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谈谈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谈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三个老怪物坐在桌前,自然早早发现天闲进了院子,但只有白立刻招了招手,“小子,过来坐。”

天闲来到桌前,或许是涉包含了无数的心意,天闲礼貌的点点头,甚至对骑士也没有失礼,这才坐了下来。

“嗯?”白奇怪的看了看天闲,“小子,你今天这是什么打扮?哈哈!准备去参加舞会吗?”

“只是来陪前辈喝酒而已。”天闲拿起小皮箱放到桌上,打开来取出了用闪波刀的寒气保温的两瓶美酒。

白顿时两眼放光,这两瓶可是之前已经绝迹火叶城的绝品,想不到还能看到。

“哼1骑士毫不客气的冷哼一声,蓝幽幽的眸子死死盯着天闲,一脸恨意。

白伸手接过一瓶酒,不动声色的用袖子篡改了自己棋子的位置,笑呵呵的说:“小子,让我来介绍一下,这位,传说中圣灵殿忠诚的守护者,燃烧一切污垢和不洁的圣火,保持圣灵殿永远高贵圣洁的伟大骑士,巴尔克布鲁斯!当然,私下里的传说中,人们叫他幽灵骑士。”

灵官的脸色一如既往的僵硬,目光有些疑惑的盯着刚才移动过的棋子,“和我们一样是活了很久的怪物了。”

“哼1骑士再次冷哼。

白哈哈而笑,对灵官动动眉毛:“活的久一点有什么不好,否则可看不到今天这些精彩的场面。”

灵官不置可否,注意力重新集中到棋局上。

天闲忍不住打量骑士,在广场上时他几乎被烧成焦炭了,但现在却好好的坐在这,碎裂的手也完全复原了,浑身看不出一点受伤的痕迹,除了铠甲被毁不得不换了身袍子外,甚至连发型都没一点点改变。

真的是不死之身!

天闲留意到他的身上有一层淡淡的,不仔细观察不会发现的蓝色光辉缓缓翕动,犹如身体中升起的蓝色水汽,再加上阴沉的表情,这让人总有种鬼气森森的感觉。

骑士也在打量天闲,那双眼睛从天闲出现就钉子似的没离开过天闲的身上。

“现在,可以说了吗?”骑士冷冷的问,天闲微微一愣,随后发现这句话是对白说的。

白笑的有些玩味:“老伙计,你可是自己找上门来的,是不是先说自己的情况,然后再问,就算是打招呼也要先行礼,这是骑士基本的原则,人家刚才向你行礼,你可是动都没动过。”

骑士的脸色顿时黑了很多,转头瞪着白说道:“我听说,你的两个女儿都嫁给了这个小子,在人类之中,这个小子算是你的女婿1

白立刻满脸受伤的模样,大声说:“首先,你该记住你也是人类,其次,这个小子确实是我的女婿,但那能怎么样呢?难道我会因此偏袒他吗?所有的神灵在上,我怎么可能因为他是我的女婿而偏袒他?你这样说太让我伤”

“柳身是怎么回事?”骑士寒着脸劈头打断了白的话。

“呃这个?”白的脸色僵了一下,然后猛的一拍桌子,对天闲大吼起来:“臭小子!你是不是偷学了我的招数!真是气死我了1

天闲心想:稳了。

“前辈,那天不是说好的,我提供所有的美酒,而您”

白立刻给了天闲一个“好样的”的眼神,然后对骑士耸耸肩,一副”就是这么回事”的表情,“老伙计,你看我在这里白吃白住,还能免费喝到这***上最好的酒,这简直是被供奉的日子,就算是神灵也会给供奉自己的信徒以庇护的,你说是不是?”

骑士已经脸色铁青,忽然转向灵官:“那你呢?你为什么又在这里?难道也是在这里白吃白住?”

