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作弊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作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讲道理的话,天闲自然相信白教自己的招数都是一等一的绝技!那毕竟是活了两千年的老怪物,两千年的岁月,就算是最最普通的技巧,也足够磨砺成绝顶的神技了,更何况这个家伙仅有的几次出手表现出来的全是:狠辣!绝强!以及超越自己认识的卓越技巧。

而且,之前的柳身可是救过天闲的小命儿的。

不过这柳步嘛……

天闲倒是没听说过什么绝技只有四个步封是不是太简单的简直有点寒碜的地步!

学会了柳身的时候,天闲无比激动,这个只要一看就知道是绝强的闪避技巧,至于这还是天闲自己去命名的“柳步”,天闲倒是也认真的学了,但在心里,却只期待需要这个东西的时候有奇迹降临到自己身上。

而现在,奇迹竟然真的发生了。

学会这步法的时候,天闲只觉得自己在难看的扭来扭去,但临敌之际只是踏出一步,这世界,竟然一下截然不同。

瑶瑶的剑擦着天闲脸颊而过,几乎蹭破了天闲的脸皮,而这一步踏出,如此近的距离,天闲的心中竟然生出一种荒唐的感觉。

瑶瑶再也碰不到自己了!

方位、角度、距离,这一切都因为这一步而变得诡异起来。

妙至毫颠的一步!

一股练习时从未有过的热流从心海中生出,直接灌注到双腿之上,天闲感到全身的力量被这热流牵引,仿佛被无形的巨力推动……

迈出了第二步!

瑶瑶惊愕的望着天闲,对方只是又迈出了一步拉开距离,可是却好像整个人都融入了空气之中,流水般的从自己身边滑了过去,一瞬间封死了自己所有进攻的可能,而且自己出剑露出的破绽倒是呈现在了对方面前。

瑶瑶想追击,但这个念头一动,心中就无以伦比的难受。

瑶瑶忽然发现自己似乎无论怎么攻击都会被对方躲闪或者防御,甚至是反击,那种怪异的移动就好像正好走进了自己攻击的绝对死角。

怒吼一声,瑶瑶不管那么多,也不管自己空门大露,回身就是一剑奔着天闲追了过去。

果然,瑶瑶发现天闲并没有趁着刚才绝佳的良机***,而是……再一次躲闪。

当第三步迈出的时候,天闲简直有些陶醉在一种莫名的感觉之中了。

这步法,仿佛窥破了世界的至理,一步踏出,并非踩在地面之上,而是落脚这世界的规则,伴随着周围一切鼓荡的能量波而移动。

天闲感觉自己似乎融入了夜色之中,这一步的移动,仿佛是黑夜的大气牵动了自己,火叶城燥热的空气在身边滚动,自己的毛孔喷吐着逆心诀流动时产生的高热,还有邪眼那暴躁的火焰波动,荒尘大剑沉厚的气息,以及瑶瑶周身阴沉冰冷的力量波动……

一切的一切都融汇在黑暗之中,自己也融合在其中,仿佛随着这所有的力量波动而动……

这种感觉,和柳身极其相似,但又有所不同,更加的自由,更加的畅快。

如果说柳身仿佛是树枝上的一片叶子,任凭风雨吹打也永远从容飘摆,这柳步,却已然是让这片树叶飘上半空,乘风万里之外!

瑶瑶的剑狠狠劈来,剑锋上透出一道黑色剑芒狠狠劈在地上,但天闲已经早早避开,只用了一步就完美的避开!

剑痕就劈在天闲的脚尖前,再进一寸就能砍断天闲的脚趾,但这一寸的距离,仿佛是永恒……

天闲感受着融入巨大能量洪流之中的***,一时间竟然有些忘了自己在战斗,瑶瑶一剑劈来,本该提起十二分精神应对,但心念一动踏出一步,仿佛是瑶瑶的力量推了自己一下,天闲发现自己清晰的知道这一剑就会劈在那里,根本不会伤到自己,所以这一步落到那个位置就可以了。

果然,一切如天闲所想,就想巨大的能量洪流告诉了天闲一样。

这种感觉前所未有,天闲惊讶而喜悦的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崭新的世界,无论是天空还是大地,远处的街区,那高高的寒古塔,甚至更远的城墙,甚至于眼前的瑶瑶,一切的一切都融化成巨大的能量洪流呈现在这个世界中。

本来繁复驳杂的世界,忽然间变得简单统一起来,一切都近在眼前,一切都简单明了,一切都那么容易看穿……

天闲沉浸在崭新的世界中,心中一阵阵的狂喜,而瑶瑶可就心中骇然了。

刚才这一剑气急出手,瑶瑶自己都不知道剑芒能劈到什么位置,但是,自己的闲哥哥竟然知道!

