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荒唐的一天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希波望着远方,眼中蕴含着无限的仇恨和愤怒,一股股强悍的气息从身体中狂风般吹拂而出,天闲惊愕的不断后退,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竟然连希波的余威都承受住祝

“你就留在这里,好好呆在石屋中!保住你自己的小命儿就好了1

希波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话,然后猛吸一口气,双脚一跺,人如火箭一样冲上了天空,爆发而出的气劲炸开,天闲闷哼一声,被直接撞飞。

撞断一棵大树,天闲才一头栽在草丛之中,感觉自己的腰几乎要断了,希波这飞起时的力量于波沉重的超乎想象。

挣扎着爬起来,天闲看向天空,并不茂密的树枝让天空空旷的景象还是可以看到的,希波犹如一道蓝色光芒笔直的向天边冲去。

天闲感到空气在颤抖。

揉了揉腹部,天闲深吸一口,也是跳上了半空!

虽然希波让天闲留在石屋里好好呆着,但那可不是天闲的性格,这种时候怎么能在那种见鬼的地方闲着,看希波的样子,来人恐怕就是当初圣灵殿激进派的首领!

那可是现在的人类历史之前就活着的存在,见到这种人物的机会怎么能错过。

见识到了希波恐怖的实力,天闲虽然不愿在石屋中等待,但也知道直接冲上去完全是找死,当下凝聚全身力量,小心翼翼向希波的方向追去。

但是才跳到树顶的位置,天闲就感到沉重的压力忽然间出现,一下压在身上,好像狠狠的一拳打来。

身体一顿,天闲立刻从半空掉了下来。

这一下天闲可是吃了一惊,立刻重新凝聚力量向半空窜去,速度更快,力道更强。

结果咚的一声天闲撞在了什么东西上一样感到头上剧痛无比,然后直接从半空栽来下来……

一头摔在地上,天闲跳起来吐掉嘴里的泥土,望着半空不由满眼惊愕,这半空中……竟然还有阵法的结界!

飞快的窜上树,天闲爬到一定高度后,发现再也无法前进了,半空风在自然流动,但是有一层无形的能量壁垒阻止了自己继续向上。

尝试以恶魔之力小心突破这层壁垒,天闲却被壁垒的力道狠狠反弹了一下,险些折断指头。

天闲皱眉,拳头一攥,狠狠一拳砸上去!

震断了两根手指后,天闲不得不放弃了,因为即使受到了反震的力量,古神铭文的力量竟然也没有产生化解的力道……

这说明这阵法的结界并不在支配者所留下的古神铭文范畴之内。

天闲清楚的记得一件事,那就是古神铭文只是古代诸神力量的一种,而且只是并不起眼的一种……

这……难道是真正的神灵所留下的力量吗?

天闲坐在地上,忍着痛扶正自己的骨头,快速运转逆心诀疗伤,心中多少有些郁闷,这个该死的地方,竟然连去高一点的地方都没办法。

但是希波竟然直接飞上了天际,连一点阻隔都没有,这种力量差距真是再直观,再明显不过了。

真是见识到的越多,才会意识到自己了解的越贫乏,越是见识到更多的强悍力量,就越是发现自己的渺校

人类***上都是怪物横行,这黑色大海中也关着希波这样强悍的人物,在这个世界上,在这个上位世界和下位世界混合的空旷宇宙中,到底还有多少无法理解的强大存在……

虽然心中感慨,但天闲还是接受事实,自己力所不逮,就不要强求,安心的留在地面养伤吧……

不过天闲也没有回石屋,在空地上起码还能看到半空的情况,缩回到石屋里可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在这里已经看不到希波的踪影了,她化作一道光芒消失在天边,速度快若闪电。

但是,空气的颤抖开始变得剧烈,天闲的目光落到地面上,那些碎散的泥土开始微微的颤动,细小的浮沉尽然慢慢飘了起来……

猛然间天边传来一声巨响,天闲感觉心中一跳,半空中强悍的爆鸣声已经压了下来,整个森林发出一阵悲鸣,那些本来已经东倒西歪的树木被巨大力量压倒,嘎嘎巨响着折断,整个森林如被割麦子般倒伏下去。

天闲骇然向半空望去,只见天边两道强光纠缠在一起,厮杀倾轧,一道雪白如玉,一道湛蓝如海!