灵官愣了下,这下才反应过来,似乎的确是这么回事,除了住的是自己的暗金宫殿,但一应使用全是火叶城提供,从不短缺,而且全部都是最好的。

古怪的看了眼天闲,灵官想了想回答:“我教了他教典上的教意,宣扬圣灵殿的荣光。”

骑士的脸都气歪了,“你你给他看教典?难怪我感觉他身上有那个”

“好了好了,那都不是重点。”白打断骑士的话,目光转向天闲顿时露出一脸笑意,“小子,我知道你现在十分想知道我们三个之间的事,不过今天叫你来并不是为了说我们,那些事”

故意卖了个关子,白又露出让天闲想一拳打上去的笑容,“等你彻底摆平了这次麻烦,你就会全知道了。”

天闲耐着性子,“那么,这次叫晚辈来,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你现在所掌握的力量,到底是从哪里来的?”骑士直白了当的问,而且随着这句话,他的眼中寒意又动了几分,似乎天闲一个回答不好就会立刻动手。

天闲瞧了瞧这个骑士,不由心中奇怪,目光望向白和灵官,他们两个竟然也是一脸期待。

这让天闲有些意外,难道关于恶魔的力量,这三个老怪物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吗?

还是说这个骑士指的并不是恶魔的力量。

“我不是很清楚你到底想知道什么,我的力量?火焰还是寒冰,还是干脆是**力量,还是我柔韧的骨骼,又或者是***什么”

“是恶魔的力量1骑士低声咆哮的打断了天闲,一双眼睛透出杀机,“你可以有意识的使用这种力量,那么你到底是从哪里得到它的1

天闲身体猛的一震。

哪里得到的?难道除了自身觉醒之外,还有***的办法得到恶魔的力量吗?

目光再一次扫过白和灵官的面孔,那种同样疑惑的目光让天闲感到心中生出一丝凉意。

恶魔的力量难道是可以掠夺的?或者说可以按照某种方法从一个个体转移给另外一个个体?

天闲很清楚火叶城的一切都在白和灵官的监视之下,瑶瑶的出现和她得到的恶魔之力的事自然也被他们看在眼中,而自己体内苏醒的恶魔之力他们一样清清楚楚,但

难道他们怀疑这并不是本来就属于自己的力量,而是从别的地方得来的?

为什么会这样怀疑?天闲感觉脑海里划过一道闪电,以往的一幕幕飞快在眼前闪过

难道这力量按照正常规律不可能属于我吗?还是说经历中存在着容易得到恶魔之力的地方。

第一次意识到这种力量,是在圣灵殿的秘密宝库中,那位年老而慈祥的大司教第一次让自己看到了恶魔的模样,感受到了那一丝丝力量的悸动。

而真正能具体的体会这种力量,还是最近的事,也就是狄斯塔丽顺着恶魔之力的气息找到自己的时候。

等到可以将这种力量化为己用,那是为了救回龙四,不得不选择突破逆心诀之后了。

一连串的记忆走马灯般在天闲脑海里翻转,天闲却找不出任何可疑的地方,心下不由一片茫然。

骑士这时忽然说:“你是不是上次在”

话说到一半,骑士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一下闭上了嘴巴,天闲茫然的看着他,骑士的表情,就好像一个不小心说漏了嘴一样。

上次?哪一个上次?

唯一的一次行动,还是另有所指?

猛的,天闲浑身一震!

脑海里几乎是瞬间跳出一个名字来。

黑色大海!

如果说还有什么可以的地方,那么和神灵的世界沾边,而且会让人联想丛生的地方,只有黑色大海而已!

而事实上,如果从别人的角度来看,自己从黑色大海归来之后才拥有了这种力量的看法似乎没有什么错误。

黑色大海,和恶魔有什么联系吗?

