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解脱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解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数年前。

高高的山壁上瀑布轰鸣而下,一潭清幽幽的池水边,一个气鼓鼓的红衫小姑娘正拿着一根树枝追打一个少年。

少年身姿矫健,脸上洋溢着清朗的笑容,只是眼中却满是戏虐之意,手里也拿着一根树枝,左档右避的和女孩“交战”。

只是少年明显个子更高,手臂更长,而且手里的树枝也比女孩手里的长那么一点点……

瑶瑶气恼,追打不到天闲,还被天闲坏笑的总是在头上敲敲打打。

“瑶瑶,输了可不许回去找三娘告状。”天闲努力忍着笑。

瑶瑶终于撅嘴了,一下丢了树枝,叫着冲了上来,举起小拳头对着天闲胡乱就砸,但是脚下一歪,却是绊到了一块青石凸出的位置,顿时向下跌了下去。

天闲吓了一跳,这要是跌实了,可要头破血流。

赶紧也丢了树枝,上前一步,舒展修长的双臂,天闲在瑶瑶摔到青石上之前将她牢牢抱住,结果用力过猛,自己却摔在了青石上。

那可是真真儿的石头……

天闲身体坚韧,还是摔的龇牙咧嘴。

“哼1

瑶瑶却是哼了一声,借着扑到天闲怀里的机会一下抓紧了天闲衣袖,瞪起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你再跑1

正想举拳就打,瑶瑶稚嫩的脸上忽然流露出几分惊恐来,因为天闲的头摔破了,额角竟然在流血。

“闲哥哥1瑶瑶顿时惊叫了一声,伸手去摸天闲的伤口,可是又害怕的缩了回来,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天闲苦笑,晃晃怀里不知所措的瑶瑶,柔声问:“摔到了没有?”

瑶瑶飞快的摇了摇头,目光落在天闲的额头上,满眼惊慌。

“没事……破了点皮而已。”

天闲坐起身,放开瑶瑶摸了摸额头,顿时又是疼的龇牙咧嘴,脑袋撞石头,这怎么着都划不来的……

多亏从小努力修习七宝灵心真解,身体强韧,要不这一下怕是要撞晕过去。

这山中雾清水净,天闲索性就着身边的潭水洗了洗伤口,冷水一激,倒也不那么疼了。

但一回头,天闲却吓了一跳,瑶瑶坐在那,已经咬着嘴唇,一双大眼睛里噙满了泪水。

“瑶瑶,你……你别哭埃”

瑶瑶“哇”的一声就哭开了。

一头扑到天闲怀里,瑶瑶哭的稀里哗啦,“闲哥哥,我不是故意的,呜呜呜……不,我是故意摔倒的……呜呜呜……但我不是故意的……”

天闲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当天,摔破了头的天闲被三娘罚去打扫祖屋,而且没有晚饭吃,瑶瑶倒是被好言安抚,天正则还过来踢了自己儿子一脚,然后笑眯眯抱着瑶瑶走了。

不过晚饭过后,瑶瑶偷偷跑了过来,给正撅着***洗刷地面的天闲放下两个馒头和一碗冷菜,然后做贼心虚的飞快跑掉了。

菜虽然冷了,但却不是大家吃剩下的,天闲一眼就看出来,这应该是锅里额外留出来的。

多半是三娘,也可能是三叔,或者二叔,甚至是自己老子,反正这顿饭还有人给自己惦记着。

天闲很开心。

把水盆和抹布丢在一旁,啃着馒头吃着冷菜,天闲坐在祖屋窗前,遥望难得出现的星空,一颗心已经飞到了远方。

这山外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呢?

那里会不会有一枚圣痕在等我?

