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信仰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信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火叶城中的植物或许比背后这个沙利特大沙漠的植物加起来都要多,最主要的是有无数的母王藤在这里肆无忌惮的生长。

而经过精灵们的辛勤劳作,城内绿茵处处,到处盛开着目不暇接的花朵,虽然城外一片黄沙肆虐,但是城内却显得气候宜人,这也是火叶城的一大特色了。

现在,巴尔克忽然发现,就在自己走过的道路上,盛开了一排明显才刚刚生长出来的白色花朵。

这些花只指头那么高,四片花瓣,虽然是在烈日之下,但花瓣上却似乎带着某种奇异的光晕,随着花瓣轻轻摇动。

骑士陡然间发现,身后路上,毫无人迹。

天闲和骑士就向刷子一样走过,将背后的路刷的干干净净,身前还是人流攒动,身后却一片寂静。

骑士回过头,看着面色如常的天闲,嘴角忽然流露出一丝奇怪的笑容,“小鬼,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本来我还不信。”

天闲微微奇怪,“不信什么?”

骑士没有回答,而是面色有些奇怪的向前走去,手指轻轻在自己的骑士剑上敲打,“怎么,想再打一场吗?我或许应该警告你,之前你虽然胜了,但我保证那种情况不会再出现第二次。”

天闲可不想再和骑士打一场,那绝对是找死!

虽然胜了一次,外人看起来这骑士似乎没什么了不起的,但天闲可知道自己到底是用了怎么样一种歇斯底里的力量才打赢了他。

而且那种力量,短期内已经不能再使用了,虽然没有人提醒,但天闲的直觉告诉自己,这种恶魔的力量还没到完全苏醒的时候,那种愤怒而狂暴的情绪让天闲一度以为自己就要发疯了。

而且……绝对没有可能再一次压制骑士的亡灵结界了,这种活了两千年,不知道经历多少次生死考验的战士,别想用同一招击败他两次。

“您说笑了,我只是想和您谈一谈而已。”天闲抬起脚步跟了上去,身后的街道上顿时好像被刷新,所有的人立刻消失不见。

骑士按着自己的剑,昂首阔步走在前面,微微冷笑,“这是什么手段,我是一个纯粹的战士,不懂的这些稀奇古怪的力量。”

“一点小手段而已,是精灵们为了安静而经常使用的,您不必介意。”天闲笑着,这次也不隐瞒,直接从袖子里伸出手来,在身后的街道上撒了一把颗粒极其细微的种子。

种子落地,立刻生根发芽,只是眨眼间就长成新的白色花朵,摇曳着奇怪的白色光晕。

“只是谈谈的话,似乎并不需要什么精灵的秘法。”

“当然,不是随便的谈谈,有些事还是希望您能向我透露一些情况,而且我也不希望被别人打扰。”

骑士走在前面,天闲看不到他的表情,而听到这句话骑士嘴角的笑容变得更加明显了,但他依旧淡淡的说道:“怕谁打搅,灵官,还是你的岳丈大人?”

天闲笑笑,也不立刻回答,只是紧走几步超过了骑士,加快撒下种子的速度。

骑士也不阻止,任凭天闲施为,转过这条街,到了一个路口的时候,骑士发现天闲又带着他转回了刚刚的一个地方。

撒下最后一粒种子,等它生根发芽,天闲点了点头,然后抬手轻轻的打了一个响指。

“啪1

一声脆响中,城市中某个开关似乎被打开了,骑士视野内所有的人一下子全部消失了。

熙熙攘攘,喧闹不堪的城市忽然间安静下来,空荡荡的街道上一个活物都没有,风呜呜的吹过,瞬间变成了一座鬼城。

“好了!终于全部完成了1天闲总算松了口气,笑着说道:“精灵们的秘法人类很难学会,这次还是好多哨兵暗中帮我才弄了这个地方出来,一个人的话真办不到。”

