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药丸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药丸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闲的模样可谓狼狈,脸色惨白,而且浑身都是血迹,四姑娘看到天闲这个样子吓的花容失色,上前扶起天闲在一旁坐下,“天小哥,你怎么样?又受伤了吗?”

一边说着,四姑娘慌忙把桌上的几块点心拿了过来,还有刚才那半壶凉茶,但现在四姑娘的心思完全不在吃的上面,看着天闲双眼泪汪汪的,无比心痛。

天闲无奈,努力吃了块点心,感觉着力气从身体中慢慢滋生出来,苦笑着说:“没事,我很好,只是不小心沾染了血,这都不是我的血。”

四姑娘有些惊慌失措,不过她倒是也看出来了,天闲其实并没有受伤,身上没有发现伤口,而且这些血……怎么看怎么像是从外面喷洒上去的,还有沾染磨蹭上的血迹。

这让天闲看起来就好像从沸腾的血池子里滚了一圈出来一样的奇怪。

“天小哥……四姐姐她,她……”四姑娘有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现在这个情况让四姑娘完全想不明白,天闲一身血迹的在这个房间里,龙四则是重伤的躺在隔壁的房间里。

光光倒是通知了四姑娘回家,但是光光自己对于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是很清楚,更别提能说的明白了。

“她也没事了,总算是保住了性命,这个女人有些疯了,还好我把她救了回来,接下来这一段日子她会极度虚弱,比上次受重伤也差不了多少,你多照顾她。”

四姑娘点点头,当下也不再问了,急忙从一旁的箱子里翻出了洗好晾干的衣服给天闲更换。

天闲一瞧,这居然是自己的衣服。

“怎么在你这?”

四姑娘微微尴尬,“妾身……学习清洗衣服,所以……”

天闲心中一暖,这份心思恐怕是想在去火雾山的时候能给父亲更好的印象吧,四姑娘曾经除了生活更加黑暗一些,比起那些小姐公主们可是一点都不差,养尊处优不说,而且手握生杀大权。

洗衣服?怕是偶尔蹭了下灰尘都不需要自己去拍打。

“还是不必了。”天闲穿上衣服,发现衣服的颜色稍微有点奇怪,依照自己上辈子被压榨时洗衣做饭的经验,这明显是没有洗匀称的痕迹。

四姑娘的脸涨红了,“妾身……真是没用,连……”

“不是因为这个。”天闲拉过四姑娘的小手来,“我可不想这双手因为洗衣这种事情而变得粗糙干枯,这双手是用来弹琴的。”

四姑娘脸更红了,“可是……”

“洗衣服的事情叫仆人去做吧,你作为女主人可不要抢他们的饭碗,就算退一步说,你让香用闪波刀冲刷一遍就比怎么洗都干净了,据我所知她都是这样打理衣服的。”

四姑娘愣了愣,这件事她倒是不知道,香……虽然神经有些大条,不过她的衣服似乎的确总是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

“那……妾身知道了。”

天闲吃了些东西,把凉茶喝的一干二净,吐了口气说;“瑶瑶就要回来了,我先走了,有什么疑问你直接去问龙四。”

想了想,天闲又叮嘱道:“想办法将今天的事暂时保密,我还需要一点时间。”

四姑娘妙目一转,眼神顿时亮了起来,“天小哥难道你有办法……”

天闲直接摇摇头,“我也说不准,但起码……有机会1

四姑娘不由大喜过望,“那么……妾身可能做些什么?只要妾身能做到的,请天小哥务必吩咐。”

天闲本想立刻离开,但忽然看了看四姑娘,“有一件事,的确必须只能你去做1

四姑娘一下兴奋的满眼放光,脸上全是幸福的红光,“天小哥请说,妾身赴汤蹈火,万死不辞1

天闲附到四姑娘耳边嘀咕了几句,四姑娘连连点头,但最后眼神变得有些古怪起来,但还是飞快说:“天小哥放心,妾身以性命担保,一定……”

天闲点了下四姑娘诱人的樱唇,打断她的话,“我可不需要你以性命担保,也不需要万死不辞,你可是我以后的老婆大人,珍惜自己才是第一位的,这件事小心去办,但如果遇到阻力,不要强求,嗯……这是对你的正式要求,记住了吗?”

