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欲望的原罪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恶魔之力的使用方法!

这是一个极具***的条件,天闲现在完全不懂得怎么去驾驭这种力量,狂暴的恶魔之力在苏醒之后,一直处于一种平静和暴走的微妙平衡点,要拿捏这个平衡点而使用恶魔之力,天闲也是感到倍加辛苦。

而希波的这个样子……竟然是完全解放了恶魔之力的姿态?

天闲惊讶的望着她,并不能完全确定这一点,但是之前确实在希波这个样子的身体感觉到了强烈的位世界的波动,特别是她在出拳的那一刹那……

似乎能猜到天闲心中的犹豫,希波微微一笑,“怎么,想要体验完整的恶魔之力是多么的不可抗拒吗?”

天闲心中微微紧张,不由自主戒备的后退了一步。

“呵呵……不用紧张,反正那也没什么用。”希波咯咯一笑,“现在看着我的眼睛,我会迷惑你的心智,让你走到我的面前来,当然你可以反抗,想尽一切办法来反抗。”

这不由让天闲有些皱眉。

但凡迷惑引诱之类的能力,如果在对方早有戒备的情况下,效果则会大打折扣,除非是双方的实力差距特别悬殊才会毫无反抗之力。

天闲宁神静气,逆心诀平静的稳固身心,整个人瞬间冷静下来,仿佛一波宁静的湖水。

然后抬起头,坐好一切准备望向了希波的双眼。

这一眼,却令天闲心神巨震!

只是这一眼望去,天地风云变色,一道巨型风暴漩涡席卷了这个世界,眼前的一切摧枯拉朽的破坏,正剩下一个混沌的风暴漩涡……

在漩涡之中,一双美丽而充满了危险色彩的双目浮现而出,好似两个黑洞,不断侵吞所有的一切。

天闲大惊失色,自己的身体被这双眼释放的力量吸住,不断的被扯向前方,任凭自己如何努力也无法挣脱这股力量。

那双美目越来越大,很快横天立地,犹如世界末日的巨口……

在被吞没的一瞬间,天闲感到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侵入了身体,整个世界瞬间漆黑了下去……

“明白了吗?这就是差距。”一只柔软但是带着凉意的手轻轻拍在天闲的额头,天闲这才猛然间惊醒。

庞大的漩涡不见了,那几乎占据整个世界的巨目也不见了,世界恢复了正常,而天闲发现自己满头冷汗,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希波面前。

回头望去,天闲骇然看着自己刚才的位置,由始至终,自己根本不知道是怎么走过来的。

再看现在的希波,天闲的眼神就完全不同了,这个女人……竟然如此恐怖。

天闲的记忆中,还是第一次这样被别人夺走了心智,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完完全全的掌握在了别人的手中,在刚才那段时间里,自己是完全不设防,如果希波想杀人的话,那么……

“服气了吗?”

希波叉着腰,盛气凌人的望着天闲,这让天闲有点无可奈何,不想在这个女人面前服软,但是人家的实力却是完全碾压你的。

不过,想了想白和灵官他们,还有骑士先生,天闲心中倒是也稍微释然了一些,这个世界总是有着那么一些古老而强大存在。

白、灵官、骑士……还有秘库中的大教司还有他的同伴们,现在又有这个希波,而且还是第一任教皇,一定还有***的什么人吧,人类***和平的表象之下,也不知道隐藏着多少不安稳的因素。

天闲默默点了点头,望着希波的眼神软化了下来。

希波满意的笑笑,“年轻人,不要太气盛,这个世界你们所不了解的事情太多了,通常来讲,你们都是真正掌握这个世界的大人物的消耗品,如果不知进退的话,恐怕活不了多久,今天你向我低头,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天闲顿时有点意外的看了希波一样,希波顿时瞪回来,“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难道有什么不满吗?”

“不……并没有什么人总对我说这样的话,多谢告诫。”

这次倒是希波愣了愣,看着天闲不由失笑,“哈哈,果然性子里有讨人喜欢的东西,难怪灵官会收你为***,嗯……白那个该死的***也愿意教导你,到底还是有过人之处的。”

希波似乎有些高兴,把玩着自己的小权杖,得意的说:“那么我不妨再给你一个忠告,那就是在这个地方最好什么事都听我的,我说的话是唯一的行为准则,否则的话……你发生了什么意想不到的事可不要怪我。”

天闲嘴角抽动了两下,忍不住看了看周围狼藉的环境,希波这话似乎……并不是威胁,而真的是一种忠告。

可是这个地方除了她之外,还有什么东西能让人遇到意外吗?

“技不如人,我也没有什么可以争辩的,但是……不知道在好好听你的话之前,能不能稍微的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呢?”

天闲忽然发现,这个希波……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无法应付。

总的来说她现在实力占据绝对优势,所以可以作威作福,但是她也并没有站在敌人的立场,这一点至关重要。

“好奇心,那种东西可是会害死人的,年轻人,你应该也经历了一些事情才会让恶魔的力量苏醒,这个道理难道不明白吗?”

“愚蠢的好奇心的确是会害死人的,但有些人就是凭借合理的好奇心才会最终有所成就的。”

“哦?”希波转过身来,重新下打量了一遍天闲,“看不出你还不算太笨,好吧,你想知道什么,我现在心情不错,或许可以告诉你。”

天闲直接坐了下来,小腹现在依旧隐隐作痛,而脚掌简直是钻心的疼,这让天闲感叹,这个女人下手真狠碍…

“我想知道你的事。”

“我?”希波顿时一愣。

天闲点点头,冷静的说道:“就算是为我说明一下现在的状况吧,你需要我听你的话,但至少也要让我了解目前的状况,这绝对有益于我更好的听从你的话,说实话我很惊讶,因为人类***的任何一种典籍或者任何的记载中,当初塔玛克教皇都毫无疑问是一位男性,而且他的事迹广为流传,现在还有许多描述他事迹的壁画存留在圣灵殿总部,那些都是很古老的珍宝了。”

希波眼神微微一动,“历史的记载……现在的人类***,关于塔玛克的记载都是什么样子的?”

