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不愧本心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不愧本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说到信仰,天闲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有什么信仰,从上辈子开始天闲就知道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无神论实际主义者,如果真有信仰的,那或许就是信仰自己吧。

“一个假扮神使,妄图抵抗神灵的渎神者,你的信仰在哪呢?”骑士笑的很是不屑。

天闲慢慢转过身,盯着骑士,眼神慢慢变的奇怪,变得多了几分被炙烤岩石一样的色彩,一股莫名的东西在心中乱撞,天闲不知道为什么,感觉骑士的这句话十分刺耳。

骑士继续说道:“在诸神陨落,人类自以为可以取代神灵的今天,你,一个彻头彻尾的渎神者,你的信仰来自于哪里?你卑鄙的私欲还是狂妄的野心?我已经默默的看着人类在这片***上疯狂了两千年,从来没有看到过什么信仰,虔诚的信仰已经随着诸神时代结束而彻底消失了。”

“那么您觉得信仰是什么呢?”天闲轻轻的反问。

骑士的眼神缓缓落到插在地上的长长骑士剑上,手抚剑柄,“对我来说,信仰就是手中的剑,当我许下誓言,以我的剑奉献一生时,我的信仰就是这把剑。”

天闲忍不住再一次仔细打量那把古朴别致的骑士长剑,它太过古老,划痕斑驳,剑鞘上有无数搏斗留下的伤痕,剑柄握手部分光滑发亮,它就像骑士本身,历经岁月洗炼,依旧挺立。

两千年的古物,和骑士一样见证了整个人类的发展和扩张。

天闲缓缓抬起手,指向空空的街道,“我的信仰,就在那里。”

骑士抬起眼来,冷笑:“空空如也吗?”

天闲淡淡一笑,随手拿起茶杯来,看了两眼说道:“其实先生,您看这只茶杯,虽然它不过是一家小店铺外招待歇脚人用的,但它的材料不是普通的泥土,它是用南部***纯正的红土烧制而成,混合了楠香国特产的香土,这种东西摆在***任何一个城市的店铺里,都值一个金币以上。”

骑士瞧了瞧手里的茶杯,颜色确实十分好看,拿在手里也很舒服,但外型却很粗劣,“那又怎么样?”

“它是在火叶城烧制的,所以外表粗糙。”

天闲笑笑,放下了茶杯,然后拿起了茶壶,“这只茶壶和茶杯不同,它是用沙漠的细沙混合了北部高地天然的寒石烧制的,凉茶存在里面,虽然茶壶外空气灼热,但里面的茶水却冰凉宜人。”

不等骑士说话,天闲指着店铺说道:“这间店铺的木料应该来自西方贫瘠地带的某一处森林,因为那里土地贫瘠,树林瘦弱,就算精灵们也没有办法在这些木料上催生出花朵。”

骑士瞄了一眼这条街道,果然但凡是用木料的地方,大多生长着漂亮的花朵,而且毫不抢眼,点缀的恰到好处。

指着脚下的石板地面,天闲不无自豪的说:“火叶城的地面大多数以石板为主,我们身后是一望无际的沙漠,前面是荒芜的旷野,周围五百里别说矿藏,连一座有石头的山都没有,这些石料来自***的不同地方,有北部高地的,有南方矿山的,也有西方地下岩层,甚至还有摩云山脉的,有时候我甚至会觉得,世界就在脚下。”

“我们的店铺,有一部分是我们自己搭建的,但大部分却是商人们自己筹集材料建立的,我们只能供给一个位置而已,因为我们实在拿不出那么多的建筑材料盖房子,您看……”

天闲手指划过半个城市,“这里没有什么楼阁,几乎都是一层和两层的房子,唯一算得上高大的建筑只有城镇大厅,但那还不如一般城市的神殿来的宏伟壮丽,这里的资源并不充裕,甚至是十分贫瘠,您知道火叶城刚刚建成的,是什么样子吗?”

骑士缓缓摇头。

天闲不由笑着站了起来,指着对面的路口说道:“就到那里的这段距离,这就是我们的城墙长度,而且为了节约城墙的土料,我们只有三面墙壁,城里一无所有,只有几千难民和破旧的毛毯,我们的城墙高度,厉害一些的战马恐怕都可以跳过来,当时……就像一个躲风的大土窝。”

骑士眼中闪过惊讶的神采,这座城市是天闲一手建立起来的,可是天闲才多大年龄,十七岁?十八岁?总不过二十岁?这样一座城市在这种建起来又要多少年,十年,二十年?

望着这座奇怪但又似乎无比合理的城市,骑士似乎有些明白它为什么叫做奇迹之城了。

“三年1

天闲伸出三根手指,长长叹息,心中不由感慨万千,“三年时间,这座城市从只有三面土墙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有时候都无法相信这是事实,在我的记忆中,有些大房子一盖就是好多年,简直无法想象。”

三年……

骑士有些震惊,三年的时间,在这一无所有的沙漠边缘,竟然建成了这样一座城市!

