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零四十章 杀机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零四十章 杀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火叶城开始***了,居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可是前所未有的。

精灵哨兵和狮人战士已经全部出动,监视着城里的一举一动,有任何异常都会第一时间报告到中心广常

天闲则在中心广场摆了张桌子,自己就坐在那里,慢慢的等待,这是几乎是城市的中心,如果有什么消息的话,这里是最好的消息汇集场所。

天闲很清楚,这个夜晚将会十分漫长。

除了屠戈带人在城内四处搜索之外,大家都***在这,虽然天闲没有说明圣痕已经失效,如果对方刻意隐瞒行踪已经无法在第一时间辨识。

但城内已经***,大家其实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这让每个人的脸色都显得有些凝重。

天闲面前放着那个小小的骰盅,天闲凝视着它,一言不发。

塞纳已经从刚才赌场派来的人那里得知了情况,简单的向大家说明后,皱眉望着那个骰盅,“这上面画的是什么?”

这也是大家想知道的,骰盅上面的图案看起来十分奇怪,隐隐带着几分让人不舒服的味道。

“我也不清楚。”天闲摇头,“这是某种古老的契约,受到这种契约束缚的话,答应的事情就不能违背。”

“契约?”

塞纳对这个词儿十分敏感,“那可是很久之前的东西,是在诸神时代才流行的,到了人类时代,这种东西就消失了,这才有了现在的商人……”

见大家的目光略有些古怪,塞纳耸耸肩膀,“你们知道的,商人可以讲信用,但并不会总是那样,那种古老的契约可不适合人类的商人,我们火叶城的各种贸易中,不规矩的可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

“也就是说对方使用的是诸神时代的力量,那么……”古丽大皱眉头。

“一定和那些神灵有着某种联系。”天闲轻轻说,“这个东西越来越强大了,我能感觉的到,很快的就会再次出现,你们一定要小心,和之前不同,现在这个东西具有十分危险的攻击性。”

大家都觉得天闲似乎有些怪怪的,他一直盯着那个骰盅,似乎想在上面看出些门道来,但也只是看着,并没有什么更具体的行动。

天闲十分困惑。

逆心诀不断的平静内心,但还是觉得心浮气躁,有一种无法抑制的情绪在心中激荡。

那个东西逃走时说的话让天闲无法相信。

瑶瑶?为什么瑶瑶就在自己的面前?那个东西就是瑶瑶吗?那知识一个假的瑶瑶而已,难道说这种古老的契约也可以在言语上取巧吗?

还是说另有原因?

那个东西说的话久久萦绕在天闲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这是这几年来天闲最接近瑶瑶的消息的机会,可是得到的却是一个天闲自己都无法相信,而且无法确信那到底算是一个什么消息的消息。

骰盅上的阵法已经完全暗淡下去,履行了契约之后,这个阵法已经没用了,天闲无法再上面搜索到更多的信息,从支配者的记忆中天闲倒是找到了类似的契约,但这些契约似乎是普及化的,并没有什么特殊性,并不能从这个契约上得到那个东西的更多信息。

天闲感觉自己的心好像有一团火焰在燃烧,根本无法平静下来,现在竟然十分期待那个东西赶紧出现,天闲很想知道,为什么它会说,瑶瑶就在自己的眼前。

隐隐的,天闲感觉这并不是一句取巧的话,在那种情况下受到契约的约束,那个东西甚至被契约的力量强行抓了回来,这不该是有取巧东西在里面的情况。

瑶瑶,到底在哪?

“城内的情况都在掌握中了吗?”天闲轻轻问。

“是的,神使大人。”莱娜飞快回答,“女王大人刚才亲自巡视过,现在精灵哨兵已经把整个城市都控制住了。”

“不要放过任何地方。”天闲吐了口气,“一旦发现什么的话也不要动手,立刻来通知我,特别叮嘱狮人战士们,绝对不要冲动,他们不是对手。”

“是,不过……”莱娜面露犹豫。

“怎么了?”

