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逆转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逆转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闲的手指轻轻滑过龙四的脸颊,在动人心魄的腮线上抚摸,轻轻挑起她的下巴,仔细端详。

“这也是在治疗吗?”龙四把毫不掩饰的怀疑写在脸上。

“和治疗完全没有关系,我只是想看清楚我的女人。”

“我的女人”龙四的双手抖了抖,但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甚至还笑了出来,“刚才还说什么要我来负责,真是可笑,那么现在看清楚了吗?”

天闲挑逗似的指尖轻轻摩挲着龙四小巧圆润的下巴,眼中流露出疑惑,“我始终都看不透你,你用极限的精神压迫自己的时候我就十分惊讶,没想到你竟然还可以一刀一刀割的自己慢慢流血而死,我真不知道你还会做出什么事来?”

龙四望着顶棚,似乎有些出神:“死一点都不可怕,我害怕的是生不如死的活着。”

睫毛轻轻颤抖,龙四的说话声稍稍有些柔弱:“我也只是个女人,我也会渴望有一个男人来保护我,但我不是你的妻子,甚至也不是情人,非要说的话,是酒友吧,哈哈简直***。”

“我没有那么多信心,也没有那么多勇气去等待,我对你似乎一无所知我很害怕,我觉得我要失去你了,氨龙四长长的叹气,“果然我只是一个奇怪又愚蠢的女人,只会做一些无聊的事情。”

望望天闲,龙四用商量的口气说:“既然你有办法反击,那么能不能忘记今天的事,起码不要嘲笑我。”

天闲抬手把龙四额前的发丝理了理,点点头,“没人会嘲笑你,也没有有资格嘲笑你,我从未想过,一个理智的女人的疯狂是这样震撼人心。”

轻轻抚摸龙四的脸颊,天闲同样轻轻的说:“好好养伤,其余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

天闲的手指修长而有力,透着丝丝暖意,龙四有些不适应这样的手在脸上轻轻抚摸,久久不去,“你把手拿开好吗。”

天闲挪开手,然后在龙四额头上亲了一下。

龙四几乎惊的全身缩了一下,“你干什么!?”

天闲忽略龙四的反应,“这件事暂时要保密,在我解决瑶瑶的问题之前,要对所有人保密。”

龙四的眼神闪亮起来,“你真的真的能解决这个麻烦1

微笑一下,天闲的眼神无比温柔,“原本我也不知道,我只能赌,不过因为你,我想胜算已经大大的增加了。”

“我?”

天闲点点头,忽然神色微微一变,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时间到了接下来不要太惊讶。”

龙四眼睛紧紧盯着天闲,一时不明所以。

天闲忽然身体一抖,全身发出骇人的“咔嚓咔嚓”的响声,就好像全身骨肉都大幅度滚动起来,天闲整个人也几乎变形,手臂诡异的弯曲,身体或鼓起或凹陷,一瞬间犹如一团揉皱的垃圾。

龙四死死咬紧银牙,这才没有叫出声来,她自然知道天闲会缩骨功,但现在这种身体变形已经完全超过了缩骨的范畴,这简直就是把身体完全从内部扯碎的样子,骨骼和肌肉清晰可见的在皮肤下移动,看起来骇人无比。

天闲口鼻都渗出来鲜血,身体依旧在“咔嚓咔嚓”的不断蠕动着,足足过了三分钟,天闲着恐怖的模样开始极速恢复,很快又成为了一个正常人的模样。

吐出一口鲜血,天闲明显萎靡来很多,“好了变回来了。”

龙四惊恐的要起身查看天闲的情况,但被天闲一手按住,“没事,你不要动,会头晕。”

的确,龙四才坐起来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几乎是跌了回去。

“听好1天闲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我的逆心诀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子,瑶瑶自然更不知道,而且我发现她失去了狄斯塔丽的人格后,已经无法再完全窥视我的内心,所以我赌了一次,将逆心诀不计代价的推高了一个层次。”

“只是心钉***我的力量,就算是走全新筋脉的气血也难以运转,所以我需要时间1

龙四不由焦急的问:“那你的心钉已经***了?”

