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镜像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镜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永生不死,到底是一种神灵的眷顾,还是诅咒?

天闲看着白,一时间有些无法判断,如果从前有谁问起这个,天闲觉得自己一定会嘲笑对方***,哪有不想多活些日子的,否则的话难道赶着去死吗?

但如果是一个活了两千多年,甚至更久的人这样问你的话,***又该如何?而且他还要再活一千五百年。

并没什么乐趣的一千五百年

“前辈,你们寿命都是相同的吗?”天闲缓缓的问,每个字都有些沉重。

“是的,相差也就十几或者几十年而已。”白随意的回答,抓起一瓶酒慢慢喝着,一脸惬意,“毕竟我们本来也是有年龄差距,而且寿命有长有短。”

天闲默然,这么说的话,这个寿命的***,看来已经不远了

白慢悠悠的说道:“人类的历史将将两千年,而我们当初付出代价,换来的生命是两千五百年,氨

长长吐气,白露出笑意,“两千年前,似乎就已经注定了今天的情况,两千年而终结,余下的时间慢慢流逝。”

忽然白咧嘴一乐,露出满口白牙,“当初如果我们得到的时间是两千年的话,就没有现在的麻烦了,这可真是一个悲剧。”

天闲不由疑惑,“前辈,既然时间还有五百年,那为什么”

“因为不必到那个时候,这个世界就会迎来终结,我们的誓言也将随之终结,我们的存在将不再具有意义,所以我们大多数人可以安静的离去,只要留下少数人就可以了。”

天闲张张嘴巴,想问什么但又没有问出来,一种凝重的情绪充满心头,天闲第一次在白他们身上感觉到了一种深切的悲哀

为了誓言而生,现在为了誓言而死,甚至于誓言终结之后,并不奢望继续活下去,而是希望能够安息。

永生不死,真的是一种诅咒吗?

仰望苍穹,白伸出双手,疯癫般的想要抓到些什么,“小子!时间到了!明天将会是一场你想象不到的精彩聚会,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事想去做,但是现在不行,今天晚上你要打起精神,好好听我说话,把我说的每一个字都记在心里,这些至关重要。”

低下头,白瞪着天闲,“至关重要!明白吗?我之说到半夜,后半夜你来重复,如果你记不住的话,我就杀了你。”

天闲顿时脖子上一凉,这似乎是疯话,但是这位岳丈大人未必就干不出来。

赶紧点头,天闲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前辈您说,我一定把每句话铭记于心。”

“嗯,那就好现在把手伸出来。”

天闲疑惑,但还是乖乖伸出手。

白一把抓住天闲的手腕,忽然露出诡异的笑容,另一手扣住天闲的手腕,狠狠向下一撸。

天闲就感到好似有刮刀在手臂上狠狠划过,肌肉撕裂的痛哭瞬间传遍全身。

咬牙,天闲忍痛一声未吭。

而白的手撸到天闲手腕,然后在那已经涨成血色的手上狠狠一拍,天闲的手心顿时破裂,一道血箭喷了出来,其中还有一朵金色的火焰。

把轻轻伸手一捞,把那朵金色的火焰收在手上,哈哈大笑,“小子,你不错嘛,见过杜克了,还能活着回来。”

天闲震惊的望着白手上的那朵火焰,逆心诀微微一动,骇然发现杜克赠给自己的火焰力量竟然完全消失了。

“小子,你并不需要这个,哼哼!杜克那个家伙,看起来愚蠢,其实满肚子鬼主意,他给你的只是没什么用处的力量,空有表象,完全无法***,目的嘛只是想知道你在说什么,做什么。”

天闲一呆:“他他能知道我说什么,做什么?”

“诸神的力量千奇百怪,还有专门让自己光吃不排的力量法门,你信不信?”白嘿嘿的坏笑,然后对手上的火焰洋洋得意的说:“杜克,还在对小孩子使用这种把戏,真是丢人,不管你是怎么骗了他,让他答应了什么条件,由我做主一律作废了,反正你也看到了足够多的东西,不亏了吧?”

