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真的是不小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造物生命!难道是造物生命?

对于造物生命,天闲知之甚少,虽然身边的三角和咕噜都是造物生命,但就是他们自己对自己的了解也有限的到了可怜的地步。

毕竟,在许多岁月里,三角和咕噜也不过是见过对方这个“同族”而已,而且以生命的形态来看的话,他们两个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相同的地方,一个圆滚滚的溶液球,一个几近虚幻的光的***体。

没有更多的群体可以参照研究,而造物生命作为神灵才能创造的生命,就如同神权一样充满了一种神圣而高贵的意味,被人类深深的敬畏……

目前流传下来的,关于造物生命的记载,几乎只有一句话而已:神创造万物,天空、大地、生命,以及神的仆人。

其中,神的仆人,基本上就是指代造物生命,在诸神时代,造物生命十分普遍,神的权威也覆盖整个世界。

而人类,从不敢藐视,甚至正视这神灵的威严。

造物生命,对于人类,对于现在的人类来,就像当初的那些神灵一样变得虚无缥缈,根本无迹可寻了……

相比诸神那高大辉煌的历史形象,造物生命就像诸神光辉后的灰烬,无人问津。

天闲意识到,这个东西……这个可能是造物生命的雕像,现在几乎是一个没办法解释的存在。

甚至于现在自己都无法感知到他的存在,如果现在要让这雕像就***做出补偿的话……虽然这里有一众实力出众的人物,但结果到底如何,可能还真不好。

“我亲爱的主人,这个家伙……也是造物生命吗?”

忽然,三角细细的声音传到了天闲的耳朵里,自从上次被杜克吓的半死之后,三角就好像应激反应一样一直过度不安,而且明显爱话了……

“应该……是吧?”天闲无法肯定。

“那么,主人应该明白,造物生命是无法单独存在的。”

天闲微微一愣,瞬间感觉一盆冷水泼到脸上,浑身狠狠抖了一下。

这雕像,在天闲严重瞬间变得无比恐怖起来。

是的!一点没错!造物生命是不能单独生存的,造物生命的力量源泉来自于自己的主神,如果失去了主神,就失去了自己行动的所有能力,就会——死!

三角和咕噜现在之所以还能活动自如,是因为诺玛以主人的身份转移了他们两个的生命联系,天闲作为传承者,得到了诺玛的许多遗产,也继承了这份生命联系,三角和咕噜是以天闲的力量为源泉的。

那么这个雕像的力量源泉又在哪里?

天闲心中发寒,再一次飞速以能量触角探查一遍这雕像,依旧毫无生命反应,这东西绝对不是现在遇到过的正常生命,加上他的态度和口气……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造物生命。

但,他的力量源泉,他的主人在哪?

要知道这可不是什么古老的东西!这是圣灵殿为了纪念前辈而制作的雕像,看这雕像光滑的表面和充满了人类***流行元素的装饰,这东西顶多有几百年的历史,甚至可能不到一百年!

在最近这百年左右的时间里,有谁……可以制作造物生命吗?

***是:没有!

因为这片***上已经没有神灵,就算白那样继承了诸神力量的人,也没有创造生命的能力。

诺玛算是一个例外,他去过诸神避难的世界,意外的得到了创造生命的力量,但也只是制造一些简单的玩意儿,比如咕噜和三角这种。

实际上得到诺玛传承的天闲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创造一些东西,只不过那是最最简单,最最原始的某些东西。

但这样高大而且完整的雕像,而且拥有这样清晰的思考能力和独立的行动能力,这样的造物生命就不是天闲能制作的了,那需要……天闲自己也无法想象的神力!

拥有这样神力的人,是谁?

而且……现在这雕像还在行动自如,就是他的主神就在这个世界上,就在这个***上!

这位强大的无法想象的主神和圣灵殿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他的造物生命是一座蜀像?

