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鹰视狼顾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鹰视狼顾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恋上你630bookla,逆血天痕最新章节!

石屋中人影转出,正是刚才那个六七岁的小女孩。

但天闲这次一接触她的眼神,心中不由得猛的跳了一下。

小女孩的大眼睛中再没有天真和畏惧,而是充塞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深沉!

上辈子虽然只活了十四岁,但是在黑医生这个岗位上迎来送往的都是特殊角色,地痞流氓,黑道大哥,也有不仁的富商,更有见不光的***,还有一些从事稀奇古怪职业的边缘人。

每个人的眼神都截然不同,不同于芸芸众生的麻木,也不同于许多人眼中的幸福,他们每一个的眼中都深深烙印着属于自己的色彩,那是唯独属于他们自己的那一小撮人才会有的眼神……

天闲给一个守墓人医治过手腕,那是一个非法墓地,安葬一些身份特殊,不好公开安葬的人物,这个掘墓人有时也会使用一些手段在正规墓地弄到地皮赚些外快。

他的眼神,是彻彻底底的冷漠和空洞,他从未笑过,连表情都很少,只有眼珠微微转动。

那种冷漠和空洞是埋葬了无数生命,将死亡融入黑色生活之后酝酿而生的,那种眼神……就好像带等待你死亡,然后把你埋葬。

天闲也见过***的麻木和泡沫般的憧憬,见过身无分文,走投无路的落魄***手,见过某些刻意掩饰身份而紧张无比的大人物。

当人处在特殊的身份和环境中时,眼神就会变得独特而凸显内心。

天闲从老骗子那里学来最多的,不是医术,也不是奇奇怪怪的各种无聊***,而是如何审视一个人,用老骗子的说法,干这一行,医术高明不高明没关系,看清楚顾客才是最重要的,否则早就死在某条阴沟里,还是那种隔了两个星期,尸体腐烂发臭无人能辨识的那种阴沟。

而现在,天闲却看不懂这个女孩的眼神。

那双眼,如一片璀璨的星辰!

眼神闪烁着光辉,而在光辉背后,是无尽的黑暗和深沉,看不到任何东西,猜不到任何背景,一眼望过去仿佛灵魂都要被吸入其中。

天闲忽然感到一阵眩晕,不由心中大惊,连忙收回眼神,这才骇然发现自己只是看了那个女孩两眼,竟然已经满头大汗。

“你叫天闲?”

女孩子走过来,步伐优雅而从容,在那稚嫩的身子上竟然诡异的显现出一股妖媚的气息来,用权杖挑起天闲的下巴,女孩嘴角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天闲看了看她的面孔,再一次被那奇异的眼神所摄,不觉挪开了目光。

女孩见天闲没有回答,而且挪开了目光,脸上露出几分意外之色,“小小年纪,心机倒是不少,触碰我的目光还能自己行动的,倒也难得了。”

目光?

天闲心中微微凛然,这个女孩的目光果然有古怪!

女孩左右端详天闲,权杖从天闲下巴挪到脸上、脖子上、肩膀上……

犹如在一点一点的审视着天闲,女孩的目光中流露出丝丝的好奇,“你……有十五岁?沙利特沙漠边境国家?国主?火叶城……呵呵,有意思。”

女孩似乎很满意天闲被困在那里不能动的模样,权杖在天闲身上戳戳点点,好像在检查牲口的健康程度,“你不是圣灵殿的人,我很清楚,哈!那枚勋章吗?真是可笑,那种东西还是我发明的,专门用来应付那些麻烦的人,随便丢一个身份过去而已,看来你年纪不大,但倒是圣灵殿难缠的敌人。”

天闲心中一次又一次的惊讶,除了这个女孩子竟然可以欺骗自己之外,她说的话也未免有些耸人听闻了。

什么叫做那个勋章还是她发明的?她曾经是圣灵殿专门制作勋章的人员吗?还是说这个里面……有着什么让人感到惶恐的理由存在。

而且天闲清楚的记得刚才这个女孩子还说过一句话,她说她曾经也想征服沙利特沙漠。

在人类的历史上,曾经想要征服沙利特大沙漠的势力有两个,一个是龙渊帝国,龙渊帝国对于这个毗邻自己过境的广阔国家万分眼馋,虽然沙漠里似乎什么都没有,但是传闻沙漠伸出有海量的黄金,而且沙漠下存在的火河,特殊的环境也出产一些稀有的魔兽,并不算是真正的不毛之地。