然后,一枚石子砸在了天闲脑门上。

咯咯笑着的声音传来,瑶瑶的面孔从窗外的树丛里冒了出来,再然后,更多的石子丢了进来,还有沙土和草叶树根。

“哼!叫你打我的头1瑶瑶笑的像个小狐狸,一面气鼓鼓的把手里的东西顺着窗子丢进去。

天闲只能大叹倒霉,这窗前的地面又要重新洗刷了……

…………

……

记忆,好像一道流水冲刷着身体,天闲感到能量的洪流中汇入了陌生的东西,组成一连串的画面在眼前飞逝而过,就好像一种记忆。

这记忆那么熟悉,可是又有些陌生,那好像是自己的记忆,可是天闲知道又不是。

记忆中的女孩那张面孔……融入了能量洪流的天闲恍惚着一下明白了,那是瑶瑶的记忆。

那是瑶瑶和自己共同的记忆。

那个瞪着乌溜溜大眼睛的小姑娘,她的面孔和眼前这个散发着冰冷气息的女孩面孔慢慢重合,慢慢的变成一个人……

天闲顿时心中一痛。

那个瑶瑶,我的瑶瑶!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疼痛犹如潮水一样汹涌而起,天闲顿觉万箭穿心,仿佛世间的痛苦一股脑全部塞进了身体之中,顿时一声大叫,猛的喷出一口血出来。

整个世界瞬间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天闲踉跄的后退了两步,咳嗽着吐了两口血沫,这才算站稳,全身的金色光晕顿时暗淡了下去,就连古神铭文的光辉都弱了很多。

喘息着,天闲望着眼前的瑶瑶,额头上全是汗水,望着瑶瑶那含苞待放的纤柔身姿,一颗心不由剧烈的颤抖。

瑶瑶!她原本不该是这个样子的,是因为我……是我害她变成了这个样子。

远处,寒古塔之上,一声叹息无奈的响起。

灵官摇了摇头,“这个小子,看起来未必能过得了关了。”

骑士绷着脸,淡淡说道:“毕竟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子。”

白已经满脸的阴沉之色,眼中闪动着怒火,一身冰冷的杀气不自觉的渗透了出来,“这……这个***,在这个时候竟然……枉费我一番苦心,我……”

白越说越怒,现在恨不得立刻跳过去给天闲一剑。

骑士又哼了一声,“有什么好生气,你不就是和那个小***一模一样?”

白一脸的怒气顿时凝固在了脸上,好半天才抽动了嘴角,阴沉的说道:“可我要的,是比我更聪明的家伙1

“***,毕竟只会找***而已。”骑士不咸不淡的说道。

白简直要气的跳脚了,恶狠狠的横了骑士一眼,但他那对方也没办法,只好回头恨恨说道:“今天,如果这个小子还是止步不前,哼!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1

灵官和骑士同时望了白一眼,眼神都有些怪异,但都没说什么,再次把目光投向了远处。

瑶瑶这段时间里几乎是愣住了。

天闲以诡异的步伐躲过了瑶瑶全部的攻击,而且隐隐有随便一下就能击败瑶瑶的架势,本来瑶瑶已经心惊肉跳,打算不再近身拼斗剑术,拉开距离再次使用大范***击逼对方就范,可是……

可是自己还没动手,对方竟然自己忽然后退两步,然后就瞪眼***了!

难道是招数的反噬?或者说根本没有克服心钉的控制?还是这根本就是一个障眼法,是骗自己大意的陷阱?

天闲的狡猾瑶瑶已经有了“刻骨”的体会,明明已经可以拔除心钉,可是却一直隐瞒着……

想到此处,瑶瑶刚刚才冷静下来的心再一次燃烧起无边的怒火。

他竟然骗我!

他竟然骗我!

什么可能反噬或者障眼法的陷阱,一瞬间全被瑶瑶抛到了脑后,瑶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个该死的***竟然敢骗我!我要他不得好死!

怒火上头,瑶瑶可不管***,身子猛的压低,黑色长剑藏于身后,一双眸子死死盯住了天闲,全身的黑色气息怒焰般疯狂抖动了几下,然后一股脑全收进了剑中,顿时一身黑色气焰消失的干干净净。

天闲从刚才那种融入了能量洪流的状态中挣脱出来,已经头晕眼花,又吐了血,感觉自己站都要站不住了,但这时候一股冰冷刺骨的杀气猛的笼罩过来,尖锐的针般刺在皮肤上,天闲浑身一抖,脑子顿时恢复了几分清明。

一看瑶瑶的姿态,天闲眼角一阵乱抖。

瑶瑶的确从小就不怎么守规矩的,要不也不会和天闲在一起玩,虽然两个人也不是总在一起,但瑶瑶几乎是族里唯一一个天闲同龄的女玩伴了。

没有圣痕,女孩子们都不喜欢和天闲一起玩。

说好的只拼剑术呢?

