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幸福的一生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幸福的一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眼一族从来没有出现过发狂的人,天闲盘算着这件事。

人类***上许多地方,许多种族都没有发狂,不过天眼一族这样的情况却让天闲有些心存疑惑。

说起天眼一族,他们的历史要追溯到诸神时代,比高地一族可久远的多了,不过他们是后来被人类排挤,不得不搬到了荒芜的极北之地的。

那么问题就来了。

开始排挤他们的,可是诸神大战后的第一代人类,那些家伙之中到底有多少曾经的恶魔呢?毫无疑问第一代人类之所以能在那样几乎死透的世界上存活下来,恶魔们倒是功不可没。

可以想象,那些恶魔一定保留着某些意想不到的力量,他们理所应当的成为了人类的领袖,人类的意志几乎就是他们的意志。

天眼一族可以说是被恶魔排挤走的。

换个角度来说,天眼一族……其实也是人类的一个分支,其中是否有恶魔的存在呢?从他们***离开这件事来看似乎不大可能,他们似乎受到恶魔的仇视,也就是说,恶魔这个现在还不怎么清晰的势力很可能是和天眼一族的主神互相看不过眼的。

或者……他们忌惮着天眼一族的力量。

后一种可能显得更加可靠一些,毕竟人类也是因为畏惧天眼一族的力量而疏远排挤他们的,没有谁希望身边有一个永远都能看穿你心思的人。

那么天眼一族是否了解恶魔的存在呢?

天闲很怀疑,因为天眼一族从很久之前就开始出现在北部高地,清理那些发狂的生灵,这看起来毫无益处,而且还费时费力。

当年,一定是伊芙曾经带领发狂的雪魈去什么地方的时候被高地人看到,才有了那种有些荒诞的传说。

天眼一族对于黑角的存在早就知晓,而且显然知道更深的秘密。

他们没有人发狂,综合所有的线索来看着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因为他们犹如站在更高出观察着这件事。

空奶奶?天闲脑海里冒出那个现在已经慈眉善目的老太太,随后还是摇了摇头,恐怕她也不会告诉自己什么的,伊芙对此守口如瓶,作为担负一族安危,德高望重的人物,空奶奶绝对不会泄漏秘密的。

想着,天闲也是无奈,自己这个神使如果是真的就好了,好多事都可以问个明白。

当然,天闲最感到无奈的是就算自己是真的神使,有些事情恐怕也是问不明白的,比如说白的秘密,这个家伙每天都躲在自己的小院里逍遥,每次去都意味深长但是带着让人痛恨的压根儿痒痒的笑容说,“小子,你很快就会大难临头了。”

大难临头到底是什么天闲也不清楚,甚至于连一点点的线索也看不到,这话天闲也听的够多了,现在也不那么在意。

反正这个表面上光鲜亮丽的世界应糟糕到这个样子了,大难临头似乎根本不是值得关心的事情。

有时间还是想想怎么让这个世界变得美好吧……

虽然很多事情想不通,恶魔的一些线索虽然展现出来,但还是一头雾水,但起码比从前要明确了很多,天闲虽然无奈,但心中还是很有些得意的,抽丝剥茧……慢慢的很多事情都会水落石出。

看看半空,一般这个时候雪都在小憩,这个轻轻冷冷的女孩每天的活动十分简单,喝水、睡觉、跟着天闲。

想了想,天闲又返回了寒古塔。

在寒古塔顶层,天闲找到了凌。

自从上一次强化了寒古塔的防御阵,凌就一直认真的练习操控,虽然第一时间就学会了所有的操控手法,但事关火叶城的安危,凌对自己的要求是必须百分之一百的熟练。

“有事?”

凌轻轻转动着中央石柱前的阵法,小心操控寒古塔的防御阵变化,目光没有丝毫移动的说。

“嗯,来看看你,女人认真的时候最漂亮了。”天闲笑眯眯的说。

凌连闪没有丝毫表情,“那看到了吗?”

