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偷鸡蚀米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偷鸡蚀米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塔玛克教皇是圣灵殿历史上第一位教皇,也是建立起圣灵殿的最重要的元勋之一,关于他,有许多传说。

圣灵殿的许多信条和准则都是出自这位塔玛克教皇之手,他一手创立了圣灵殿的信仰框架,确定了圣灵殿存在的真实意义。

在那个诸神纷纷陨落,天空被浓烟遮蔽,大地四分五裂,到处都是岩浆火河的世界中,残存的人类无以伦比的绝望,而塔玛克就像是黑暗中的一盏明灯。

他重新凝聚了人类的信仰,并给予了所有人希望,建立起圣灵殿更是不世功勋,可以说人类能在末世苟延残喘下来,发展到今天***霸主的地位,塔玛克功不可没。

当然,因为年代久远,关于这位第一代教皇的种种事迹都无从考证了,流传下来的种种记载也都是出自圣灵殿之手,历史上真实的塔玛克到底是什么样子,已经无人知晓。

天闲也只是听古丽提起过,并没有做过多的了解,不过就现在所掌握的情报来看,圣灵殿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阴谋,那么这位塔玛克教皇自然也不会向圣灵殿宣扬的那样多么多么的悲天悯人,这其中还说不定有什么让现在的人类惊掉大牙的事情。

天闲古怪的看着眼前名叫希波的女孩子,这么一个六七岁的,而且绝对是身体状态就只有六七岁的小女孩!这是传说中的第一任教皇吗?

难道是灵魂寄宿?

天闲虽然没仔细了解过塔玛克教皇,但是圣灵殿历任教皇都是男性,这可是从没改变过的!这么一个小丫头算是怎么回事?

更让人不解的是,这个小丫头的眼神却让人无法解释,那绝对不是一个孩子的眼神,那是岁月沧桑的刻痕,时光流光,星辰轮回变幻,才会在那双眼中留下那样深邃如宇宙般的颜色。

在天闲表演完缩骨术后,希波看起来更加不安了,那种警惕的眼神就好像天闲随时会变成一个择人欲噬的巨兽。

天闲对此并不打算解释什么,而且对方眼中的不安……很多是伪装出来的。

当然,天闲高兴的是,那些不安还有很多是真实的,现在这个女孩子真的很害怕天闲。

走到空地当中,天闲在一节树桩上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望着小女孩笑眯眯的问道:“好了,我们也算是大概的了解对方了,也就是说不再是陌生人了,现在的人类***上,不是陌生人就是朋友的意思,你明白吗?”

女孩用鄙夷的眼神看着天闲,“你真的想把我当做小孩子来骗吗?”

天闲摸摸额头,有点无奈,“呃……我是说我们可以多互相了解一些,多互相信任一些,你看我并不想伤害你,我只是不小心来到这个地方,现在我想回去,我的同伴们还在等我,我对你完全没有任何企图。”

“我不能相信你。”希波毫不客气的说。

天闲吐了口气,“好……我也不需要你信任我,我只是想知道,怎么才能离开这?你怎么才肯放我走呢?”

希波警惕的望着天闲,近乎透明的眸子里闪动着思考和犹豫,“我要确定你的身份和来历,还有你出现在这里的真正理由,你之前告诉我的,太模糊了。”

天闲又好气又好笑,摊开手说道:“小妹妹,你……”

“不许这么叫我1希波忽然恼怒起来,就好想被***了一下,激动的脸颊发红,“你敢再这样叫我!我让你永远留在这里1

天闲赶紧改口,“别生气!别生气!美丽的女士!我没有看轻你的意思,不要激动,冷静!冷静1

“可是美丽的女士,你要明白我们……我们还不算很熟,自然许多事都不会讲的那么清楚了,如果是你在我的位置上,一样会这么做的,而且您看,您自己对我透露的消息简直少的可怜。”

天闲用目光扫过这片森林,可怜的说道:“我现在只知道您的名字是希波,这个地方叫做荒芜森林,天哪!我甚至不知道我在***的哪个方向上,不知道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更不知道您为什么在这里,我现在什么都不知道1

希波皱皱眉,这的确有些过分,“可以,只要那给我想要的,我自然会放你离开,你要明白……我根本不想看见你出现在这。”

天天耸耸肩膀可以,“你想知道什么,问我好了,但是,相应的你也要回答我的问题,现在我有几个需要你明确回答的疑问。”

“可以1希波生硬的回答,然后她几乎是迫不及待的问道,“你的那枚勋章是怎么得来的?”