“没有。”天闲撩开衣衫,胸前的伤口赫然在目,一股股淡淡的黑烟正袅袅飘出。

“可可你刚才不是已经?”看着这个可怕的伤口,龙四就感到心完全被揪祝

“没关系,为了救你冒险强行突破,老天眷顾得到了一些好处,现在的胜算大了很多。”

龙四的心一颤,为了我?为了我吗?为了救我强行突破这其中恐怕有着无尽的凶险,迟迟不肯突破的原因一定就是风险太大,但他为了救我选择了强行突破。

挪开眼神,龙四有些不敢看天闲,陌生的情绪在心中激荡,从未有人为她真正做过些什么,从未有人为了她而拼尽全力,甚至搏上性命。

他竟然为了我

龙四一惊,眼角不知为何有泪珠落了下来。

天闲轻轻拭去龙四眼角的泪珠,神色忽然有些肃穆:“谢谢,不是因为逆心诀有了新的突破,而是你传达给我的勇气和决心,你是一个值得敬佩的女人,我很高兴你愿意选择我,虽然这不是什么好的选择,我身边的女人似乎都很不幸。”

龙四微微瞪大眼睛,“你我不!我只是想在死前不留遗憾而已,既然既然我不需要死,那么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会忘掉它的1

天闲的眉毛挑了起来,“你刚才差点害死我,想一走了之?我说过你需要负责的,而且之前好像有个女人总来勾引我,说想做个情人什么的。”

龙四心脏咚咚乱跳,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努力维持着脸上坚固的神色不崩溃,冷声说:“公国大公内政大臣,您真是一位好君主呢。”

天闲耸耸肩,“这种事不是很正常吗?说起来我那么多的美人部下,我居然没有染指任何一个,这才是真正奇怪的地方吧?所以我觉得你倒是也蛮合适的。”

说着天闲挑剔的扫了龙四两眼,“你虽然太老了点,没什么女人味又是个酒鬼,但勉强还能入我的眼,怎么,有什么不满吗?”

龙四本来紧张又羞耻,不知该如何应对,完全是在死撑,但天闲这么一说,一股火无论如何也忍不住就从心中窜了上来。

眼角抖了两下,龙四口气轻快起来,“那真是委屈大公您了,我这样路边野草一样的女人可不想让您为难,您还是不要勉强了1

“做人要厚道,对待女人更要仁慈,虽然有些女人没胸没***,有时候还没脑子,但作为男人不应该计较这些,特别是作为一位大公。”天闲抖抖眉毛,笑的有些开心。

龙四气的眼睛都瞪圆了,“谁说我没我,我起码不是没脑子的女人1

天闲呵呵的笑,讲道理的话,龙四虽然不是那种***的夸张体型,但高挑身材的宽袍大袖之下却有着让男人惊喜的美景。

见天闲在那里笑,龙四忽然觉得自己真的很蠢,无力的说道:“好了好了我认输了,放过我好吗?我不知道怎么应付男人我是脑子一热才这么做的。”

吐了口气,龙四苦恼的皱眉,“你也应该比再那么天真了,我的身体给了你并不意味着你就要对我有什么责任,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就像你说的,你可以染指你手下的女人,只是玩玩对吗?放过我吧,放过我吧1

“你就是因为我这样天真幼稚,才会把一切都赌在我身上,甚至不惜性命,我没说错吧?”天闲轻轻的问。

龙四咬咬嘴唇,回答不出。

天闲深深呼吸一下,“你是我的了,这就是事实。”

龙四再次望着顶棚,木质的花纹似乎有着某种奇妙的东西蕴含在里面,自己要属于另一个人吗?感觉好奇怪。

忽然,龙四笑了一声,“天真、幼稚我们这群人做的事,似乎总是这样,啊其实,其实我不怎么讨厌天真的人”

天闲忽然望了窗外一眼,缓缓站了起来,“瑶瑶开始靠近城墙了。”

龙四眼神顿时一抖。

“我的情况一定要保密,而你”天闲凝视龙四。

龙四与天闲的目光在半空交织在一起,无声而淡然,“没关系,我死过一次了,还得到了些意外而奇怪的东西,我不再害怕任何事了。”

天闲又俯下身吻了吻龙四的额头,“好好保重自己,我一定会把你的伤完全治好的。”

龙四古怪的望着天闲,“不告诉大家我们的事,那那我们是不是真的就变成奸夫了?”

