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解惑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解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火叶城依旧繁荣喧闹,没人知道自己的大公已经经历剧变。.

而在火叶城的一角,本来安静无声的院落现在却充满了紧张的气氛。

常人无法看到的虚灵在小院周围徘徊着,而且很多是巨型虚灵,庞大的身躯比小灰还要高出几个量级,犹如在海底礁石上寻觅食物的往来游动,不时出无声的怒吼。

凌全身衣衫无风鼓荡,目光冰冷的站在院中,毫无感情的注视着眼前的白,也就是自己的父亲。

雪站在她身边,望着白的眼神一样苍白无情。

“你知道会变成这样的对不对?”凌的气势犹如在逼问,“他说过,你提醒他会有一次劫难降临,而且就连时间都知道的一点不差。”

白面无表情,就算是面对自己的一双女儿,他的眼神依旧没有流露出任何感情,尤其是当凌履时候,白的眉毛微微皱起。

“在我们全力寻找他的时候,我听说你和这个该死的灵官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这里了。”凌丝毫不客气的扫了旁边的灵官一眼,“你们两个好像蛀虫一样生活在这里,见到他出了事就准备离开,简直恬不知耻。”

灵官摇摇头,直接后退一步,把这个情况丢给白去处理了。

白也是没想到似乎就算死也不会来见自己的两姐妹居然会忽然来到这里,现在面对女儿的质问,他一时间还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凌也不给白说话的机会,直接说道:“现在他身边有个女人,杀了她1

白的眉毛扭的更加严重了,近乎多年不见的女儿,竟然是为了让自己去杀人才来见自己的!

“否则……”凌的眼中流露出杀机,“我知道杀不了你,但就算杀不了你,我也要拼上一次1

白的表情顿时有些精彩,原来自己的女儿是来以死相逼的。

“雪?”白看了看雪,相比凌来说,他和雪还有一些感情。

雪摇摇头,坚定的站在了凌身边。

白一阵头痛,本来就已经烦躁的情绪变得更加糟糕了,“这件事,不是你们能参与的,现在……”

“为什么我们不能参与!?”凌毫不客气的打断白的话,“因为我们弱小,因为我们是女人吗?他现在生不如死!受到那个女人和巴巴洛特的威胁,下一刻不知道会生什么事!或许我们当中就有谁会被暗算,会受伤,会死1

凌大声喊道:“一直以来都是他在庇护我们!如果他死了!谁来庇护我们?谁来庇护我们这些不被世界认可,无亲无故的边缘人,难道是你这个冷血无情的人吗?失去来他我们都会死!这件事会让我们丢掉性命,你竟然说我们没有资格参与?”

白被说的默默无声。

他并不是一个好丈夫,同时更是一个糟糕透顶的父亲,凌的指责他无法辩驳……

“雪、凌……”伊芙终于追到了院门口,气喘吁吁,看着剑拔弩张的凌和漫天的虚灵一颗心早悬了起来。

“杀了那个女人,我们从今往后再不见面,否则……今天我就要在这里跟你拼个鱼死网破1凌大喝一声,漫天虚灵齐齐出惊天的怒吼声,整个火叶城被无形的声波震的瑟瑟抖,全城人莫名的看着抖动起来的砖石瓦片,都是满脸茫然,难道这里还有地震?

“雪!凌!你们不要这样,我可以解释1伊芙快走了上来。

无形的虚灵挡在了伊芙的面前,凌头也不回,寒声说:“我不需要解释!就算你们的做法是为了拯救世界我也一点都不想听!那些该死的事情和我没有半点关系!我只要他好好活下去!好好的活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生不如死1

雪回过头,轻轻对伊芙说:“你也是一样无怨无悔跟随这个男人的,所以不要再过来了,好吗?”