说着,天闲不客气的坐到了旁边的一座商铺外供人们休息的小桌上,原本这里有人休息,现在自然是消失了。

银水精魄的力量虽然和邪眼的火焰一样被削弱到了最低,但还是能使用一点点,天闲直接用银水精魄的寒气洗了一遍杯子,到上两杯凉茶:“骑士先生,请坐。”

“锵1骑士把自己的骑士剑连着剑鞘插在了桌子旁,坚硬的石板顿时被戳了个洞。

大马金刀的坐下,骑士望着天闲递过来的凉茶,忽然笑了起来,“就在刚刚,还有人对我说,或许我是第一个喝到火叶城凉茶的亡灵。”

天闲哈哈一笑,“这城里的人向来生熟不忌,他们也的确没见过您这样的亡灵,上次有亡魂大军攻打火叶城,那都是些**控无意识的东西,所以您也别介意,他们没恶意的。”

骑士忽然间想起一件事来,自己喝了一杯茶,可是似乎没给钱……那个老板最后叫嚷着,似乎是要钱来着。

摸遍了全身,骑士也没找出一个铜板来,顿时觉得有些尴尬,千年岁月下来,第一次到一家店铺去,居然吃了霸王餐……

“我会付钱的。”天闲似乎看出了骑士的想法,嘿嘿笑着说了一句。

活人有活人的尴尬,骑士微微感慨,端起凉茶喝了一口,不得不说,虽然人已经死了,但是这凉茶的好坏依旧能喝的出来,这茶比当初立下誓言时***上的饮料可强的太多了。

“有什么话,一定要在这样的地方谈吗?”骑士看了看脚下的洁白花朵,现在街上一个行人都没有,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些花朵不是胡乱种下的,而是依照某种纹理,就像是在大街上画下了什么符号一样。

“这是必要的。”

天闲轻轻抿了一口茶,好以整暇的说道:“现在我可以回答您刚刚的那个问题,这样做既不是为了回避灵官大人,也不是为了回避我的岳父大人,当然了,他们俩个人呢……会稍微有些麻烦,能回避的话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那么,这火叶城里还有什么人可以来打搅你呢,哦……我明明感觉到那个小姑娘的气息已经离开这里了。”

天闲的眸子微微缩了缩,“您知道瑶瑶的事?”

“他们自然会告诉我的,而且不妨直说,这也是我留下来的原因之一。”

天闲立刻来了兴趣,急忙追问:“这么说来,如果我能通过我的岳父大人的考验,您也会给我很多好处了?”

骑士看着天闲双眼微微放光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笑,“你如果是这样理解的话也没什么,而且真的说起来,这句话也不算错,只是可能和你预料的有些不同罢了。”

天闲的心顿时火热了起来,虽然已经隐隐猜到,但是骑士真的说出来,天闲还是感觉一阵难以抑制的兴奋,这可是和白与灵官一样的超级怪物啊!

谁知道他会有什么好东西在手了!

咳了一声,掩饰过心中的激动,天闲保持微笑的说道:“那么就请您安心住在这里,别的不说,这里或许是现在人类***上最安全的地方之一了,毕竟……”

天闲狡猾的笑了笑,“毕竟有我的岳父大人和灵官在这里,没有谁能在这里真的闹出什么事情来的。”

骑士点点头,他望着天闲的眼神似乎又多了几分古怪,“好了,说正事吧。”

天闲连忙坐直身体,目光向半空瞄了瞄,“骑士先生,之所以要在这里和您单独谈谈,其实……是不想被那些神灵打扰。”

骑士的眼神微微抖动了一下,“不想被神灵打扰。”

“是的!那些让您曾经许下誓言的神灵。”

天闲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紧紧盯着骑士的眼睛,但天闲还是失望了,骑士的眼神再没有什么剧烈的变化,就好像被一阵风吹皱的水池,可也仅此而已了。

“很有意思。”骑士点点头,“自从我许下誓言,还从来没有听到什么人说这样的话。”

天闲吧目光投向自己手里的茶杯,忽然语调有些奇怪的问,“您知道这里是哪吗?”