“嗯!看到了!果然美的让人着迷。”

“看过了就离开吧,不要让我分心。”凌对天闲摆摆手,好像要赶走一只烦人的苍蝇。

天闲嘿嘿而笑,“别这么无情嘛……我也还有别的事。”

凌瞪了天闲一眼,“我就知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天闲的脸不由拉长了一分,心想这一定是四姑娘那里学来的话,四姑娘这么乖巧怎么不教些好的……

“现在我没空。”凌皱眉,丝毫没有停手的打算。

“那……我来帮你。”天闲凑到凌身后,双手穿过她的肋下,轻轻握住来那双柔软的小手,“跟我的手移动,我有几个窍门,真的!你这是什么眼神?”

半搂着凌,天闲倒是也认真的带着凌熟悉寒古塔的操控,在一些能量波动比较微妙的地方突破常规的进行操作,这倒是的确让凌有所领悟。

当然天闲没忘记不时蹭蹭凌的脸蛋儿,然后笑着看她羞怒的模样。

“喂!!我说你们两个1不满的叫声从房间中央传来。

龙四无奈的看着这边,“要亲热的话可以找个没人的地方吗?不要把我当做透明的好吗?还有我尊敬的大公!我还是一个未婚女子,你可以有风度一点,不要这样当着我的面吗?”

天闲脸皮厚,凌可是一下红透了脸,手猛的所回来,扰动阵法险些让寒古塔平地跳起来。

狠狠瞪了天闲一眼,凌不客气的两拳就锤了过来,“放开我。”

凌可不是古丽那样擅长近身搏斗的战士,这小拳头打在天闲身上和挠痒痒没什么分别。

天年不动声色平复了阵法的波动,索性直接将凌抱住,对那边气鼓鼓的龙四歉意的笑了笑,“抱歉,但我真的是有事商量,但要把她拉走有点困难,你别介意。”

说着,天闲任由凌的小拳头雨点似的打下来,半抱着她溜下了楼梯。

龙四忍不住气的直翻白眼,“这个***!恶棍!***的杂碎!呸……”

把凌带到下面的房间,天闲这才放手,凌这下可以施展的开,立刻对着天闲就是一阵更加紧凑的小拳头砸下来。

天闲痛的直哼哼,心里却舒坦的很……

“什么事,非要被四姐姐那样说……”自己的拳头都打的有些痛了,凌这才不甘心的问。

天闲拉着她坐下,终于拿出了认真的神色,“凌,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问你,你一定要告诉我实话。”

凌气恼,“我有对你撒过谎吗?倒是你总把我们骗的团团转。”

天闲顿感冤枉。

“算了,什么事你问好了,反正我知道的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习惯性的心中有些气恼,但天闲问的认真,凌倒是也有些疑惑起来。

天闲又想了下这个问题该怎么来问,之后才慢慢的问道:“天眼一族……从前的力量是什么样的?”

凌顿时就是一愣,“什么……什么从前的力量?”

天闲连忙解释,“我是说,你看在诸神大战之后,许多种族都失去了原来的主神,就像精灵族那样,他们在诸神时代的时候比现在强大的多,能运用更多和更强大的力量,但是诸神大战之后,他们只能使用有限的秘法和一些本能的天赋,天眼一族和精灵一族在这件事上情况差不多,所以……”

瞧着凌,天闲询问的眨巴了下眼睛。

凌顿时听懂了,不过这个问题倒是也把凌给问住了,她眼中也浮现出和天闲几乎差不多的疑惑。

“天眼一族从前的力量……这个我倒是真没怎么听长辈说起过。”

思量一番,凌整理着自己的记忆说:“诸神时代的事情,长辈们谈论的并不多,据我所知,我们天眼一族在古代就是使用虚灵的力量的,再有就是……精神的散发和传递,和现在没什么不同。”

没什么不同?天闲转转眼珠,不应该的,失去了诸神的种族肯定会大幅削弱,很多力量直接消失才对,比如说精灵们,在那本精灵遗言中清楚的记载着精灵们从前是可以变形的,飞鸟走兽,甚至是鱼虫花草,那个时候的精灵非常强大。