他竟然知道!?

那一步不多不少,不偏不倚,堪堪避过了这一剑,就好像互相约好的一样!可问题是双方不仅没有约好,而且自己也不知道这一剑到底会劈在哪。

心中惊骇,但瑶瑶毕竟不敢肯定什么,当下迅速退了两步,深吸一口气,挥剑再次抢攻!

天闲迈出了刚才的一步,身子都没有动过,甚至目光都没有去看瑶瑶,当瑶瑶再动的时候,天闲再一次向旁边跨出了一步……

远远的,寒古塔尖上,三个身影正偷偷观战。

“你看你看,这个小子果然厉害!我只教了他一次!他竟然已经能踏出三步了1白的声音传来,带着十足的得意。

“嗯,这个小子很聪明……”灵官的评价总是简单而中肯。

“哼1这是骑士的声音。

白直接瞪了骑士一眼,“怎么,不服气?当初你学这个的时候,可是费了天大的力气,现在人家小辈比你厉害,这可是摆在眼前的事实。”

骑士毫不客气的说道:“我并不想学,而且我的战斗技巧也不需要这个,如果不是有人为了炫耀厚着脸皮硬拉着我,这步法我看都不会看一眼。”

白顿时瞪起眼睛:“得了便宜还卖乖!那你还不是学会了两步1

骑士:“哼1

白立刻撸起袖子,看来就要扑上去打架,灵官的大手这时候落到了白的肩膀上,“老朋友,你教了他多少?”

“四步。”白一转脸早没了怒气,眉开眼笑的回答灵官,那模样看起来就好像自己儿子考了一百分一样高兴。

“的确……这么短的时间来说,这个小子的悟性的确很不错。”

白背起手,仰天看了看星星,一脸当然如此的模样,“当然,你们以为我是随便找了什么人的,你们两个的脑子都是怎么长的,我会随随便便做这种事吗?”

灵官听了这话,眼中闪过一抹黯然之色。

骑士却依旧面色冷漠,淡淡说道:“这个小子,自然不应该是个庸才,不过你难道没发现吗?他其实只学会了三步。”

白顿时一愣,眨巴了下眼睛,立刻把目光又投向了远处的战场,看了一阵后,顿时脸都气歪了,“这个混小子!白白浪费我一番苦心1

灵官依旧沉默,骑士则直接说道:“我现在大概明白你为什么要弄什么可笑的考验,这个小子……确实要跨过一道门槛才行,可惜在我看来,他或许永远也跨不过这道门槛。”

白面色多了几分凝重,“他必须得跨过去,必须……就算最后不得不推他一把……”

灵官微微皱眉,“老朋友,那就毫无意义了。”

白看了看灵官,忽然哈哈一笑,“我当然知道,只是说说而已,你以为我是那样的蠢人吗?”

白的笑声多少有点勉强,然后三人陷入了一阵沉默。

良久之后,骑士忽然问道:“时间……已经不多了吗?”

