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见鬼了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见鬼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寒古塔尖顶之上,骑士呵呵的笑了起来,“真没想到,这个瑶瑶是这个小子必须跨越的门槛,结果他要死的时候,确是这个瑶瑶救了他。”

瞄了白一眼,骑士有些玩味的问道:“老朋友,你说这是否是一种命运?”

“命运个屁1

白狠狠的跺脚,指着前方大骂:“亏得我对这个混小子期望那么大!结果要不是走了狗屎运,现在已经躺在那变成一堆臭肉了!我真是瞎了这双眼,当初怎么就会看上这么一个不中用的***1

“等一会儿我非要扒了他的皮不可!这次要是不好好教训教训他,我就…………%¥#……”白把吐沫星子喷的到处都是,毫无风度的指着前方骂不绝口。

灵官和骑士都忍不住鄙夷的瞥了他几眼,刚才天闲要死的时候白沉着脸,一声不吭,现在天闲活了,反倒是聒噪起来。

那句话怎么说来了,得了便宜还要卖乖。

而现在不只是白松了口气,瑶瑶提着的一颗心也是终于落下,看到天闲重新站起来,她甚至感到无以伦比的兴奋。

天闲却呆呆的望着瑶瑶,不过并不是刚才那样痴了一样,而是震惊、完完全全的震惊!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打过来?”瑶瑶怒喝,满眼放光的望着天闲,“你只能由我来杀!你的命是我的!全部都是我的1

天闲嘴唇抖了两下,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只是喉咙动了动,并没有发生任何声音。

望着眼前的瑶瑶,天闲觉得,似乎已经不再需要问什么了。

刚才那种真切的感觉,天闲已经完完全全的刻在了脑子里。

天闲忽然笑了,发觉自己有点可笑,明明解决问题的办法一直就在眼前,但自己竟然视而不见,知道今天才恍然大悟。

知道瑶瑶亲口告诉自己,这才恍然大悟。

慢慢举起手来,心念微动,远处的荒尘大剑发出一声嗡鸣,燃起一片火焰自动飞了过来。

握住荒尘大剑,天闲凝视着眼前的瑶瑶,然后,露出了一个笑容。

亲切、温和,就像当初在火雾山上一样。

“瑶瑶!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我离开火雾山这么多年,看来……还是和从前一样笨的不可救药。”

天闲的双眼微微湿润了,声音微微的颤抖,“瑶瑶,不要害怕,你再也不会受苦了,从今往后你就是火叶城的一份子,这里,是你永远的家1

瑶瑶眼中闪过一抹疑惑,谨慎的打量周围,确定没有什么意外的状况,寒声问道:“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天闲把荒尘大剑横在身前,剑上的苍炎开始熊熊燃烧,透过火光望着神色戒备的瑶瑶,“不,我不会耍花招,只是有人拜托我好好照顾你,否则的话……她一定不会饶过我的。”

瑶瑶不明白天闲在说什么,但天闲拿起了剑这一点她却再明白不过,当下收剑撤步,再一次摆出了一个出招的姿态。

天闲不由微笑,“瑶瑶,你真是把香的招数学的七七八八,她的很多招数我都没有见过,你却可以学到,这恶魔的力量还真是方便,今后有时间的话,你不妨教教我。”

这话轻轻的,就好像两个人玩耍了一天,走在回家的路上,偶然想起的什么事。

瑶瑶冷哼一声,“我看你已经疯了1

说完,瑶瑶深吸一口气,长剑再一次开始飞速凝聚全身的黑色气息,几乎是一瞬间长剑又厚重了几层。

“受死1瑶瑶怒喝一声,长剑化成一片如水的黑芒。

天闲没有看到瑶瑶到底是如何出剑,这一剑又到底是什么样的招式,在瑶瑶出剑的前一刻,天闲已经向前迈出了第一步。

一步之遥,是为两个世界。

能量的洪流充斥在整个世界之中,那天空、那大地、那物、那人,一切都成为了洪流的一部分,一切都成为了流动的能量波。

迎着瑶瑶,天闲踏出了第二步,整个世界的能量流极速运转起来,那清晰的纹理和绚丽的色彩无比美丽而又耀眼,天闲甚至能看到瑶瑶的能量洪流之中的每一处移动,每一个能量的传递和转移。