天闲瞪圆眼睛,现在也没功夫在去计较那个,因为瑶瑶这一招天闲认得!

香的得意绝技,超闪波!

当初,这可是砍过精灵王的强悍招数!近乎不死之身的精灵王在这一招下也是被重伤。

想也不想,天闲一步踏出。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第二次就变得理所当然起来,这诡异的一步,天闲感觉自己再一次踏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瑶瑶怒吼一声,整个人化作一道黑光冲刺而出,天闲的一只脚才刚刚落地。

只是一眨眼,瑶瑶就跨越了和天闲之间所有的距离,一瞬间天闲感到强风扑面,那冰冷的杀气仿佛直接穿透了自己的身体。

天闲眼前的世界再一次扭曲模糊了起来,那庞大的能连洪流融化了整个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汇集到无法抗拒的洪流之中,天闲甚至看到了瑶瑶所化作的洪流在身边扭曲的线条。

那汹涌的能量洪流向自己涌来,天闲感觉自己已经来不及在做出什么动作。

可偏偏的,天闲自己都有点不能相信的,第二步居然又迈了出去。

瑶瑶仿佛一道黑色的飓风,在这条变成废墟的长街上呼啸而过,黑色的剑光一闪而是,整个火叶城的空气都抖动了两下。

凝身在天闲背后数十米远的地方,瑶瑶的剑高高杨着,黑色的气息如火般跳跃着。

“轰!1

剑光的余劲狂风一样轰在了远处的城墙上,本来就被砍出一道裂口的城墙被直接炸开,顿时完全垮了下去,一时间地动山遥

但是,瑶瑶的脸上一片黑色,眼中全是难以置信之色。

缓缓起身,回头,瑶瑶望着身后那个身影,眼角一跳一跳,全是无边的怒火。

天闲以一个古怪的姿势站在那,好像一座古怪的雕塑,就那么凝固在那,只是脸上的神色依旧在变化,那是一种……陶醉。

天闲已经跨出了第三步。

在近乎不可能的情况下,在要要开始出剑的一瞬间,电光火石的瞬间连走了两步,以妙至毫颠的步法躲开了瑶瑶这必杀的一击。

瑶瑶简直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这一剑完全没有理由不中!甚至于自己都感觉到剑锋砍在人身上的感觉!

那不是剑气撕裂肉体,而是实实在在的剑锋砍在人体之上的感觉,但是事实却证明自己非但没有砍到对方,甚至于连对方的一片衣角都没有伤到。

看了一眼手中的剑,瑶瑶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什么古怪的算计,这才使自己的判断出现了失误,否则的话怎么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天闲陶醉在那磅礴浩瀚的能量洪流之中,但这一次天闲却并非满心欢喜,关于瑶瑶的悲伤始终充斥在心间,那个瞪着乌溜溜大眼睛的女孩,还有那个用一双满是怨毒双目瞪着自己的女孩。

她们的面孔交替在天闲心中闪过,让天闲感到无以伦比的悲哀……

瑶瑶,本不该变成这样的。

刚才,她甚至要杀我!那个跟在自己***后,抓着自己的衣角,“闲哥哥”“闲哥哥”叫着的小姑娘,她居然要杀我!

天闲从未感觉到这样的悲伤和无奈,就算是第一次知道瑶瑶落入了巴巴洛特的手中时,也从未体会过这样强烈的悲伤和无奈。

那种强烈的悲伤从心底涌出,又好像从每一分空气里灌入身体,天闲简直感到自己要承受不住,这种无以伦比的悲伤犹如洪流要将自己埋葬。

那是一种想要将人推向深渊而无法自拔的感情。

天闲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了一个年头。

死亡!

如果自己死了的话,那么这一切就结束了,不会再悲哀,不会再为这永无止尽的折磨而感到无奈。

死亡,就可以解脱。

天闲的脸上浮现起一股从未有过的红晕,一种安详而解脱的表情出现在天闲脸上,就反复,再也无牵无挂。

碍…死亡!

对啊!从前怎么就没有想到过这一点呢?

如果死掉了话……

如果死了话……

天闲陡然睁开双眼,眸子已经一片赤红。

--

本来今天想把昨天的也补上,没想到还是被事情拖住了,过节居然没,对不住了。

暂且挂账,容某稍后补上。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