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你的名字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你的名字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女孩站在那,逗弄着那只老鼠,一时竟然有些失神了,连天闲微微抬起目光看了她一眼都没有察觉到。

“在想什么,这么入神?”

女孩正有些伤感的看着她的老鼠宠物,听了这句话陡然间一惊,回头望去,却见一道金光从身前跃起,大鹏展翅般窜向远处,光辉耀眼无比,一时间让人无法直视。

猛的遮住双眼极速后退,女孩手中权杖同时释放出一道光环将她笼罩在内。

飞退一段距离后,女孩这才放下手来,感觉双眼稍微适应了光线的变化。

天闲,已经挣脱了巨石的束缚,笑吟吟站在那巨大沙漏边了。

女孩惊愕万分,看了一眼旁边的巨石,巨石还保持刚才的样子,天闲就好像化作一道光逃了出来,这让她不由自主的又后退了两步。

天闲却是笑嘻嘻的站在那里,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轻轻的点了点那巨大的沙漏,“这是什么东西,我刚刚发现这东西似乎还是好好,并没有损坏。

女孩用警惕而又复杂的目光看着天闲,权杖摇摇指着这边,看起来紧张无比。

没有得到回答,天闲微微一叹,“虽然你对我的到来似乎不那么友好,但我并不是一个计较的人,毕竟也是我忽然间不请自来,所以,我们两清怎么样?”

一边说着,天闲一边还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这让女孩的脸色更加难看了,显然,天闲一切尽在掌握,丝毫也不显得慌张。

天闲望着女孩子,见对方似乎并没有任何情绪缓和的意思,目光不由从她身落到了旁边的石头房子。

这座房子,本身就和那边的巨石和沙漏一样突兀。

因为森林周围连一个稍微大一些的石块都找不到,而建造这房子用的石块却巨大而且整齐,而且从颜色看,怎么看也不像是这附近的土壤出土的。

“你……你……你到底是谁?”

天闲左右移动的目光让女孩非常的害怕,不由大声喝了一句,虽然似乎很有气势,但很有些色厉内荏的感觉。

天闲笑笑,现在天闲可不会再看轻这个小女孩了,如果刚刚第一次是因为太过意外没有想到这个只有六七岁的小姑娘有什么底牌的话,那么现在依旧犯这样的错误可就不可饶恕了。

就算是再笨,也不应该在一个地方这么快的连续跌倒两次。

眯起眼,天闲迅速打量周围,寻找有价值的东西,至于小女孩脸那惶恐不安的表情,天闲根本懒得去理会,因为那毫无疑问是伪装出来的。

而且,天闲倒是也很清楚,现在自己真的已经掌握全局了。

原因是……这个小女孩心中的惧怕!

是的,天闲一点都没有怀疑,这种感觉清晰的印在心头,这个女孩子虽然依旧在极力掩饰她的不安,以求再一次为使用什么手段争取空间。

但是天闲的确真正的感觉到了,那就是她心中的惶恐和畏惧。

虽然她十分狡猾,但是现在却真的害怕了。

对于这个判断,还有一个非常之简单的检测理由,那就是……这个小女孩现在又恢复了最初那种弱小的,似乎随时可以被捏死的小兔子般的模样。

天闲深深懂得,在这个没有什么人在,而且明显不会有人来和你讲仁义道德的地方,生死攸关的大事全凭实力说话。

这个女孩子如果真的有足够的实力,那么……她现在就不会在那里辛苦的演戏了,联想到自己被骗来这个地方才被困住,天闲肯定这个女孩子本身其实并没有什么威胁。

当然,最好不要看轻对方,否则什么时候就又再次吃亏了。

天闲仔仔细细的重新打量周围,没有放过任何痕迹,不过这个林间的空地十分简单,只有这么一些陈设而已,几乎是再无他物。

不过天闲注意到一点,那就是自己依旧在刚才的森林里,因为这里的树木和刚才森林里的树木一模一样,整齐、干净……就好像人工种植的一样。

能量触角散发出去感应周围的状况,天闲还是发现,这周围百里之内,除了这里有一座房子和古怪的巨石与沙漏,其它的地方也就是光秃秃的。

这片森林……显得荒芜无比。

女孩的表情越来越难看了,因为她发现天闲识破了她的伎俩,根本不给她任何发挥的空间。

握紧了权杖,女孩正打算全力再拼一次的时候,天闲忽然扭过头来,“你叫什么?”