“这座城市不是我建起的,我甚至连一块石板都没有搬过,也不是我的同伴们,而是这座城市里的所有人,那些从天南地北而来的人们,旅行者、农夫、商人、工匠、脚夫、士兵、佣兵、冒险者、术士,各种各样的异族,甚至是密探、小偷、盗贼,无数人从***各地汇集到这里,他们亲手建起了这座城市,用他们的信仰和忠诚在这个不毛之地建起了这样一座几乎不可能存在的城市。”

“这里每一天都有几百上千人前来定居,每一天城市都在向沙漠的方向扩张!这个不产出任何有价值物品的城市,每天的交易额以十万金币为单位计算,无数人不远万里来到这座城市,沙漠里的黄沙都要被踩出道路,这座城市从不休息,白天交易市场喧闹不休,夜晚酒馆和赌场通宵达旦,我们的士兵没有夜岗,只有轮值,白天和黑夜没有任何区别。”

手指城市的尽头,天闲朗声问道:“骑士先生,您看到的是空空如也的街道,但您知道我看到的是什么吗?”

骑士深深的看了一眼那歪歪扭扭的道路,摇头,“什么?”

天闲深吸一口气,“是和平!还有自由1

骑士身体顿时微微一震。

和平……自由……

骑士握在剑柄上的手不自觉慢慢收紧,因为用力而显得更加苍白。

天闲仰望着天闲,喃喃说道:“我从未想过要有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要做,我当初离开家乡,仅仅是想要一枚圣痕,让我的父亲可以为我骄傲,可以告慰已经死去的母亲,现在……我已经不是那个刚刚离开家乡的懵懂孩子了,但我要的依旧不多。”

回转身,天闲望着骑士:“骑士先生,您手中的剑,可是为了和平而生?您付出生命的代价,把灵魂捆缚在无尽的岁月中,可是为了更多人得到自由?”

骑士默默无言,只是望着自己的剑,神色复杂。

这座城市,确实是两千年来前所未见,这里的一草一木都那样强烈的跳动着生命的力量,沙漠的风好像城市在呼吸,从未见过这样的城市,从未见过这样的人们,从未被人追着兜售棺材和陪葬品……

骑士抬眼看着站在那里的天闲,心中更多的明白了几分,自己的老朋友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少年。

“其实,我并没有什么挽救人类的觉悟和心念。”天闲坐下来,笑了一笑,“我到现在想的也就是身边的人能好好的生活,可是如果那些神灵回来了,或者发生类似的事,我们又能躲到哪里去呢?作为弱小的人类,我们根本无处可躲……我也明白,只是想着我们极少数人好好活下去是不可能的。”

摆弄着手上的杯子,天闲淡淡的说:“就像这杯子,一小撮土是不行的,但就算来自不同的地方,只要***了足够的力量,也能好好的捏成一个杯子。”

“就像这座城市一样吗?”骑士终于开口问道。

“是的,就像这座城市一样,但只是这座城市还远远不够。”天闲放下茶杯,倒了杯茶,目光又投向远方,“从前我就知道要想和神灵对抗,必须集结一切能集结的力量,而现在我所了解的情况,已经比当初还要恶劣了。”

骑士望着天闲手里的杯子,“明知道机会渺茫,为什么还要坚持呢?”

天闲哈哈的笑了,“这就是我的信仰啊,骑士先生!随随便便,不用付出代价每个人就能轻易做到的事,怎么可能成为信仰。”

目光落到骑士的剑上,天闲轻轻的问:“您的剑……一定做过许多困难到让人难以置信的事吧?”

“的确,曾经有一些事我自己都无法相信。”骑士放开了自己的剑,目光专注的望着它,好像望着自己心爱的情人。

“但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我都没有背弃过誓言,更没有说过不该说的话。”骑士看了天闲一眼,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天闲望着骑士,心中一时有些杂乱,本来和四姑娘商量好的,利用这个骑士信守誓约和原则的特点制造一些机会让他开口,甚至四姑娘是手把手教给了自己几种办法,天闲不得不承认,那些说辞对于具有荣誉感和使命感的骑士是很厉害的***锏。

可……刚刚一时激动,话题全带偏了。

那说的并不是四姑娘的计策,而是自己的想法,天闲望着骑士,对方最后一句话已经转了回来,摆明了不会随便开口了,现在如果再不好好执行计划的话……

可是有些话说出来,就不好再改口,而且没有合适的铺垫也太突兀了一些,看骑士那种古怪的眼神,天闲总觉得他似乎是猜到了什么。

但,现在似乎再按照四姑娘的布置去进行的话就太过痕迹了。

心中一横,天闲索性也不去想原来的布置,直接对骑士说道:“骑士先生,我从未想逼迫谁背弃誓言,或者说他不愿意说的话,今天请您看火叶城的景色,是想让您看一看我的信仰,在这个不被神灵干扰,只有自我本心的地方,看一看我心中的所想。”

