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血盟起源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血盟起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人类,就像是牛羊一样的***,繁荣着这个世界,圣灵殿就好像真正的神灵,在人类***这广阔的牧场中愉快的放牧着。

天闲尽量保持平静,毕竟知道圣灵殿并没有什么好心,但还是忍不住的感到愤怒。

因为人类同时承担着小白鼠的角色!

圣痕,圣灵殿最大的谎言!也是最大的实验武器。

在灵官的誓言书上,林林总总的书写着他应当承担的责任,有些模糊,有些则十分具体,着其中不乏一些毫无人道的东西。

比如,圣灵殿每一次研究出新的圣痕都十分成功,然而天闲却看到,新圣痕的研究,应该是直接在活人身上进行实验的,而灵官在这其中的职责,正是物色人眩

天闲完全可以想象,这只是圣灵殿秘密的冰山一角,灵官也绝不是圣灵殿秘密的全部,在这两千年的时光中,圣灵殿圣洁的光环背后,不知道隐藏了多少让人不寒而栗的黑暗。

在这两千年的时光中,借着人类的繁荣昌盛,圣灵殿不知道为了通往神灵这条路途进行了多少布置,而这其中到底隐藏了多少鲜血和冤屈根本无法估量。

天闲甚至不敢相信,灵官会是这样的一个人!

还有骑士,还有白,他们既然和灵官相识,而且从两千年前就已经相识,那么这个巧合的时间是否代表他们也参与了类似的事呢?

可是,这愤怒虽然无可抑制,但是……望着灵官岩石般的面孔,天闲却感到怒火无从发泄。

是的,这种怒火无法向灵官倾泻。

“我们只是尽力而为而已,虽然看不到什么希望,但……总不能完全绝望。”

天闲深深记得灵官说过的这句话,也不得不承认,这句话打动了自己……

是啊,在整个人类存亡的斗争中,在人与神的交锋之中,单独一个人类实在太渺小了……渺小的不知道该如何自处,甚至看不到希望……

但却又不想绝望,哪怕是一点点的机会都不想放弃……

叹了口气,天闲再一次放下书卷,望着灵官,“这些誓言,也就是您两千年来所作所为的理由吗?”

灵官默默点头。

天闲很想再问些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却又有些问不出来……

两千年的岁月了碍…

两千年无数个日日夜夜积累在一起,天闲想起了骑士剑上的灵魂,数之不尽的意志诞生又陨灭,天云流动,沧海桑田,两千年的时光悠悠而过,这种不知是否会得到结果的信念却始终如一……

这或许不值得敬佩,甚至远远不能谈得上是什么虔诚圣洁的信仰。

但毫无疑问,是坚定而不可摧的……起码在曾经的岁月是这样的,任何问题在这两千年的历史中都显得苍白无力。

他们信仰着一个虔诚的念头,并且忠贞不渝,甚至不会怀疑正确与否……

天闲只能叹气,除此之外什么都做不到。

“那么……现在给我看这些是为了什么呢?”天闲淡淡的问。

“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只是在这个合适的时候将事情告诉你,仅仅是陈述一个事实而已,至于对于这件事你要如何去对待,那是你自己的事情。”灵官以沉重的口气说道。

仅仅是陈述一个事实,这个事实未免有些沉重了。

“那么,我可以问几个问题吗?”天闲吐了口气问道。

“问吧,我今天也是希望能解答你一些从前就一直想问的问题。”

天闲看了看灵官,微微沉吟,问道:“对于这种所谓的信仰我并不认可,但两千年的坚持我依旧感到十分钦佩,可是……为什么现在您似乎不再这样坚持了呢?如果依旧坚定不移的话,我想一定不会将这个东西放到我的面前吧,还有您刚才所说的,即将迎来终结又是什么意思呢?”