说完,白将那火焰随手一丢,火焰跳上半空,流星一般奔着远处的夜色飞去,眨眼消失,火叶城的防御阵竟然没能阻隔一分一毫。

“好了,现在可以安心说话了。”

白把一瓶酒重重放到天闲眼前,“来!小子,我们喝一杯!恭喜你通过了全部的考验,同时也恭喜你今天你对这个世界的认识,还将要完全的颠覆一次1

还要颠覆吗?

天闲撇撇嘴,这些日子里,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已经颠覆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开了酒,白和天闲就用酒瓶,一大口一大口的喝着这价值不菲,起码比同体积黄金贵重十倍以上的美酒。

“我有很多事要对你说,嗯但是太多了,一时间又不知道该说哪个好,你有什么想知道的吗?”白笑眯眯的看着天闲,这一次天闲倒是真的在他眼中看到了几分长辈看待晚辈的那种笑容。

天闲摸摸头,“前辈,呃我不知道这么问对不对,但是你,我是说你们真的没搞错吗?我是说”

说到这,天闲不说了,因为白默默的看过来,一双眸子好似冷星,闪动着让人心悸的光芒

夜空之下,这不慎明亮的小院里满是沙漠的热风,但天闲有一种被冷水泼头的感觉,白的眼中释放出的寒气简直连沙漠的热气都能冻结。

“小子,你在说我们搞错了吗?”白慢慢的说,仰头喝了口酒,目光却从来没有离开过天闲的脸,“你是想说,你不是那个世界的人,是吗?”

“不我,我是的,只是”天闲有点不知道怎么解释。

天闲甚至感觉有些哭笑不得。

这一切的一切,源头竟然是这么的荒唐!

一个带着相机和手电筒,背着电脑来到这个世界的家伙成了绝代强者,甚至可以用相机掠夺别人的灵魂,这简直有一种贫穷半辈子,结果被告知要回某个小国去继承王位一样!

那个先来的***到底是怎么成为绝代强者的,这一点天闲不清楚,天闲清楚的是自己和那个家伙并不一样,起码现在还没看出那种可以单挑漫天***,然后大杀四方,将所有敌人击退的趋势。

而且自己可做不到用相机就能收走别人的灵魂这简直太扯了!好像里的脑洞一样。

天闲怀疑是不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或者这其中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某种情况。

但看白的模样,似乎自己要是这么问的话,哪怕是流露出一点点不确定的意思,这位岳丈大人可能都会发疯的。

“只是你不确定自己能成为那样的强者吗?”

天闲怀疑的点不在这里,天闲是在怀疑当初的那位仁兄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手段,或者说他完成了谁也不知道的作弊手段!

否则的话,一个普通的地球人怎么可能有和诸神对抗的力量!别说是普通人,就是超人来了也不行啊!

要么他有什么无人知晓的契机成为了强者,要么这其中存在着某种假象,总之这不是正常的状况。

而且,天闲最难过的是,这两种状况,自己哪一种都没有遇到,目前来说,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还是一个随便什么小神见到都可以随便吊打的存在

“前辈,您也看到了,我我其实没有任何太特别的地方,只是运气好一些。”天闲说出这句话自己都感觉有些无奈,情况似乎的确是这么回事。

谁知道,白却哈哈大笑,笑的前仰后合。

“小子,你以为我是谁?以为我在等什么?”白笑的双肩直抖,“你以为我就像那些在苦难中挣扎着,无力自保只能奢望有什么奇迹降临而挽救自己的***吗?”

“啊是的!这个世界上那样的人太多了1白冷笑着,“他们跪地祈祷,他们无所事事,他们称自己为虔诚的信徒,哼其实只是无用的***而已。”

把喝空的酒瓶用力丢出去,白懒洋洋的说道:“小鬼,你觉得救世主大概是什么样的存在?那种从天而降,带着无数耀眼的光环,让人一见到就想要顶礼膜拜,然后一面微笑着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一面仁慈的微笑,再摆摆手解决所有的麻烦,最后让人们竖立起纪念碑永远铭记,然后神秘的消失那样的东西吗?嗯?你是那么觉得的吗?”