只是两句话,四姑娘却有些激动,垂下目光不让天闲看到眼中的雾气,四姑娘连忙回应,“是,妾身谨记,天小哥放心。”

天闲点点头,轻轻抱了抱四姑娘,快步离开了房间。

等天闲离开了好久四姑娘才回过神来,定睛一看光光正站在自己眼前,瞪着好奇的眼睛看着自己。

“你……死丫头!你看着我做什么1四姑娘吓了一跳。

光光撅撅嘴巴,“小姐啊,光光我真是感觉前途无望,你委屈自己跟了那个***就算了,还被她吃的死死的,今后光光我都要跟着小姐被欺负呢。”

四姑娘气的翻翻眼睛,“就你话多!跟我过来!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光光立刻双眼冒光,“小姐!今天真是吓死光光了,还以为出了人命,当时碍…”

四姑娘向光光询问的时候,天闲已经离开了四姑娘居所的街区,重新回到了热闹的火叶城中。

四姑娘的居所僻静清幽,犹如不在火叶城中一样,天闲穿着半干净的衣服走在街上,再一次感觉到了火叶城的活力。

逆心诀缓慢运转,气血顺着陌生的路线艰难的,但也坚决的不断循环,整个身体也再一次感觉到了温度,天闲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

第二层逆心诀之后,这是逆心诀的又一次突破,只是不知道这种突破算不算是好事,天闲能清楚感觉到这一次突破带来的身体负荷超乎想象的巨大,比起逆心诀踏入第二层时强化的幅度,这一次其实逆心诀并没有什么质变,只是开辟了新的通路,让气血运转更加随心所欲。

但这次突破对身体造成的负荷却是上一次的五倍以上,要不是恰好激发了沉睡的恶魔之力,恐怕会直接爆体而亡。

而进入了突破后的平稳状态,运转这部分经脉的逆心诀所产生的力量也是堪堪抵消对身体的负荷,其实并没有真正催生太多额外的力量。

这种情况,和踏入了邪道极其相似!

力量突飞猛进,而同时身体或者精神付出高昂的代价,这并不是遵循天地平衡之道的***方式,而是一种竭泽而渔的搏命行为。

而逆心诀和一般的***法门有所不同,它的力量来源于对身体生命力量的激发,可以说是一种滋养体魄的***法门,所以通常来说,每有一些进步,身体的能力都会感觉有很大的提升。

而这次几乎赔上性命的突破却只换来了极小的力量提升,天闲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开始在逆心诀的***上出了问题。

一直以来,这是天闲最担心的事,因为没有继续***的心法和口诀,逆心诀的***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算一步,根本不知道方向在哪,一旦出现差错,十分可能万劫不复。

不过这一次,就算是万劫不复天闲也只能暂时不去考虑了。

因为真正的万劫不复已经就在眼前了。

天闲只走出了几条街,活动了一下身体就停止了逆心诀的运转,身体立刻失去了大半的生气,心钉的寒气扩散到全身,天闲整个人的气色迅速萎靡下来。

瑶瑶出现在前面的路口处,巧笑嫣然的望着天闲。

火叶城的居民们现在已经十分熟悉瑶瑶了,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女人成了大公的新欢,每个人都知道她长什么模样,并在背后议论纷纷。

和***的女主人不同,火叶城的居民们见到瑶瑶纷纷避让,没人上来搭话,和古丽她们一旦出现就会被围住的景象截然不同。

所有人都觉得,这个面含微笑,妩媚动人的女孩子浑身环绕着一股说不上来的冷意,就连那些常年在刀头舔血的佣兵们都不愿意靠近,本能的,他们感觉到了危险。

“闲哥哥,你怎么不在家里呆着,你的身体虚弱,可不能随便乱跑。”瑶瑶过来抓紧了天闲的手臂,一脸责备和关心的模样。

手臂被抓住的时候,天闲有一种世界暗淡下来的感觉,看着这样的瑶瑶,天闲心中真的无比伤痛。

“家里闷得慌,出来走走,见过巴巴洛特了?”

