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小家长

逆血天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小家长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回到古斯塔斯,天闲第一件事当然是先给火叶城发回消息报平安,然后秘密进入了古斯塔斯王宫。

这次天闲多少也受了些震伤,古丽更是吐了血,小灰这次更是消耗严重,天闲打算在这里稍微做一下休整,然后再回去,反正现在火叶城的战况已经很明了,双方只是互相试探,都在等待时间过去而已。

小灰去自由活动了,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撒野,反正在古斯塔斯没有任何东西能逃得过小灰的追击,天闲还额外让古斯塔斯大帝准备海量的食物送到特定地点,又拜托了古斯塔斯的精灵们去和小灰仔细沟通一下,看看小灰的伤势到底如何。

而天闲自己,则和古丽暂时留在古斯塔斯皇宫里休整。

天闲吃了些东西,***还没坐热,红炎就直接冲进了房间,一下捧起天闲的脸颊,焦急的左看右看,然后又紧张的上下捏着天闲的手脚,她双目发红,看起来是刚刚才哭过。

“你这个不知死活的小***!没良心的小***蛋!背着姐姐跑去黑色大海,你不想要小命儿了1一面焦急的查看着天闲的情况,红炎一边骂着。

骂着骂着,红炎双眼一湿,眼泪不由流了下来,抱住天闲轻轻啜泣起来,“你要吓死姐姐了……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天闲叹气,探索黑色大海这件事自然是没有告诉红炎的,她知道的仅仅是自己来这里寻找关于黑色大海的一些线索,见过古斯塔斯大帝之后的事情就对完全隐瞒了下来。

从小她就是这样护着自己,现在还是一样,天闲就知道红炎绝对不会放自己进入黑色大海的。

“好啦好啦……”天闲柔声劝慰,“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回来了,没有把握我不会去冒险的。”

“还敢说1红炎一下抬起头,眼中怒色闪动,顿时雌威大发,“为什么不告诉我!火雾一族深居摩云山脉,我是你在***上唯一的亲人,你竟然敢瞒着我?”

天闲本来还想展示一下自己成功归来的胜利姿态,但被红炎一瞪,不由得顿时心虚起来。

“呃……这,这不是怕你担心的吗,你看……”

“等我知道的时候你已经进入黑色大海了,难道我就不担心了?”红炎怒容不减。

天闲用力抓抓头,“这……你看,我也好好的回来了,你就不要这么生气了嘛。”

红炎眼圈又是一红,“好啊,你现在长大了,不认我这个姐姐了是不是,好……”

天闲吓的一哆嗦,赶紧把要转身离开的红炎拉住,苦笑:“我的姐姐啊,你被走啊,天闲错了,这里给你认罪了!你是要打要罚怎么着都行,唉红炎姐你别走啊1

好不容易才把红炎拉回来,好说好商量的拉到椅子上坐下,天闲站在一旁陪着笑脸,“红炎姐,你看你……都是母亲了,性子还这么急,要是二叔知道了……”

红炎一瞪眼,天闲立刻闭上了嘴巴。

“这件事暂且记下,我自然会通知族长,等你回了火雾山再好好算账1

天闲哭丧起脸,红炎的性子很火爆,而且很记仇的,但从前这性子都是帮着自己,这次真是踩了地雷……

看着红炎眼圈轰轰的,脸上又是怒色不减,天闲也不知道该怎么好言安慰这位牵挂自己的姐姐。

正没主意的时候,红炎轰然一抬小腿,不轻不重的踢了天闲一脚,“傻站着干什么?这女孩子是谁,还不介绍给姐姐认识?”