天闲愣愣的望着白,喉咙动了动,还是说了实话,“差不多吧”

“错了!所谓的救世主,还有那些历史上最耀眼,最璀璨的人物,他们其实并不是那样的,他们其实并不太起眼,长相丑陋,邋遢肮脏,甚至很愚蠢,懦弱而无力他们大多数都和普通人差不多。”

天闲满心古怪,这句话可完全不认同,但现在又不好反驳,“前辈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亲眼见过,还亲手杀过1白的话掷地有声。

天闲顿时闭上嘴巴,心里一万个怀疑也不敢说出来,人家可是活了最少两千多年的人物,是人类历史的活化石,这种身份说的话你连怀疑的资格都没有。

“是历史,是无数的人和无数的事,最终让他们成为了英雄,成为了铭记历史的人物,成为了救世主!而他们自己往往只需要一点点特殊的才能1

“这么说我的特殊才能就是来自于那个世界?”天闲真的有点哭笑不得。

“是的,这就足够了。”白淡淡的笑着,“小子这就足够了,这就足够许多人为你疯狂,这真的足够了,而且”

白的目光好像梳子一样慢慢的梳理过天闲,从头到脚,“你会成为一位绝代强者的,我能看到你的未来,我相信那个世界的人,但是现在相信的是你,你不要忘了,我的两个女儿,都是要嫁给你的。”

天闲不由心中一暖,白很少提及这些事,今天他似乎很有些软化的迹象

“前辈,那么请恕我直言。”

天闲也不打算隐瞒了,明天就是一年之期,听起来似乎还会发生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有些话天闲不吐不快。

“我是那个世界的人,我也认得之前那位圣者留下的东西,甚至我也可以使用,但是前辈!在我们的那个世界,没有人拥有那位圣者那样的强悍力量,甚至于像我这样的人都没有,绝对的没有,那个世界没有圣痕!也没有充满古老力量的秘法,那个世界的人不会使用各种奇怪的力量,我们很弱甚至大多数人绕着火叶城的中心广场跑不到一圈就会累趴下,我们并不是强者。”

一口气说出来,天闲顿时感觉轻松了很多,索性竹筒倒豆子般一股脑的全说了出来,“我知道您对我抱有很大的希望,但那是因为您觉得我是那个世界的人,那个世界到处都是绝世强者,但实际情况并不是那样的,我一直觉得什么地方搞错了!或者说当初那位圣者并不是来自于我们的那个世界,一切只是巧合!我们那里的人绝对不会成为那种拥有毁天灭地力量的人1

白微微动了动眉毛,并没有生气,也没有反驳,“哦,是这样,还有要说的吗?”

天闲深深吸了口气,“前辈,我们那里的人没有人***什么力量,我们使用机械,还有电能,我们运用知识,运用智慧改变我们的世界,那是一个,呃文明的世界!我们从不像这里一样争斗,我们我们有完整的法律和条约,我们使用更合理的手段解决问题,我们我们和这里的人有许多不同,总之总之我们那里没有可以毁天灭地的强者,一个都没有,也从来没有存在过那样的人1

“所以”天闲用力抓了抓头,“所以我觉得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当然我不是要回避什么,我还是我,做我要做的事,我是说当初那位圣者恐怕是有问题的!一个现代***的人是不可能有那样的力量的,那不符合世界的常理!还有用相机就能收走别人精神力量这种事相机是我们用来照相的,就像我们这里的影石一样,它不是武器”

天闲感觉嘴巴有点发干,一时万千思绪涌上心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白并不惊讶,甚至脸上带着微笑,“说完了?”

“暂时暂时就这么多。”天闲感觉有些头痛。

“现代***的文明人使用机械和电能,运用智慧改变你们的世界,也没有绝代强者”白喃喃的重复着天闲的话。

天闲咬咬牙,“是的前辈!我可以发誓!我说的全是真话1

白呵呵一笑,“我当然知道你说的都是真话,你也不必发誓,类似的话在两千多年前,那位圣者大人,也一样说过。”

天闲一愣,然后整个人呆在了那里

白则玩味的望着天闲,“小子命运这种东西,很难琢磨,对吗?”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