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信任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信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出海的各种装备已经全部运到了,包括一些从极其遥远的国家订购的东西,这花费了一些时间。

不过天闲并不着急,因为城外的情况就和海岸边的黑色大海,风平浪静。

龙渊帝国和圣灵殿干脆已经休战,战场上的种子重新发芽,在这本该杀气弥漫的战场上欣欣向荣的生长着。

把全部装备设施制作拼接完成还需要时间,天闲算了算距离一年之期还有不短的时间,也就由得那些工匠们精益求精了。

古斯塔斯发回了消息,这回是埃弗拉的亲笔信,这个不得志而且不久前甚至已经绝望的测算员在信中无比激动,天闲这才知道他已经把自己的全部家当打包完毕,就等自己去接他出海了。

真是热心人碍…天闲赶紧给他写了一封回信,让他起码把锅碗瓢盆先拿出来,不要把自己饿死。

出海的时间,现在谁知道呢?

毕竟,或许白一定不许自己出海,这多少是个问题。

天闲忙前忙后,催促着出海装备的制作,监督着城内的一切事务,也留意着龙渊帝国和圣灵殿的动向。

天闲并不觉得疲惫,甚至有一种愉悦感,自从黑色大海归来,天闲感到一种莫名的力量在驱使着自己,有些事情似乎变得和从前不大一样了。

仰望苍穹,云雾飘渺难寻,天空触手可及,天闲感到……好多事情变得通透了起来。

世界正变得清晰,透亮……

夜晚,天闲独自坐在城头,望着城外军队通明的火光,望着广阔苍穹的熠熠星辉,感觉心胸舒畅,前所未有的舒服。

舒展身体,气血滚滚而动,天闲甚至能听到气血流动的声响,身体也好像世界一样变得透明起来。

想着,是不是应该去看看龙四,这个女人总是喜欢一个人喝闷酒,这并不是好习惯。

眉梢微动,一缕异样的感觉让天闲站了起来,闪烁精锐光芒的双眼望向了城外的黑暗。

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天闲从城头跳下,转眼不见踪影。

母王藤从之中,狄斯塔丽靠在那里,垂着头,微微喘息。

天闲幽灵般出现在她身前,“你又来了。”

狄斯塔丽抬起头,双眸在黑暗中闪烁着摄人的幽光,“难道我不能来吗?”

天闲没有靠近,凝视狄斯塔丽微微皱眉,“你似乎……”

狄斯塔丽焦躁的打断天闲,“我的情况你不用担心,我虽然有些问题,但不会妨碍我们的合作,我现在想知道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对付巴巴洛特1

天闲摇摇头,轻轻说:“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能放心呢?你不但帮不上我的忙,还会托我的的后腿。”

“你说什么?”狄斯塔丽大怒。

天闲只是淡淡的说:“你的力量有暴走的迹象,完全不是受到理智控制的波动着,如果你再不能好好控制你的力量,那么你就会……”

“会怎么样?”

天闲停顿一下,“就会发生一些你绝对不会想看到的情况。”

狄斯塔丽有些惊愕,“你……对这种力量很了解了吗?”

天闲淡淡一笑,“一点,但我想或许比你了解的多一些。”说着,天闲外头看着狄斯塔丽,“你没有任何恐惧,甚至对强大的力量有些兴奋,所以……我想你还不知道你陷入了一种什么样的境地。”

狄斯塔丽一时没了声音,她默默凝视着天闲,似乎想辨别天闲是否只是在胡说八道。

天闲深受入怀拿出一样东西,“把这个带回去吧,对你会有用的,每天使用一个,你会感觉好一些。”

狄斯塔丽惊异无比,她瞪大眼睛看着天闲手里的东西,那是最最普通的,人类***上随处可见的圣痕,而且是一大把,可能有数十枚之多。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狄斯塔丽感觉自己受到了戏弄。

天闲笑着摇摇头,索性撕下自己的一条衣襟把这些圣痕打包直接丢给狄斯塔丽,“这些圣痕没什么了不起,只是一些祝福圣痕,继承一个,上一个就会随之消失,不过军营里也是找不到什么圣痕的,你回去自己用过自然就明白了。”

