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一腿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一腿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场外火叶城的居民们已经爆出巨大的欢呼声,只要天闲还没落败,只要天闲还站在缠上,无论天闲看起来已经***到了什么样的境地,所有人都已经坚信,天闲不可战胜!

这个年轻人能为所有人带来奇迹!

向来安静的精灵哨兵和沉默的狮人战士这个时候也沉不住气了,无法突破亡灵结界助战,那么现在喊两声总是做的到的吧!

悦耳的嗓音和粗重的吼叫加入到海潮一样的欢呼声中,广场外的气氛就好像盛大的节日就要开启一WWW..lā

场中,骑士已经再一次逼近天闲,他没有再次“跳跃”双剑以古怪的姿势一前一后,裹着滔天的杀气,全身每一个动作似乎都锁死了天闲,在天闲施展“柳身”之后,他显然是想最后一刻才进行跳跃。

一击必杀!

天闲可没有打算再使用保命的招数,这一次必须正面击败敌人,机会也只有这么一次而已!

一道火焰从天闲脚下升起,咆哮的火柱再一次出现,瞬间吞没了天闲的身影,随后火柱一扭,好似风吹的一朵火苗般轻盈,带着滔天的怒炎撞向骑士。

骑士眼中浮现出一丝厉色,双剑一分,两把剑的光芒同时变得更加猛烈,蓝幽幽的光芒交相辉映,身体周围的空间几乎被照的一片惨白。

怒吼一声,骑士剑竟然保持古怪姿态没有攻击,骑士整个人就那么硬生生冲了上去!

“轰——————”

怒吼的火柱和骑士狠狠撞击!两把骑士剑散的幽幽光芒形而有质,犹如一个气团撞的火柱凹陷下去,猛烈的火舌顺着幽光外围喷射,瞬间吞没了骑士的身影。

一片凄厉的嚎叫声响彻整个广场,火柱的火焰吞没了骑士,但骑士剑散的惨白光芒却在火焰中摇曳不定,随着嚎叫声传来,隐隐又破火而出的架势。

“死吧!!1

一个巨大沉厚的吼声响起,烈焰中骑士的身影为不可见的抖动了一下,然后瞬间消失了……

随着一声爆响,骑士突兀的出现在火柱背后,一瞬间前方火柱被撞开的凹陷还没有恢复,火舌依旧在疯狂向前方喷射,两把还燃烧着火焰的骑士剑早高高扬起,场外的居民们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惊呼声还没来的及喊出时,骑士剑已经狠狠劈落!

骑士剑上的光芒犹如两道飓风,摧枯拉朽般撕碎了眼前的火柱,破碎的火焰中现出了天闲的身影,两把骑士剑交叉而过,瞬间两道血泉从天闲身体上爆出,人像被攻城锤击中远远飞了出去。

场外吸凉气的声音此起彼伏,好像一股带着惊悚味道的风瞬间吹的火叶城居民们人人心中冰冷。

谁都看得出来,这次天闲可是被直接重创!

只是一瞬间就有人哭了出来,情绪极满眼,眨眼之间所有人的眼中一片愁云惨淡,精灵哨兵和狮人战士们瞪着眼也停止了呐喊,他们简直不敢相信,不敢相信这个把从东部王国挽救了自己整个部族,似乎无所不能的大公会落败。

“砰1

天闲重重摔在了地上,身上两道骇人的伤叉在胸前,鲜血流淌,顿时没了动静。

骑士站在原地,不但没有追击或者去确定天闲的生死,反倒是眼中露出极度的疑惑,甚至是一丝——谨慎。

但眼前的一切告诉骑士并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事情生,或者可能生,对方已经没有办法战斗了,虽然……刚才败的莫名奇妙。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天闲性命堪忧的时候,浑身流血,躺在那里凄惨无比的天闲忽然抖了抖腿,一个翻身坐了起来。

轰然的欢呼声立刻从场外炸了开来!已经有些绝望的人们再一次开始疯狂的呐喊。

骑士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刚才那两剑没能把对手砍成四段虽然有点意外,但对方应该已经没有力量动弹了,这个小子……现在竟然开始爬起来了!

天闲确实爬了起来,只是脸色也难看的厉害,迅点穴止血,看了眼场外不由露出苦笑。

这些家伙到底有多盲目的相信我啊,这种感觉……真好。

骑士焦躁的挥动了下骑士剑,他现心中的不安更加强烈了,虽然看起来对方已经快要断气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种不安却挥之不去,就仿佛……仿佛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马上就要生。

“年轻人,我的剑依旧还在我的手中1骑士大声呼喊,驱逐着心中不安。

天闲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的笑容,随后才摇摇头,“不,我已经夺走了你的剑,你难道现在还没有觉吗?”

场外成千上万的居民们顿时把无数目光打到骑士那边,特别是他的骑士剑上。

骑士牢牢的握着自己的骑士剑,天闲那边手里空空如也……

静——————

所有人都支持着天闲,但这睁眼说瞎话的事,还是……

忽然一个惊呼声在场外响起:“结界缩小了1

人们听了一阵疑惑和惊讶,天闲则是微微笑着,而骑士却是心中巨震。

骑士剑散出幽幽的蓝色光芒,光芒笼罩之处即为亡灵结界,而先前已经膨胀到广场四周,将精灵哨兵和狮人战士全部逼退的亡灵结界,现在竟然缩小了!

