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一不小心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一不小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闲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但是天闲也知道自己从来不会真的看错什么,在这里距离上,蚊子飞过时,每条腿儿都看的清清楚楚!

“教皇大人,这雕像……有什么问题吗?”天闲凝神望着雕像,注意力集中在它的眼睛上,但雕像却不动了。

“尊敬的大公。”

教皇说了一半,然后停顿了好一阵,似乎有些什么事情不大好说明,他的脸上一片犹豫之色。

“这雕像……本来不是这样的。”教皇喃喃的说,“就在几天之前还不是这样的。”

天闲很奇怪,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几天之前还不是这个样子的,难道这雕像自己变成了这个样子。

想到这个天闲心中猛的抽动一下。

没错!这雕像刚才的确是自己动了一下,再一次仔细观察雕像的眼睛,天闲确信刚才这东西的眼睛挪动了一分,虽然距离十分微小,但的确是真的移动了。

这玩意……是活的?

天闲的能量触角瞬间缠了过去,飞速把雕像里里外外查了个一清二楚,但是让天闲失望过的是这东西明明就只是一大块石头而已。

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显然只是一个死物,并不是活的。

不是活的?

得到这个***后,天闲自己都愣了一下。

这雕像如果是活的,似乎才是该真正惊讶的地方,但如果不是活的,那么……刚才动的那一下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机关?

天闲忍不住瞄了教皇一眼,心想这位老人家不会是又想搞什么名堂吧?一块石头让我来看什么?而且就算前两天不是这个样子的,那和我又没关系!我只是来抢财宝的,这石像就是倒立过来也不关我的事情啊!

“不是这样是指?”天闲还是很耐心的询问,但已经开始提防教皇出歪招了。

教皇犹豫了一下,皱着眉说:“实际上……这个雕像已经改变了几次样子了,大公您可以看到,它和周围的雕像模样都不同。”

这是当然的,周围的雕像都是庄严肃穆的站在那里,只有这个猴子一样的抓耳挠腮,岂止是不同,简直就是凸显的一种搞笑。

“但因为这是圣灵殿先人的雕像,每天都有很多人来这里祈祷,所以我们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只是进行了一些调查,嗯……当然什么都没有发现。”

天闲忽然感觉教皇的口吻稍微有点沉重的感觉。

“而之前,它的改变也不是很严重,不过这一次……它的模样实在是有些让人难以接受了,而且……”

教皇苦笑,“而且今天早上……它杀死了一个人。”

天闲陡然一惊,“什么?”

叹息一声,教皇用一种无奈的眼神望着天闲,“这样说似乎有些荒谬,但事实的确是这样的,这里每天会有专门的仆从打扫,丧命的是其中之一,其余所有的仆从都证明,是那个仆人打扫雕像附近时,雕像忽然活了过来,然后直接打爆了他的头。”

“这怎么可能?”天闲大感荒谬,这东西分明就是一块石头,就在刚刚怀疑里面是不是有机关的时候又仔细的探查了一遍,这里面可是实心的,实实在在的一块大石头。

石头难道会活过来杀人,然后再变成石头吗?

被天闲怀疑的目光看的满脸苦笑,教皇摇着头说:“我知道您不会相信,但一会儿您可以去问那些仆人,您想怎么问就怎么问,但是现在我想请大公帮忙看一看这雕像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派专人看管这里后,它就再也没动过了。”

“教皇大人,这……似乎是圣灵殿内部的事情。”

教皇摆摆手,“不怕大公笑话,在自身的实力上,怕是这里没人能胜过您了,而且您去过黑色大海,那么……有些事情自然是清楚的,某些力量并不是谁都可以在这个世界中使用,而您是其中之一,我说的没错吧。”

上位世界的力量吗?天闲看了教皇一眼。

“我怀疑,这或许和******地方的某些力量苏醒有关,但是我们又不具备观察这种力量的能力,所以……正好大公在这里,我也厚着脸皮来求大公您了,无论如何,在一年之期之前,我不想出现任何意外的麻烦。”

本来呢,天闲还在疑惑教皇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这雕像杀人又是怎么回事,而现在教皇这么一说,天闲立刻就明白了。

这是一个试探!