灵官似乎对这个问题似乎早就有了准备,只是微微点头,直接回答道:“小子,我们会留在火叶城并非出于偶然,究其原因的话,就是因为我所说的终结,其实这很简单,这个世界正在被上位世界慢慢的填平,速度越来越快,虽然要完成下位世界到上位世界的改变还需要很多时间,但是毫无疑问,这个时间相比于曾经的两千年,是会大大的缩短。”

“就是说……一旦这个世界变成了上位世界,圣灵殿还没有弄出什么门道的话,那么两千年的努力就会付之东流,而你们也就没有再存在的必要了吗?”

灵官露出了一个带着淡淡苦涩的笑容,“不是没有存在的必要,而是绝对不会再存在了……小子,这是一次浩劫,你明白吗?”

天闲眉梢微微一跳,“浩劫?”

“两千年来,圣灵殿的动向一直不为人知,但这些瞒不过那些回归的神灵,如果我们没有抵抗他们的力量,而在这两千年中又针对那些神灵做了许多事情的话,你想……我们时都还会被奴役呢?”

天闲的眼角抖了两下,然后又抖了两下,慢慢的睁大了双眼。

远古时代,力量弱小的人类是以奴仆的身份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神灵派遣一些支配者统御人类,那个时候人类的生死只在神灵的一念之间,就好像……自己养的牛羊一样。

但是……如果这些牛羊趁着主人不在的时候不仅霸占了操场,甚至还聪明的为犄角装上了刀剑准备对抗回归的主人,那么……

即将到来的,就是一场***!

没人会希望自己牧场里到处都是武装着刀***的牛羊……

天闲不由得摸了摸脸颊,看看灵官的模样,“我们……连被奴役的机会都没有了吗?”

“或许吧,我觉得……可能没有了,毕竟就算再远古时代,神灵的仆人也并不是只有人类一种而已,即使没有了人类,这个世界依旧是神灵主宰,并不会有太多的不同。”

天闲一下也没了言语。

还能说什么呢,是该愤怒还是该恐惧?还是些什么别的。

当上位世界重新取代这个下位世界,当神灵重新降临的时候,人类因为圣灵殿的所作所为而要面临一次大清洗吗?

当年,仅仅是神灵之间的战争就险些让人类灭族,如果是直面神灵的怒火,那么人类一点机会都不会有……

天闲一下感到有些疲惫。

事情的发展总是这样的出人意料,最初只是想着阻止那些神灵的回归,后来知晓似乎这种回归似乎是不可逆的。

因为并不是那些神灵要回归,而是这个世界在自动的为那些神灵的回归而变化。

现在事情竟然发展到神灵们回归后要对人类进行一次大清洗……

似乎就没有好消息出现过,天闲叹气。

“我们还有什么机会吗?”天闲轻轻的问。

灵官沉默了一阵,这才闷闷的说:“现在……还看不到机会,起码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等到这个世界成为从前那种上位世界的时候,机会似乎还是不会到来。”

天闲也沉默了一阵,很长时间的一阵,忽然间抬头,用奇怪的目光看着灵官。

双方对视了一阵,灵官淡淡的问:“你还想问什么?”

天闲舔舔嘴唇,“我是想问,既然这个誓言信守了两千年,即使是已经快要迎来终结,似乎也不是不再坚守这个誓言的理由,两千年的岁月,那甚至是我无法想象的一种沉重,为什么?”

灵官淡淡的问:“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会背弃这个信仰,为什么会将这个东西放在我的面前,为什么会在这个看似特别,但是还没有重要到可以背弃信仰的事情发生时选择而舍弃呢?我想,有些事已经坚持了两千年,即使明知道是错误的,也很难在有所改变。”

天闲的目光看向城市的一个方向,那里有白的小院。

“您看,灵官大人,不只是您,还有那位骑士先生,还有我的岳父大人,你们这些从两千年前就开始坚持着什么信仰的人,似乎忽然在这个时候不约而同的都放弃了从前的信仰,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我知道的是我这样的一个小人物似乎还无法和两千年沉重的岁月相比较。”

天闲凝视着灵官,“您是否该告诉我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或者说还有什么隐秘的事情需要说明吗?”

灵官的眸子好像两朵慢慢燃烧的火苗,盯着天闲,反问:“难道你认为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吗?”

