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岳丈大人的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闲感觉自己有些……茫然!

这个希波到底是什么见鬼的情况?那种恋爱中小女生的口气又是怎么回事?

灵官硕大而僵硬的面孔浮现在脑海中,天闲顿时一阵恶寒……和这么一个小女孩,不大可能吧!

而且,天闲忍不住的就想到了某些儿童不宜的方向,灵官他可只有手脚和脑袋啊!连身体都没有,真的会有女人喜欢他吗?如果是那样的话,夜里睡觉岂不是万分惊悚……

“这本教典,你都看过了对吧?”

希波忽然问了一句,眼中闪烁出一丝胜券在握的神色,“灵官的教典,实在是枯燥无聊的很,写的都是一些陈腐无用的东西,不过作为他的***,而且还是要被考较的那种,没理由不背下教典来,我说的没错吧?”

天闲正在胡思乱想,希波这句话却顿时让心中一凛!

原来对方可不仅仅是不想归还教典而已,明明知道对方不简单,居然还是再一次轻视了她,天闲迅速打起十二分精神,“当然,灵官大人的教诲,我自然是时刻记在心上,这本教典自然也早就背诵下来。”

希波淡淡的一笑,“好!年轻人,如果你能背下这本教典的话,那么我就承认你是灵官的***,否则的话……”

歪歪头,希波戏虐的望着天闲,那神色让天闲没来由心中一寒,她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纯粹的残忍!

就好像纯洁的小孩子将昆虫腿儿一条一条扯下来,然后开心的拍手欢笑一样,人性深处的残忍!

深吸一口气,天闲挺直身体,凛然不惧,虽然说拿着教典纯粹是扯虎皮状声势而已,但这教典灵官可的确是经常会问的,天闲实实在在的背诵了下来。

“说吧,要背哪一段?”

希波咯咯一笑,“什么哪一段?是全部啊!全部1

天闲一愣,“全部?你要我把教典全背下来!?”

“当然,既然你是灵官的***,这是理所当然的事,难道你指望随便背几个地方就可以蒙混过关吗?”

“而且1希波扬起了下巴,以高傲的姿态,再一次使用那种近乎高贵的口吻说道:“不要企图欺骗我,背下这些教典的并不只有你一个而已。”

“第五章,诸神世界!莫斯罗波城住着统御三文河流的七位神灵,其中之一掌管水雾云气,名叫羽良,其中之二……”

希波竟然开始吟诵起手中教典的内容,声色庄重,神情肃穆,只是叙事记录的教典在她口中叙述而出,腔调犹如史诗般磅礴有力,那小小的身躯背后,仿佛有无数苍云变幻,诸神隐现,仿佛在随着她的吟颂而上演着远古的画面。

天闲不由听的,甚至是看的呆了……

从头到尾,希波如吟唱史诗般将手里的教典完整的背诵了一遍,竟然一字不差!

天闲的脸色犹如见了活鬼!刚才希波可是只摸了摸教典的封面,甚至都没有翻开来看!她现在竟然可以背诵!而且这样的吟诵方式,显然并不是第一次了!

这家伙和灵官果然有什么古怪的关系!

“我背诵的对吗?”希波抬抬眉毛,淡淡的望着天闲。

天闲盯着希波,眉头紧皱,然后忽的一笑,“中间错了三个字,虽然意思没有任何差别,而且说实话这样改似乎更加正确,但和教典上的内容并不一致,这三处分别是……”

直接指出了三处差别,天闲也抬了抬眉毛,“我说的对吗?”

希波眼神中顿时多了几分奇妙的神采,“不错,果然是背诵过教典的,很好……那么你现在只要背诵出其它的教典,我就会完全相信你了。”

“其它的……其它的1天闲瞪大双眼,“全部?”

“全部1希波的神色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教典是以暗金铸成,虽然笨重但每一本的内容其实少的可怜,如果连这些内容都没有背诵过,那么你显然是冒牌货1

这女人还真是不好对付!

天闲心中暗想,一本教典虽然内容的确不是很多,但那毕竟不是一张横幅就几个字而已,而所有的教典加起来,这个字数可就很有些多了。

还要分门别类的记住每本不同教典的内容,更是难上加难,要全部背诵的话,是一件极度困难的事情。

这个希波显然是抓到了自己口中的漏洞,想要以此为突破口!

