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说正事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说正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火叶城中关于瑶瑶身份的谣言四下传播,在两天不到的时间里,瑶瑶从西南山野的蛮族变成北方高地的叛逆,再变成东部雪山的恶灵,又做了一回黑色大海中的莫名怪物,在第二天日落的时候是地底苏醒的远古魔物。?rane?n.?r?a?n??en`

这两天,身份好像风筝一样在天上飘来荡去的瑶瑶其实一直都在卧床休息,一番激战的消耗比天闲预想的要大的多,虽然没有受什么伤,但瑶瑶的精神明显萎靡了许多,晚上也不再缠着天闲缠绵**,只是要天闲抱着她就会一觉睡到天亮。

但从第三天开始,新的谣言异军突起,几乎以横扫之势击溃了前两天甚嚣尘上的各种说法。

露娜坐在刚刚搭建好骨架的新城镇大厅梁木上,浑身被一层极淡的绿光包裹,双耳时而轻轻颤抖,沙漠燥热的风将火叶城的任何动静都收入到露娜的双耳中。

街上的人们正在纷纷议论,甚至寒古塔那边祈祷的人们都忍不住偷偷的嘀咕。

“听说了吗?那个女孩子和大公年少时就订过婚的1

“他们都是黑发黑眼,长相也像是一个地方来的人,说不定是真的1

“可那女孩怎么变成怪物了?”

“胡说!哪有那种事?大公的未婚妻怎么可能是怪物?当时在场的人吓破胆了而已,那是大公在救她1

“我也知道,听说啊这个女孩子很可怜的,被那个怪物追击,好不容易才逃到这里找到大公庇护,这段日子大公寸步不离她身边,就是要随时保护她啊1

“哦,是这么回事啊!还是咱们大公有情有义1

“那是!而且那怪物足有五十米高,还不是被咱们大公击退了!据当时的精灵哨兵说,大公只是这么一挥手,那怪物就被打的七零八落1

“我也知道,我亲眼看到的!那怪物比城镇大厅还要大,被大公一拳***,威风啊1

“是啊!是碍…我还听说……”

露娜无奈的叹了口气,晃晃双耳,身上的绿色光芒无声的消失了,城市里杂乱的声音也被露娜刻意的回避在了远处。

“女王大人。”莱娜出现在露娜身上,“您召唤我来,有什么吩咐吗?”

露娜摸出一个精灵果实,有气无力的啃了一口,“城里的情况稳定下来了吗?”

莱娜点点头,面色古怪的说:“是的……现在大家都在传说瑶瑶是大公的未婚妻,而且那个怪物是来追击瑶瑶,并且被大公轻松击退的,说法很多……但大概是这样。”

“我们的哨兵放出的消息?”露娜疑惑。

莱娜果断摇头,“绝对没有这种事,她们不会说谎,特别是这种根本不存在的事情……”

“是碍…”露娜挠挠头,“本来谣言已经失控了,但只是一天的功夫,这似乎有点不正常。”

“女王大人,大公他说……会有人来帮我们,您看……”

说起天闲,露娜就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儿,“这个死小鬼!难道有我们还不知道的盟友?他到底让龙四去准备了什么事情?难道是龙四做的?”

“不像是内政官大人做的,而且这也没必要瞒着我们。”

“嗯……是埃”露娜又啃了啃果子,“只是一天就扭转了局面,而且不是我们知道的人做的,那么还能有谁?圣灵殿?他们巴不得有恩于我们,除了圣灵殿的话……难道是龙渊帝国?”

勐的,隆?p> 莱娜小声说:“大公几天前……确实下了道命令,对龙渊帝国来的人不做盘查。”

露娜双眉微微扬起,然后眼神亮了亮,“哦!是这样!哈哈……是龙渊帝国!哈哈哈……”

莱娜有些困惑,“女王大人,这……真的可能吗?”

“不是可能,而是一定1露娜跳了起来,翠绿的眸子转了转,“这个小鬼还是这样一肚子坏水儿,巴巴洛特是要利用他的身份的,现在瑶瑶绝对不能坏了这件事,她必须被接受,不能被向往火叶城的***民众排斥,看来现在火叶城内龙渊帝国的散布消息的探子已经很多了。”

莱娜面色一紧,“要不要……清理一下?”

“不,既然是我们的大公放进来的,那么不用我们担心。”露娜轻松的转过身来,“莱妮怎么样了?”

“她只是受了些轻微擦伤,回到王城休息一天就没事了,现在王城已经如常运转了。”

“很好,这次给她计一件大功1

莱娜愣住,“女王大人,莱妮……她不顾命令离开王城,这次不惩罚她已经是破例了,还有功劳的话,恐怕……”

吸了口气,莱娜鼓起勇气说道:“而且我认为她对大公怀有不该有的私情,作为精灵,作为月神大祭祀,作为现在精灵王城的守护者,我认为……她不应该再这样任性妄为下去了1

露娜认真的看了莱娜两眼,没有立刻说话。

莱娜继续说道:“作为她的亲姐妹,我想我这是在救她!这样下去她会毁了精灵一族,也会毁了她自己1

“这……就是你的真心话?”