“还没有现吗?”天闲嘲弄的笑了起来,“好好看看你的剑吧1

骑士心中的不安简直要破体而出,飞瞟了一眼骑士剑,瞬间感到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冲到头顶。

骑士剑上沾满了天闲的血迹,这是刚才战斗时留下的,本来没有必要留意,但是……这些血诡异的覆盖了骑士剑上每一分每一毫的刻纹,而且枝枝蔓蔓散布在骑士剑上,互相连接组成了新的纹路。

一瞬间,刚才天闲的皮肤上亮起的那种全新的纹路和现在剑上的纹路重合到一起,骑士满心骇然的现这两种纹路似乎是一样的!

“你……”骑士心中一片冰冷,他现剑上散的光芒正在减弱,那些以血构建的纹路压制了剑上的刻纹,正以一种莫名的力量削弱亡灵结界。

这就是为什么亡灵结界开始缩小了……

用力擦拭骑士剑,骑士满头冷汗的现那些血迹根本擦拭不掉,刚刚沾染的血迹就好像刻在了剑上一样。

一剑割破了自己的手臂,新的血流到剑伤,骑士绝望的看到血从剑上滑落,而原本的血迹却没有丝毫变化,好像眼色还变得更加深沉了。

场外的人们不明所以,明明骑士剑还在骑士手中,但是骑士看起来似乎情况大为不妙的样子,反倒是天闲这边气定神闲,一副胜券在握的姿态。

天闲忽然举起一只手,紧握拳头,似乎牢牢抓住了什么,同时眼中流露出几分精芒,“为了***你剑上的不明刻纹,我可是吃足了苦头,你或许没想到,我可以找到***这些刻纹的办法吧?”

骑士眼看亡灵结界在不断缩小,自己一时却无计可施,心中又急又气,同时又是感到无以伦比的惊骇,不由沉声喝问:“这是很久之前就存在的武器,而这刻纹存在的岁月更已经无法知晓,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如何克制,你到底……”

天闲微微叹了一声,“我有一个好老师,虽然我一生也无法掌握她全部的学识,但现学现卖还是可以的。”

心中一叹,天闲现在无比怀念自己的老师——支配者,她留下了庞大无比的记忆和知识,那并不是一个人能消化的了的东西,天闲不知道有生之年可以学习里面的多少知识,百分之一,或者千分之一就十分满足了。

以身体记忆问题,然后依靠本能解决问题,将支配者浩如烟海的记忆和知识化为身体条件反射般的一种,这已经不是天闲第一次这样冒险了,但这一次天闲又赌对了!

支配者的记忆和知识中果然有这种刻纹的记录,而且还有相应的应对办法,天闲可不是白白被砍伤的,每一处伤都以恶魔火焰的力量烙印下骑士剑清晰的痕迹,包括那些刻纹。

古神铭文忠实的执行了天闲的意志,记录消化了这些刻纹,并找到了与之相反的刻纹。

天闲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找到的刻纹有什么用,但只要用一点恶魔的力量催动就可以了,天闲知道那绝对不会有什么坏处。

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结果出乎天闲预料的美好。

当然代价也是惨痛的,要不是从小***的身体还有优秀的底子,逆心诀也起到了保护作用,骑士最初的几剑恐怕就要承受不起了。

“现学现卖……”骑士以阴狠的目光瞪着天闲,双眼中再次爆出杀机,“你以为这样就能击败我?结界消失之前,我有足够的时间杀掉你1

咆哮一声,骑士猛然“跳跃”而来,骑士剑再次扬起!

天闲浑身浴血,看起来已经没有什么挣扎的余地了,站在原地呼呼的喘着气,身上的流出的血已经染红了地面。

但天闲脸上带着笑容,一双眸子精光闪闪望着冲过来的骑士,“你似乎依旧不明白,我到底想要做什么。”

猛一跺脚,天闲脚下的地面轰然颤动,滴落的鲜血跳跃而起,在半空倏然分散开来,眨眼一面古怪的阵法以天闲为中心铺散开来,释放出鲜红的血色的光芒。

骑士不由目光一凝,但去势不减,反而度再次提升几分,双剑交叠释放出惨白的光芒,凛凛杀气爆涌向天闲。

天闲高举的手猛然握紧,指间迸射出火焰,在极短的一瞬,双眼放出一层蓝幽幽的精芒,全身翻涌出了一道灼热的气浪,那面阵法一瞬间红光大放。

狂吼一声,五指成爪狠狠挥下!

耀眼的火光划过半空,整个火叶城被一股庞然巨力扯的晃动了一下,广场上的亡灵结界如同被一只神灵巨掌开云裂波的扫过,生生被撕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巨响中,天闲周身的血红阵法彻底爆,一道耀眼无比的火环瞬间夺去半空太阳的光芒,以无匹的力道风暴般横扫而出!

