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赌注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赌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次冒险进入龙渊帝国的军营见狄斯塔丽是天闲对出海做的最后一个准备工作。

黑色大海笼罩在一片迷雾之中,天闲知道希望十分渺茫,但还是希望能从狄斯塔丽这里得到一些似乎不大可能得到的消息。

但是狄斯塔丽显然不欢迎突然的到访者,甚至于对天闲所说的“道别”根本不关心。

“没有重要的事情的话,我或许应该重新考虑你是否能够除掉巴巴洛特,或许和你合作是一件太危险的事情。”

天闲无奈的耸耸肩膀,本来还想狄斯塔丽如果问起来道别的事情顺便打探黑色大海的消息,但似乎自己太高估自己在对方心中的地位了。

“放心,我有足够的信心不被发现,而且事实证明我的确做到了,我现在就站在你面前,而整个军营没有人发现我的入侵。”

天闲轻轻摆摆手,“是的我知道在我们前方大概三百米的地方就有一个暗哨,那里有六个厉害的家伙在监视周围,而且起码有三个人是专门监视这里的,还有另外三个和他们轮班对不对?”

狄斯塔丽有些错愕,完全不明白天闲是怎么弄清楚这些事情的。

“你看,我多少还是有些自信和实力的,所以和我合作还不算是一件特别危险的事情,而且”天闲笑笑,“你觉得自己还有别的选择吗?这个人类***上,不会被巴巴洛特玩弄在手掌中的力量到底在哪里呢?圣灵殿吗?”

狄斯塔丽似乎皱了皱眉头,不可否认,天闲的话一点没错,她其实也没有别的更好的选择了,如果要摆脱巴巴洛特的控制,唯一能合作的人只有天闲而已。

如果去联系圣灵殿的话,就算不会被直接杀掉,恐怕也会受到极大的***后才有合作的可能,比如压制力量或者签订什么牵制性的契约,那种情况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狄斯塔丽短暂的沉默让天闲知道她现在起码知道自己的情况是多么的糟糕

“好了,你也不必沮丧,人生不如意十之**,这并不算什么,你现在还好好的活着,而且还有很多希望,这已经足够幸运了,而且我并不是没事就喜荒阵营里跑的那种人,我来找你自然是有重要的事情的。”

停顿下来等了一会,天闲无奈的发现狄斯塔丽根本没有要询问的意思,只好丧气的说道:“我要离开一段时间,这一次可能会稍微久一点。”

狄斯塔丽终于微微抬起头,“离开?去哪?”

谢天谢地,你终于还是愿意问这件事的,天闲心中苦笑。

“黑色大海。”

天闲注视着狄斯塔丽,但失望的发现并没有从她的任何微笑反应中看出任何多余的东西,甚至于狄斯塔丽对此根本没有任何反应,甚至吃惊下指尖本能的微弱收缩都没有。

“黑色大海?”狄斯塔丽有些疑惑。

天闲眨巴眨巴眼睛,忽然间意识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五分钟后,天闲大为叹气的发现,狄斯塔丽根本不知道黑色大海是什么

果然,这个女人并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灵,她居然不知道黑色大海,而且来到这个世界也算不短的时间了,她居然连这么一点常识都不懂,看来巴巴洛特的基础教育工作实在不怎么样。

天闲很想解释一下什么是黑色大海,但是想想似乎已经没什么必要了。

人家根本不知道什么是黑色大海,那么你还期待从对方那里得到关于黑色大海的什么消息呢?

“我只是要稍微出门一下,啊好了你不必计较黑色大海是什么,就是一片海而已,我怕你这段时间找过来,所以我来通知一声,就是这样。”

天闲知道这一次是白来了,转身要走的时候,却发现狄斯塔丽飞快的挡在了身前。

古怪看了看她,天闲转了转眼珠,“干嘛?舍不得我走?”

狄斯塔丽的眼神也有些古怪,“你要离开?”