天空犹如被撕裂了一般隆隆巨响,天空之上两道光芒纠缠厮杀,排开的云气肉眼可见,一道能量漩涡正朝着这边汹涌卷过来。

地面的空气沸水般的波动,时而灼热时而冰冷,天闲坐在那里感觉自己似乎泡在岩浆和冰岩之中,强烈的能量冲击每每要把自己吹飞。

这就是真正的强者!

一战之威,天摧地塌!

天空的两道光芒纠缠撕扯,卷起的能量漩涡越来越庞大,从天边凶猛扑来,很快就到了头顶,天闲仰头看着半空,忽然间感觉大事不妙。

那白色光芒气势如虹,已经将蓝色光芒逼迫的节节败退,而且忽然间极速旋转两圈,天闲看的眼神一抖,那光芒竟然刺***百到剑气,直接搅碎了蓝色光芒。

那蓝色光芒承受重击,笔直的坠了下来。

天闲正在揉手指,努力让自己不被能量风暴吹走,但这时候不由看的呆了……

掉下来的,是希波……她显然是没有斗过对方,被直接从天上打了下来。

要不要去接住?

天闲有点犹豫,这种级数的战斗,自己上前可能会被对方不经意间秒杀……

不过蓝色光芒坠落地面,距离近了之后,天闲看清楚情况,毫不犹豫的窜了出去……

希波已经被打回了原形,变成了小女孩的样子。

冲到希波的落点前,天闲站稳脚跟,运转逆心诀,劲道灌满全身,天闲伸出双手……

“轰!!1

好像一颗炮弹砸在了地上,天闲直接被烟尘淹没了身体……

天闲就感觉似乎有一座泰山直接压在了自己的手臂上,灌注满了力量的手臂差一点就直接折断,希波那小巧的身体竟然会有如此的分量,简直无法想象。

同时,天闲也感觉到了希波身上那不可能属于她的霸道力量,正是这种力道将她从半空生生的砸了下来。

天闲的双腿几乎都***了地面,人矮了半截,好在是接住了希波,没有让她一头撞在地上,天闲也不知道这对希波是不是会有什么真正的伤害,毕竟人家可是超级厉害的人物。

但是就算再厉害的人物也有虚弱,也有防御空虚的时候,刚才看到希波被打回了原型,天闲也考虑不了那么多了。

“喂……你,没死吧?”天闲双臂简直要折断般的疼痛,轻轻晃了晃希波,发现她早就晕了过去。

还好,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创伤,估计是受到了沉重的撞击,直接被打晕了。

慢慢的把希波放在地上,天闲抬头向天空望去,拿到白玉似的光芒正缓缓落下……

这就是圣灵殿激进派曾经的首领吗?

天闲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似乎从立场上来看自己站到了人家的对立面,而且即使是没有救下希波,可是人家是圣灵殿的人啊!

圣灵殿的人啊!

天闲口中有些苦涩,这个世界上似乎所有的圣灵殿的隐***物都厉害的不得了,简直全部都是不是人的怪物,这个希波已经强悍的无法想象了,结果却被这个家伙直接从天上给砸了下来,直接被打晕,这种情况下……

随着那到光芒不断落下,天闲心中不断的紧张起来,不管怎么说……自己可都是圣灵殿的敌人,这一点教皇心知肚明,如果这个家伙也是圣灵殿的隐藏力量,那么……在这么一个杀人都没人知晓的地方遇到自己,情况可就有些微妙了。

天闲现在只能祈祷对方不认得自己,那样的话似乎还有周旋的余地。

那光芒缓缓落到了地面上,在落地的一瞬间,天闲感到一股无形的力量扩散开来,将刚才激战所震荡而起的浮沉全部压到了地面上,同时天闲也感到浑身一紧,这人的气息已经锁定了自己。