“是的!女王大人1

露娜眨了眨眼睛,“那……对于我这个总是厮混在火叶城,对精灵王城不管不顾,几乎把所有事务都甩给下面的人去做的女王,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莱娜吓了一跳,连忙半跪下来,“莱娜绝对没有对女王大人不敬的意思!只是对莱妮的做法说出自己的想法!请女王大人……”

“好了好啦……”露娜懒洋洋的打断莱娜的话,“莱娜碍…你比莱妮理智冷静,这是你的优点,但其实过分的冷静和理智***了你的能力,所以莱妮才可以领悟你无法领悟的秘法,才能得到你所没有的力量。”

莱娜深深低头,“是!女王大人,莱妮比我出色很多,这一点我很清楚。”

露娜微微摇头,“莱娜碍…不是她比你出色,而是她更适合做月神祭祀,更适合坚守在精灵王城,在我们精灵一族依旧没有摆脱失去家园的困扰之前,我们每个精灵的一举一动都可能决定我们的命运,没有谁比谁更出色,只有谁更适合去做什么,莱妮适合留在王城,而你,适合跟在我身边,明白了吗?”

“是!莱娜明白1

“那就别跪着了,我低着头和你说话也很累的。”

莱娜赶忙站了起来,一脸的尴尬。

露娜变戏法似的又摸出一个果子丢给莱娜,“莱娜,你记住我的话,我们精灵一族,现在还没有到有一个稳定和平的家园可以固守的程度,我们正在做的一切都是在创造这样的一个家园,包括我们背弃了祖先的信仰,包括我们离开了世代生存的东部王国……也包括莱妮这一次来到火叶城。”

停了一下,露娜心中无限感慨,“因为我们都在义无反顾奉献我们全部的力量,不要责怪莱妮,她经的一切决定了她的做法,而正是因为她对精灵一族的忠诚才会让她经那些事情,她已经竭尽全力了。”

莱娜不由默然。

作为亲姐妹,莱娜实在不想看到莱妮现在这个样子。

露娜耸耸肩膀,“莱妮喜欢那个小***,让她喜欢好了,反正……我们精灵和人类也没有太多的差别,似乎也曾经有混血儿诞生呢,那个小***左拥右抱的,说不定莱妮真的能如愿以偿。”

莱娜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女……女王大人,您……您您您……您……”

“我并不想和人类通婚,毕竟我们是两个种族,但个别例子就是个别例子,而且这种事谁说的准呢,现在就让莱妮这样下去好了,起码她已经完全振作,而且走在自己的决心之路上。”

笑了一声,露娜伸了个懒腰,“就像我们精灵一族现在所走的路一样,你说在十年前,你会相信精灵一族会来到人类***吗?会相信我这个被驱逐的精灵成为史无前例的女王吗?”

莱娜呆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确实猜不出,十年前,她和莱妮还是大祭司的护卫,并且坚信精灵一族会在月神的光辉下重新崛起。

而仅仅几年的时间,这一点时间在精灵的生命中何其渺小,然而精灵王和大祭司相续殒命,元老议会几乎死伤殆尽,高等精灵所剩无几,整个精灵一族的人口凋零到了要难以为续的程度。

精灵王的背叛,月神的***,背井离乡,在最可怕的人类世界中建立了新的家园,迎来了史无前例的新的女王。

回忆一下,精灵们这几年简直好像在做一场空前惊人的梦。

“有机会,去告诉莱妮,那个小***其实不怎么喜欢招惹女人,对精灵更是敬而远之,让她……主动一些。”

莱娜再次陷入呆滞状态。

“走吧,别愣着了,那些龙渊帝国的密探现在虽然有用,但一定要查清他们都是谁,时机一到,立刻要把他们全部赶出去1

露娜跳下了房梁,莱娜还是愣了一阵,这才慌忙揣起了那枚精灵果实,飞快的跟上了露娜。

在露娜带着莱娜开始排查城里龙渊帝国密探的时候,龙四正在寒古塔里紧张无比的看着眼前的天闲。

“你……你来这里做什么?”龙四眼神左右瞄着,似乎有什么人在周围窥视她一样。

天闲愣了下,和往常一样直接拉过坐垫坐了下来,“我来问问你准备的事情到了什么程度,怎么……没事不欢迎我来吗?”

伸手去拿龙四着边的凉茶,龙四见天闲伸手过来,眼神一抖,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缩了缩。

天闲很奇怪的看着她,“你这是怎么了?我又不是冒充的,瑶瑶消耗过大,还在床上昏睡呢。”

龙四把桌上的卷宗胡乱拉过来,闷头开始胡乱的写了起来,“那件事……我准备的很好,你……不用担心!如果没什么别的事,我……我手里还有重要的……”

“重要的文件上就不要随便乱画埃”天闲挪到了龙四的矮桌前,同情的看着那个被画花的文件,也不知道是谁送过来的。

龙四丢下笔,一下握紧了双拳,“你……我不是说了按照你说的去准备了,你……怎么还不走!?”