瑶瑶笑嘻嘻的回答:“嗯,见过主人了,主人也很关心闲哥哥的伤势呢,要我带来这些东西,说对闲哥哥有好处。”

天闲差异的看到瑶瑶递过来的一个小布包。

接过来打开,天闲发现里面竟然是些药丸,青红绿黄,五花八门什么颜色的都有,而且一股腥气扑面而来,显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给我的?”天闲深深皱眉。

“嗯,主人说这些药需要按照顺序来吃才有效果,顺序已经告诉瑶瑶了,今天要吃的是这个。”说着瑶瑶从这些药丸里拿出了一颗***的递到天闲嘴边。

天闲眼角一阵抽动,巴巴洛特送来的药肯定有问题,怎么能吃!

“闲哥哥,你不信任瑶瑶了?”瑶瑶见天闲犹豫,顿时双眼浮现出泪光,“瑶瑶可是求了主人好久,主人才答应拿这些药来给闲哥哥治疗伤呢。”

这些话好像刀子一样刺在天闲心上,明明是假话,可是说起来自己却也不愿意相信这是假话,如果是真的瑶瑶,一定会真的这样去做吧……

叹息一声,天闲接过药丸,笑着轻轻说道:“瑶瑶,我又欠了你一份人情,我吃就是了。”

瑶瑶顿时破涕为笑,“闲哥哥知道就好,可不许再伤瑶瑶的心了,快吃吧,然后我们去走走,老呆在屋子里的确也不好,嗯……要不我们去沙漠里欣赏夜景吧1

天闲吞下了那枚药丸,笑着和瑶瑶一起逛街,很快消失在了热闹的人群中。

寒古塔尖顶上,白落魄书生一样舍不得的舔着酒壶,倒过来的酒壶里已经一滴酒都不剩,“唉……这可是最后一瓶了。”

白叹息,“自从那个小子变成这个样子以后,也没人再给我送这么好的酒了。”

灵官在一旁哼了一声,“这是你自己偷偷拿来的吧,恐怕是火叶城里这种酒已经被你喝干净了。”

白嘿嘿笑了笑,“老朋友,别不甘心,你要是弄来一副好好的身体就也可以有这种享受了,要不然你喝了岂不是浪费,可别怪我这么说……”

灵官拿白也没办法,目光又望向城内,“那个小子吃了不明的东西。”

“啊,我看到了,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他肯吃就应该有办法应对。”

“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真的把赌注压在了这个小子身上。”灵官重重的喷出一口气,“情况已经完全超出我们的预料了,这个小子现在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你觉得那药丸真的不会影响他?”

白哈哈一笑,随手丢掉了酒壶,懒洋洋的说:“我的老朋友碍…我怎么觉得,现在你比我更加关心这个小子的死活,我这个岳丈大人都还没着急,你倒是先着急了。”

“我只是不想我们空欢喜一场1灵官的口气生硬而冰冷,“我并不奢望什么,但如果有机会的话……”

白吐出一口酒气,笑呵呵的说:“那药丸是什么……我才懒得去管,就像你说的,现在情况已经超出了我们的预料,而我们也不能进行干涉,那么我们还着急什么呢?现在我总算明白一件事,你知道是什么吗?”

灵官不耐烦的哼了一声,“不想说的话你可以不说。”

白早已经自顾的说了出来,“命运!老朋友啊,命运!我们只需要等待就可以了,那些药丸和一直以来发生在那个小子身边的事情相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现在我明白的事情就是……我们成了旁观者,真正的命运之子会凭借自己的力量来到我们面前。”

“但愿如此吧……”灵官丢下一句话,硕大的身躯消失在了原地。

白一摊手,“除此之外,还会怎么样呢,哈哈1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