手指西南方,天闲说道:“龙渊帝国的军队在那里,虎视眈眈,巴巴洛特不知道又在搞什么鬼,瑶瑶今天离去了,回来的时候恐怕又会是一场巨大的麻烦。”

指向另一侧,天闲继续说:“东南方,圣灵殿的大军盘踞在那里,或许我这样说有些不妥,但教皇的图谋或许和巴巴洛特的野心一样危险,您看……您坐在这里其实就说明了很多事情。”

骑士再次默然,接受教皇的召唤来到这里击杀天闲,这件事可是怎么赖都赖不掉的,而到了今天,骑士心中对此也开始产生了许多疑惑。

“两千年过去,神灵力量的复苏让人类***面临一场灾难,其实我几次向圣灵殿暗示,但都毫无回音,最后……还惹来了杀身之祸,我发现人们似乎更加看重眼前的利益,这让我疲于奔命,现在又腹背受敌,我真的很想窥探到一些秘密,能让我在重重迷雾中看清前进的路,而不至于万劫不复。”

“所以……”

天闲起身,对着骑士郑重的施了一礼,“在这上不为神灵知晓,下不愧对本心的地方,我真心向您求教,灵官大人和前辈他们现在执着于对我的考验,但我想要的,远远比他们想的更多。”

骑士笑了,这次笑的自然而随和,他把手搭在自己的剑上,略有疑惑的问:“为什么最后是向我请教,我没有预料错的话,你把我带到这种地方,原本应该有什么奇怪的手段等着我才对,特别是在这上不见神灵,下不愧本心的地方。”

说着,骑士的眉毛扬了扬,“哦对了,曾经有一些家伙做过和你类似的事,而且比你更聪明,他们懂的利用我的信仰和虔诚胁迫我,你知道他们后来怎么样了吗?”

天闲顿时脑门上就沁出了汗珠。

骑士摩挲着自己的剑,淡然说道:“他们的灵魂,永远留在了我的剑中。”

天闲心中一跳,看着骑士剑的眼神中流露出几分骇然。

骑士放声大笑,笑声洪钟般轰鸣不已,震的天闲耳膜一阵生疼。

“年轻人!我是个愚蠢的战士,但我有两千年的时光来接触无数个比你还要聪明的人,嗯……比给你出主意的那几个小姑娘还要聪明的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天闲顿时心中叫苦,恐怕骑士第一时间就识破了自己的计划。

忙深深弯下腰,天闲苦笑的说:“惭愧。”

骑士再次哈哈大笑。

“好吧1

骑士忽然放开了他的剑,好以整暇的坐在那,拿起那杯凉茶左右看了几眼,说道:“今天我已经吃了一次霸王餐,你请我喝茶,我这次应该有所回报,而且……算是为了纪念一位离去的老朋友吧,我就……接受你的求教。”

天闲顿时抬起头,瞪大眼睛看着骑士,满脸喜出望外,“真的!?”

骑士轻笑:“其实这本来就没什么神秘的,但是那两个家伙满肚子鬼主意,就喜欢弄出一些奇怪的东西出来,我并不喜欢阴谋诡计,有些事……本就不应该思考太多。”

天闲欢喜的坐回来,正想开口询问,忽然微微一怔,“您刚才说……为了纪念一位离去的老朋友,难道是圣灵殿秘密宝库中的那位?”

骑士看着天闲,眼神多了几分岁月沉淀才会有的苍凉,他摇摇头,“不,他并没有离去,只是永远留在了那里而已,我说的是另一位。”

天闲肚子里忍不住嘀咕起来,能被这位骑士称为老朋友的可都是怪物级的人物啊,可自己和那种人物有什么关系吗?

搜肠刮肚,天闲发现那样级别的人物自己似乎也就知道白和灵官,非要说的话还有迷雾小镇的渡婆婆,可是这些家伙可都活的好好的呢!

“不用猜了。”骑士看出了天闲的想法,抬手把茶一饮而尽,然后对天闲伸出了茶杯,天闲赶紧为他再满上一杯茶。

望着清凉的茶水,骑士感觉到了口中淡淡的酸涩吴个人你自然认得,而到了时候,你自然就知道我说的是谁了。”

天闲呆了呆,却是想不出所以然来。

骑士把茶水再次一饮而尽,这才吐了口气,“好吧,喝了你请的茶,自然要回答你的问题,你是想问,自然形成的神域是怎么回事,对吗?”

天闲正襟危坐,大声回答:“是的1

骑士呵呵而笑,“你果然和那个家伙十分相像,在这上不见神灵,下不愧本心的地方,却问出这么滑头的问题来。”

天闲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知道骑士在说自己和白一样狡猾。

“这个问题其实有一个绝好的***,只是恐怕你自己也想不到会有那样的***。”

天闲立刻问:“什么***。”

骑士微微一笑:“自然形成的神域,过程就像恶魔慢慢的苏醒。”

天闲愣了一下,随后猛的瞪大了眼睛。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