“寒古塔周围,祈祷的人一时不好疏散,他们现在还没撤离,大多数人想祈祷之后在离开。”

天闲看了看天色,现在已经快要接近午夜了。

这让天闲不得不叹气,或许比起这个***上其它国家的人民,火叶城里这里经营危险生意,整年在风险中求生活的人们才是最最虔诚的。

他们真的会虔诚的祈祷,希望能有神灵庇佑。

自从自己这个神启者的名号传出去之后,寒古塔周围就成了朝拜祈祷的圣地,一天二十四小时有人在这里祈祷,甚至周围已经多了半天商业街,板凳、软垫、凉茶……甚至还有卖铁锅被子的……

“让屠戈带人去,就说今天我要进行特别的祈祷,火叶城的街道上不能有人。”

莱娜点点头,迅速离开了。

寒古塔周围会不会发生冲突,这已经不在天闲的考虑之内,反正火叶城的人们还是比较服从管束的,特别是在一群粗壮的狮人战士们面前。

天闲现在关心的是那个东西到底什么时候会出现,又在哪里出现!

之前天闲一直觉得这个东西虽然诡异,但是……就好像在逗弄自己一样,它明明有机会下***可是都放过了机会,似乎并不想杀人。

但刚刚但经历让天闲明白事情并不像自己想的那样,这个东西绝对有着杀心,只不过有些情况自己无法了解,它似乎需要某些过程,或者说受到某些束缚,但它正在窥视着自己,真切想要自己的命!

下一次出现,必然也会流露杀机!

天闲忍不住看了眼身边的人,感到一阵心痛,下一次那个东西还不知道会以谁的面孔出现,而不论是谁,那都是一个让人不好接受的情景。

但天闲也在告诉自己,无论如何,下一次再也不能感情用事,就算瑶瑶再出现在自己面前,也要毫不犹豫的把荒尘大剑劈下去!在赌场中的较量,不得不说有些运气的成分在里面,而在面对瑶瑶的时候,自己的心神真的已经失守了。

深深吸了口气,天闲加强了逆心诀的运转,平复心绪同时让自己保持在最良好的状态,下一次见面说不定会有一场恶战。

想着,天闲忽然眉毛一抖,抬起头来。

在广场边的一条小路上,传来了一个清晰的脚步声。

现在城里的大部分人都应被***令赶回家,街道上空空荡荡,这个脚步声显得异常清晰。

所有人都听到了这个脚步声,警惕的望过去,现在这个时候独自一个走在街上的人绝对有问题。

天闲飞速看了一眼周围,目前只有屠戈、莱娜不在这里,露娜巡视完毕已经回来了,而这个脚步声很轻,绝对不是屠戈,而且这也不是精灵那种几乎树叶落地般的轻巧脚步声,这似乎……是个人类!

天闲的能量触角极速探出,之后瞬间一愣。

广场上灯火通明,那条小路却暗淡无光,脚步声越来越近,一个人影终于慢慢的从黑暗中浮现而出。

当这个人慢慢从黑暗中走到灯光下时,不只是天闲,所有人。

天闲望着这个人,额上的青筋都跳起了两条,一种极度不妙的感觉袭上心头,“所有人后退1

大家迅速后退,没有任何人犹豫,就连一向不肯认输的露娜都是脸色苍白的迅速后退。

从小路中走出来的人来到广场边,停住了脚步,他微笑着望着所有人,“你们……都在。”

说着,他轻轻甩了甩白衫的长袖,露出修长的手指在腰间一摸,也不知道到底是从哪里摸出了一个酒壶来,“正好,陪我喝一杯吧。”

伊芙来到天闲身边,呼吸急促,“假的……他是假的1

广场边,站在那里的,是白。

天闲眼角微微发抖,这一次……这个东西已经明目张胆了吗?

这个白站在那,拎着酒壶,除了外貌和白一模一样之外,神色和口气都有巨大的差异,他一双星眸盯着所有人,就好像盯着一群猎物。

每个人都能从那双不怀好意的眸子里感觉到浓烈的危险意味,所有人都谨慎的后退,每个人都明白,那个东西又来了!