“我这段日子难得可以自己行动,来看看你,还有你的伤,你现在还很虚弱,不要这么拼命工作,把手给我看看。”

龙四直接把手缩了回去,颤声的说:“你……你是来羞辱我的吗?”

“啊?”天闲一呆。

龙四的耳根慢慢红了,“是,没错!我……我表面看起来一本正经,但心里肮脏***,其实是个下**荡的女人!可……可你也不必特意来提醒我吧?你……”

“我……我没有提醒你,是你……自己说的。”天闲有点无奈。

“我……我自己?”龙四勐抬头,瞪大了眼睛。

天闲笑笑,“我可从来没有说过你表面一本正经,其实下**荡,而且你既然看的上我这种风流倜傥的俏公子,看来心里并不肮脏***,倒是眼光十分不俗呢。”

龙四眼角一阵勐跳,“你……我从没见过你这样脸皮厚的人1

天闲大乐,但牵动伤口,痛的咧了咧嘴,吸着气说:“我也从来没见过你这样不知所措的人。”

龙四两边眉毛挨个乱蹦,“你……我不想谈那天的事!你……你果然还是忘记的好1

“抱歉,我必须要记得,那么让我震撼的景象,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龙四显然是自己就把天闲的话想歪了,听了这话简直要羞的哭出来,她这辈子都没这么窘迫过。

男人,为什么男人就可以把这种事说的这么轻描淡写?龙四眼圈一阵发红。

天闲轻轻的说:“人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你愿意让我活下去,愿意为我死,你把一切赌在我身上,你是我的内政大臣,我让你无家可归,我们之间……其实早就是生死一体的关系,现在……更近了。”

天闲趁着龙四垂着目光不敢说话的功夫轻轻抓住了她的手,望着手腕到小臂上厚厚的绷带叹息着说:“没有必要羞愧,也没有必要觉得自己不正常,我记得那天你的模样,记得那些鲜血,也记得你美丽炫目的身体,那天我真的感觉有一个女神出现在我面前。”

轻轻挑起龙四的下巴,望着她通红的脸,天闲微微一笑,“不为责任,也不为***,我只为回应那个女人无畏的决心,既然已经踏出这一步,自然的去面对吧,怎么样?”

龙四目光游离,最后还是垂了下去,微不可见的点了下头,情绪终于平静了下来。

天闲笑笑,开始仔细的检查龙四的伤,她的伤很深,现在又无法立刻治愈,如果处理不当的话,拖久了有可能留下后遗症。

“嗯……”天闲检查伤势的时候,龙四还是忍不住的说:“我们的事,能不能……不要告诉大家,现在……好像只有四妹妹知道。”

“好,你不想说,那我们就暂时不说。”天闲一口答应。

“我是说……一直。”

“一直?”天闲有点意外的抬起头。

龙四移开目光,“我……我还是,还是觉得有些不大妥当,我……也不大喜欢应付那种身份。”

“不知道该怎么办吗?”天闲一语揭穿。

龙四的脸立刻涨成了茄子色,“我……总之不能让大家知道!我可不想被雪和凌用奇怪的眼神看待1

“好好,都听你的。”天闲直接答应。

“那……那我是不是……”龙四的声音小到和蚊子一样,“是不是,就成了你的***了?”

“啊?”天闲一呆。

龙四却忽的一笑,“也好,这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就是我一个人的。”

眼神中流露出几分女儿情怀,龙四口气软了下来,“我想,我就是喜欢你的吧……虽然我也不清楚。”

天闲检看了龙四的伤势,确定是正常恢复后,小心的换药换绷带,完成所有步骤,这才放心的吐了口气,“你就好像个小丫头一样。”

龙四缩回手来,眉眼间流露出几分无奈,“我从小没有喜欢过任何人,我真的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其它皇姐皇妹们谈论男人的时候我都在精研心机和谋略,我眼里只有聪明人和蠢人,我真的不明白男人有什么好。”

天闲眨巴一下眼睛,“那我是聪明的,还是蠢的?”

“特别蠢的。”

“……”

“呵呵……说这些我都感觉我有些奇怪了。”龙四用力揉揉自己的脸,放开手时人已经恢复了几分精神,“好了,不说那些见鬼的事了,我们……我们这对狗男女之间似乎也不需要说那些肉麻的东西。”

天闲正喝茶,差点全喷出来。

“反正……反正你想要我的时候就来找我,我们……就是这样1龙四强调。

智商越高的女人,情商就越低,天闲觉得自己看到了活生生的例子。

“算啦,我们说点正事……”天闲叹气。未完待续。。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