这雕像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真的杀了人,这些事教皇都不在意,或者说这很可能是教皇刻意安排的。

只一条就可以证明这个推断,那就是现在圣灵殿的总部,能使用上位世界力量的人,可是有很多很多,而且都是教皇自己召唤回来的。

天闲看了教皇一眼,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教皇却皱皱眉,因为每次天闲这么笑,似乎都没什么好事。

目光扫了扫那个雕像,天闲觉得这件事开始有意思起来了,教皇把自己叫过来到底是想干什么,这么一块石头有什么好看,任谁也说不出一二三的。

他能从自己说的话里得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吗?而且是在这个一年之期马上到来的时候。

雕像杀人?

天闲的能量触角再次探查出去,顺着雕像来来***又仔细的查看了一遍,还有周围的地面。

竟然真的有血迹!

在这雕像的一只手上,还有地面上,果真有清洗后残留的血迹。

真的有人死了?

天闲有点不相信,这是教皇设的局,难道为此就牺牲了一个仆人?

还是这的确是个突发事件,教皇想来利用一下?

但不管怎么说……教皇到底想要什么?如果是叫杜克过来瞧瞧的话,或许还真的能瞧出什么,而自己的话……现在瞧出来的只有一块大石头。

“教皇大人,您有什么猜测吗?”

教皇直接摇摇头。

天闲就奇怪了,这个小老头儿到底想知道吗?

“我能去看看吗?”天闲指了指雕像。

教皇赶紧点点头。

不管怎么样,事情的由头是这个雕像,那么不妨好好来看看,反正教皇的目的肯定也是通过这个雕像来实现的。

天闲走过来,装模作样的瞧着这个雕像,实际上天闲早就探查过了,靠眼睛看是再看不出什么名堂的。

这雕像大概四米多高,作为让人瞻仰祈祷的事物,算是比较合适的高度,不过这雕像抓耳挠腮,姿势也滑稽的很,弯下腰转过身,好像要翻个跟斗一样。

这让他的脑袋其实很低……

天闲一伸手,就够到了雕像的头。

别的天闲倒是不能肯定,更没看到,但是刚才这雕像的眼睛实实在在的是动过的,天闲就准备从这里下手,直接在眼睛上摸索起来。

这种感觉十分古怪,明明知道这就是一块石头,但是却很想在上面找出一些奇怪的东西来。

明明知道这东西没什么奇怪的地方,可是……刚才这东西的眼睛的确动过了。

雕像的眼睛没有任何问题,天闲很清楚,但还是努力的摸索着……

好半天过去了,天闲还在摸,这让教皇和一众神官脸色有些挂不祝

毕竟那是圣灵殿的先贤,是要非常尊敬的人物,天闲这么摸来摸去的,场面就变得十分尴尬了。

但是教皇觉得尴尬,天闲却已经有些恼火了。

因为真的查不出什么问题,就算是已经触摸到了雕像。

虽然天闲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但是教皇叫自己过来看这座雕像,这件事本身绝对是有问题的,现在自己已经深处问题的中心,按照教皇的意愿接触到雕像了,可是居然什么都没发生?

什么都没发生叫我来做什么?