白从来不离开他的小院,这是时间证明的事实,除了偶尔忽然出现在天闲身边之外,白在火叶城居住的时间里,没有任何人看到他出现在任何一个那个小院之外的地方。

这个白绝对是假的,毫无疑问!

而这也是最让大家感到心中发冷的地方。

对方并不掩饰身份,但为什么要以白的模样出现呢?白给大家的感觉,其实一直都只有一个。

恐怖!

这个总是吊儿郎当,拎着酒壶的中年帅哥,眸子中偶尔闪过的杀气是那样惊人,一下就能冻结人的身体。

嘉米娜把整个火叶城当成她玩耍的花园,但只有白的小院她从来不敢靠近,用嘉米娜的话说,那个地方就好像森林中恐怖魔兽居住的巢穴,绝对不能接近,否则骨头都不会剩下。

这个东西忽然以白的模样出现,而且双眸中杀机毕露……

难道,它这样可以拥有白的实力吗?

每个人心中都开始发冷,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似乎这个东西并没有必要以白的模样出现,而如果是这样的话……

或许所有人都要死!

白的恐怖大家虽然不曾亲眼见过,但可以让天闲服服帖帖,而且在东部王国一剑斩杀了血女,这些是做不得假的!

天闲站了起来,把旁边的荒尘大剑抓起,站在了所有人正前方,对着广场边的白皱眉说道:“前辈,这么晚了,还要喝酒吗?”

白歪了下头,露出邪魅的笑容,“喝酒,从来都是不分时间的,小鬼你难道还不懂吗?”

“也好,那就让我先来陪前辈喝一杯,说起来我也有段时间没有陪您好好喝酒了。”

“说起来……的确是这样。”白忽然哈哈大笑,“酒这种东西,真不知道到底是谁发明的,从古代流传至今,果然是越来越香醇美味,真是世间第一珍品。”

说着,白又摸出一个酒杯来,到了酒,嘿嘿一笑,“小鬼,第一杯就你来先喝好了。”

话音未落,白猛的一泼,那杯酒“砰”的一声全喷了出来,瞬间化作千百道白光激射向天闲。

天闲大吼一声“趴下”,荒尘大剑已经猛然插在地上,全身红光鼓荡,古神铭文神秘的符号从身体周围出现,一个沉厚之气迎着那些酒滴凶猛的推了出去。

天闲身后,所有人毫不犹豫,迅速的趴在了地上,这可不是讲究形象和矜持的时候。

千百道酒滴利剑般刺来,撞在天闲周围的气盾上,发出哧哧响声,打的半空火星四溅,但并没有半滴酒水穿过天闲凝聚的气盾。

在火叶城的角落里,白的小院中灯火阑珊,被白砍成碎片的小院已经重建完毕,花花草草也全部复原,现在他依旧靠在那里,懒洋洋的喝着酒,对面,是看着棋盘凝思苦想的灵官。

忽然,灵官抬起头来看了看城市里的某个方向,“那个东西……好像有些越过界了。”

白灌了口酒,“似乎的确是,等这次事情结束了,我会去好好算账的。”

灵官石头般的面孔上显露出几丝疑惑,“你既然选择了那个小鬼,那么这个时候似乎应该稍微帮他一下,那可不是他自己可以对付的东西。”

“谁知道呢……”白只是耸耸肩膀,“很多次我都觉得他不行了,但他还是活过来了,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相信他的原因。”

灵官沉默了一阵,“如果这次他真的活了下来,你真的要告诉他我们的事情吗?”

“你以为我为什么躲在这个地方?”

灵官再次陷入了沉默,良久才说道:“其实我觉得你也该放弃了,我们不可能成功的。”

“可你不还是也在坚持。”

“我只是想完成我的任务而已,其它的,已经不再奢望了。”灵官放下了棋子。

“所以你才总是会输啊,人要有梦想。”

白“啪”的落子,“你又输了。”

--

今天有点卡壳,就这些吧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