天闲暗暗自责自己大意,拿灵官的身份扯虎皮,结果这次惹来了麻烦。

“怎么,背不出来吗?”希波眼中露出了一丝不屑,“如果背不出来的话,那么就算你是灵官的***,也不过是个偷奸耍滑的东西而已,我替他教训你的话,想必他也不会有什么不满1

天闲心中一动。

“灵官大人或许不会这么想。”

希波眼中一寒,“他会的1

说着扬起手来,希波口中念出一连串古怪的咒文,只听见一声怒吼,一直呆在旁边的巨石竟然活了过来,浑身石块乱滚,转眼组成了一头岩石巨兽,凶猛的向天闲扑来。

天闲眸子微微一缩,以古神语操纵造物生命!这是现存典籍中古神们才会使用的手段!

深吸一口气,天闲不闪不避,面对咆哮的岩石巨兽反而微微蹲下身来,一掌在前,一拳在后!

逆心诀随意而动,第一层、第二层……狂放的生命潜能在体内脱缰野马般狂奔!

“嗡”的一声,天闲拳头上亮起一圈灼红的古神铭文,恶魔之力渗透这些铭文,让原本庄重肃穆的纹路略显狰狞!

“吼————————”

岩石巨兽和天闲同时嘶声怒吼,裹着巨力的拳头砸向对方。

希波看的目瞪口呆,这个看起来还有些清瘦的少年竟然……竟然用蛮力和岩石巨兽对抗?

然后,她的眼睛瞬间又瞪大了两圈!

双方接触的刹那,天闲脚下错开了一步,只是微小的一步却改变双方的站位和力量的走向!

岩石巨兽硕大的拳头擦着天闲微微挪开的脸颊而过,天闲的身体却如流水般轻灵而蕴含着膨胀的碰坏力。

肩膀荡开对方的巨拳,手臂与势导力,破坏力全部灌注在拳头之上,身躯在一步之间扭转,再一步之间已经贴近巨兽怀中。

“中!1

一声低吼,天闲的拳头零距离狠狠砸在巨兽的身上,猩红的古神铭文扭曲变化,瞬间爆炸!

一道赤红的光波从巨兽背后透体而出,它被砸的飘离地面,庞大的力量却似乎依旧不放过它,狠狠的扭曲,狠狠的挤压……

希波惊骇的看着岩石巨兽被一拳砸上半空,背后开了一个大洞,然后全身咯咯巨响,仿佛被一只无形巨手抓紧,一块一块,一角一角,就那么被捏成了一堆垃圾!

“轰!1

岩石巨兽落到了远处的地面上,已经变成了一块七扭八歪的石头……

“你……你……”希波嘴唇颤抖,脸色一阵阵发白,看着天闲一时说不出话来。

天闲吐了口气,缓缓站直,脸色倒是平静,不过心中却也是波澜万丈……

这是心钉拔除之后,第一次尝试动用全身的力量,逆心诀催动古神铭文,再混以恶魔之力,没想到破坏力竟然如此惊人!

一拳打废了岩石巨兽,天闲感到神精气爽!当下挺直身体,微笑的看了希波一眼,大声念诵道:“诸神混战,延绵岁月无数,七日灭失之战,浓烟遮蔽天空,烈火炙烤大地,世界毁于一旦,此后数十年……”

天闲在背诵教典的第一部,也就是诸神大战的简史。

这教典自然是无比难背的,但在保留小命儿的前提下,背点东西算个什么难事!

当初灵官留在火叶城,火气可不是一般的大,天闲很怕他老人家什么时候不高兴了拿自己开刀,到时候别说学会什么本事,自己倒是要搭一条小命儿进去,这教典自然是背的勤快而谨慎。

而且,和当初那一本本厚厚的医书相比,这教典上的内容嘛……除了各自内容八竿子打不着,背起来十分痛苦之外,数量却是少的可怜。

十几本暗金教典摞在一起,字数加起来也没有半本百草注解来的多,背不下来才叫怪了!