天闲一愣,刚才被红炎弄的七荤八素,这才想起古丽还站在一旁呢。

想到古丽,天闲顿时抓到了救命稻草,赶紧拉过古丽来,脸上笑出一朵花来,“红炎姐,这是古丽,我从前跟你提起过的那个……”

天闲具体说的什么,红炎并没怎么认真听,因为古丽的特征太明显来,一进门目光扫了下就认出她来了。

而且古丽现在也是闻名整个***,除了因为人们的目光***火叶城外,她本身也是极为出色的圣痕***者。

关于古丽的资料,红炎收集过很多,毕竟这是自己弟弟没过门儿的妻子,虽然之前有过一次间接的接触,但是那还是几年前的事情,到了现在这个时间,这个女孩子无论是容貌还是身份都有了巨大的变化。

高腰长腿,红发酥胸,古丽傲人的身材让红炎颇为妒嫉。

不过,这并不是红炎主要想看的,她的目光在古丽身上来回的打转,而且毫不忌讳的直视着古丽的面庞。

同样作为一个女人,而且现在作为一个妻子和母亲,红炎知道要和自己的丈夫相守到老,容貌和身材并不是很重要的事情,特别是在要跟随天闲这样的丈夫的情况下。

对于自己,红炎明白和丈夫之间很可能就是相守到老,但是对于天闲来说,她身边的女人必须能做到生死相随,甚至在很多时候要有牺牲自我的精神才行。

不能太锋利,也不能太软弱,要有女人柔美的一面,但内心却又必须坚强果敢。

红炎不确定自己能看出太多的东西,但作为***上天闲唯一的长辈,红炎认为自己必须要保守这一关,虽然古丽已经是天闲定下的妻子,但如果她觉得不合适的话,那么毫不犹豫就会进行干涉。

古丽紧张的简直要死了!

之前,古丽曾经来过一次古斯塔斯并且带回了红炎的消息,但那次并没有红炎有过度的接触,更不用谈及互相了解。

甚至于那个时候刻意回避了正面接触,双方连对方到底是什么样子都未必能记得请。

今时今日,自己的境遇身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再一次面对这个女孩,心脏都要跳出胸腔了。

古丽知道天闲十分思念亲人,对瑶瑶被掠走一直自责不已,对于古斯塔斯的红炎更是想方设法保护她不暴露在世人的视野中。

这位姐姐在天闲心中的地位高到吓人的地步,古丽刚才也是第一次看到天闲被某个人三言两语就抢白的无话可说,而且无论怎么看天闲都根本没有反抗的心思。

毫无疑问,这是一次意外的面见长辈!

虽然……古丽明白眼前这个女孩子其实还没自己的年龄大,但是面对那种目光,古丽感到紧张的心脏怦怦乱跳,双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万一对方不满意自己的话,万一是那样的话……

古丽感觉自己有点发晕,刚才红炎似乎皱眉了!不……好像又没有,可是……可是好像真的皱眉了!

神啊!救救我吧!

古丽脸色开始发白,全然忘记了现在任何神灵也不会庇护她。

红炎其实并不怎么满意古丽的外貌,因为对于一个妻子来说,这样的容貌身材太招惹视线了,而且那一头红发和线条清晰的容貌也和火雾一族相差很大,不过……

不过红炎哭笑不得的发现,这个身姿高挑,站在自己面前明明会让自己有压迫感的女孩似乎拘禁无比,目光瞟一眼自己就迅速垂下去,双手不断的换着位置。

看起来要不是天闲在一旁,她就要大叫着逃走了。

性格倒是和外貌完全不一样,而且是一眼就能看懂的那种……

而且,红炎留意到古丽的目光,她回时不时的看看天闲,紧张中带着几分求救,显然是十分依赖天闲。

当然,天闲还沉浸在终于可以转移红炎注意力的喜悦中,完全没发觉古丽的目光。

唉,虽然不是特别的满意,但从神态上看,再加上能和天闲出入黑色大海这一点,怕是一个痴情的女人碍…

暗暗摇着头,红炎瞪了天闲一眼,“除了名字,就没有别的要说了?”

天闲抓抓头,“呃……嘿嘿,红炎姐,我离开火雾山之后,很快就遇到她了,之后很长时间我们都在一起,我的情况你知道,这么久以来,我们一起出生入死,她是我选定的人,等我有机会回火雾山,我要禀明父亲,娶她过门。”

这话说的丝毫也不犹豫,斩钉截铁。

红炎又是暗中叹息。

虽然弟弟找到好女人是好事,可那就苦了自己的妹妹啊,瑶瑶现在生死不知,她要是活着回来的话……

思忖一阵,红炎还是忍不住问,“那……瑶瑶呢?”