“是的,出门而已,过一段时间就回来。”

“可是现在还是战争时期。”狄斯塔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城墙外就是战场,自己的城市随时可能被摧毁,作为城主居然要在这个时候出门!难道是要去避难不成?

天闲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单纯的姑娘,有些事情你是不会明白的,简单的说,现在我离开并不会产生任何影响,这场战争嗯,这次过家家还没到真正该出力的时候,你看最近你们已经偃旗息鼓了是不是,你还答应我要出战呢,可是现在不是一样在这里老实的睡大觉。”

狄斯塔丽心中疑云大起,“的确,这段时间巴巴洛特开始严禁出战,所有的士兵都龟缩在营地内,这些天下来甚至连警戒都松懈了,这数十万大军好像不是来打仗的,简直就好像是来野营,现在很多士兵居然会趁着夜色溜出营地去荒野里寻找野味,据说有时候还会遇到圣灵殿的士兵,双方还一起驱逐有限的猎物,最后平分”

人类简直是疯狂!

“这件事为什么要让我知道,你离开的话巴巴洛特很可能会进攻1

天闲微微一愣,这件事这件事似乎完全遗漏了,根本就没考虑过。

愣了一阵,天闲微笑,忽略的原因,似乎是寒古塔的防御确实是已经到了坚固无比的程度。

“我相信你。”天闲摊开手,“我们互相合作,那么互相信任是第一位的,你看我是多么的真诚和恳切,我对你毫不隐瞒,而你似乎对我还不够信任。”

狄斯塔丽的眼中透出了严重怀疑的目光,“我对你的确还不足够相信,但你到底有多么真诚和恳切只有你自己知道。”

天闲苦笑,看来自己并没有生就一副立刻就能让人相信的面孔,如果是香来见狄斯塔丽的话,她一定会立刻就相信吧,香或许从来就没有说过谎话,她就是那种让人看第一眼就知道这是个淳朴女孩的面孔。

自己嘛天闲摸摸脸颊,多么真诚的脸啊,算了

“不过”狄斯塔丽继续说道,“这件事我不会告诉巴巴洛特的,你可以放心。”

天闲呵呵一笑,“多谢信任。”

狄斯塔丽冷冷说:“不,我只是把这当做一个陷阱而已,或许你并不会离开,就算我们之间有合作的契约,但这并不影响这种间接的手段,而且告诉巴巴洛特对我没有任何好处。”

“好吧好吧”天闲彻底无奈了,“那么你在这段时间就老老实实的压制好自己的力量,不要发狂就好了,那些圣痕应该足够用到我回来的时候了,如果那个时候你还像现在这样好好的,那么我一定会送你一份礼物。”

“我不需要礼物。”

天闲嘿嘿笑笑,“真无情,好吧请期待我回来的那一天。”