女孩顿时微微一愣。

天闲笑着看着她,“我刚才自我介绍过了,但是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是什么,这似乎不大符合圣灵殿遵守礼仪的传统。”

女孩本想继续那种柔弱的表情,但是看着天闲眼中那种戏虐的表情,神色顿时阴沉下来,冷冷的答道:“我没有必要告诉一个入侵者我的名字是什么?”

天闲耸耸肩膀,这是一个好的开始,起码这个女孩开始显露真正的面目了。

“好吧!那么这里是哪?那个石头和沙漏又是怎么回事?”

天闲看起来一脸无奈,“虽然我的确是一个入侵者,但是请相信我,我可完全不知道这里会是这个样子,我来到这里也是一个意外,事先我对这里,对你的存在一无所知。”

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天闲说的可谓是坦坦荡荡,一丝一毫的掩饰都没有,女孩把天闲说话时的眼神动作全部都看在眼里,不由微微皱眉,因为天闲说的都是真话。

天闲望着森林吐了口气,“我正在做我自己的事情,结果跑到了这个地方来,现在时间已经过去很多了,我想我的同伴一定开始着急的寻找我,美丽的女士,您能不能告诉我怎么离开这里,如果可以的话,我将不胜感激。”

说着天闲一脸苦笑的瞧了瞧周围,包括那个女孩子,“你看,这里实在是没有什么值得我来入侵和图谋的东西。”

女孩见天闲的目光把自己也是捎带,顿时心中火起,不过天闲竟然说要离开,这倒是让女孩有些意外。

这家伙难不成真的是意外闯进来的?

看着女孩依旧怀疑而阴沉的眼神,天闲也思考了一下,然后“忽然”想出了什么办法一样的说道:“我看,我们这样好不好,不论我们都是谁,现在又想做什么,但我们交换想要的情报可以吗?”

天闲指指自己,“我想你一定很好奇我到底是什么人,又为什么会来这里,不客气的说我在人类***还是很有些知名度的,你竟然不认得我,嗯……我是说我这张脸在人类***也是比较有知名度的,我想你一定很想知道很多事,或者……也包括人类***现在正发生的,以及……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然后,天闲又指了指这森林,“作为交换,你告诉这个地方的一些情况,最好……包括让我离开的方法,怎样?可以吗?”

女孩轻轻的舔了舔嘴唇,一双眸子开始慢慢的再一次开始变得如星辰般闪耀而深远,她刚要说话,天闲已经扭过头去,同时举起手来大摇特遥

“不不不!我美丽的女士,你不能这样,我们只是说说话而已,你不能再用那种眼神看我,我也不是小孩子了,你的双眼拥有某种干扰别人意志的力量,我可不想看着那双眼睛说话,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就只好闭眼睛,然后自己来寻找离开的办法了。”

女孩的气息顿时微微一窒,抿抿嘴唇,这才微微点头,“好……我们就公平的来交换一下情报好了。”

她眼中那深邃的黑暗和璀璨的光亮渐渐散去,就好像白昼出现,代替了深深的黑夜。

天闲再一次微微震惊,因为女孩的眼中……一片空白。

她的眸子竟然是淡淡的银色,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到瞳仁。

王冠的权杖!淡银色的瞳孔!