伊芙一时间咬住了嘴唇,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是母亲,也是妻子,看着两个和自己走上了同一条路的女儿,她真的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男人们,为什么总是这样折磨女人……

“决定吗?是去杀人,还是战斗?”凌全身开始散出晶莹的白芒,虚灵们吼叫着,开始向这个院落压了过来,院子周围的篱笆开始一寸寸的消失。

***这两个小丫头不费吹灰之力,但白的眼角跳个不停,他不仅不能拔剑,甚至不能出手。

丈夫的这条路上,已经亏欠妻子太多了,至于父亲的这一条路,更是走的太过偏远,甚至没有挽回的余地,但……希望总还有那么一丝丝,只有一丝丝。

这次对决,将会把可能的希望也完全扼杀……

回头看了眼灵官,灵官的脸和岩石一样毫无表情,白顿时焦躁起来,这种情况完全出了预料,自己留下来只是准备做可能需要的善后工作,没想到却遇到了亲女儿的逼迫。

“雪、凌……你们还不住手。”一个虚弱的声音从院子外传来。

雪和凌听到这个声音都是吃了一惊,已经蓄势待的凌更是吓了一跳,漫天已经冲下来的虚灵瞬间又飞散开去。

天闲脸色苍白的站在院子外,身边依旧挎着天闲手臂的瑶瑶,她目光机警的四下打量,嘴角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凌回过头,望着天闲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

天闲看了看天空,“还好依旧能感觉到虚灵的存在,城内的虚灵忽然大规模***,我还以为有食灵者伤人,没想到……却是你们。”

略带责备的口气让凌感到一根委屈,眼中顿时涌出了泪花。

“而且,我不是已经说过了,不要再打瑶瑶的注意。”天闲微微皱眉,“无论如何,希望你们记住这一点,凌,不要再犯错了。”

凌一下哭了出来,“我们……我们还不是为了你,你……”

天闲注视着她,最后还是摇摇头,“那就不要再这样了,现在回去吧,我有些事想要和前辈单独谈一谈。”

凌泪眼婆娑,一时泣不成声。

雪轻轻抱住凌,安慰着她,慢慢将她拉走,在天闲身边擦身而过,雪看了眼得意笑着的瑶瑶。

“看什么?”瑶瑶狠狠瞪了雪一眼,然后骄傲的挺了挺丰满的胸脯,“羡慕吗?没胸没***的女人,怪不得闲哥哥都不要你。”

雪没有生气,甚至连表情都没有,转头离开了。

瑶瑶顿时火冒三丈,“臭女人,你倒是说话啊!你这是什么意思?”

天闲看了看雪的背影,还是没有说话,自顾的走进了小院,瑶瑶一脸愤恨,但还是寸步不离的跟着天闲进了院子。

“前辈,我有伤在身,就不客气了。”说着,天闲坐在了白那张舒服的躺椅上。

白扫了一眼和雪与凌一起离开的伊芙,然后目光落到了瑶瑶的身上,微微点头,“到了现在,的确不用客气了。”

瑶瑶笑着,目光在白和灵官的身上来回的转动,然后手臂更加死死的抱紧了天闲,似乎生怕天闲会一下跑掉一样。

天闲微微苦笑,“这……就是前辈所说的劫难吗?”

白的目光依旧在瑶瑶身上,似乎并不怎么专注于听天闲的话,他点点头,“是的,小子……看来你还是没能挺过去,我原本以为你会死,但……结果更加糟糕,你还活着。”

天闲眼中露出几分无奈,“我原本也以为,再难的困境都可以度过,可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如果您能多给我些提示的话,说不定我可以熬过这一劫。”

“不可能的,小子。”白十分惋惜的叹气,“不可能的,这一次只能靠你自己,十分可惜……真的十分可惜,你最后还是没能过了自己的那一关,现在我已经只能帮你最后一个忙了。”

天闲眼神顿时闪了闪,而瑶瑶则是目露凶光的瞪住了白。

“前辈……还留在这里,难道是等着杀我吗?”天闲毫无顾忌的说。

白的脸色沉了几分,然后竟然点了点头。

瑶瑶顿时说道:“闲哥哥可不会那么轻易就死的,你们最好也不要轻易插手这件事,虽然你们是十分强大的存在,但这个世界自然有他的规则,你们都应该明白这一点。”