天闲感到一阵轻微的眩晕。

原本,得知白是圣灵殿的幕后主人,对于圣灵殿已经再没有半分敌意,因为这不定会成为岳父大人嫁女人的嫁妆,以后圣灵殿就变成私人产业了。

但是现在,天闲却不得不把这个想法抛在脑后,白是圣灵殿的主人,但他是否知道有一股比他强大的多的力量就潜伏在圣灵殿周围呢?

诸神陨落,世界破碎,这个世界上已经不该存在那样的人物才对。

“能知道他的主神在哪里吗?”天闲轻声的问。

“很遗憾我的主人,这一点我无能为力,这个雕像如果真的是造物生命的话,那么比我和咕噜要高好几个层次,我们的常识对于他来完全不成立。

天闲默默点点头,三角的一点都没错,这种东西……完全是犯规的存在,在这个下位世界,在这无法承受过强力量的世界中,竟然会有这样的造物生命,这完全不合理。

“人类,让开。”

天闲思索的时间并不长,但显然雕像并没有耐心给天闲去思考,巨大的手掌直接推了过来。

现在这种情况,天闲无论如何也不会放任这雕像离开,教皇的嘱托倒是不在考虑之内,天闲想要弄清楚的是这东西的来历,最重要的是,这东西的主神到底在哪里。

天闲自己甚至有些无法相信,现在的人类***上竟然会有那种强悍的存在,这件事一定是哪里出现了问题,或者是本身就……

猛的,天闲一怔。

事情,似乎太巧合了!

造物生命,为什么自从和圣灵殿扯上关系之后,这么久都没有造物生命的出现,而仅仅是这两天的功夫,却连续见到了两个。

希波女皇那里,也有一个岩石的造物生命,但是根绝她的法,那已经是极其古老的玩意儿,力量大不如前,而且还……如果是真正的魔像,那么自己根本无法抵挡。

真正的……魔像?

这么一愣的功夫,雕像那锅盖般巨大的手掌已经狠狠拍在了天闲的身上。

教皇和一群老头儿一直在盯着天闲的反应,看到这一幕不有都是发出一声惊呼,教皇的脸色也微微变化,这种结果可不在计划之内啊!

“教皇大人,您看……”教皇背后的一个老头儿忽然出声提醒。

教皇正焦急间,定睛看去,却发现雕像的手掌拍在天闲身边,却没有把天闲打飞,甚至天闲竟然稳稳当当的站在那,一步也没有挪动过。

“嘎嘎嘎……”

雕像的手臂发出一阵阵响声,并被一点点的推开,天闲的身影从巨大的手掌中显露出来,竟然是一只手撑住了雕像的攻击,而巨大的冲击力已经被化解,倒是脚下的石板已经被踏的粉碎。

天闲身体表面浮动着红色的光华,眼中却闪烁着蓝芒。

这一击,让天闲彻底明白了过来!

虽然感觉不到这雕像的气息,也无法确定它到底是不是造物生命,但既然它肯进攻,肯使用力气,那么一切就变得好解决了!

安静的时候可以无声无息,但活动的时候就不会了,攻击的时候自然会有力量的流动,而刚才的碰撞,更是给了天闲一次极为清晰的反溃

这东西……果然和希波女皇身边出现过的那个古老的魔像十分相似。

一抹邪笑出现在天闲嘴角,这东西,怕不是教皇在搞鬼吧,但不管怎么……

一声怒吼,天闲双手抱住了雕像的手腕,转身、发力……

“心了1

逆心诀劲走全身,天闲发出一声虎吼,抬手处雕像整个被天闲甩了起来,数十吨的巨大身躯飞上半空。

直奔着教皇和一众老头儿砸了过去!

教皇一众人正惊讶的望着天闲和雕像,教皇刚刚还回头对一个老头飞快的吩咐了两句,让他去做些准备。

一回头,雕像已经砸了过来。

“保护陛下1

一众老头顿时吓的冲了上来,然后举起了手中五花八门的武器来,有短仗、书籍、戒指、宝珠,天闲甚至看到有一个家伙拿出一只勺子来,也不知道是什么鬼!