天闲的脑海里瞬间闪过一个名字,但这个名字对于面前的女孩来说太过不可思议,天闲几乎是本能的立刻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首先,你叫什么名字?”天闲几乎是脱口而问。

…………

……

经过了大概二十分钟的互相问答,天闲终于大概的搞清楚了这个地方的状况。

这个女孩有一个很古怪的名字希波。

而这个地方,也有一个古怪的名字荒芜森林,希波说这个名字是她自己取的,而这个森林本来应该叫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

至于那块巨石,还有那个巨大的沙漏,以及那个古怪的石头房子,这些希波都拒绝透露一切关于它们的信息。

而且,希波给了天闲一个非常明确的***,那就是想要离开这里的话并不难,只要她同意,随时都可以送天闲离开这个地方。

相对的,希波问了天闲许多问题,而天闲几乎都如实的回答了。

天闲很清楚,其实现在并没有隐瞒的必要。

当然,和圣灵殿之间那种微妙的关系,天闲还是巧妙的掩饰了一下,有一些情况甚至直接拒绝了回答。

天闲可以肯定,这个女孩和圣灵殿有着极大的渊源,而自己这个圣灵殿除之而后快的家伙,最好还是不要暴露这层关系的好。

而其它的,比如天闲使用了什么力量挣脱了巨石的束缚,又是使用什么样的力量抓住了老鼠球球,还有这些力量的来源,天闲在人类***的一些作为,和方方面面势力之间的关系等等……

天闲基本都如实的回答。

其实天闲自然看的出来,这个女孩在十分谨慎的询问现在人类***的局势,自己三言两语概括之后,她的表情明显变得热切了很多,隐隐的有一丝掩饰不住的激动之色。

这种激动,甚至让她有些忘记了遮掩自己那不该属于小女孩的形色和口吻,甚至于让她有些不那么的关心天闲本身的情况……

天闲忍不住瞄了一眼旁边的巨大沙漏,这个东西记时的,而且刚刚,的确有一粒砂子落了下来,时间依旧在这个沙漏缓慢而准确的走着。

虽然天闲几乎没有得到什么新的消息,但是仅仅是这些少的可怜的消息,其实却蕴含了许多可以进行猜测的地方,天闲觉得自己已经知道的足够了。

这个女孩的名字,竟然叫做希波!

天闲仔细的回想,然后深深的感到震惊!

“你说你的身体可以随意扭曲,甚至骨骼可以脱离关节活动?这是真的吗?”女孩对于天闲挣脱了巨石的束缚依旧耿耿于怀,对于天闲所描述的缩骨术和精确的能量控制表示十二分的怀疑。

天年笑笑,抖抖身体,骨骼发出一串响声,整个人的躯干忽然间缩小了几分,四肢也适当的收缩回来,活活一个高大的人竟然数年矮了一大截。

女孩瞪大了双眼,那眼神就仿佛看到了世界最不可思议的怪兽。

天闲很快恢复了正常的体型,脸带着微笑,当然……心中依旧震惊着,脑子里始终环绕着这个女孩的名字。

如果是一个平常人的话,或许对于这个女孩的名字并不会感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是天闲恰巧知道这个名字并不那么普通。

天闲承认了自己是恶魔之力的使用者,当然详细的情况不会说太多,支配者曾经留下庞大遗产的事就更不会说了。

而希波……在现在人类几乎无法解读的古神语中,意思是:第一个人类!

第一个人类!?

这个名字几乎不能叫做名字,天闲肯定这个女孩还有真名,但那个真名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圣灵殿的历史,确实存在着一个叫做希波的人!

当然,在圣灵殿的记录中,他的名字并不叫希波,而是以流行于人类***的神文音译过来的。

那个名字,叫做塔玛克。

那是圣灵殿的第一代教皇的名字!

第一代教皇的名字!

天闲反复的思索着这件事,这是古丽提起的过一件事,虽然没有说的很详细,但是因为名字的特殊性,天闲记住了这个名字!

是的,就是这个名字。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