说着,希波也坐了下来,好奇似的看着天闲,天闲在她的眼底看到了些许回忆的恍惚。

搜肠刮肚,天闲把自己知道的情况都说了一边,对于塔玛克教皇天闲并没有过多的了解,三言两语也就说完了,但这似乎已经足够了。

希波眼中流露出满意的神色,“原来是这样,呵呵……这倒是和预想中没有什么不同,圣灵殿果然屹立在人类***之了,很好很好……”

“那么……”天闲试探着。

希波深吸一口气,以诡秘的眼神看了看天闲,微微一笑,“先等我一下,这种样子还是不适合说话。”

希波身释放出一层柔和的光芒,将她完全包裹,当光芒散去时,她已经又恢复成了六七岁的小女孩模样,那件原本紧身衣般贴在身的衣服又变得有些松垮,软绵绵的穿在她身。

“你居然带了食物来……这种东西我见都没见过。”希波拿着从天闲口袋里搜出来的小零食,满心欢喜的模样。

那是天闲留在身随时拿来救命的,如果露娜陷入暴走状态逮住人不放的话,这些小零食望望有神奇的效果,而且嘉米娜也喜欢吃这些零零碎碎的小东西。

拿了一颗糖果,希波放过口中,眯着眼品尝那种酸酸甜甜的味道,一时似乎入了迷。

良久,就在天闲以为她已经忘了要说话的时候,希波忽然吧嗒吧嗒嘴巴,“这是我一千多年来,第一次吃东西。”

天闲愕然。

“很奇怪吗?难道你觉得在这种地方真的能弄到吃的?”希波扫了一眼凌乱的森林和地面,“这个地方荒芜的难以想象,而且我给你一个忠告,不要吃这里的任何东西,甚至是水也不要喝,后果……你一定想象不到。”

天闲看了看森林,顿时心中戒备起来。

希波这次拿了一小块点心,天闲本来要提醒她除掉外面的油纸,但希波已经一口要下去,然后露出心驰神往的神色,天闲只好闭了嘴巴。

“真好吃……”希波三口两口吃掉了点心,看起来精神大振,“没想到从你这个小家伙的手中拿到了千年来没吃过的食物,我几乎都已经忘记人是要吃东西的了。”

这句话让天闲心中微微一颤。

是啊,人是要吃东西的,而希波在这里一千多年不吃不喝,那么她现在又是什么呢?

看看眼前零零碎碎的小吃,希波叹了口气,将它们收了起来,很珍惜的放到了自己的怀里,然后有点突兀的说道:“不错!我的名字是希波,也是塔玛克,我是圣灵殿的第一代教皇!也就是人们口中所说的,塔玛克教皇,当然……那是现在人类***的说法,在当初我有另外一个名字。”

说着,希波神秘的笑了笑,“当时,人们教我希波女王。”

天闲眨了眨眼,这个称谓……的确和现在圣灵殿的相性似乎不大相符。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人类***一片荒芜,除了浓烟就是熔岩,我们联合在一起,创建了圣灵殿,一起为人类的未来而奋斗,那段时间……真的非常美好。”

天闲点点头,但是忽然间感觉到有些不对,不由惊愕的望向了希波。

希波似乎没有注意到天闲的眼神,回忆似的说道:“我们,其实都是当初的神仆,是神灵赐予了我们力量,在那场惊天动地的大战中,许多神灵被击的粉碎,下位的神仆更是死伤无数,我们能存活下来,不得不说是一种运气。”

“当然,活下来是一种运气,也未必不是一种诅咒,那些在诸神大战中死去的生灵,许多连痛苦都来不及体会就烟消云散,而我们这些活下来的……却要背负沉重的责任,毕竟我们也是人类,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的同族就这样毁灭,我们必须以自己的力量保护我们的族人。”

天闲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儿,心中一时间掀起了无限的波澜。

“我们创建了圣灵殿,按照当时力量的强弱,我做了圣灵殿的首领,也就是第一任教皇,呵……教皇这个称谓也是后来才起的,最初都教我希波女王,我们开始寻找还没有被完全摧毁的土地,并且在那里建立避难所,并且四处搜救残存的人类,把大家***到一起,那真是一段艰苦……而且残忍的日子。”

希波看着自己的双手,深深的陷入了回忆,“我们这些神仆不需要吃东西就可以活下去,诸神大战的能量乱流让存活下来的我们反而更加强大了,但是普通的人类不行,而我们……却没有足够的食物给他们,那贫瘠而狭小的土地只能产出可怜的一点粮食,我们……不得不做出选择,不得不放弃……”

天闲感到了一种震撼。

“是的,有些人不得不……去死1

希波握紧了双手,“但他们都是勇敢的,在黑夜的时候一起离开,谁也不惊扰,谁也不告诉……就那么消失在黑暗中,永远也不再回来。”

深吸一口气,希波似乎无限惆怅,“那个时候,我们弱小又无助,但我们依旧团结,我们不得不面对死亡,可是我们无所畏惧,而在一些年之后,我们的情况有所好转,更多的人可以活下来,可……***却出现了。”

天闲一下竖起了耳朵,在人类历史之初还出现过***?这可是从来没听说过的事情。

“人,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就算是我们这些神仆也不例外……”希波的眼中渗透出无比复杂的感情,“是的,连我们也不例外,这也是……为什么我会在这个地方被困了两千年的原因1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