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能量漩涡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能量漩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白就那么的靠在那里睡着了,天闲简直感到世界的荒谬全部都砸到了自己的脑袋上,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自己的这位岳丈大人。

激进派的首领!激进派的首领?天闲瞪着眼,这位岳丈大人是圣灵殿的大人物!激进派的首领?

天闲愣在那里好久,最后不得不摇了摇头!

希波到底还是没有亲口说过来的就是激进派的首领,现在就断言这个还为时尚早,所以

天闲看看睡着的白,又看了看昏倒的希波,最后还是来到了希波的身边,飞快的检查了一下她的情况。

还好,她只是晕了过去。

天闲在她背后发现了一道深深的伤痕,但并不是剑锋的割裂伤,而是被什么东西重重砸上去的,看起来倒像是刀背,或者是沉重的气劲造成的,早希波后背上留下了一道乌青的凹痕,好在没有伤筋动骨。

对方是陌生女子,天闲知道她没有大碍之后,也不好再多做处理,把她平放在地面上,按住她手腕的穴位,微微输送了一缕气劲过去,很快脸色苍白的希波***了一声,悠悠醒来。

希波痛苦的***了一声音,看起来十分难过,那种痛苦深入骨髓,天闲不知道她背后的伤痕到底给她带来了什么样的伤痛,但是从表情来分析的话,绝对是非常痛苦。

希波看了看周围,似乎对于自己躺在地上,而天闲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情况感到有些茫然,但是她只愣了一下,就迅速的想起了什么,猛然跳起,“那个***在哪?”

剧烈的动作牵动伤势,希波顿时痛呼一声,险些摔倒,天闲赶紧上前扶住了她。

“躲开1

希波狠狠的推开天闲,目光迅速搜索四周,一眼就看到了在那边大模大样睡着的白,瞬间双眼满是怒火。

怒喝一声,希波全身冒出湛蓝的光芒,眼看就要扑上去,忽然之间浑身一震,身上的光芒极速消散,然后直挺挺的倒了下来。

天闲暗暗感叹,这种不讨好的事情怎么都让自己遇到了,眼看希波要摔在地上了,天闲只好再次上前扶住了她,这次希波没有推开天闲,因为她已经没有那个力气了。

天闲见她脸色铁青,眼角不断的抽搐,浑身僵硬无比,肌肉似乎都痛苦的绷紧了

“这么多年了,你的性子还是这样从来都是这样不问对错,这个小子可是救了你的,要不然你就不是断几根骨头,而是浑身都要骨折了。”白睁开了眼睛,在希波要进攻的一刹那,他的呼噜声就停止了。

伸了个懒腰,白坐了起来,好笑的看了看天闲,“小子,你真是无处不在,我到哪里你就去哪里,而且无论去哪总是有***陪伴,嗯”

拖着腮帮,白忽然恶意的笑了起来,“只是这次你的运气似乎差了一点,这位***可不是你能招惹的起的,就算是我也要好好掂量才行。”

天闲可没心情开玩笑,好好的扶着希波坐下,天闲肃然的望着白,“前辈,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白一乐,“小子!这是我要问的问题的才对!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个地方可还是我第一个发现的,你现在是站在私人的领土上知道吗?你不仅拐走了我的两个女儿,还来抢占我的领土,甚至把主意打到了我的囚犯身上,啊我真不知道一直留着你不杀到底是不是做错了。”

囚犯!!

天闲心头一震,白的话说的轻松写意,但意思却让天闲无以伦比的震撼!

囚犯毫无疑问说的是希波,那么白的囚犯是希波,白的身份已经不言自明。

天闲感到口中苦涩,喃喃的问:“前辈您,您原来是圣灵殿的人。”

白微微怔了下,看了一眼那里因为痛苦而呼吸困难,根本无法说话的希波,“真没想到你已经从她口里套出话来,这个女人可是很难缠的,嗯当然,我当然是圣灵殿的人,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和灵官还有那位骑士那么熟悉。”

天闲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脑子里有些混乱

“前辈”天闲舔着嘴唇,“您您是,圣灵殿的首领?”

这毫无疑问!

希波作为当初温和派的首领被困在这里,那么自然是激进派赢得了那场战争,而之后圣灵殿成为人类的信仰之光,历史自然是激进派书写的,激进派掌握了整个***!

两千年来圣灵殿的运作都是激进派当初定下的计划,作为首领,白到底想要做什么?

白对于这个问题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坐在那里,目光飘到了天上,似乎在思考着这个问题要怎么回答。

但,他但脸上始终一片轻松之色。

“你果然在对这个小子动什么心思对吗?”

希波终于直起了身子,说话虽然没多少底气,刚才的伤似乎抽掉了她全部的力气,但她的眼神中依旧燃烧着熊熊的火焰,死死的盯着白。

白低下头,和希波对视,和希波仇恨的目光不同,白的眼神显得从容,安静望着希波就像是望着自己老朋友,就好像刚才不是他把希波从天上砸了下来,而是他拼命飞过来接住了希波一样。

“我并没有,你应该清楚。”白凝视了希波很久,最后这样轻轻的回答。

希波恨恨的说道:“这个小子对我说了人类***的具体情况,你这个圣灵殿的实际张控制忽然间变成了无所事事浪荡子,不仅经常出现在这个小子身边,还亲自教会他你的绝技,你对我说并没有对他起什么坏心思?白我太了解了!你就是一个魔鬼1

白的眼神依旧从容温润,“女皇大人,您其实并不了解我。”