天闲点头,“我觉得……一定是!特别是看过您的这份誓言之后,我忽然明白,这个世界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个样子,它要比我的自以为是更加厚重。”

灵官再一次沉默了。

这一次的沉默似乎持续了很长的时间,天闲也没有催促,而是慢慢的喝光了一杯凉茶,静静的望着灵官。

灵官终于捏了捏自己粗大的手指,叹气的说:“的确,是有些事要说明一下,巴尔克那个家伙,他只负责说明一些客观的情况,而我……需要申明圣灵殿的态度和做法,也就是我一直在做的事情吧,这些事……我们坚定不移的做了两千年,但就在最近……出现了一些从未有过的状况。”

灵官停顿了一下,看了眼天闲,“而且和你有关。”

天闲并不意外,虽然不觉得自己有扭转乾坤的力量,甚至是那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神秘魅力,可以让像灵官这样的人物一到火叶城就留下不走,但天闲也很清楚,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那么多半和自己还是有着割不断的联系的。

“这件事……也和白有关。”灵官捏了捏额头,似乎有些疲惫,“你应该能看到出来,他和我们……有一些不同,我们一直在做我们的事,但是从一段时间之前开始,他开始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我们甚至成为了敌人。”

“难道……这件事其实就是前辈他做出来的吗?”天闲的眼神更亮了几分。

由始至终,白都是最为神秘的一个,天闲甚至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他和灵官与骑士是老相识,但怎么看也不是圣灵殿的人,全身上下也没有任何圣灵殿的影子,而他要做什么,目的是什么,全都是谜团。

甚至,天闲都不知道他活着是有着什么目的的,对他的了解仅限于天眼一族的一些传说,那些传说都是他当年在天眼一族留下的,而那些传说并不能说明什么,唯一能说明的只是他喜欢过一个女人,有一对双胞女儿,而他并不是一个好丈夫,也不是一个好父亲。

不过天闲直觉的认为作为白的妻子,伊芙是了解许多事情的,可是这位说话柔柔的,看起来有些软弱,很好骗似的伊芙姐姐,却对于白的一切守口如瓶,凡是白没有说过的,她一个字都没提过。

但天闲看的出来,虽然白在外人面前对伊芙总是无所谓的样子,但伊芙的眼中却有着真切无比的幸福。

自己的这位岳丈大人,难道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甚至让灵官这样的存在都背弃了信仰?

“不能具体说说吗?”天闲轻轻问。

天闲很明显的感觉到了灵官的语焉不详,似乎他想说什么,但又不好说出口。

“黑色大海上的陆地,你知道了吧?”灵官忽然问。

天闲点头,这个马里奥特元帅说过了。

灵官点点头,然后有些突然的说道:“那其实……是白发现的。”

自己那位岳父大人果然深入过黑色大海!天闲心中一紧,想起了之前白对自己的警告,如果不是对于黑色大海的了解,他不会说那些话。

灵官望向天空,眼中闪过怀念之色,“正是那次发现,改变了很多的事情,我们也从此分道扬镳,可以说那次黑色大海中的力量介入了人类***,让原本圣灵殿统御下的世界,出现了***。”

天闲一愣,***?***是什么意思?

“小子,圣灵殿一直在做的事现在你知道了,也明白我是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那么你是否会有些奇怪,以圣灵殿这样强悍的实力,怎么会在这个***上有明确的敌手呢?”

天闲愣住,想了想,不由愕然。

血盟!!

怎么会有血盟这样的组织出现?以圣灵殿的力量,慢慢脱离他的控制或许还能忍受,毕竟真实来说圣灵殿依旧是一家独大!

可是血盟这样直接和圣灵殿做对,甚至你死我活的组织怎么可能存在?

圣灵殿只要动用一些隐藏的力量,绝对可以将血盟完全抹杀掉,而不是让它和自己对抗上百年。

“血盟的真正力量,来自于那片黑色大海中的***,就是白发现的那个地方……”。

a

泰国胸最女主播衣服都快包不住了视频在线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mei222!!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