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大海彼岸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大海彼岸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重重摔在地上,天闲心口鲜血喷洒,不由发出一声低沉的怒吼。

猛的一个扭身,天闲旋风般从地上弹起,躲开一棵狠狠砸下来的大树,极速向后退去。

女子站在石屋前,手握权杖,双眼射出仇恨的光芒,口中不停的念诵着古老而高亢的音节,在她清澈动听的嗓音下,整个森林却发了疯一样活动着。

泥土崩裂,树木横行。

天闲脚下的地面狠狠刺出一道道土刺,周围的树木也被那吟唱声唤醒,亿万斤重的枝条从四面八方抽来。

躲过数道地刺和横扫的树干,天闲抬头一看,浓密的树枝树叶正在遮蔽天空。

真正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但天闲没有丝毫慌乱,脸上只有惊愕,极

这种力量,天闲告诉自己,绝对不会有错!这是上位世界的力量!在这个空间内波动的是上位世界强大而无坚不摧的力量,那个女子那个忽然间变成一个成年女子的女孩希波,她正在驱动上位世界的力量!

然而,这个空间却十分平静尽管环境天翻地覆,但空间本身却没有受到丝毫震动。

这并不是人类***那个下位世界的某一个地方!

一声怒吼,天闲脚踝外浮现出一圈古神铭文灼红的痕迹,然后狠狠一脚踩在了地面上。

“轰!!1

一根要出现的地刺被一脚踏碎,同时一道冲击波从天闲脚下产生,突刺而出的突刺瞬间全部被扫平,冲击波所过之处,地刺被清扫一空。

恶魔之力在体内缓缓渗透而出,天闲身体外的金色光晕一瞬间诡异的染上了些许湛蓝的色彩

“咔嚓”

随着一声异响,天闲的手臂诡异的伸长的几寸,皮肤下渗透出淡淡的蓝芒。

双目一凝,天闲深吸一口气,肩膀微微一动,伸长了几寸的手臂瞬间恢复了原样,而在天闲身体之外,一层淡淡的蓝色光膜开始扩散开来,如一个球形护罩把天闲罩在其中。

光膜经过的地面瞬间安静下来,那些抽打过来的树枝也在光膜边缘处变的无力,软软的垂落

天闲稳稳的站定,凝视着不远处已经放下手中权杖的女子。

“希波1

天闲轻轻开口,“古神语的意思是,第一个人类!这就是你的名字吗?而人类通用语的音译,似乎叫做:塔玛克1

女子深如星空的眸子注视着天闲,轻声一笑,“原来你猜到了我是谁,不愧是灵官的***。”

“我也没想到圣灵殿史上第一位教皇竟然是一个女人,而且还一个人呆在这种地方,还是以一个小孩子的模样。”

天闲的目光钢刷一样扫过女子凹凸起伏,让人浮想联翩的躯体,“这是什么手段?我还从来没听说过圣灵殿可以让人的年龄和身体随意变幻。”

恢复了本来面目的希波双眼流露出诱人的笑意,“小家伙儿,如果你不明白的话,不妨自己来试试。”

天闲微微哼了声,“我并不想和你有任何冲突,我只想知道这里的情况,我要回到人类***去,你应该看的到,我并不是你可以随便捏的软柿子,我想我们双方不必这样剑拔弩张。”

“哈哈哈哈”

希波一定当即放声大笑,“毛头小子!你还不明白自己在对什么人说话!来吧,让我见识一下现在人类***恶魔觉醒者的实力1

说着,希波挑衅的对天闲勾了勾手指,眼中满是轻蔑,“记住,你只有一次进攻的机会1

天闲顿时翻了翻白眼儿,被一个女人瞧不起可真是太气不顺了!

看来今天不给这个女人点教训,她是不会乖乖听话了!

虽然不想打女人,但今天免不了要破例一次了!

一跃而上!

恶魔之力强化的身体如一道蓝色闪电,天闲震惊于这身体的速度,人已经到了希波眼前,身体外的蓝色光膜已经将她笼罩在内。

和女人对打很麻烦,全身上下都不好下手,特别是这样身材爆炸,而且还穿着紧身衣的女人。

天闲早看出对方不擅长近身格斗,她由始至终都是站在那里使用手中权杖的力量,已经近身的情况下,胜负已定!