白的眼神顿时冷了三分,“你最好不要出声音,否则下次我可能会忍不住直接杀掉你!你这个根本不该出现在这块大6上,破坏了平衡规则的堕落东西1

瑶瑶凶狠的瞪了白一眼,但却真的不敢再说话了。

天闲吸了口气,脸颊抽搐了几下,似乎又牵动了胸口的伤势,“前辈,我现在……确实有些进退两难,但我有一个请求,希望您能……”

白直接摇头,“非常遗憾,小子,现在我已经无法再帮你什么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你开始危害这个世界之前杀掉你。”

天闲有些委屈的动了动眉毛,“前辈,您就没想过直接去杀掉巴巴洛特吗?那样似乎才更合理。”

“他还在这个世界的规则之内,使用的也是规则之内的力量……”白凝视着天闲,“和他相比,你才是真正危险的。”

天闲苦笑,“好吧,但我所说的事,和我其实也不算有太大的关系。”

说着天闲看了看身边的瑶瑶,郑重的说:“前辈,无论如何……请您,还有灵官大人,不要杀瑶瑶,这是我的请求。”

白一愣,灵官也是有些意外,没想到天闲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请求。

白的眉毛都飞了起来,牙齿咯咯作响,“小子,你现在还不明白吗?你的那个瑶瑶已经不在了!这个东西不过是一个傀儡1

天闲摇头,“不,她还在,只是被夺走了身体和灵魂,我亏欠她太多了,我不能让她就这样死去,无论如何……我都要救回她。”

白简直难以置信,“到了这个时候,你居然还在想这个?”

“我从来没有放弃……”天闲看看身边的瑶瑶,眼中流露出温柔之色,“瑶瑶,等等我,我会救你的。”

瑶瑶咯咯娇笑,“闲哥哥,你对瑶瑶真好呢,回去瑶瑶会好好伺候你的。”

白冷哼了一声,“没想到你最后竟然会是这个样子,走吧!滚远点!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但如果我觉得你该死的时候……我会来拿走你的脑袋1

天闲点点头,也不多说,慢慢站了起来,“瑶瑶,我们回去吧。”

“嗯,慢点闲哥哥,你身上还有伤呢。”

天闲和瑶瑶离开后,白把手里的酒壶一把摔了个粉碎,“这个该死的小子1

灵官在一旁长长一声叹息,“人类碍…何苦要如此呢。”

“我原本以为他足够聪明,可是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居然会变得这么愚蠢!要不是……我真想立刻就宰了他1白火冒三丈,想要去抓酒壶才现已经被自己摔了个粉碎,索性把酒杯也一起摔在了地上。

“说起来……”灵官忽然眼神有些奇怪的看着白,“老朋友,这个小子……和你到你十分相像。”

正气的疯的白忽然一愣,“什么?”

灵官幽幽说道:“想想吧,他一直在做的事,他一直的选择,他所说的,他所想的……和你几乎一模一样。”

白眉头抖了抖,然后慢慢的瞪圆了眼睛。

“就连对女人都一模一样碍…”灵官忽然有些嘲弄的说,“不会是你的私生子吧?”

“我呸!我这种人需要掩饰吗?”白恶狠狠的骂着,然后忽然浑身一抖,“等等,你刚才说什么?”

“私生子……”灵官一愣,然后无比惊讶的望着白,“老朋友,难道……”

“闭嘴1白怒瞪了灵官一眼,然后飞抹了抹脸颊,“这小子……好像有点不对劲。”

“这个时候,自然不对劲。”灵官古怪的望着白,“你这是怎么了?”

白抱着脑袋来回飞快的走了几趟,把地上酒壶酒杯的碎片踩了个遍,忽然用力一拍脑袋,大声的笑了起来,“哦,我明白了!我明白了1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