野心,自然是最强大的动力,龙渊帝国曾经的目标是征服整个***,就在家门口的沙利特大沙漠里自然不能住着一群随时可能会冲出来的沙利特战士。

当然,浩瀚的沙漠最终击溃了庞大的野心,龙渊帝国最终也没能征服沙利特大沙漠,没能征服沙漠子民,为此还损兵折将,甚至一度因为在战争中受挫而形势危急,也因此不得不遏止了征服整个***的野心。

而另外一个曾经想要征服沙利特沙漠的势力,正是圣灵殿。

这种想法直到现在也没有改变,圣灵殿也曾经武力入侵过沙漠,理由是随便什么理由,甚至都没有被记载下来,结果显而易见,圣灵殿的骑士们全军覆没,据说连一个沙漠子民都没见到就全部倒毙在沙漠中了。

圣灵殿引以为傲的战马,铠甲,还有标准的礼仪和严格的等级制度都成了对付他们自己的致命武器。

最先倒下的是战马,这让骑士们分外悲伤,而因为食物的短缺他们不得不吃掉自己朝夕相处的战马,为此甚至引发了内部冲突。

而如果是和敌人战斗,英勇的骑士们一定会奋不顾身,但是他们从始至终也没有见到任何一个人,甚至是任何活物。

在沙漠严酷考验下,生存的本能和人性开始露出獠牙,一点一点的吞噬着所有人的信念……

最终,因为长官得到的水比普通骑士多很多,在接二连三的骑士饥渴倒毙后,哗变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没人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情况,只之后后来沙漠子民将还能找到的骑士武器和铠甲丢到了沙漠外,因为这些东西不会被沙漠生物吞吃,留在沙子里对于赤脚走路的沙漠子民来说存在隐患。

那些铠甲上满上激烈打斗的痕迹,剑刃砍的翻卷,盾牌被刺穿……

而这些所有的痕迹,都是圣灵殿骑士们自己的武器装备留下的,沙漠子民的弯刀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沙漠征服了人类的野心!

而且,天闲曾经听小沙王一边吃着香给她做的刨冰,一边晃荡着两条小腿儿,好像说趣事一样的说起过这件事。

那一次,沙利特战士们一直在暗中观察那些骑士,并且做了一些错误的引导将他们带到远离绿洲的地方。

并且……在发生哗变之前的沙地上丢了几袋子清水……

大多数骑士都是自相残杀而死的,在那个绝望的根本看不到生存希望的无尽沙漠中,疯狂成了唯一的选择!

之后,圣灵殿就一直以善良的面孔出现,想要感化沙漠子民,将沙漠子民笼罩在自己的光辉之下。

可惜沙漠子民有自己的信仰,既不信奉圣灵殿,也不信奉那些被圣灵殿拿出来招摇撞骗的神灵,始终以嫌弃的眼神打量圣灵殿的布道行为……

于是这也就成了圣灵殿耿耿于怀的一段历史。

人类***上,从人类时***展之初到现在,仅有这两个势力曾经想要征服那片无边无际的沙漠,仅有两个。

而显然,现在这个女孩不大可能是龙渊帝国的人,她和圣灵殿的宝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手上有教皇的权杖,也就是说……

天闲心头一震,这个女孩子……难道是圣灵殿的什么重要人物。

圣灵殿想要染指沙漠的时间,那可是能追溯到一千年前啊!

天闲忍不住的又看了一眼女孩的模样……

如果不去看她的眼神,她看起来的确十分稚嫩,而且天真清纯……

而且以天闲医生的角度来看,这个女孩子绝对不是那种明明年龄很大,但是身体并没有成长到***程度的那种情况。

那种情况下虽然身体没有长大,但是身体的许多特征其实和***没有什么不同,比如容貌,比如皮肤,比如手掌的纹理,比如身体的肌肉脂肪构成……

而这个女孩子分明就是六七岁的模样,纤细而开始伸展的身躯,稚气的脸庞,娇嫩的肌肤和柔软的手脚,天闲敢肯定,她真的只有六七岁而已!