希波猛的站了起来,“讽刺我很开心吗?我不知道你有什么计划,但我可以告诉你!时间已经临近了,而且就算你没有遵守诺言,我也会找到回去的办法,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1

白点点头,“我从不怀疑这一点,两千年了,你对我的怨恨已经积累了很多了吧,我也从来没有想过逃避,真的有那么一天,来找我报仇吧,当然我也不会束手就擒的。”

微微一叹,白笑了笑,“我们的力量就是我们仇恨的根源,就让我们在我们各自的力量中解决所有的事情吧,呵呵这或许就是我们的宿命。”

“很好1

尽管痛的浑身僵硬,希波浑身依旧似乎冒着仇恨的火焰,“这种事我这两千年来一直都在想,一直都在期待那个时刻的到来,白!你终究会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1

白的眼神并没有什么波动,好像一波平静的湖水,安静的近乎可怕。

“女皇大人,您知道我今天是为了什么而来吗?”

希波眼角抖了两下,愤怒的吼道:“是啊,我也很想知道!你这个该死的东西到底是为什么来这里!两千年了,你把我关在这里两千年了!今天难道是打算放我回去吗?”

说着希波大声笑了起来,“但是我告诉你!白!如果你是这种打算的话,那么你现在就可以立刻滚回去了?我不需要你就能离开这里地方,你就回去洗干净脖子等着***拿你的脑袋吧1

白缓缓点头,也不知道是习惯还是真的赞同希波的意思。

“你是不是觉得,这个小子可以帮你离开这里。”白的眼神落到天闲身上,微微的笑着,“这个小子真的是十分神奇,我都没有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

希波哼了一声,“那是我的事,我可不会告诉你1

白又点点头,“我想一定是这样吧,既然有能来到这里的途径,那么自然可以逆反追溯的回到人类***,当初我们都会这样的手段当然,你现在不比这样做了。”

“什么意思?”希波狠狠瞪着白。

“我这次来,的确是要放你回去的。”白轻轻的说,“或者说,人类***又重新需要你出现了,女皇大人。”

“你要放我回去?”希波惊讶的望着白,随后脸上流露出极度的戒备和不信任,“你把我关在这里两千年,现在要放我回去?你在打什么主意?”

白微微苦笑了一下,“女皇大人,我在打什么主意您应该非常清楚,曾经我无数次的向您解释过,可是您从来也没有相信过,我想现在我也不必再重复了,但是现在人类***的情况已经变得更加复杂了,我想我们终于要迎来最后的时刻了,我们曾经的梦想,我们的矛盾,我们之间的仇恨,我们所有的所有都要迎来终结,现在人类***需要您,所以我又来到这,迎接您回去。”

“说的真是好听啊1希波咬牙切齿,“女皇大人,这句话还有多少是真心的,你自己清楚。”

白微微点头,眼神依旧平静,“是的女皇大人,我非常的清楚,而且这一次机会不错,我想我可以稍微的说明一下,您或许会相信我的。”

希波大笑,“白!你竟然还以为我会相信你1

白抬手指了指天闲,“因为我有人证在这里。”

天闲顿时一愣,什么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人证?

“他?”希波目光一下打在天闲脸上,严厉无比。

白说道:“女皇大人,我不知道这个小子是怎么来的,也不知道来到这里有多久了,但是我想您应该能确定这个小子不是我派来的,他的实力和您相差的实在是太多了,您一不高兴他就要化为灰烬,他是我两个女儿的丈夫,我不会让他白白送命的。”

“女婿?”希波看着天闲的眼神顿时就有了巨大的变化,其中多了和看白时候一样的刻骨仇恨。

天闲顿感无辜。

“他是我的女婿不假,但是您可能还不知道,他也是灵官的学生,而且”

希波毫不客气的打断了白的话,“这些我都知道!你不用再浪费口舌了,你到底想说什么,直说好了1

对于天闲,希波自然是有着自己的判断的。

综合所有的情况来看,希波确定天闲不是白事先派来的。

首先这完全没有必要,白没有必要为了说明什么而做这种事,白做事从来不会解释那么多,而且如果是为了放自己回去,那么无论如何自己都会接受的,返回人类***,那是两千年来一直的梦想。

再有,对方的实力也的确是太弱了,希波很清楚要杀天闲的话只是举手之劳,而且在天闲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几次都出现了自己想要击杀对方的情况,如果是事先安排,绝对不会有这种机会出现的。

至于女婿之类的事情,这些毫无紧要的东西似乎倒是恰恰说明了事情的真实性

当然,希波现在对天闲也是提高了十二分的警惕。

白吐了口气,平静的眼神变的轻松了很多,“女皇大人,时间就要到了,人类***就要被上位世界填平,新的力量会入主这片***,我们当初的想法其实有一定的误差,您或许没有发现。”

“误差?”希波微微皱眉,“什么意思?”

“人类***即将被填平,但这其实并不会是一个平静的过程,两千年来我其实并没有做***的事情,我一直在人类***各处奔走,在***的各个极端地线上观察这个世界,思考着力量的真谛,经过很久很久,我明白了一件事。”

顿了一下,白沉声说:“回归,并不是一件和平的事,就像当初世界破碎,整个上位世界崩溃,生灵凋零一样,这次回归的冲击不亚于当初的诸神大战。”

天闲心中一跳,这这是什么意思?

希波的眼神中全是怀疑,但面色也开始凝重,“说下去1

“道理很简单,水回流的话并不是平平静静,而是有一个流向,一个惯性,我们的世界也是一样,我预计的不错的话,在这里回归的过程中会有巨大的能量惯性,而最后”

白的神色肃穆起来,“会有产生巨大的能量漩涡1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