天闲朗朗而诵读,声色饱满,虽然不及希波那样如唱诵史诗般气势惊人,却也听起来让人舒适无比。

二十几分钟过去,天闲从头到尾,把包括希波手中的教典背诵了一遍,一口气下来,一次停顿都没有,就好像照着本子念一样!

背诵完最后一个字,天闲总算送了口气,“喂!有水没有啊!说的我渴死了1

希波还在***中。

这下不会再怀疑我了吧?天闲望着希波发呆的模样,心想应该不会再有问题了,马上就能从这个古怪的女孩子身上得到一些有价值的情报了。

希波直勾勾的盯着天闲,那眼神好像发现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东西,以及……

不知道为什么,天闲忽然感觉有些不舒服,因为希波眼神实在,实在有些不像是单纯的惊讶,那种直勾勾的模样,似乎还掺杂了许多莫名的东西在里面。

“你刚才使用的,是柳身?”希波的眼神轻轻波动着,古怪的平静。

天闲刚才的确用了柳身躲过了石像巨兽的攻击,而且还用柳步踏了两步呢,但天闲没有立刻回答,因为在希波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她那平静的眼中,似乎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在尽力掩饰但却掩饰不住的——杀气!

“是谁教你柳身这种技巧的?”希波再次发问,同时踏前了一步。

天闲没来由一阵心惊肉跳,这小小的女孩,一步之中整个人的气势都改变了,她直勾勾的盯着这边,好像一匹饿狼发现了一只小鸡。

虽然天闲没有回答,但是希波似乎已经猜到了***,她忽然声色俱厉的喝问道:“白!是那个白对不对!?”

天闲顿时激灵了一下,这个女孩连白都知道!

希波眼中酝酿出浓厚的仇恨,那种化不开的浓郁仿佛要吞没眼前的一切,“是白教你的柳身对不对?那是他的得意技巧!灵官虽然也学习过,但他绝对不会教自己的***别人的技巧!你不仅是灵官的***,还是那个白的***!对不对?”

天闲吞了吞口水,忽然间感觉大事不妙!这个希波提起灵官来一副含情脉脉的样子,但是一提起白就恨不得要把他挫骨扬灰一样,这么下去,自己可要被殃及池鱼!

正要解释,希波却早已经失去了耐心,她连天闲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大声怒喝道:“你是那个***的***!你一直在骗我1

权杖高高扬起,天闲见到那权杖上的王冠忽然发出一道耀眼的光圈,光圈横扫四面八方,所过之处森林轰轰作响,那已经七扭八歪的巨石竟然再次发出怒吼声,岩石自动重新组合,再一次变为巨大的岩石巨兽。

整齐洁净的森林地面四分五裂,树根暴跳而出,疯狂的生长蔓延,一股狂暴的力量从希波身上散发而出,牵动着整个森林的气息波动。

上位世界的力量!

天闲心中一凛,希波和刚才的气势完全不同了,浑身散发出的力量气息极为骇人,而且……已经开始影响到周围的环境。

一声狂吼,那岩石巨兽再次扑了上来,天闲这一回不敢怠慢,逆心诀奔走全身,一层金芒透体而出,反身一拳轰出,这一次的力量比先前不知强大几倍。

那石像被一拳砸瘪,硬生生弹飞出去。

回过身,天闲却心中一惊。

那个女孩子消失了……

在她原本站立的地方,一个妙龄女子立在当场,手持那张权杖,正满眼寒光的望着自己,那眼神,如星空般璀璨夺目!

那件原本在女孩子身上并不合身的衣服,现在紧身衣一样贴在女子身上,将她丰满凹凸的身型展露无遗,一头金色长发更是直达腰间。

天闲错愕之中,权杖已经对准了这边,女子口中吐出一连串艰涩难明的音节,权杖的王冠上顿时亮了起来。

古神文,又是古神文……

天闲只来得及想到这些,一道暗光从王冠上激射而出,光线出现的刹那天空似乎都暗淡了一下。

身体猛然一震,天闲愕然发现胸口多了一个窟窿,那暗光真正的快若闪电,连一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血,喷洒而出!

天闲重重摔倒在地上,眼睛瞪的老大。

在天闲的脑海里,极度震惊的翻滚着一个念头!

对方的力量影响的是周围的环境,并不是空间的稳定……

这里!这里竟然不是人类***!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