但一个六七岁的女孩不会说自己曾经想要征服沙利特大沙漠,更不会使用这种诡异的手段将人困祝

天闲尝试挣扎了下,顿时那巨石发出一阵低吼声,抓住天闲的几十条石臂极速收紧,将天闲牢牢困祝

这石头竟然是活的……天闲虽然被困住了行动,但是感应能力丝毫不减,仔仔细细把这石头里里外外扫描了个便,顿时发现这东西其实是个活物,只是看起来是石头而已。

而且如果没有探查错的话……

天闲额上多了几滴汗珠,如果没有探查错的话,这石头恐怕和三角与咕噜是一样的,是造物生命!

是某位拥有强大神力的神灵凭空制造出来的生命!

忍不住又看了眼前的女孩几眼,会是她吗?如果不是的话,这石头为什么会这样听从她的话?

还有她手里的权杖!

如果是刚才的话,天闲会认为这权杖只是因为某种原因而在她手中而已,但是现在……天闲脑子里有一种近乎荒谬的想法,这权杖的主人……就是这个小女孩吗?

最终,女孩的权杖重新挑起天闲的下巴,居高临下的望着天闲,她的声音已经变得冰冷而且带着莫名高贵的味道:“小鬼,无论你是谁,无论你做过什么,现在立刻回答我,你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

“不是你带我过来的吗?”天闲哼了一声。

“哦,我倒是忘记了。”

女孩微微一笑,权杖不轻不重的敲打了下天闲的脑袋,“那么,你是怎么和我的宠物一起出现在森林里的,立刻回答。”

“我在捉老鼠。”天闲想也不想的回答,这个***倒是一点也没错,实在的百分之百!

“然后这个老鼠就发光了,我就和它一起到这里。”想了想,天闲补充了一句。

女孩微微蹙眉,因为她发现眼前这个小子竟然说的是真话!

天闲说的当然是真话。

这世界上最可怕的并不是别人对你说假话,而是只对你说一半真话。

天闲可没撒谎,只是把事实有选择的忽略了那么一些而已。

“你在哪里见到球球的?为什么要抓它?”女孩再一次厉声问,然后低声强调,“看着我的眼睛!我知道你是否在说谎1

女孩用权杖挑起天闲下巴,让天闲的目光无从躲闪,天闲索性也望着女孩,但是眼神却显得十分空洞,仿佛穿透女孩的身体,看着远方。

“哼1

女孩怒哼一声,权杖微微挪动,一道金光从顶端冒出,零距离打在天闲下巴上,顿时激的天闲身体一抖,眼神也恢复正常。

紧紧盯住天闲的双眼,女孩沉声问:“你在哪里发现了球球,为什么要追它?”

静————

天闲就那么保持原来的姿势望着女孩,足足过了一分钟,女孩的眼睛都瞪酸了,天闲还是没有丝毫反应。

女孩一怒,正要发作,却忽然意识到什么,权杖一松,天闲的脑袋顿时耷拉下来,竟然是被刚才的光芒打晕了……

这个该死的小鬼!这么不禁打!女孩顿时气的要命,一张脸都鼓了起来。

垂下头的天闲却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装死装晕这种事,可是一个黑医生赖以保命的必要手段碍…这个女孩身份不简单,似乎很能看穿别人的想法,但装死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球球!你是不是去了不该去的地方,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女孩有点无奈,扭头问自己肩膀上的老鼠。

老鼠顿时吱吱吱吱的叫了几声。

女孩听完,眼神顿时暗淡了几分,“我们……果然是已经无法沟通了埃”

苦笑一下,女孩伸出手指逗弄自己的宠物,“不过时间也差不多了,只要等到那个时候,一切都会好的,别担心。”

老鼠又吱吱吱吱的叫了起来,但女孩满脸落寞,显然不知道老鼠在说什么。

--

晚些还有一章但要晚些

看清爽就到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