狄斯塔丽惊异不定的接住那些圣痕,感到一阵荒谬,这家伙竟然给了自己一把***,然后大言不惭的说着这些话。

天闲遗憾的看了看自己撕破的衣衫,雪和凌可不会补衣服啊,最手巧的四姑娘也把天赋都用在了琴棋书画上,她烤点心是一等一等的出色,可却没见她做过针线活。

“走吧。”天闲摆摆手,“你现在的状态自保都很难,谈不上与我合作,而且……”

天闲深深看了她一眼,“你并不信任我,只是想早些摆脱巴巴洛特,虽然我们不可能真的互相信任,但我现在真的有些怀疑你摆脱巴巴洛特之后会立刻反咬我一口,回去吧。”

狄斯塔丽顿时焦急,正要说话,天闲已经抢先说道:“几天之后,体会过这些圣痕的好处,希望你更加信任我一些,在那之前不要再来了。”

说完,天闲转身就走,把目瞪口呆的狄斯塔丽留在了原地。

关于狄斯塔丽,天闲现在已经不再抱太多的希望了,因为她心中满是急躁和不安,这对于还控制在巴巴洛特手中的她来说真的太危险了,她很可能会被巴巴洛特处理掉,而且还会殃及想要除掉巴巴洛特的自己。

天闲心中想着整个***的前后历史,想着黑色大海之外的世界,真切的发现,其实巴巴洛特并不是自己最大的威胁,甚至于现在不得不将他排在后面,因为他真的已经不能再直接的威胁到自己了,无论是从***局势还是自身的力量方面。

出海工作紧张有序的进行,天闲并没有理会白的警告,依旧每天去监督工匠们的进度,根据现在的工作进度,天闲估计再有十天左右一切就可以准备好了。

大家这些天都觉得天闲有些古怪,因为天闲总是笑呵呵的,走到哪里都带着一股轻松的风,喜欢皱起的眉头完全舒展开,每天除了监督出海的工作就是腻在几个美人儿身边,尤其喜欢调戏古丽……

一股莫名律动在天闲周身鼓荡,大家都说不上来,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天闲身上渗透出来,影响着周围的人。

夜晚,天闲依旧坐在城头,手里拿着从城砖里找到的酒,今天龙四没来,天闲自然就不客气的全部笑纳了。

出海的日子开始临近,天闲的脑海里开始一个一个的确定出海的人选,这说到底还是一件比较头疼的事情。

火叶城必须有足够的人留守,黑色大海也是十分危险的,去和留下都是有利有弊,很难一时确定。

要不就抓阄吧,天闲忍不住想,然后自己哈哈大笑。

猛然间,天闲感到了什么,晃着酒瓶站了起来,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身形一晃消失在城头。

狄斯塔丽又来了。

三天的时间过去,她显得沉静了许多,准确的说是安静的许多,她站在那里,无声无息,呼吸几不可闻。

天闲踩着慢腾腾的步子转过高大的母王藤,看了眼站在那里,仿佛一个黑色幽灵的狄斯塔丽微微一笑,“看来,圣痕的确很有效果。”

狄斯塔丽没有说话,直接丢过来一个小袋子。

天闲意外的伸手接住,里面传来金币清脆的响声,这让天闲一头雾水,“干嘛?收买我吗?这是不是太少了,好歹我也是大公呢。”

狄斯塔丽低声说:“这是那些圣痕的钱,余下的,我需要更多的圣痕。”

天闲笑着把钱袋塞进了怀里,耸耸肩膀,“你真是大方,这一袋金币可以买到无数那样的圣痕了。”

狄斯塔丽直接把手伸了出来,“军营里可没有集市!我不想去偷备用物资里的圣痕,那会被怀疑,而且那里也没有这些低等的圣痕。”

“我的身上可不是总有那么多圣痕的。”天闲微笑,“不过你看起来的确好了很多,怎么样?这些圣痕还不错吧?”