但现在绝对找不出会变形的精灵了,倒是他们从前看不起的异族们倒是保留了不少变形的能力,比如说狮人们的兽化。

天眼一族失去了主神,不可能不失去一部分力量,他们可以驱使虚灵,这在古代并不是什么厉害的能力,至于精神的散发和传递,在诸神时代更是微末的力量。

“在想一想,是不是有些传说什么的,比如……可以召唤强大的东西,或者……干脆凭借意志制作什么……”天闲开始胡乱提醒。

凌困惑起来,不解的看着天闲,“能凭空召唤和凭借意志制作什么……那已经是神灵的层次了,我们天眼一族从诸神时代到现在,似乎……”

虽然很想说没有别的力量了,但出于对天闲的负责,凌还是考虑了一下,最后却依旧摇头,“我从来没听说过什么***古怪的力量。”

天闲看着凌毫不掩饰的眼神,顿时明白了,这些事恐怕没有被记载,或者是并没有让凌知道。

在精灵们的文献中就有着精灵们诸神时代一些记载,其中变形术的描述并不少,在东部王国的时候接触过一些别的种族,渔人和汐鳄族的历史中也留有一些祖先们如何如何强大的记录。

天眼一族居然没有!

这到底是*裸的掩饰,还是真的没有丢失过?

“这件事,很重要?”凌小心起来,因为她发现天闲皱起眉,神色很凝重,尽管平时吵闹不断,但凌清楚天闲才是自己的主心骨。

“能有***最好,现在我们对今后的情况了解的太少,我想从各个方面多做一些调查。”天闲轻松的笑了。

“那***问空奶奶。”凌站了起来。

天闲好笑的把她拉了回来,“能去问我还来找你做什么,不会有结果的。”

凌奇怪的皱眉,不知道为什么不会有结果,但这次倒也乖巧的点点头,“那你还要问什么,问点我知道的。”

天闲差点笑出来,什么叫问你知道的,哪有这样要求人家的?

“去熟练寒古塔的防御阵吧,这只是小事。”天闲笑呵呵的说,“主要的,还是来和你聊聊天。”

凌才不相信这种话,不过……喜欢听,瞪了天眼一眼,飞快的跑掉了。

天闲想起什么的大喊:“叫龙四把藏起来的酒给我收好,我闻到酒味了!我们说好了不许胡乱喝酒的。”

被从楼上冲下来的龙四赶出寒古塔后,天闲没精打采的赶往了小灰的巨大巢穴。

凌和雪不可能知道什么秘密,这个想法果然没错。

天闲心中唉声叹气,整个天眼一族都笼罩着一层迷雾,而且白也参与其中,有这个老怪物在的事,想必自己一时半会是问不出所以然来的。

小灰的巢穴外,现在是人声鼎沸。

上百个能工巧匠在这里大声吆喝着,指挥数百小工往来穿梭,这些人分成几个部分热火朝天的工作着。

其中人数做多的工作区内,一根五十几米高的桅杆已经立了起来,数十人在附近的脚手架上下穿梭忙碌。

天闲只是瞧了一眼这个场面,直接绕了过去,反正这些事具体的天闲也不懂……

小灰缩成一团,脑袋藏在尾巴里,把耳朵堵上,正在呼呼大睡,旁边是十几辆已经吃空的大车。

天闲直接往小灰的尾巴上一靠,一***坐了下来。

小灰三层眼皮打开,发现天闲坐在旁边,奇怪的抬起硕大的脑袋立刻凑了过来。

“命苦碍…”天闲回手拍了拍小灰的头,顺便推开要舔过来还带着精灵果实果汁味的舌头,“我们两个都是操劳命儿,你要飞进黑色大海,我要进入茫茫迷雾寻找出路……”

小灰不知道天闲在说什么,把头放在天闲身边,鼻孔用力吹了吹地面,扫出一片干净的地方呼吸。

天闲叹气,轻轻拍着小灰的脑袋,“有时候……感觉我们是一样,如果没有离开摩云山脉的话,很可能就辛福的过完一生了……”

小灰咕噜噜的叫了几声。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