“火叶城,难道不对吗?”

天闲神秘的笑了笑,“看来您对精灵的秘法了解的并不多。”

骑士直接点了下头,“我虽然活了很久,但从未和精灵打过什么交道,对于精灵的秘法我几乎一无所知。”

天闲的笑容变的似有深意,“这是精灵们的一种十分神奇的手段,他们可以依靠古老的力量凭空创造出一片空间来,这样的空间中,景物和有些地方是完全一样的,但其实是另外一个世界,和本来的空间没有什么联系。”

骑士眼神中飘过一分若有所悟,“我似乎记得,传说在东部王国精灵的领土上,有许多这样的空间,那是精灵们的哨所。”

“是的,虽然这些空间并十分稳定,很快就会衰减消失,而且也无法维护保持长久,不过那确确实实的,是分离于原有世界的地方。”

轻轻一叹,天闲有些感慨的说:“和原来的世界完全脱离了联系,完全割断了所有联系的一个地方,当你一个人呆在那里时,就好像……被原来的世界抛弃了。”

骑士似乎明白了什么,“甚至无法得到信奉神灵的庇护,是这样吗?”

天闲点点头,“是的,毕竟,神灵也有局限。”

“那么,你想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问我些什么呢?”

天闲早就已经准备好了问题,“我想求教一下……神域的问题。”

“神域?”骑士的神色再一次显得古怪起来,“从之前你和我交手的情况来看,你对神域已经有了很深的了解,还有什么好问的吗?”

“我对神域的了解还很粗浅,仅限于如何构建上层世界的构架,引导不同世界之间的能量流动,也就是仅此而已了,当时能挤压您的亡灵结界,也是突袭的结果,我想再来一次的话,恐怕亡灵结界根本就是会纹丝不动。”

对于天闲恭维的话,骑士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淡淡点头,似乎是赞成天闲的意思,“可是除了这些,神域似乎就没有什么可神奇的了。”

天闲摇摇头,“不,我想知道的并不是怎样操控神域,而是……如果是自然形成的神域,那么需要什么样的条件,又会有什么样的现象呢?”

“自然形成的神域?”骑士这一次皱眉了,神色也变得十分古怪,似乎……似乎有些难以相信的样子,天闲一直在观察他的表情,可是也不大确定他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神色。

“是的,自然形成的神域。”

骑士沉吟一阵,“这件事你应该去问灵官,他才是应该给你解答疑惑的老师。”

天闲无奈的耸耸肩,“到了这个关头,灵官大人也是什么都不对我说,就算是一些完全无关紧要的事情也一样。”

骑士点点头,然后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那你为什么认为我会告诉你呢?”

“因为您的信仰比谁都要坚定。”

“前几天,我的信仰还是袭击你的武器。”

天闲神色肃穆,“正因为如此,我才相信您的信仰比谁都坚定,不会因为任何权贵的命令而有所改变,才能穿过两千年的岁月矢志不渝。”

骑士点头,“很动听的话,可我不知道我的信仰和你要问的问题有什么关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信仰坚定就要回答你的问题。”

“骑士先生,如果我说我和您有着相同的信仰,你会相信吗?”

骑士的眼珠子明显鼓了一下,飞速的打量了一下天闲,然后脸色才恢复了正常,咳嗽一声说道:“很遗憾,我不能相信,以为你和白……太像了,那个家伙毫无信仰。哦!我想起来了,似乎你有圣灵殿的荣誉骑士称号,我想说……”

骑士的话还没说完,天闲已经飞速摸出了一枚戒指,那是自己受封称号时得到的象征性的信物。

“啪”天闲用力将这枚戒指捏的粉碎,然后随手丢掉了残渣,“骑士先生,我所说的信仰可不是那种廉价的交易物,也不是对那些该死的神灵的依赖,而是更深层次的东西。”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