不动声色的掩饰了心中的惊讶,天闲露出了柔和的笑容,伸手理了理其实一丝不乱的头发,这做派和某些小贵族一模一样,“巴尔克先生,我想我的力量从何而来,似乎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吧。”

“你说什么?”骑士一拳砸在桌子上,顿时棋盘棋子全飞了起来,“愚蠢的小子!你根本不知道那种力量意味着什么才会这样说,如果”

“没有如果1天闲轻轻打断骑士的话,“没有发生的事现在不必讨论,而且你气势汹汹来到我的地盘上,然后斗败公鸡一样灰溜溜藏在这里,要不是灵官大人救了你一命,你早就化为飞灰,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我指手划脚。”

骑士大怒,狂吼一声抽出骑士剑来,“来来来!我们再打一场!如果不是你学了这个***的招数,还用了阴招!我怎么可能败在你的手上1

天闲轻蔑的一笑:“可以,但你先来挑战输了一次这件事要怎么补偿我呢?难道圣灵殿高贵的骑士就是这样打输了就耍***,想要一直打到自己胜利吗?”

骑士一张脸憋的通红,用剑指着天闲,一时竟说不出话来,说一千道一万,输了就是输了,现在骑士落了下风,顿时找不到言语还击,如果动手的话,那就真的是耍***了。

“你”骑士剑几乎伸到了天闲的鼻子尖上,但却再也没有下一步动作。

天闲晒笑,“如果你真的是一个高贵的骑士,而不是什么随便的***流氓的话,那么向我挑战之后败北,我没有什么过分的要求,但你起码应该有合适的态度。”

旁边,白一下乐了出来,他把从半空掉下来的棋子全部接住放在一旁,无奈的拍了拍骑士的手臂,“坐下吧,老伙计,你是说不过这个小子的,我们这些老家伙啊,现在反倒不如这些小东西们的机灵了,唉岁月不饶人埃”

骑士没有坐下,而是慢慢的收回了骑士剑,神色变得越来越严肃,然后猛然手臂横在胸前,弯腰,单膝跪倒,大声对天闲说道:“火雾山的天闲,您在公平的决斗中战胜了我,胜利属于您!您对于我的无礼有任何不满的话,巴尔克布鲁斯愿意接受任何惩罚!至死不渝1

天闲愣住,没想到只是说了几句话,这个骑士竟然跪了下来!最后的话是“至死不渝”,这样的说法可有些严厉了。

灵官望着半跪的骑士,沉声对天闲解释道:“这是古老的决斗规矩了,和现在人们遵循的规矩有些不同,你不必奇怪。”

白却笑嘻嘻的小声提醒:“这倒是个机会,你可以让他为你做事,他不能拒绝的。”

天闲怦然心动。

这个骑士幽灵骑士啊!与白和灵官互相称呼为老伙计的怪物!虽然说打败了他,但天闲自己再清楚不过是怎么利用了对方不清楚的优势在极限的情况下击败了他,正面硬撼恐怕十分之一的机会都没有。

平时别说让白做些什么,就算问点什么他都是神秘兮兮的,现在这个骑士可以为自己做事?

如果是去砍了教皇那个老不休岂不是一件美事,或者直接让他去干掉巴巴洛特!

天闲几乎肯定,巴巴洛特不可能是这个骑士的对手!

但。真的会有这样的好事?

天闲想了一阵

然后,自己不由得笑了。

“我没什么要求你去做的,非要有的话,那就是忘了刚才的决斗吧,现在我们可以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谈谈。”

“没有?”骑士似乎有点意外。

白却是哈哈大笑起来,“你看你看,我早就说过会这样,你们还不信。”

天闲一愣,看看灵官,又看看骑士,灵官面无表情,骑士则是一脸不甘。

这三个老怪物,难道早料到了这一幕!

天闲心里这个气啊,早知道就让这个骑士真的去干点什么了!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打紧的事

天闲很清楚,现在人类大路上自己能看到的事,其实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无论是圣灵殿,或者是巴巴洛特,乃至血盟,还有那些大大小小的势力。

杀了巴巴洛特,对于今后要发生的事并没有什么太多的影响。

巴巴洛特现在对于自己来说是一道山峰,跨过才能见到太阳,但对于白和灵官这样洞悉世界***的人来说,巴巴洛特也不过是随便的什么东西而已。

现在最最重要的东西,其实就在自己的面前埃

天闲又理了理自己整整齐齐的头发,露出一个从龙四那里学来的标准的贵族笑容,“我们来谈谈吧,我有很多事想要知道,嗯一定是你们能说的那种。”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