狄斯塔丽收回手,沉默下来。

***到了一个不好的境地,这是狄斯塔丽现在的想法,巴巴洛特的控制让她想要极力摆脱对方,但最后却似乎越来越糟糕,缓解这种情况的是眼前这个少年,不过……

如果必须要那样的圣痕才能缓解自己的状况,那么在如今的情况下,自己等于间接的受到了对方的控制。

现在自己可没办法去别的地方找到这些低等的圣痕!

“我不会以这样的方式控制你的。”天闲看穿了狄斯塔丽的想法,“我对于控制别人没有任何兴趣,只感到恶心,我需要的仅仅是盟友,你如果希望自己能够保持清醒的话,我可以给你很多圣痕,反正那些圣痕并不之前,哦对了你刚才也已经赴过钱了,我们公平交换。”

“真的?”狄斯塔丽问了出来,但立刻觉得自己无比愚蠢,现在完全被对方牵着鼻子走了。

天闲拍了拍口袋里的金币,“我希望我们能够互相信任,而不仅仅只是定下什么契约,那些契约可不会让我们真的精诚合作,现在如果你想要那些圣痕的话,我可以回去给你拿一些过来,火叶城里什么都有,你应该清楚。”

“现在?”狄斯塔丽强调。

“现在。”天闲毫不犹豫,“如果你感兴趣的话,甚至可以进城来看看,有我带着你的话,绝对不会有任何危险的。”

狄斯塔丽果断摇头。

天闲遗憾的说,“好吧,那么你在这里稍等一下,我很快就回来,你这些金币能买到多少圣痕就给你多少,这样很公平吧?”

说完,天闲转身就走。

狄斯塔丽没有说话,却直接跟了上来。

天闲有点不解,但也不理会狄斯塔丽的动作,自顾的回了城内,到了繁华的商业街上找了一家圣痕的店铺,直接扫荡了里面完全是为了凑数的低等圣痕。

已经昏昏欲睡的看店伙计嘴巴都笑歪了,这些圣痕简直就好像房梁上的灰尘,不知道积压了多少年,今天一下全部卖了出去,而且还是大价钱,关键还是大公亲自买走的,明天自己可以好好的吹嘘一次了。

回到城外的时候,天闲见到狄斯塔丽就站在寒古塔防御阵光芒之外的黑暗中,小心的没有现出身影。

“想进去看看吗?”天闲把一大袋子圣痕直接丢了过去,那里面足足有好几百枚低等圣痕。

狄斯塔丽接过袋子,拿出了一些圣痕看了看,然后才系紧袋子放到了肩上,随后眼中不由流露出一种难以掩饰的困惑。

“你到底,想要什么?”狄斯塔丽低声问。

“要巴巴洛特那个苍蝇永远滚蛋。”天闲直接回答,“至于你,虽然你似乎和这个世界不大搭调,但你并不是自愿来到这里的,只要你不像巴巴洛特那样疯狂,想要统治这个世界什么的,我并不想干涉你的任何活动。”

“包括我摆脱巴巴洛特之后随心所欲的破坏吗?”

天闲一笑,“那要看你到底想破坏什么,如果你像巴巴洛特那样我一定会找到你的,但如果只是小打小闹,那么谁会在意的,这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随心所欲的破坏,但……这个世界依旧是美好的。”

狄斯塔丽沉默了一阵,轻轻问:“圣痕……为什么可以平复我的力量?”

天闲不由认真的看了看狄斯塔丽,但她那张仿佛带着人皮面具的面孔根本看不出太多的表情,“这是个秘密,现在我还不想说,我也希望永远不需要说,但你今后恐怕会自己发现的,所以祝自己好运吧。”

狄斯塔丽皱眉,天闲等于什么都没说,但这些完全没有什么太大用处的圣痕的确成了自己现在极为需要的东西,天闲很大方的提供了大量的圣痕,这是不争的事实。

“我很快还会再来的,那个时候我想我们可以好好的谈谈。”

“啊,欢迎。”天闲开心的笑了。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