炙热的火环瞬间穿透骑士的身体,那把已经失去光芒的骑士光剑被摧枯拉朽的烧尽,瞬间被火焰吹成光尘。

骑士放声怒吼,手中骑士剑出凄厉的嘶鸣,挺剑奋力前行!但火焰风暴的力量无以伦比,被压制了刻纹的骑士剑只坚持了不到三秒钟不到,嘶鸣就变成了哀嚎,散的蓝芒完全被剑上血色的纹路所放出的红光覆盖。

破裂的亡灵结界被火焰风卷残云般扯碎,当结界退到骑士身边的一刹那,骑士剑出了一声悲鸣,苦苦抵抗火焰刻纹的蓝色刻纹完全黑了下去,失去所有光芒的一瞬间无力的被火焰风暴吹上了半空,眨眼消失在汹涌烈焰之中。

失去了武器的骑士放声狂吼,却终究抵抗不了火焰风暴排山倒海的巨力,再也无法前进哪怕一寸一毫,烈焰烧红了他岩石般的身躯,一道道火红的纹路开始出现在他的身体上……

火焰风暴的席卷了整个广场,在骑士出最后一声不甘的怒吼中,化作冲天的烈焰腾空而起。

“轰————陋———”

一时间日月无光,地动山摇,整个火叶城火光冲天,远在圣灵殿和龙渊帝国的军营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等到漫天火光散尽,广场周围被震的七荤八素的人们才终于爬了起来,然后个个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一切。

火焰风暴的力道被控制在广场中,但是爆炸的于波还是把周围的房屋震倒了一***,也不知道哪个倒霉鬼被埋在了里面,但大家都是实力不俗的圣痕继承者,现在也没谁去关心那些家伙,注意力全被广场内的情景吸引。

和广场外只是震倒了一些房子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广场内已经是一片焦土!

巨大的石板变成了碎裂的焦块,***烧焦的地面上沟壑纵横,每一道沟壑中都翻滚着灼红的熔岩,一道道火舌不时喷射而出。

骑士无力的跪在那里,浑身焦黑,生死不知。

广场上唯一还完好的地方,只有天闲脚下那米许的地面,这块地面周围是一个巨大的熔岩火坑,而广场上纵横交错,蛛网般的沟壑蜿蜒曲折,最后却都汇集到了天闲脚下的火坑之中。

人们惊愕的现,广场上纵横的熔岩沟壑,似乎隐隐的形成了一面古怪的阵法。

“你……”一个艰涩的声音响起,人们的目光立刻移动,惊讶的现这个声音来自于已经烧的焦黑的骑士。

“你……”骑士奋力的抬起手,伸向天闲,但只是这个动作,他的手指已经破碎开裂,化为一股沉重的黑灰落在地面上。

“神……神域……”骑士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才从胸腔里挤出几个字,他的声音听起来仿佛被烈日炙烤的沙子般干涩。

天闲站在原地,身上依旧燃烧着丝丝的火焰,那火焰就好像从身体中渗透出来,怎么也不愿意熄灭一样。

面沉似水的望着眼前几乎烧成了脆石的骑士,天闲拼尽全力压制那要破体而出的力量,平静的说道:“没想到吧?我可以使用神域的力量,或许我没办法在纯粹的力量上和你对拼,但打败你的办法不止一种,一旦驱散了你的亡灵结界,你似乎就变得脆弱无比了,不死之身……只能在自己的结界中,我猜的对吗?”

骑士的身体开始不断碎裂,手指,手腕,小臂……似乎风每一次吹过,他的生命就被带走一分……

“你……到底,是……谁!?”骑士不甘的怒吼,随即又喊出一长串天闲无法听懂的语言。

虽然没有听懂,但冥冥中天闲却感到这种语言似曾相识,身体中的那种力量似乎在听到这种语言后都更加的猛烈。

压下心中的狂躁,将身上最后一缕火焰熄灭,天闲挺直身体,朗声回答道:“火雾山天闲,火叶城君主1

惊天动地的欢呼声在这一刻从广场外爆而起!俨然比刚才火焰风暴爆炸还要声势骇人!人们欢呼着跳了起来,无数人把帽子或者头巾仍上了半空,然后是没有帽子和头巾的人们的鞋子,然后是各种五花八门的东西……石头、砖块、凯剑,甚至连人都被丢上连半空。

火叶城的奇迹再一次延续!

在人们爆的欢呼声中,在无数人不顾广场上滚滚烈焰生般冲向天闲的时候,一道蓝盈盈的光芒悄然从半空落下。

欢天喜地的人们顿时一愣,随即露出满脸的愕然之色。

那是骑士的剑。

犹如刚刚打造好的崭新骑士剑,没有丝毫血迹,甚至没有丝毫灰尘,剑刃上蓝盈盈的纹路闪烁着淡淡的光芒,就那么忽然从半空落了下来,插在骑士身边。

一瞬间蓝光绽放!

亡灵结界展开,笼罩了已经烧焦,而且破碎了小半个身体的骑士。

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天闲却是无奈的望向了半空,眼神古怪……果然你们之间有一腿!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