天闲恼火,现在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没有功夫在这里猜谜。

回头看了一眼教皇和身后一大票神官,天年的眉毛抖了两下,看教皇他们一脸疑惑和期待的模样,肯定是不用指望他们能给予什么真正的提示了。

被装进局里的感觉让天闲十分不爽。

“咔嚓1

天闲一愣,然后回过头来,而在教皇那边,一众白胡子老头同时张大了嘴巴,眼睛也瞪的圆圆的,看起来好几颗老牙就要顺势掉下来了……

眨巴眨巴眼睛,天闲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自己手里的,似乎是雕像硕大的脑袋……

顿时,天闲脸上冒出一层汗珠来,这……这个可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看那些老头子们的时候,心中忽然有些不忿,所以手上力道没有掌握好,所以……

这雕像的脑袋被天闲一不小心掰了下来……

看着教皇和神官们目瞪口呆的模样,天闲顿时尴尬无比,这雕像的脑袋拿在手上也不是,丢下去更不是。

正感到为难的时候,忽然间一个声音从天闲手里响起,这声音低沉而嘶哑,好像什么东西在坚硬的东西上摩擦而发出的一般。

“人类,你把我的脖子折断了。”

全场震惊!

教皇和一众小老头儿们,眼睛都快瞪出来了,直勾勾的望着天闲手里的雕像头颅。

多亏是天闲已经习惯于这种突发状况,对于这忽然间冒出的声音还算是彬定,但就算如此,这声音一出,也吓的天闲差点直接把这脑袋丢出去。

举起这头颅来,天闲愕然的看了看,这东西……竟然真的活了!

眉眼口鼻依旧是岩石雕刻,但是现在却好像人的五官一样有了表情动作,那双岩石的眼珠正望着自己,天闲甚至觉得自己在那双眼睛里看到了焦距。

“呃……这个,十分抱歉,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只是摸摸看。”

这种情况天闲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然后天闲就惊愕的看着眼前的石像身体活动起来,那滑稽搞笑的姿势慢慢回转,挺直,然后变成了一个四米高的巨大无头雕像。

雕像对天闲伸出了手。

“哦,十分抱歉。”天闲赶紧把手里的头颅还给了雕像。

雕像拿起自己脑袋,直接按在了脖子上,还左右的旋转了几下,发出岩石摩擦的嘎嘎响声。

天闲发现,在岩石的接合位置,闪烁过一片不起眼的光华,那断裂的头颅竟然就完全接好了。

这可是一座雕像!是石头啊!!

天闲立刻发动能量触角飞速扫过雕像全身,结果却震惊的发现,能量触角中反馈回来的信息,这雕像依旧是毫无生气的,没有生命活力,更没有什么力量的气息。

但是这雕像就在天闲眼前活动着,还在扭着脖子,似乎在适应刚刚重新接好的脑袋。

飞快的看了一眼教皇那边,天闲发现他们也是震惊无比,似乎对这件事一无所知。

“好了,还是这样舒服一些。”雕像拧拧脖子,“那么,再见吧,看来我已经不能留在这里了。”

天闲一愣,“等……等等1

雕像似乎压根没听见,甩开大步就要走,一脚踩在广场的石板上,数十吨的重压轰然把石板压爆。

教皇眼角狠狠颤抖两下,飞快对身后的一个白胡子老头吩咐了几句,这个老头飞快点头,然后急急忙忙的跑掉了。

天闲大感疑惑,一闪身挡在了雕像前,“我说等等!我还有事要说。”

雕像低头看看天闲,“什么事?你还想要我的头吗?如果你非常想要……也不是不能给你,但那对你其实毫无用处。”

“你杀人了!?”天闲质问。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

“杀人偿命,你……”天闲说着,忽然一呆,这个……怎么偿命?

砍头的话,这家伙似乎可以不要脑袋,而且……这东西看起来并不是生命啊!能量触角居然没反应!

“绸像大笑,“区区人类,我没有什么可以偿还,而且我只是惩罚一下他而已,对在祖先,对待信仰应该虔诚,他辱骂殴打先人的雕像,该死。”

这种口气……

天闲心中微微一凉,忽然间一个想法在脑海里冒了出来,这个雕像的情况并非没有见过,只是……自己一时没有想起来而已。

希波女皇的石屋外,也有一块石碑,当时自己也是没有察觉到那东西有任何的生命气息,而那块石碑其实是一个造物生命。

记得,希波女皇说那是一个傀儡。

这雕像,是造物生命?以神力铸造的生命?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