对准希波的小腹,天闲发出闪电般的一拳。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天闲却发现了惊人的一幕。

希波放开了她的权杖,或者说随手丢掉了。

随手丢掉了?

这一刻仿佛被拉的无限长,天闲瞪大眼睛,发现希波嘴角露出嘲弄的笑容,那权杖已经被她丢开,这个身姿***无比,好像套着紧身衣的女人腰肢轻扭,双臂灵蛇般动了起来

“砰!1

天闲沉重的拳头砸在了希波的小腹前,却是被希波的一只手掌拦了下来。

这一瞬间,天闲的脑袋甚至有点短路,那么娇嫩小巧的一只手掌,竟然毫不费力的挡住了自己的进攻!虽然没有使用全力,但这一拳也绝非她这样柔弱的人能阻挡!

天闲也是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希波璀璨如星空的眸子中,闪烁着淡淡的蓝色幽芒。

恶魔之力?

天闲脑子里冒出这个疑问,然后就感到一股巨力从小腹处贯入身体,就如同零距离的火炮轰炸。

任凭逆心诀强化的身躯无比坚固,任凭古神铭文的力量如此强大,任凭恶魔之力霸道无比,但在这股力量面前,所有的防御都被摧枯拉朽的扯碎。

天闲连痛都没来得及感受,两眼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当天闲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脑子痛的厉害,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刮过脑壳一样,身体也是酸痛无比,连动弹一下手指都十分痛苦。

眼前是稀疏的树林,并不繁茂的枝叶后是湛蓝的天空,天闲发现自己就躺在地上,鼻子里还有泥土和青草的香气。

而且,有些凉快

嗯,有些凉快?

天闲摸了摸自己,发现身上光溜溜的,只剩下小裤衩!

鬼叫一声,天闲猛的跳了起来,再也不顾身上的什么疼痛。

然后天闲就看到了让自己汗毛直竖的画面。

不远处,希波已经恢复了小女孩的样子,她身边零散的丢着天闲的衣服,以及天闲随身携带的各种东西。

比如说一大堆圣痕,一些小零食,十几枚样式各异的勋章,一些金币,一个水囊

在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之中,有些东西随意丢在那里,而有些东西则是小心的在一旁放好,比如银晶丝,比如天闲从不离身的一套银针

而希波现在现在十分兴奋,稚嫩的小脸儿上满是红光,她拿着一枚银针,正起劲的着天闲带在腰上的那个小笼子。

笼子里是咕噜的巢穴,咕噜被吓的缩在里面,不时发出微弱的悲鸣声。

“鬼叫什么?又没把你怎么样1听到天闲的叫声,希波不满的咕哝一句,看也不看天闲的又说道:“这个这个是什么东西?我怎么感觉感觉有一种连接人类***的气息存在1

天闲哭笑不得,这个家伙居然连灵鸢都不认识!

说起来灵鸢最早还是圣灵殿使用的,后来才渐渐开始普及。

警惕的看了一眼恢复小女孩模样的希波,天闲又看了看自己的腹部,那里有一个小巧的,但是却深深的发黑的拳樱

拳印上还依旧传来阵阵剧痛,天闲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这样被打的疼痛了,不由心中冒出丝丝的凉气,这个希波竟然如此强悍?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衣服穿上?”希波看了天闲一眼,依旧十分不满的咕哝着,“以为谁都喜欢你光***的样子吗?”

天闲无奈,现在这个形势有些微妙。

本以为对方敌不过自己,谁想到自己连人家一招都没接住,直接被打晕了过去,还好对方似乎没有杀心,否则的话

虽然没有真的光***,但是也已经差不多了,讪讪挪过来,天闲捡起自己的衣服飞快的穿好,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东西一件件收回来,但是要去拿银晶丝的时候,希波却伸手阻拦了天闲。

“这两件东西我比较喜欢,归我了。”

天闲顿时瞪圆了眼睛,这是自己两件最得意的武器,什么叫做归你了!