瑶瑶仿佛一副惊世骇俗的画,无以伦比的美丽……

当瑶瑶的洪流冲到近前,天闲踏出了第三步,这一步之间,世界又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

庞大的能量洪流滚动着,仿佛遵从了天闲的意志,又仿佛天闲遵守了能量洪流的流动法则,贴着瑶瑶的剑锋,贴着她飞扬起的长发,天闲和她擦身而过。

天闲甚至感觉到了瑶瑶震惊的时候,心脏陡然加速跳动而激起的能量波动

她一定十分惊讶,因为第一次或许是意外,第二次或许运气,但第三第四,无数次都能这样近乎完美的躲过致命的攻击,那么***只有一个。

那就是对方掌握了一切!

瑶瑶怒喝着,她的能量洪流在天闲的眼中陡然翻转过来,更加剧烈的波动着,再一次冲向了自己。

天闲看到了所有的能量流动,看到了瑶瑶身上的黑色气劲,看到了被带起的风,看到了被风卷起的尘土。

天闲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一切,瑶瑶移动的一瞬间,无边的能量洪流已经被看穿。

轻轻的,融入到一个能量洪流的轨迹中,然后如预料的那样躲开了瑶瑶的攻击,顺手……还捏了捏她的脸蛋儿。

就好像坐上准时的公交车,去了准时开门的商店,买了早就预定好的商品……

一切,尽在掌握!

“这个小子的确很有些了不起,这步法已经有模有样了。”灵官叹了口气,似乎并不怎么欣喜,他看了白一眼,神色又是黯淡了几分。

白现在却不说话了,只是盯着远处的战况,微微皱眉。

骑士则毫不客气的说:“四步一阶,他现在还是只有三步,迈不出第四步,今天说不定会被杀。”

场中,天闲再次施展鬼魅的步法,几乎是绕着瑶瑶从不可思议的角度和距离避开各种攻击,而且从不离开瑶瑶身边五步范围,瑶瑶向前天闲就后退,瑶瑶拉开距离天闲就向前。

如影随形。

瑶瑶恨的牙齿咯咯作响,现在可是后悔刚才为什么没有一剑杀了眼前这个小贼!现在他左摇右晃,竟然还在笑。

天闲可以清晰的感觉到瑶瑶的愤怒,还有那么一种……喜悦,是的,喜悦……

非常清晰,就像一片黑夜中的明亮灯火,淡淡的,但是甜丝丝的,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

当然,这一点灯火般的光亮虽然耀眼,可黑夜依旧无边无际,天闲能感觉到的,更多的是愤怒和杀气。

但是天闲一点也不担心,在这无边的能量洪流之中,除了那灯火般耀眼的喜悦之外,还有一点光芒暗淡,甚至隐蔽,冷冷的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光芒。

天闲已经清楚的看到了这一点光芒在瑶瑶身上闪耀着……

“有种你别跑1

对于天闲这种飘来荡去的打法,瑶瑶已经忍无可忍,手里的长剑开始胡乱劈砍,纯粹的发泄心中的怒火。

天闲笑着,双眸微闭,瑶瑶的话也化为能量的洪流在身边翻滚而过,而天闲这时忽然间站住了脚步,手指轻轻向前一拨。

瑶瑶见天闲忽然站住,而且竟然第一次做出了进攻的模样,顿时大喜过望,根本不去躲闪,一剑就劈了过去。

天闲只是拨了拨手指,剑还握在另一手中,就好像,逗弄着可爱的小孩子。

当瑶瑶的剑劈到天闲头上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瑶瑶忽然一个踉跄,仿佛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脚下不稳,手上的剑也失了准头,贴着天闲的身边劈在地上。

这一剑,竟然是天闲没动,而瑶瑶自己失去平衡而劈歪了。

瑶瑶见鬼了一样瞪着天闲,刚才……刚才因为自己一时气昏了头,力量的控制十分不稳,所以微微弄错了脚步。

可是对方怎么知道自己会出现这种情况?

天闲已经笑着再次迈开脚步,到了瑶瑶的另一个方向。

想也不想,瑶瑶举剑就是一记横斩!