白瞟了骑士一眼,又过了良久,无声的点了点头。

骑士深深叹了口气,沉声说道:“也好,两千年了,就算是死人,也觉得有些累了,或许我真的该躺在棺材里,安息。”

白顿时爆发出一阵大笑声,“你,你躺在棺材里,哈哈哈哈……简直无法想象那种场面,哈哈,要不要***给你献花?啊哈哈哈……”

骑士恼怒的吼道:“那有什么好笑的!我是死人,我就该躺在棺材里1

白顿时笑的更大声了……

寒古塔顶层,龙四面色阴沉的站在窗前,俏脸上黑云密布,望着远处天闲和瑶瑶交战的方向,眼神里全是恼怒和担忧。

“就不能把这三个***蛋赶走吗?”龙四忽然转身,指着头顶吼道。

中央石柱前,凌面色凝重的坐在那,一手按在石柱之上,另一手在一面阵法中不断的轻轻滑动着。

“四姐姐,我想这***上,恐怕还没有谁能把这三个***蛋从我们头上赶走。”凌小心的操控着寒古塔的防御阵,刚才瑶瑶一剑劈在外层防御阵上,直到现在外层防御阵的能量还没有完全恢复。

回答的有些冷漠,但是显然,凌对于龙四称自己父亲为***蛋,根本没有一点异议,还很赞同的也跟了一句。

龙四恼火无比,现在天闲身陷险境,虽然早早做了一些准备,但瑶瑶是恶魔之力的使用者,龙四现在再清楚不过恶魔之力的恐怖,天闲又绝对不会伤了她,这就只能被动挨打,这让龙四尤为焦躁。

而这个时候,头顶上居然来了三个看戏的,还大声谈笑!

听着白的笑声,龙四恨的牙根儿痒痒,“凌,我们能不能……”

“姐姐1凌直接打断了龙四的话,抬起目光望着她,“我们现在什么都做不了,那个瑶瑶……只能让他自己去解决。”

龙四嘴唇动了几下,到底还是没能说出话来,只能叹了口气,又转过身望着窗外。

凌望着龙四纤细美好的背影,神色忽然有点古怪,龙四最近身上那股子强悍的气息淡了很多,衣着打扮也变得精细了,这顶层房间内也多了股好闻的淡淡熏香味道。

女人味儿,凌忽然想到了这个词儿。

龙四望着窗外,幽幽说道:“的确,这个瑶瑶他必须自己去面对,这的确是对他的一次考验,他太心软了……”

手不由自主轻轻抚摸了下自己的小腹,龙四苦笑:“他就是太心软了……”

在已经被夷为平地的街区中,两道身影正缠斗在一起,冰冷的黑色剑气凌厉四射,死死缠住那个闪烁着金色光晕的身影,招招致命!

瑶瑶感觉自己要发疯了!

已经不知道攻了多少剑!从这街区废墟的这一头打到那一头,再转身杀回来,紧跟天闲的身影已经不知道砍了多少剑出去,沿途地面上全是纵横交错的剑痕。

但天闲竟然毫发无伤!

而且现在已经闭上了眼睛,一脸云淡风轻,仿佛泡在温泉里一般舒坦的表情,而脚下却迈着诡异的步伐,身体跟着古怪的扭曲移动,以完全不像人类的动作躲避着瑶瑶疯狂的攻击。

瑶瑶感觉面前这个天闲一定是假的!甚至他根本就不可能是人!

因为那步法和身体的动作实在太诡异了!毫无前兆的移动,没有丝毫多余的动作,完全违***自然动作规律……

就好像,一个提线木偶被无形的手拉扯着在自己面前疯狂抖动,你根本不知道他下一个动作是什么?一囊谰荻济挥小?p> 而对方,却似乎已经洞悉了你的一切行动。

人就在自己五步之内,甚至很多时候贴着剑锋游走,可是这不知道几千几百剑下来,地面都被剑气砍烂了,他硬是毫发无伤,连头发都没被割断一根!

越打越是心惊,瑶瑶感到一丝凉气从心底冒了出来!

所有学会的近身搏杀的剑技都用过了,无论是古丽的还是香的,甚至有龙四混龙***的用法,可是就连“千华剑”这种大面积攻击都没能碰到对面的衣角。

这真是见鬼了!

这样下去,虽然对方没有反击的意思,可是自己似乎根本无法取胜,因为这种闪避简直太过轻松写意了,仿佛只要愿意,对方随时可以打败自己。

猛的后退拉开距离,瑶瑶把剑再一次收到了背后。

然后,望着立在那里不动,微闭双眼,似乎还在等待下一次攻击的天闲,瑶瑶露出了一丝冷笑,“闲哥哥,从协…我可就是会作弊的1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