勋章?天闲眨眨眼,然后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大笑起来,“那是教皇送给我玩儿的,一边说着天闲一边从怀里掏出了更多的头衔勋章,“你看,我不只有这个,还有***更多的勋章。”

希波不由瞪大了眼睛,天闲从怀里拿出了十来枚勋章,这十几枚勋章几乎涵盖了圣灵殿所有的荣誉头衔。

天天摆弄着这些勋章,说道:“教皇大人说反正都是一些虚衔,都送给你一个好了,哎,本来我不想要的,可是盛情难却呀,”

希波的脸色有些复杂,“这么说你和圣殿的关系还不错。”

“当然1天闲非常诚恳地望着对方,“就在刚刚,我就教皇大人谈论甚欢,不久前他还请我赴宴呢?”

“你?”

希波的眼神中有着些许震惊,毕竟天闲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虽然身材高大,体格健壮,但是无论怎么看都不会到二十岁。

要知道,教皇可是人类***的精神领袖,宴请这样一个年轻的少年人绝对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不过天闲可是说的是实话,当下随意的说了说小宫殿里的布置,还有圣灵殿总部的一些摆设,,尤其是说说教皇请他赴宴时谈及的那个吃豆子的传统。

顿时,希波沉默了下来,天闲看得出他的眼神中多了几分信任,

天闲知道这个吃豆子的传统,让她更加相信了自己。

天闲也没想到,这个豆子居然在这里还派上了用场,从头到尾这个希波都没有显露出任何相信的神色,这一次,却似乎真的相信了。

当然天闲不敢大意,这个小女孩看起来只有六七岁,但是,她到底经历过些什么天闲根本无法预测。

“现在该我提问了1天闲伸了个懒腰,特别强调:“你要说实话好吗?”

女孩只是哼了一声,算是回答。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人吗?”天闲问道。

“这个问题你已经问过了,我想我不必再进行回答”女生硬的回应。

天天心想这不是废话吗?我的确已经问过了,可是上次你根本没有回答呀!

天闲又尝试问了几个问题,但是希波的态度明显不想回答,而且态度非常的强硬,这让天闲十分明白了一件事,这个看起来粉嘟嘟十分可爱的小女孩,实际上不知道有过什么样的经历,而且真实年龄也十分值得怀疑的家伙,已经完全是在耍***了。

这种情况的话……

天闲的目光落到女孩子手里的权杖上,眼神不由一亮,或许……有一个值得尝试的突破口。

“你手里拿的是权杖?”天闲十分突兀的问,然后加重口气,“教皇用的那个?”

这句话让希波的眼神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天闲继续说道,“我在教皇手里看到过差不多一样的东西,说这是只有教皇才能持有的权杖。”

希波以沉默给了天闲回答。

天闲微微一笑,这个反应其实已经说明了她和这个权杖之间有着某种微妙的联系。

“我记得教皇曾经对我说过,教皇所持有的权杖是代代相传的,但是在历史上曾经发生过权杖遗失的情况。”

这一次,一波眼神微微一抖,“你说什么?教皇怎么会对你说这样毫无根据的事?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来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1

见对方忽然发怒,天闲心中暗暗点头,看来还是猜对了,只是这个猜测……似乎自己都有点难以相信啊!

“美丽的女士,我和圣殿的关系还是不错的,我想您或许误会了什么1

一边说,天闲从怀里拿出一样东西,“我想现在任何话都无法取得您的完全信任,但是,或许您认识这件东西1

故技重施,天闲拿出了灵官的教典。

目光触及教典,希波的眼神明显的抖了一下,不由惊叫,“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天天笑笑,“这是灵官大人送给我的1

“送给你?一个……一个恶魔之力的觉醒者?”希波惊愕的无以复加。

天闲心中微微一亮,这样强调恶魔之力的觉醒者,看来这个希波知道圣灵殿肃清恶魔之力觉醒者的事。

想了想,天闲搔头,“也不能说是送给我,就算是借给我用来研究吧。”

这让希波惊讶的难以置信,“为什么……为什么会借给你?”