说完,天闲退走,穿过整个营地,**辣的日头下甚至没有留下任何一点阴影,守护营地的士兵们抱怨着沙漠的风沙,全然没有察觉一个人从身边飞驰而过。

虽然狄斯塔丽完全不知道黑色大海让天闲有些意外,不过这倒是不影响天闲的好心情,反倒是和狄斯塔丽说说话心情又愉快了不少。

这个,就叫做沟通感情嘛,既然是盟友,总是冷着脸互相冷漠对视似乎太无趣了。

悄无声息的回到火叶城,看了眼圣灵殿大营的方向,天闲心中忍不住的冒出一个想法,如果依旧这样潜入圣灵殿的大营的话,不知道是不是可以有一些意外的收获。

这个年头在天闲的脑海里萦绕了几分钟,随即散去。

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出海的日子可是快到了。

重要的事,就是美美的睡上一觉。

虽然运转逆心诀就可以缓解疲劳,彻底恢复精力,但越是这样,睡眠就越显得难得可贵,在超越现实的梦境中度过一段不受掌控的时光,那真的是梦幻般的感觉。

一觉醒来已经是黄昏时分,简单吃了点东西,顺便好好调戏了一下古丽后,天闲兴致勃勃的奔着火叶城的角落走去。

这才是今天最重要的事,白天去见狄斯塔丽也不过是准备。

能不能出海,就看今晚的表现。

不对,天闲走到了白那个小院外面的时候更改了心中的想法:在出海之前表现的有多好,就看今晚的表现了。

白的小院永远安静无比,无论是灵官还是伊芙,在这里的时候都没有多少话语,这里最嘈杂的声音就是白偶尔和灵官下棋时的落子声。

推开小院的篱笆门,白斜靠在那里,懒洋洋的,灵官端坐在他对面,岩石般的面孔上露出刀刻般的苦恼神色,他盯着棋盘,似乎已经无棋可走了。

没人理会天闲,就好像天闲是一只溜进院子的随便什么可有可无的东西,白依旧懒洋洋的靠在那,灵官继续看着棋盘。

“啪1

天闲不客气的拿起灵官的棋子,直接拍在了一个无论是白还是灵官都没有想过的位置。

灵官瞬间就输掉了这一局。

“小子”灵官厚实的声音下似乎有怒火的温度。

白却是懒洋洋的嘿嘿笑着,“老伙计,你又输了,看来你那点家底很快就要全部变成我的了,唉其实我并不想要的,你根本一瓶酒都没有。”

说着,白对天闲挤挤眼睛,那眼神分明在说:“好女婿,干的不错。”

对于这两个老怪物到底都在赌些什么天闲一点都不关心,天闲只是想早点结束这一盘旗而已。

“灵官大人,您输了什么都无所谓,我马上为您双倍的赢回来,这就算是您这段时间教导的回报吧,虽然我学不会什么高深的东西。”

灵官石化了似的眼睛微微睁大了一些,白也把凑到嘴边的酒壶放下,古怪的看着天闲,“小子,你说什么?”

天闲笑嘻嘻的说:“前辈,出海的准备快要完成了,但我不想被人一剑砍掉脑袋,所以想请您帮我和那位说一下,不要为难我。”

白放下了酒壶,灵官的目光似乎也变得有些奇妙起来,上下的打量着天闲。

“小子,你确定还是要出海吗?”白盯着天闲,全身释放出毫不掩饰的浓烈杀机。

“啊,一定要。”

“你出海的那一天,一定会被那个人砍掉脑袋的,我可以保证。”白的目光森然,“不只是你,你身边的,随便是谁,算是平息怒火的代价,一起要被砍掉脑袋1

天闲的嘴角露出一丝一丝的笑容,目光闪闪发亮,“所以我才来求前辈帮忙啊,准确的说是来和前辈打个赌。”

“打赌?”白微微一扬双眉。

天闲咧嘴而笑,露出一口小白牙,笑的那么真诚恳切,双目却透出丝丝锋芒,“前辈,你说我将会遭受一场劫难,为此还教了我一招,我们就用这一招赌一次吧1

灵官不由把目光转向白,似乎在询问什么。

白收起了懒洋洋的模样,缓缓的站了起来,一双寒星般的眸子闪烁着锋芒,“用我教你的那一招?有意思,你想怎么赌。”

“就赌我用这一招能不能躲过前辈您的攻击,如果我胜了,那么前辈就替我像那位要砍我脑袋的杀人狂说一声,叫他放过我。”

杀人狂白听到这个字眼眼角顿时抖了两下,双目杀气大盛。

“如果,你输了呢?”

天闲光棍儿的耸耸肩膀,“您看,如果我输了的话就说明已经被前辈的剑劈到了,您大可不必留情。”

“以死相搏吗?小子,你真是好胆量1白的声音中带着淡淡的怒意,更多的却是好笑。

天闲缓缓点头,“和您相比,我的经历并不算什么,但面对有些事,必死的决心却是一样的,这一点前辈不必怀疑。”

白双目一缩:“好!与其让你死在黑色大海,不如死在这个地方,起码还有一个可以葬身的地方,小子!感谢我的仁慈吧?”

天闲依旧笑着,“我非常感谢前辈,但这一次不行。”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