后,一个清晰的阶梯状况就出现在眼前了,很显然这些不正常的变化都是动东部海岸层层向西方推进的,我想这已经足够说明很多事了。”

白拍了拍脑袋,“没想到你这个小***还有十分聪明的时候,本来打算这次赶走那些烦人的苍蝇在和你好好商量,原来你已经知道陆地的位置了,唉……东部王国那个地方你也能弄到那么多消息,哈哈!这个之前可没人做的到,我还以为不会有人猜到这件事。”

天闲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心中确是十足吃惊的。

那片陆地真的在东方!

没有白的认可,猜测毕竟是猜测,现在知道那无边无际的黑色大海中,真的有一片陆地,天闲的心不有一下热了起来。

眯着眼微微思考一阵,白自语般的说道:“既然如此,也就是说,到时候出现的能量巅峰,的确很有可能就在北部高地了,居然是那里,我本以为会是沙漠的一处地方,毕竟这里算是一个巨大的盆地。”

天闲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前辈,您是为了这个才留在这里的吗?”

白哈哈一笑,“怎么可能,当然不是了!我可是要保护我的乖女婿,免得不明不白的死掉了,我是多么的仁慈而可敬啊,是不是!?”

瞧着白那种大有收获的模样,天闲就觉得这个家伙在心口胡说,刚才他猜测的能量高峰,可不就是在沙利特沙漠之中,而且距离火叶城还不是很远……

“但是……”白瞄着那简易的地图,“高地的面积可是不小,没有熟悉的人去找到各个部族的话,要调查还真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唉……”

仔细斟酌了一番,白还是无奈的耸耸肩膀,“算了,就交给那个小姑娘去做吧,反正还有很多时间,三五年的时间总是有的。”

三五年……

天闲忍不住暗暗的想,或许已经没有三五年了,从东部王国和北部高地的情况来看,上位世界的影响正在成倍的增长,甚至是呈级数的增长,这种速度可是无比惊人的!

但愿还有很多时间吧……

“小子,你来找我推算这个高峰的位置,是不是想提前动手?”白懒洋洋的问,那口气听起来这事和他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如果前辈的推断准确,这确实是人类唯一的机会,自然要早些动手,而且还要在那个地方进行进一步观测,进一步精确时间。”

“嗯,不错不错……我果然没有看错你,起码……还是做事还是很用心的,哈哈……当然这件事不用着急。”白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模样,天闲觉得他是真的醉了。

“有一件事,是现在最紧要的,你不来找我的话,过一会儿我也会去提醒你,谁知道你居然自己来吵醒我,唉……运气不好。”

天闲不由摸了摸自己胸口的伤,一时恨的牙痒痒,这要是换一个人,现在早就成了一具尸体了。

“前辈,有事要提醒我?”

天闲的心提了起来,一直以来,白对天闲的态度几乎就是“放养”,告诉一些必要的东西,***的事一切随缘,就算是大祸临头也要自己去扛,美其名曰“历练”。

通常来说,要白郑重提醒的事,那都不是什么好事,而且还会因此倒大霉。

“明天,也就是天亮之后……好好保护自己的小命儿,虽然你现在不是那么容易死了,但依旧还是会死的,就算是我们这样的家伙……遇到斗不过的敌人,也可能被杀。”

被杀!

天闲猛的一个激灵,“有人要杀我?”

白呲牙一笑,“谁知道呢,我只是提醒你,毕竟这次各国会盟的情况不同,小子……你觉得这是一次联合各国的好机会,可是别人或许也觉得是一次好机会,只是目的和你不同罢了。”

天闲的脑子已经飞速的转了起来,被杀?被谁杀?这个时候谁会杀我?在这百国会盟的时候公然杀掉我?

难道是教皇,他召唤了那些老怪物们,可是……教皇似乎根本没有理由会杀我,毕竟他需要的是掌控这个***,他需要的是一个听话的神启者,而不是一个死了的神启者。

那么还有谁?除了圣灵殿的那些老怪物们之外,还有谁能威胁到我吗?

天闲百思不得其解,难道说是从未知晓的隐藏势力?就目前人类***的势力来看,除了圣灵殿那种无***常判断的隐藏势力,其它势力都不具备威胁自己的实力了。

毕竟,神的力量和人的力量存在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普通的圣痕***者根本没办法和恶魔觉醒者抗衡,天闲觉得自己现在一只手就可以掐死十个顶尖的圣痕继承者。

白却不再说话了,只是乐呵呵的看着天闲,那带着些许恶意的眼神天闲再熟悉不过了,这个家伙又想在背后看戏,十足的恶趣味。

“多谢前辈提醒,我一定会多加小心的。”

白想了想,还是又提醒道:“小子,现在这个***上,能杀掉你的人已经少之又少,但并不是不存在,而且就算杀不掉你,只要打乱你的计划,让你陷入巨大的麻烦,再也无法去做自己想做的事,那样的效果是一样的,你必须明白,很多时候杀人并不一定要用刀子,明白吗?”

天闲心中微微一凛,皱眉凝视着白,但白的笑容依旧,看不出任何其它的东西。

“多谢前辈1

“知道就好,滚回去休息吧,老人家我也要睡觉了,唉……这酒也喝光了,睡觉睡觉……”

天闲几乎是逃着离开了白的小院,完全不想再被刺上一剑。

夜风一吹,天闲的脑子更加清醒起来,回想白的话,却还是疑惑:“有人……会来杀我?”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