天闲现在只好站在那,随机应变……

那光芒渐渐散去,从里面露出一个人影来,这人看起来身姿修长,手持一把长剑,是个男人……

天闲飞快的分析着情况,甚至猜测这个家伙的真实身份,既然他是激进派的首领,那么十分可能现在还在剩任什么职务,甚至是身居高位,从现在的这个身型来猜测的话,他可能的身份……

努力的做着准备,但是天闲却发现这个家伙的身型似乎和知道的任何一个圣灵殿的***都不相同,最起码的一点是……这家伙看起来十分年轻,要知道圣灵殿的那些身居高位的家伙都是一些老头子了。

没有见过的家伙,那么倒是真的有可能不认识自己,那么情况倒是有许多缓和的余地。

天闲深吸一口气,正好开口主动出击,这种情况绝对不能陷入被动,对方在力量上碾压自己,如果在气势上再输的话,恐怕就不会像遇到希波那样好运了。

“哟,小子,好久不见1

忽然,那光芒里的人说话了,这话一出,天闲顿时石化在原地,眼珠子瞪的溜圆,嘴巴也长的老大。

光芒散尽,里面走出一个白衣男人来,手中拿着一把长剑,正笑嘻嘻的望着天闲。

白打趣的说:“我离开火叶城就马不停蹄的赶到这里,你怎么反而先到了?难道是有什么捷径不成?哎呀……说起来你还真是无处不在,这种地方你居然也能来,而且居然还活着。”

白一副看西洋景的模样看着天闲,“刚才……我看到你似乎接了她一下,难道你们认识?不对你们不可能认识,难道你们现在认识了?真实稀奇,这种事也会发生,哈哈1

白自说自话,轻轻挥舞了下长剑,长剑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他手中,然后他从腰上一摸,摸出了一个酒壶来。

“带酒了吗?我出来的匆忙,已经喝光了。”

天闲顿时有一种想要晕倒的感觉!

这简直是……简直是见鬼了!!简直是他妈的见鬼了!这算是怎么回事!!?

这个混账的岳丈大人怎么会忽然间出现在这个地方,而且还和希波大战一战,毫不怜香惜玉的把人家从半空揍了下来,他到底是以一个什么样的身份跑到这里来的!?

圣灵殿激进派的首领?他是激进派的首领?白?要以强权和力量统治这个世界的激进派首领?

还是说他根本不是!那么他跑到这里做什么?希波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疯了!全都疯了!!

白就好像在火叶城溜达的时候忽然遇到了天闲一样,吧嗒吧嗒嘴巴,不满的问道:“你到底是有没有酒啊?哑巴了?”

目光转了两圈,白忽然在旁边的地面上发现了希波还没来得及收好的银针和银晶丝,顿时明白了什么……

“碍…看来你已经被搜刮过了。”白顿时没了兴致,可怜巴巴的舔了舔自己的酒壶,那模样要多猥琐有多猥琐,然后一脸遗憾的说,“好不容易度过了黑色大海,还被这个臭婆娘打了一通,现在居然连酒都没有,真是失败碍…”

说着白坐了下来,然后神奇的从身上各个地方摸出酒壶来,左右晃晃之后叹气的全部丢掉了,显然那些酒壶都已经是空的了。

天闲愣在那足足好几分钟,这才结结巴巴的问道:“前……前辈?”

“怎么,换了地方就不认识我了?”白看了眼昏在地上的希波,“还是说她对你说了社么?”

天闲动了动嘴巴,但这次却没能发出什么声音。

白打了个哈欠,露出一脸疲惫之色,“凑巧你也在,免得我浪费力气,我现在要睡一觉,她醒了就叫我,我有话对你们说……”

说完,白就那么往后一趟,直接靠着一截树桩,睡了……几乎是瞬间鼾声如雷。

天闲苦笑不得……

今天简直是太荒唐了!这绝对是做梦!绝对是!

老鼠不可能使用宝物,也没有什么希波女王,更没见过自己的岳丈大人……

这个世界真的太荒唐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