天闲目色不改,肃声说:“瑶瑶的事,我一定竭尽全力,这是我欠下的债,救她回来后,如果她愿意,我一定娶她,如果她不愿意,我一定好好照顾她,直到将她好好嫁出去!我一定不会再让她受半点委屈1

红炎微微的点了点头,“天闲碍…你真是长大了,现在已经不是要姐姐保护的那个天闲了。”

天闲轻轻笑笑,“你……你不骂我就好啦。”

红炎淡淡笑了笑,“可再怎么长大,也是姐姐的弟弟,今后可少不了你的骂。”

天闲苦笑。

红炎转动目光,又落到古丽身上,伸出手来,“快来让我瞧瞧,虽然我可能没有你大,但好歹也成家了,你选择跟了我家弟弟,我就托大叫你一声妹妹。”

古丽有些慌,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从小只有训练和***的她完全不懂得该怎么面对这种场面。

天闲轻轻一推古丽的纤腰,“和她说说话就好,就像……和露娜姐姐那样。”

古丽欲哭无泪,平常露娜也是很可怕的!自己经常被欺负!好像大家都喜欢欺负自己。

红炎早看出古丽紧张的要命,主动拉着她手坐到了一边去说话,天闲自然是送了口气,总算是躲过了红炎的讨伐。

对着古丽有些僵硬的身影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天闲迅速开溜。

反正平常的状态下逆心诀也能让身体迅速恢复,天闲打算先让古丽为自己扛一会儿,而自己则去办一件事。

因为是秘密进入古斯塔斯,天闲并没有出入皇宫的权限和身份,不过隐匿行动倒是更快一些。

天闲七扭八拐,饶过了无数建筑之后,在一座模样古怪的高塔前停留了一下,确定地方没错之后,展开能量触角潜入了进去。

在高塔的一个房间里,天闲锁定了目标。

无声无息的潜入房间,天闲顿时一愣。

房间里已经凌乱不堪,各种摆设东倒西歪,器具、纸张、古怪的石头等等东西散落一地,很多东西都摔的七零八落,房间就好像被龙卷风吹过一样。

房间中央,埃弗拉正颓废的坐在那,向面前的一个火盆里一把一把的丢着稿纸和书页,在他身边还有成堆成堆撕碎的书籍。

天闲进来埃弗拉也没有发现,只是直勾勾的盯着火盆,呵呵的笑着:“错了,全错了……全都错了,哈哈哈……”

天闲绕到他身前,“喂……你没事吧?”

埃弗拉抬头看了天闲一眼,然后和没看到一样垂下目光,继续傻笑,一把一把的向火盆里丢着纸张碎片。

天闲拿起一页稿纸,上面全是图形和测算数据。

作为这个***上可能唯一一个学习过正统数学,虽然只是小学数学的人,天闲发现自己居然看不懂这些计算的公式。

文明之间的差距啊!

“我说,我找你有些事情,你……你能先别发疯了吗?”天闲苦笑,轻轻推了推埃弗拉,显然他没疯,但是受到的打击恐怕是巨大无比的。

埃弗拉完全没有理人的意思。

作为一出生就被培养成测算人才的埃弗拉,他的生命中测算黑色大海是最重要,也是唯一具有重要意义的事,而现在这个意义已经完全崩塌了。

黑色大海和人类想象的完全不同,那些海潮到底是如何而来的根本无法推测,黑色大海的复杂远超人类的想象,在大海边估算大海内的情况,简直是盲人摸象,根本不会得到完整的***。

埃弗拉知道自己窥视到了世界级的秘密,但是……没人会相信。

这次出海是秘密的,而且只有三人一龙,自己是唯一一个测算人员,而且是一直不被认可的那个。

生命的意义开始崩塌……

天闲等了一阵,见埃弗拉没反应,不得不说道:“我想……聘你作为航海士和引路人,提供航海图并且加入下一次出海的队伍,你看怎么样?”

埃弗拉全身一震,“你……你说什么?”

逆血天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