“不满意?”希波哼哼了一声,目光不经意的瞟了一眼天闲的肚子。

看着自己辛苦炼化的银晶丝,还有费尽力气制作的银针,天闲恨的直咬牙但是形势比人强,这两件宝贝现在是拿不回来了。

穿好衣服,忍着小腹的剧痛,天闲来到了希波对面,看着满脸兴奋戳着笼子的希波,不由皱眉,“你没见过灵鸢吗?”

“灵鸢?”希波抬起头,一脸茫然,“什么灵鸢?”

天闲叹气,“一种远距离通信的生灵,可以自由穿梭空间隧道,出现在不同地方构建的巢穴中。”

希波双目一下放大,“是传送阵!这是我们圣灵殿发明的对不对?”

天闲一愣,灵鸢的确是圣灵殿首先使用的,据说诸神时代就存在了,不过和传送阵有没有关系就不知道了。

希波大喜,也不用天闲回答,立刻又低头去研究面前的笼子,“就是说这个东西可以和遥远地方的人通信!有多遥远!能横跨***吗?”

天闲望着希波兴奋无比的模样,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你很想回人类***吗?”

希波身体微微一颤,抬起头,眼中的兴奋渐渐消失,却而代之的是一片冷静之色,然后她点点头,“是的!这个东西能和人类***通信吗?”

天闲顿觉一种无可奈何的寂寞,“你是说这里果然不是人类***,对吧?”

“当然,我从来没说过这里是人类***。”

这句话让天闲感到心中发苦,之前希波说可以送自己回去,这件事怕是有难度了,如果真的那么简单,那么她自己为什么不回去呢?

拿过笼子,天闲轻轻弹了弹笼子外壳,“咕噜,这里能回去吗?”

咕噜小心翼翼从里面钻出脑袋来,非要的摇了摇,然后缩了回去。

“灵鸢也是有***的”天闲大为叹气,把小笼子放下,看了看忽然目瞪口呆的希波,“这里和人类***之间恐怕有着某种空间的阻隔,灵鸢无法回去。”

希波对这句话没有什么反应,倒是直勾勾的盯着笼子,“刚才那是造物生命?”

天闲点点头,“是我从前的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老师留给我的,他要我照顾他们。”

“他们?还有谁?”希波吃了一惊。

天闲骚了骚头,“三角,出来见见人家吧,现在不必再藏了。”

天闲凌乱的黑发间慢慢的探出一条光丝来,三角万分紧张的露出了自己的身体,“我的主人,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这个女人,嗯这个女人十分危险1

希波瞪大了双眼,“又一个!又一个造物生命!你身上的好东西还真不少!你的剑呢?你的剑在哪?那把很大的大剑1

天闲疑惑,“你怎么知道我有一把大剑1

“你手上有长期拿剑的痕迹,虽然看起来你的剑术很差,但似乎还算用功练习。”

这也能看出来!天闲顿时感到有些紧张,稍稍后退了一些才重新坐定。

希波古怪的看了看天闲,“你后退做什么,我要想杀你,你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你真的以为你那种幼稚的恶魔之力能够与我抗衡吗?”

天闲被说的有些脸红,当时还觉得要留点力气别伤到对方,结果

“知道你为什么没死吗?”希波又问。

天闲的确不知道,按照之前的情况,似乎希波已经起了杀心,而且自己完全不是对手。

“因为你的确是灵官的***,我不能这样杀了他的***,虽然你也是那个该死的白的***,灵官最可恨的地方就在于交了他这样的朋友1

天闲摸摸鼻子,心想我的岳丈大人啊,看来您在平辈人的眼中,形象并不怎么好

“还有。”希波上下打量天闲,“我一直以你能够随意击败的力量气息站在你面前,但你从始至终没有想依靠武力逼我就范,这救了你的小命儿,明白吗?灵官是不会教导那种持强凌弱的人的。”

“最主要的”

希波的眼神再一次变的热切起来,“确定了你的大概身份后,我现在想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来的?到底是怎么出现在这个见鬼的地方的?你到底是怎么跨越黑色大海到了这里的?”

天闲一听,顿时身体抖了一下,“你说什么?跨越黑色大海!?”

希波的神色变得激动起来,“是的,小子!这里不是人类***,这是黑色大海里的一块陆地!我被困在这里,已经两千年了1

--

嗯湍一章终于来了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