陈贤微微一笑,“我们是师徒1

希伯顿时呆立当常

很快,她的眼神急速变化,淡淡的银白色,化为深邃的宇宙之色,凝视着天闲。

天闲坦然对望,丝毫不畏惧希波的眼神。

因为说的是真话呀,这些话完全都是真实的,只是这种真实有的十分奇妙曲折的特殊情况存在。

望着稀薄那深邃的仿佛要把自己的灵魂吸进去的眼神,天闲心中不由庆幸,拿一本灵官的教典护身果然是非常正确的选择啊!

有了上一次的经历之后,天闲就意识到灵官的教典简直是无往不利的法宝!

灵官在圣灵殿的地位崇高无比,如果说教皇是当朝皇帝的话,那么灵官就是还活着的先王老子,教典就好像先王赐予的尚方宝剑,教皇见了都要低***。

这种东西岂能放过!

虽然有点沉重,但天闲还是保持着有一本教典在身上,反正随便哪本都行,就说是要反复研究,灵官倒是也不介意,向来开口就给。

今天在这个地方果然派上了用常

第一次的,希波在天闲面前主动靠近了一步,似乎想要去触碰教典,但她很快就回过神来,停下了脚步,依旧警惕地望着这边。

天闲索性将教典直接丢了过去。

希波顿时愣了下,然后赶紧伸手接住,在教典入手的一刹那,她眼中闪过了一抹让天闲诧异的怀念之色。

那触景生情的模样,绝不会是做作衍生而来的,天闲心中不由微微叹息,看来这又是一个有着悠久生命的人,圣人殿之中到底还有多少这样的人物到底隐藏了多少这样的力量?仔细想想,着实骇人。

希波轻轻抚摸教典表面,她甚至没有打开,纤细娇嫩的手指,抚摸着焦点表面古老而粗糙的花纹,带着一丝淡淡的哀伤

直到最后希波也没有打开教典,她很清楚,这就是自己曾经十分熟悉的东西,绝对不会错,这上面的每一个花纹每一个文字,都是那么的熟悉,那么让自己感到无可奈何。

“你是他的***?”希波抬起头,看向天闲的目光竟然多了那么一丝柔和。

“是的!他对我有过许多教导,我十分尊敬他。”天天实话实说。

“他现在……还好吗?”希波目光落回到教典上,轻轻的问。

嗯?

天闲心中顿时冒出一个大问号来,这句话问的怎么这么古怪,有点……有点好像深闺怨妇在询问自己早早离家而久久未归的丈夫的意思。

天闲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希波顿时眼神一寒,“不许说谎,如果你敢说一句谎话,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1

天闲顿觉身上冒出一股寒气,“他当然好,现在就在火叶城中,每天好吃好喝,都是我供奉着。”

这话也不假,灵官虽然威能通天,但自然不能平白变出米饭凉茶来,一应用度自然都是天闲供奉着。

“哦1希波点点头,有些疑惑,“他为什么会去火叶城?他应该留在圣殿之中才对。”

“这个,这其中有一些很复杂的原因,三两句说不清,简单说,是为了我才留下的吧。”

希波又点点头,这次倒是没有追问,“也好,他不在圣灵殿之中,倒也是一件好事。”

“好吧,我对你的印象有所改观。”

说着,希波竟然笑了一下,然后把教典直接夹在手臂之下,就好像那是自己的东西。

天天摸摸额头,忽然感觉有点不妙,“那个……您是不是可以,把教典还给我了,灵官大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考核我的。”

“这是我的了1希波用平静的口气说,仿佛在说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天天不由瞪圆眼睛,“这个……这件东西十分宝贵,您似乎……”

“反正他有很多本……”希波皱起眉,露出了极度不满的神色,我拿走一本,有什么关系?”

然后天闲就似乎听到了一个微小的嘀咕声,“哼!我想要一本死活都不给我,现在居然给了一个什么见鬼的***?到时候和你算账1

天闲心中一片凌乱,觉得自己有些无法理解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

嗯湍那章已经晚几天了似乎……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