五颜六色的光波在教皇身前幻化而出,形成层层叠叠也不知道多少的防御结界,只是一瞬间天闲就看不到后面的天闲了,剩下的只有五颜六色的光罩。

雕像轰的一声砸在了上面,层层叠叠的防御结界鸡蛋壳一样被砸烂,好在数量众多,最后还是撑住了雕像沉重而坚硬的身躯。

挡住雕像,一大群上了岁数的神官们赶紧拉着教皇兔子似的向后窜去。

天闲仔细的留意了他们的反应,那些神官们真的是吓的不轻,拽着教皇逃窜的样子好像恨不得立刻飞起来,而且望着雕像的眼神也是充满了畏惧。

唯独教皇……他也很惊愕,但仅仅是惊愕,他的眼中对于这雕像……并没有畏惧。

果然是你在搞鬼!

这魔像应该是造物生命无疑,关于他的主神在那现在毫无头绪,唯一有头绪的是,教皇肯定知道些什么。

天闲扭扭脖子,伸展一下胳膊腿儿,把浑身的骨节活动的“咔咔”直响,朗声道:“教皇大人,十分抱歉,我没有控制好方向,但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处理这个东西的,现在它很危险,您还是先回避的比较好,毕竟您是万金之躯,可不能受到一点点伤害。”

教皇这时候已经被拉到了远处,那些防御结界全部崩溃消散,雕像也重重砸在了地上。

天闲看的分明,教皇的眼神有些阴晴不定,似乎拿不准注意,不过他倒是并没有犹豫太久,只想了几秒钟就对身边的人挥挥手,一众老头立刻护着他迅速离开了。

这让天闲更加肯定了,这件事肯定是教皇在搞鬼,如今的状况或许就是教皇比较希望看到的状况。

否则的话,教皇是万金之躯,可是我天闲也丝毫不逊色啊,何况再过一天就是一年之期,这种时候哪有把自己丢在这里挡灾的,不立刻派出大批卫队来保护都已经是愚蠢的表现了。

也就是,教皇还是很想这雕像闹腾一下,并且和自己交手……嗯,这能确定什么呢?

难道是想看看我的实力吗?这种可能……似乎想法浅薄了一些。

天闲有些想不明白,索性不去多想,反正***就在这雕像上,教皇想以此来探查什么,但碰巧的,现在自己想的也是同一件事。

看着雕像慢慢的爬起来,天闲心中甚至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想法,教皇参与在这件事情之中,那是不是意味着很可能这雕像并没有真正的主神,而是教皇使用了什么奇怪的手段而达到了类似的效果。

如果是真的……那么如果火叶城也能竖满这种雕像的话,似乎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哦对了!还有精灵王城,精灵们一定可以雕刻出精美无比的雕像,比这个丑陋的家伙要耐看的多了,上一次运去的石料的确还有剩余呢。

天闲脱掉了外套,紧衣襟打扮,深深的呼吸……逆心诀开始飞速的调整身体状态。

雕像爬了起来,转过身来对着天闲发出一声低沉的怒吼,“东西,你想找死吧?”

天闲笑了,很开心的笑了,然后伸出手,对雕像勾了勾手指,“***,今天要死的,恐怕是你。”

雕像顿时大怒,岩石的眉毛竟然也竖了起来,表情逼真无比,“区区人类,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是后悔1

天闲不为所动,“还不过来领死!爷我可没有时间在这里浪费1

咆哮一声,雕像直接向天闲扑来。

天闲负手而立,眼看着雕像扑来,一动不动,但背着手心中,一朵火焰却在悄然燃烧。

这火焰并不是红色,也不是苍紫色,而是一种绚丽无比的金色火焰,火苗波动之中,隐隐还会散发出七彩的光辉。

雕像瞬间扑到天闲眼前,而天闲也在最后一刻,拧身,出拳!

“轰——————”

一道金色的光柱从广场上冲天而起,周围所有的雕像瞬间被力量于波扫的粉碎……

--

早些发稿,核对三次……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