天闲忍不住笑了出来,笑声牵动伤口,顿时脸都扭在了一起,“嗯应该算是吧。”

龙四出神了几秒钟,呵呵一乐,“也不错,我忽然觉得我好像蛮喜欢的,啊我真是个罪孽深重的女人。”

“如果你因此被打入地狱,我会去陪你的。”

“我可不想去地狱,那种阴暗冰冷的地方。”龙四哼了哼,“如果真的那样,不必你陪我,我一定会直接把你也拉下去的。”

天闲摇摇头,“罪孽深重的女人,好好休息吧,接下来的时间怕是会有些紧张。”

龙四吸了口气,慢慢合上了双眼,“我也累了滚吧1

天闲最后看了龙四一眼,转身离开。

光光就守在门外,见天闲出来立刻凑上来飞快的问:“她怎样?会死吗?怎么满屋子都是血?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别走啊我问你话呢!是不是要立刻告诉小姐啊?你就这个样子出门不成?”

天闲只好停下脚步,看了一眼自己浑身的血迹,也不在意,望着里面的房间说:“她不会死,但受了重伤,好好照顾她,去叫四姑娘来,然后让四姑娘告诉大家这件事,至于我你就不必管了,还有今后问题要一个一个的问,好不好?我已经说好多次了。”

光光惊愕无比的瞪着天闲,“你你又活了?”

这些日子天闲犹如行尸走肉,大家全部看在眼里,光光自然也是知道的,这次天闲竟然好像从前一样的对她说话,可是让小丫头吃惊不校

天闲愣了下,眼神迅速暗淡下来,然后咳了一声,“你知道的太多了,去找四姑娘领罚。”

光光张大嘴巴,“什什么?”

天闲没有再回答,就那么带着一身血迹离开了。

寒古塔的望哨,灵官巨大的身体突兀的立在尖顶上,一双眸子目不转睛的望着城里的一个方向,“真让我吃惊,这个小子的身体中到底埋藏着什么力量1

白坐在望台狭窄的空间里,哈哈大笑的晃着酒壶,“诸神在上,恶魔也好,人类也好,什么都好哈哈!真是见鬼!怎么会有这种事发生?哈哈哈1

灵官撇了白一眼,“我的老朋友,现在似乎还没到笑的时候。”

白美滋滋的喝了一口酒,“不,已经是时候了,我的老朋友,事情虽然还没有结束,但你应该明白的,我已经赢了,这次是你输了1

灵官抿着嘴唇凝视城市的角落,闷闷的说:“他还是会死1

白哼哼着说:“十分抱歉老朋友,昨天你这样说我不会反对,但今天命运已经开始偏转来,死亡不过是势利小人,不会再来了,哈哈哈哈”

白畅快无比的大笑着,“多少年了?一千年?两千年?啊人类的历史就已经两千年了,老朋友啊我们也该感觉累了,想不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灵官仰起头,望着沙漠中一望无垠的星空,缓缓说:“我们的安息地,已经不存在了,在没有墓碑的地方无声死去,才是最后的归宿吧。”

“啊可能吧,谁知道呢?哈哈哈哈”白依旧放声大笑着,“那种事没什么了不起!我们眼下要做的才是正经事,嗯要喝一杯吗?”

白嘻嘻的笑着,“还是算了,你连肚子都没有,糟蹋了我的酒唉你别生气啊,干嘛抢我的酒?”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