天闲站定,依旧没有躲闪,轻轻伸手对着身边的方向推出,那里既不是瑶瑶的方向,而且也什么都没有……

瑶瑶却是脸色微微一变,手臂脱力般垂了下来,剑锋擦着天闲的鼻尖而过,但却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有切断。

天闲又是微微一笑,再一次踏出了脚步。

瑶瑶感到心中冒出一股冷气,直冷的自己打了个哆嗦!这是怎么回事?这家伙为什么忽然变得邪门儿起来?

迅速后退几步,瑶瑶把剑交到另一手上,皱眉的活动了下肩膀,然后瞪着天闲,面色阴沉。

刚才发疯般的胡乱追砍天闲,气息混乱无比,瑶瑶知道这会对自己造成一定的伤害,但这问题不大,只要休息一下就可以没事了,就像疲惫一样,不过这种时候身体原来的毛病就可能会暴露出来。

说来这身体青春年少,而且是强行催长的,没有丝毫的伤病困扰,不过……前一段时间变身为巨兽时被香的闪波刀狠狠的劈砍了几刀,虽然几乎没留下外伤,但闪波刀森然的寒气还是透进了身体,造成了一定的伤害,这肩膀就是最严重的一处。

刚才那一剑牵动了闪波刀造成的旧伤,加上自己胡乱攻击气息混乱,强行变招有加大了桑,结果手臂在那么一个瞬间失去了力量。

瑶瑶非常清楚自己的情况,这些原因更是心知肚明。

但问题是!对方怎么会知道?怎么就会知道自己的手臂会在那么一瞬间脱力?然后笑眯眯的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剑从眼前划过!

这种事就连自己都不知道!准确的说这种巧合的事情,世界上根本不可能有人知道!

真的是活见鬼了!

瑶瑶不动了,死死的盯着天闲,心中隐隐生出几分畏惧来,天闲的表现太过诡异了。

但,瑶瑶不动,天闲却是没有闲着,依旧迈着奇怪的步伐接近了瑶瑶,然后围着瑶瑶不紧不慢的转起了圈子。

瑶瑶气恼无比,眼看天闲在那里招摇,似乎一剑过去就可以劈成两半,但已经尝试了无数次的瑶瑶却十分肯定一件事,一剑砍过去对方肯定可以毫不费力的躲闪过去。

难道要用能量爆炸的方式吗?

瑶瑶越来越不安,那种无死角的攻击确实无处可避,但是相对的也太耗费力气,而且对于单独一个人来说,攻击力也实在有限,恐怕对方连荒尘大剑本身的防御都无法攻破。

越想越是没有办法,越想越是恼火,瑶瑶一张脸气的通红,身体微微颤抖。

猛然间,瑶瑶双目一亮,手中的剑直接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闲哥哥!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既然我伤不到你,那么我只好……”眼中狠戾之色闪过,瑶瑶一咬牙,剑锋猛力切向了脖子。

没有惊呼声,也没有特别的举动,更没有瑶瑶期待的那种奋不顾身冲上来救人的情景。

天闲只是停下了脚步,然后……

伸出一只手来,对着瑶瑶隔空虚抓了一下。

瑶瑶的剑竟然在距离脖子分毫间隔的地方硬生生停了下来,在那空气中,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巨手抓住了瑶瑶的剑。

瑶瑶惊骇莫名。

这……这是什么手段?

寒古塔之上,三个人的气氛显得有些古怪。

骑士瞟了白一眼,“你真的只教了他四步?”

白现在瞪圆了眼睛,嘴巴也张的老大,仿佛见到了活鬼一样瞪着远处,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骑士的话。

“哼!就知道你会有私心,说什么只教了四步。”骑士满脸的不屑。

灵官那完全不会有太多表情的脸上,现在却是表情古怪,“嗯……这个小子,似乎……的确没用过第四步,他似乎……还不会走。”

“不可能1骑士顿时叫了起来。

灵官看了看骑士,“而且,你不觉得他一口气就走到第六步,这其实根本不可能吗?”

骑士这才看了看灵官,似乎想起了什么,“你……好像也不过能走六步而已。”

灵官苦笑,“的确,我们三个,只有他学会了完整的七步。”

灵官看向白,而白依旧瞪大眼睛,张大嘴巴……

良久,白愤怒的吼叫声才从寒古塔的顶端冲上天空:“这不可能!老子当年学到第六步用了八十年!1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